58资讯网
首页 文化 正文

余生有你多欢喜全文在线阅读

2019/03/18 03:00:52   来源:网络

书名:余生有你多欢喜

第五章 我签字

  医生把贝贝从抢救室推出来,转去了手术室,需要家属签字,小张不得已再次拨通莫柏的电话。说明58fenlei.cn

  没想到莫柏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我签字。”

  小张惊愕的回头,“莫总,您怎么这么快!”

  莫柏拿起笔在手术单上飞速签下,声音依旧清冷:“请个保姆照顾她,出院后把她送去那里。”

  看着手术室,莫柏冷淡的声音没有任何起伏:“还有,不要告诉她,我来过。”

  凌晨两点,贝贝才从手术室出来,在病房里足足昏睡了十个小时才醒来,一个三四十岁左右的阿姨站在她旁边,“贝小姐,你醒了,我姓王,张先生让我在这照顾你。”

  由于后背做了手术,只能反趴在床上,贝贝侧着头看向她,问道:“王阿姨,除了张先生?还有没有其他人来看我?”

  王阿姨摇了摇头,“没有看见其他人来了。”

  贝贝失落的垂下头,早该知道不是吗?还在期待什么呢?

  尽管这样想,但眼泪还是悄悄滴落在枕头上,晕染了她的无可奈何和心酸,谁让,她爱上的,是一个最不该爱上的人。

  背后换了皮,伤口愈合的很快,但这么久,王妈从来没见贝贝笑过。推荐http://www.58fenlei.cn/

  出院这天,小张来了,如同机器人般的说道:“莫总让我送你去别苑。”

  贝贝自嘲的笑道,“如果不去呢?”

  小张冷漠瞅了她一眼,道:“莫总说,你的债没还完。”

  冷不丁的一句,让贝贝冰冻的心颤了颤,爸爸和莫柏他妈妈私奔的事,如鱼刺般,哽在她的喉咙……

  她脸色苍白的跟在小张身后,王妈被小张遣走了,小张告诉她:“因为莫总说,她的伤好了,不需要再被伺候。”

  爸,这债,女儿到底该怎么还?

  毒辣在太阳炙烤在她身上,耀眼的光线里,没有任何答案。

  大半个月过去,莫柏一直没来别苑,这天深夜,贝贝刚睡着,被车子喇叭声惊醒。

  她走到玻璃窗前,那个人终于还是来了,可是现在,要她以什么身份站在他面前呢?女佣?还是他和杨欣的第三者?

  莫柏按了好几次门铃,贝贝才打开,他冷声道:“怎么这么久才开门,你在做什么!”

  贝贝结结巴巴的道:“睡、睡觉,莫先生……你怎么来了?”

  莫柏冷哼了声,扯开领带,“来我的房子,还需要提前向你报告吗?倒是你!”他上下瞅了她一眼,“穿成这样,准备勾引谁?”

  贝贝低头看了眼自己红色深V吊带,双手立马护在月匈前,不安的道:“这是张秘书送来的,我、我没有衣服穿,只能暂且穿着。”

  莫柏掐住她的下巴抬起,逼她直视自己,神色不明的问道:“喜欢这件衣服?”

  贝贝紧张的看着他,轻轻摇头。版权58fenlei.cn

  “看来是不喜欢。”莫柏轻蔑的笑道,一把抓起贝贝月匈前吊带的领口,“撕啦!”布帛撕裂的声响在诺大的别苑里,特别刺耳。

  贝贝呆若木鸡的站在原地,好几秒才反应过来,眼泪如同断线的珍珠,立马往后跑,用沙发上的毯子遮住自己,“莫先生,别这样,我不想成为你和杨欣的第三者。”

  莫柏走近她:“第三者?我就是要你以这样的身份跟着我,你爸不就是我父母之间的第三者么,父志女承,这才是对他在天之灵最好的交代,不是吗?”

  贝贝征然,缩在沙发角,“呵……”她笑的凄凉,声音带着哭腔:“所以,你早就想好了,在十八岁那天要了我?也早就想好了,怎么把对我的报复,提到你游戏的最高点,是吗?”

  “没错!”莫柏很不喜欢她这付心灰意冷的样子,强制自己压下心头的沉闷,在她面前,他早就是个坏人了,不是么?

