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资讯网
首页 文化 正文

司令大人请矜持小说免费试读

2019/03/18 02:37:56   来源:网络

小说书名:司令大人请矜持

《 司令大人请矜持 》

初春的风,吹的有丝凉意。司令大人请矜持小说免费试读

夏婉橙穿着单薄的新式旗袍躲在司令府的后院,为了今晚行动方便,她特意在旗袍里穿了一条裤子,腰上别着的匕首隔得她生疼。

她顾不上其他,今晚是她从司令府夺取账本的最后一次机会,不然明天升堂,她姨夫必死无疑。

看着司令府的佣人一个一个回房散去,夏婉橙瞄准了时机顺着房下的大树爬到二楼的窗边,听着里面静寂的声音,她一个翻身跃了进去。

她早就打听过了,这个房间是司令的书房,平时连佣人都不让进,重要的文件肯定都在这里。

夏婉橙映着月光开始在房间里摸索,突然身后传来一声响动。

“谁?”夏婉橙的话音未落,一个比她身材挺拔的男人锁住她的喉咙,让她无法动弹。

“你又是谁?”一个嗓音醇厚的男声传来,夏婉橙的右手不动声色的摸到匕首的位置,趁着男人力气有些松懈一个转身在月光下划出一个亮影。来自58fenlei.cn

慕瑾成反应迅速,紧紧握住夏婉橙的手腕,大力逼使她把匕首丢下。

两个人面对面的相见,夏婉橙这才看清男人的容貌。

鼻梁高挺,俊眉紧皱,漆黑的瞳