  “这个游戏,才刚开始,只有我才能叫停,比如现在。”他有条不紊的脱了自己的衣服,一步一步走向贝贝;明明是那么优雅的动作,可他的目的,却教贝贝害怕的颤抖。

  贝贝双手死死的住抓着毯子,但终归男女力量悬殊,毯子被他夺去,他用手钳制住她的双腿,跨开在他的腰间,往上狠狠的一挺,捅入往她花房去的幽道。

第六章 我爱你

  这一夜,贝贝被他折成各种屈辱的姿势,直到她晕睡过去,莫柏才抽出来,当晚,他就走了,没有半点残留的温情。58资讯网

  次日,贝贝还没醒,就被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保镖,粗鲁的抓起,扛在肩上,她被惊醒,身上不着寸缕,不断反抗和挣扎,直到下楼,她被直接摔在地上,尖锐的钝痛传遍四肢百骸。

  杨欣高傲的坐在沙发上,眼神似刀,嫉怨的顶着贝贝身上那些醒目的吻痕。

  贝贝勉强坐起来,天旋地转间,直到看见杨欣,她才明白怎么回事。

  那个保镖按着贝贝,跪在杨欣膝前,出奇的,她反而不再挣扎,只眼如死水的看着地面。

  杨欣的怒火和嫉愤,通通燃烧在贝贝身体的那些吻痕上,扬手一巴掌,朝她甩去,“贱种!小小年纪就爬男人的床。”

  贝贝实打实的挨了她一掌,脸上立马肿起五个手掌印,杨欣的指甲划破的她的脸,鲜血在火辣辣的伤口上,渗透着。

  她突然笑了,鲜红的血迹,与她整脸的苍白相配,俨如画家笔下凄美的人儿。阅读http://www.58fenlei.cn/

  “贱人,你笑什么!”杨欣的怒火越烧越旺。

  “杨小姐,如果我是你,今天最好把我打死,不然,你的未婚夫,怕是永远不能对你忠心。”她是故意激杨欣的,与其在莫柏的仇恨里饱受折磨,倒不如一死百了。

  “好,既然你想死,那我就成全你。”杨欣的眼里透着狠毒,“给我打,出了人命,我担着。”

  那几个保镖心知肚明,杨欣背后是整个杨家和莫家,她当然担得起,所以对贝贝打起来,下手要多重有多重。

  “杨欣,你真的担得起人命吗!”沉重而充满戾气的声音传来,不是威胁,而是肯定,那几个保镖看向门口,停止了殴打。版权58fenlei.cn

  听到声音,杨欣闪过一抹惊色,回头看向身后,“莫哥哥,你、来了……”她心下慌神,底下的人不是看着莫柏去了公司吗,怎么又来了别苑?真是一群废物。

  贝贝整个身子都蜷缩在地上,因为疼痛而表情扭曲,嘴角淌着鲜血。

  莫柏阴鸷的目光扫过在场的所有人,从沙发上拿起毯子遮在贝贝身上。

  张秘书进来,带着人把贝贝送去医院,离开前,贝贝看向莫柏,他连斜视都没看自己一眼。

  该死心了吧。

  贝贝又动了一次大手术,肋骨骨折,多处软组织挫伤……

  她是活过来了,但是,这样活着又有什么意义呢?

  拔了针管,她拿起床旁柜上的水果刀,苍白而干燥的嘴唇动了动,爸爸,我来找你了,我们家对莫家所做的孽,到这,就算了结了……

  她毫不犹豫的举起刀,对着心脏的部位刺下。

  莫柏打开门,刚好看到这一幕,他胸口猛的一沉,脱口而出:“不要!”

  一瞬间,他脑海里忘了仇恨,忘了报复,只想单纯的救下这个女人。

  他冲上去,直接用手抓着刀柄,但是还是晚了一点,刀尖已经插进了贝贝的月匈口。

  看着突然出现的莫柏,贝贝露出一个惨白的微笑,断断续续的说道:“我、爱、你……”

  听到那三个字,莫柏犹如被雷击中,她在说什么?我爱你?

  贝贝的脸上淌满泪水,既然要死,就让我用尽平生最大的勇气,说一句“我爱你”吧,死之前还能见到你,我已经满足了,希望你余生没了仇恨,能快乐的活着,忘掉所有的一切,找一个爱的人,结婚生子。

  突然,贝贝握着刀柄的手,往下更用力了几分。

  感受到刀柄上的力量,莫柏猛的反应过来,快速拔出刀子,鲜血不断从贝贝月匈口涌出。

  “医生!医生!救命!”莫柏用力的按压着贝贝的伤口,大声喊着救命,他手上的血和贝贝的血流在一起,这是他有生以来,第二次感受到慌张无措,第一次是妈妈的死,和爸爸被气的中风。

  医生和护士赶过来,看到的就是鲜血淋漓的场面。

  “快!她被刀刺中了月匈口!快!”莫柏用尽最后一点理智说出这句话。

  贝贝被推去了手术室,莫柏犹如枯木般,坐在走廊上,他对自己心中的压抑和沉痛很不解;明明他该恨那个女人才是,可当他看到她把刀刺向月匈口,那般决绝的眼神时,他慌了。

  尤其在她说,她爱他时,他愣怔了,心里竟隐隐透着丝丝兴奋,像愣头青年一样,手足无措。

  这时,莫老爷子的电话打了过来,莫柏神色一沉,起身看了眼手术室,对秘书小张说道:“看好她,不能有任何闪失!”

第七章 那个男孩长大了

  不知为何,离开手术室,莫柏心中异常的凝重,他又回头交代道:“有什么事立马打电话给我。”

  张秘书点头,“放心吧莫总。”

  贝贝僵滞的躺在手术灯下,耳边交响着各种嘈杂的声音,冰凉的液体流入血脉,她没有知觉的睡去。

  不知过了多久,她浑浑噩噩醒来时,医生告诉她,“月匈口的伤已经没有大碍,但是你怀孕了,如果再动辄手术,这个孩子怕是保不住。”

  怀孕!

  这两个字犹如一个惊雷,贝贝的神情呆讷而空洞,老天爷这是在故意惩罚她吗?莫柏肯定不会容下这个孩子的。

  她动了动苍白的唇齿,泪水溢出,“医生,这个孩子不能留,我不能让他跟着我受苦。”

  医生无奈的叹了口气,“你先别激动,再考虑一下好吧,而且,你刚做完手术,现在也不是拿掉这个孩子的时候。”

  贝贝点头,医生打开门,看到门口站着的人,问道:“你是?”

  “我是贝贝的哥哥。”

  听到声音,无数年少的回忆涌上心头,贝贝怔住,目光探向门口,哑着嗓子喊道:“皓哥哥,是你吗?”

  “诶,小贝,是我。”莫明皓一身西装革履,提着水果篮从门外进来。

  看到那个清爽帅气的男孩,贝贝惊大于喜,三年未见,已经物是人是,皓哥哥已是年轻有为的男子汉,而自己……

  贝贝黯淡的勾了下嘴角,“皓哥哥,你什么时候从国外回来的?”

  明皓站在她身旁,看着浑身是伤的她,酸涩的说道:“刚回来不久。”

  其实,早在贝贝生日的前几天,他就回来了,但是莫柏不许他见她。

  “那一定很累。”贝贝亏弱的看着他,有些心虚,不知道刚刚医生说怀孕的事,他在门口有没有听见,“皓哥哥,要不你先回去休息吧。”

  明皓又气又怜,她居然想瞒着!他不想戳破她的女儿家心思,但事关重大,他不得不说破,“小贝,医生的话,我都听见了。”

  果不其然,贝贝震悚的看向他,目光躲闪,泪水就藏在眼底,她装傻的问,“什么?”

  明皓叹了口气,抱着她的肩膀,“小贝,我是你皓哥哥啊,你最亲的人,这么大的事,你怎么能瞒住我。”

  “是不是他的?”明知是怎样的答案,但他还是不甘的问了出来。

  贝贝垂下头,算是默认“十八岁那天……”

  她没有说下去,但明皓已经懂了,他的回来,终归还是无济于事。

  “砰。”一声闷响,他一拳打在墙上,“小贝,跟我走吧,离开这个地方我现在有能力照顾你的。”

  贝贝摇头,泪眼朦胧,“不,皓哥哥,我不想给你添麻烦。”

  “不会添麻烦,小贝,我的心一直都没有变过,你知道吗?”

  “咣当!”病房的门突然被踢开,莫柏带着一身寒气站在门口。

  贝贝猛的一惊,看向门口,眸光亮了又暗,“莫先生,你怎么来了。”

  明皓无声的一笑,他并不意外,不用猜就是那个好二叔莫柏来了。

  他跟无所察觉般,抬手为贝贝擦去脸颊上的眼泪。

  看着他的动作,莫柏的神色更清寒了几分,他辛苦周旋在老爷子和杨家之间,没想到她却在医院和别人卿卿我我,心中莫名的窝火。

  “呵!”莫柏似笑非笑的说道:“我怎么来了?看来我打扰了二位的雅兴。”

  贝贝沉闷的看向别处,“莫先生想多了,皓哥哥只是来医院探望我而已。”

  明皓站起来,转身直视莫柏,一字一句的说道:“二叔,你不用难为贝贝,是我自己找来的。”

  莫柏冷眼看着他,眸光里没有半丝温度,敕令般吐出几个字:“马上走!我还是你二叔。”

  “是吗?”明皓和莫柏对视着,就像两个争夺所有物的王者,互不相让。

第八章 你会后悔的

  眼看着剑拔弩张的两个人,贝贝虚弱的拉着明皓的手,哀求道:“皓哥哥,你快走吧,我没事的。”

  “你都这样了还没事,那什么叫有事!”明皓低吼道,感受到那只颤抖的小手,又不得不压下心中的怒火,“好,我走!小贝,你要记得,不管任何时候,都还有我在。”

  贝贝点头,明皓挑衅般看了眼莫柏,对于这位二叔,早在他三年前出国,就没了亲情,剩下的,只有恨与不甘。

  莫柏冷眼看着他们,他心情越差的时候,表面就越冷静。

  贝贝清楚的知道这一点,她明白,现在不管说什么,都只会在莫柏原有的怒火中,添上一把柴,干脆闭上嘴巴,什么都不说。

  明皓经过莫柏身边时,说了句:“你总有一天会后悔的。”

  虽然听不到明皓说什么,但贝贝的心已经拧在了一块,生怕他们打起来。

  果不其然,明皓的话音刚落,莫柏的拳头就落在了他嘴角,明皓吃痛的吸了口气,俩人立马在病房扭打起来。

  贝贝惊叫了一句,哭着喊道:“别打!求你们别打了!”

  “咔咔咔!”

  摄像机的声音突然从门外传来……

  莫柏一个扫腿,把明皓压在地上,抬头看向那些举着摄像机的人,立马起身,指着他们喊道:“放下!拍了的立马给我放下!”

  明皓也暂且不纠缠莫柏,起身去夺摄像机,摔在地上。

  然而,有些人已经带着摄像机跑了。

  剩下那些没跑掉的,摄像机全部被摔碎,踩在地上。

  莫柏立马打电话给张秘书:“把所有大大小小报社,有关今晚我的消息,全部封锁,但凡又不怕死的,立马把报社收了。”

  贝贝在里面不知道出了什么事,着急的起身,结果牵动了伤口,血从伤口渗出来,很快就染红了洁白的纱布。

  “小贝!”明皓及时看见,立马去扶着她。

  莫柏听见声音进来,立马跑去医生办公室。

  医生把贝贝推去手术室,伤口部分重新包扎,出来的时候,他责备的说道:“你们是怎么回事,病人现在需要休息,而且她有了……”

  “医生!”明皓立马打断他,“我是小贝的哥哥,咱们借一步说话。”

  “我才是贝贝的监护人,你有什么话跟我说就行。”莫柏皱着眉头,强硬的站在他们面前,不容反驳。

  他的思维在迅速转弯,莫明皓这么着急,莫不是医生有什么事没跟自己说?

  医生打量了眼他们,最后只说:“现在没什么大碍,但伤口不能在崩开了。”

  但,让所有人都始料未及的是,莫柏连夜就将贝贝转院,除了小张,谁都不知道消息。

  第二天一大早,莫氏叔侄争夺同一个女人,在医院打架的消息,终归还是发布了出来。

  贝贝是莫柏和杨欣之间第三者的黑料被迅速爆出,连她被莫家收养,做女佣的事也被放了出来,一时间,声讨贝贝的骂声不断高涨,都是女佣不报恩,反勾引男主人。

  莫柏和明皓都跪在莫老爷子的书房……

  莫老爷子大发雷霆,不管贝贝现在是什么情况,就是死,也要把她揪出来。

  明皓一早就知道,莫柏已经把贝贝转院了;但他怕莫柏扛不住爷爷的压力,抢在前面说道:“太爷爷,我已经把贝贝送去国外了,您是找不到她的。”

  莫柏不动声色的跪在原地,冷静的说道:“爷爷,新闻发布会就在九点。”

  莫老爷子怒火中烧,吼道:“不用你提醒,快滚吧!”

  莫柏站起来,看向爷爷的目光里,显而易见有几分担忧,但他没有停留,转身赶去发布会。

  他心知肚明,在这件事背后推波助澜,是杨欣!杨家在新闻上,确实有这个实力,但他们把实力用错了地方,想用这种方式来逼他赶走贝贝,自不量力。

  莫柏眸色之间,越发的沉冷,叫人心底无端发寒。

第九章 如果不去感受,就不会心痛?

  贝贝从昏沉中醒来,看见的,已经不是之前的病房,怎么回事?

  看了下时间,没想到已经早上九点了,头一次一觉睡到这个点,贝贝很是惊讶,昨晚自从吃了莫柏拿来的药之后,整个人就困得不行,难道是药的问题?

  病房的门突然被打开,贝贝顺着光线看过去,却是杨欣站在门口,张秘书跟在她身后。

  贝贝的心沉了下去,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来这,更不知道杨欣为什么会出现在这。

  “嗨,贝贝,听莫哥哥说你转病房了,我特意来看看你。”杨欣热情的和贝贝打招呼。

  贝贝勉强一笑,习惯了杨欣表里不一的笑容,低声道:“谢谢。”原来是莫柏安排的,呵……为了不让明皓再来见自己,他还真是煞费苦心。

  杨欣笑容渐渐收敛,十分憎恶的看着贝贝,咬牙切齿的说道:“你以为我真是来看你吗!哼!看不出来啊,你竟然这么有手段,让莫家两个男人为你在病房打架,是不是感觉特别棒,自己特别有魅力?”

  “我没……”贝贝话还没说完……

  “啪!”杨欣一巴掌打过来,贝贝感觉整个脑子都在晃动和鸣叫。

  杨欣怒骂道:“贱胚!”

  贝贝侧着头,脸上火辣辣的疼,但她连吃痛的吸气都没有,杨欣的生气很合理,不是吗?任何一个未婚妻,都无法允许自己的男人和别的女人做那样的事。

  但是,明皓昨天晚上到底说了什么,让莫柏大打出手,更让人不解的是,门外居然有记者……会不会对他们俩有不好的影响?

  这时,杨欣拿出手机,打开新闻网页,放在贝贝面前,逼厌的说道:“你就不想知道他们为你打架,究竟惹了多大的祸吗?新闻上全部是对莫氏的负面消息,莫柏现在正焦头烂额的开记者会,而这一切,都是因为你!”

  贝贝双手颤抖的翻开新闻,看着上面的内容和评论,莫柏,明皓,以及自己,所有的好与不好,在上面全部被放大、扭曲和指责唾骂。

  尤其是爸爸与莫柏妈妈的旧事也被翻了出来,爸爸已经走了这么多年,居然因为自己,再次遭受到那么多人的批判。

  贝贝捂着唇鼻,无声的痛苦,几乎整个身子都在发抖,爸爸,对不起,对不起……

  杨欣嘲讽的笑道:“怎么?现在才觉得接受不了?那我呢,你勾引我的男人,我怎么接受?”

  贝贝使劲的摇头,抽泣道:“对不起,对不起……事实其实不是你想的那样……”

  杨欣逼近她,质问道:“那是怎样,难道你要告诉我,是莫哥哥逼你就范的?哼!做梦!莫哥哥除了我,从来不碰任何女人。就算他上了你,也只是我那几天不方便,他不想伤害我而已。”

  这时,杨欣的手机突然响起,张秘书三个字跳动在屏幕上。

  她立马抢过手机,走去门口,很快,她就折了回来,直接把手机砸在贝贝头上。

  贝贝没有防备,额角立马肿出一个大包,杨欣抓着她的头发,使劲拉扯,吼道:“贱人,你居然还怀孕了!贱人!”

  杨欣似乎失去了理智,大声骂道:“贱人,我不过就是叫保镖打了你,莫柏竟说要和我取消婚约!但是怎么可能,我们是利益联姻,不是他想取消就取消的,贱人,别以为怀了孩子,以后就能和我分家产,趁早死了这条心吧。”

  贝贝的头发被她生生扯下很多,接着,她直接用包,砸着贝贝的小肚子,贝贝出于本能,想用手护着,但已经来不及了。

  肚子猛的吃痛,贝贝感觉有潺潺暖流正从里面流出来,感觉到它正从自己身体里慢慢流失,贝贝才突然惊觉,自己舍不得这个孩子。

  之前她的确是不想要这个孩子,但没想到真正失去的时候,是这么的痛苦和压抑。

  “啊!”贝贝终于失声的嘶叫,闭上眼,双手捂着耳朵,如果看不见,也听不见,是不是就不会心痛,不会难过?

  这时,病房的门突然被踢开……

第十章 取消婚约

  莫柏从门外冲进来,一把推开杨欣,掀开贝贝身上的薄被,却看到下面的殷殷暗血,他瞬间明白了什么,立马抱起贝贝跑去医生那里。

  贝贝消瘦的身子蜷缩在他怀里,骨头硌在他身上,他才惊觉,她居然这么瘦了。

  贝贝闭着眼睛,悲痛的嘶喊着:“不要碰我,事情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爸爸,孩子,我对不起你们!”

  她几乎成了一个血人,身上的伤口崩裂渗血,下身亦是血流不止,染红了莫柏的双手和西服。

  他突然间感觉到锥心的疼痛,整颗心随着贝贝的撕喊而纠紧,痛到无法呼吸,一向冷静如他,这一刻,眼眶居然湿润。

  他本以为,没人能找到贝贝,没想到张秘书居然出卖了他,如果不是医生打电话来,说有要紧事,要亲属过来,他才临时推迟了发布会,赶来医院。

  如果没来,那贝贝该如何?

  他所有的愤怒都指向一个人,杨欣!贝贝,张秘书,从生活到公司,这个女人竟然一而再,再而三的算计他,因为那纸协议,太容忍她了吗,以为他莫柏是吃素的了!

  贝贝在手术间备受煎熬痛苦的时候,莫柏在媒体上公然提出与杨欣取消婚约,与此同时辞退了张秘书。

  杨欣站在莫柏身后,愤怒的看着那则媒体说明,“莫柏,你不能这样,爷爷是不会同意的。”

  莫柏转身盯着她,冷酷的说道:“不要再让我看见你这张脸,否则,我也不确定还能做出什么事!”

  杨欣冲他喊道:“难道错的不是她吗?勾引我未婚夫,还有了孩子,我不能教训她吗?”

  一提到孩子,莫柏想到刚才贝贝嘶声哭吼的样子,对杨欣更加愤怒,“你算哪门子的未婚妻,不过是一纸协议,你还当真了吗!还有,你最好祈求贝贝没事儿,否则,我定会把她受的罪,加倍还给你,以及你们杨家。”

  杨欣不甘,继续说道:“你是不是爱上她了?莫伯父成为植物人,现在还躺在病床上,这都是谁家的人害的?”

  莫柏暴怒,这是他的忌讳,杨欣居然敢揭他的逆鳞!他指着外面,揭撕地里的吼道:“滚!”

  杨欣受惊,浑身发颤,神色突然变狠,威胁般的说道:“你会后悔的!”说完,她转身就走,不敢再多作停留。

  不出半刻,莫老爷子的电话就打了过来,刚接通电话,杨欣哭哭啼啼的声音就从那边传来,他索性挂了电话,关掉手机。

  一想起刚刚浑身是血的贝贝,他突然回想到昨天明皓和医生打的暗语。

  说来嘲讽,连杨欣都知道了,他这个当爹的人,却是最后才知道,那个孩子,可能保不住了……他心里隐隐作痛。

  明皓来时,看到坐在手术室外的莫柏,他的拳头松了又紧,紧了又松,看着别处,用尽可能平和的语气说道:“公司出大乱了,杨家人闹去太爷爷那,太爷爷气得心绞痛,这里有我守着贝贝,你快走吧。”

  莫柏抬头看了他一眼,眉头紧蹙,看着手术室犹豫了片刻,在心里默念着:等我,随后,他不得不起身离去。

  贝贝又从鬼门关走了一遭,但这次,她不会哭,也不会笑了,孩子最终还是没了。

  明皓眼看着失去生气的贝贝,急在心里,但不管他说什么,做什么,贝贝都没有反应,要么睡着,要么神色呆滞的看着天花板。

  他问医生,医生也只是摇摇头,心病还需心药医,他也没有办法。

  明皓知道贝贝在等谁,但自从杨欣来这里发疯之后,公司和媒体很多事都在等着莫柏,他短时间内根本无法脱身。

  他隐隐有种不良的预感,贝贝会不会做什么傻事?

余生有你多欢喜》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英雄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英雄说)或者(dushu61),关注后回复 【余生有你多欢喜】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推荐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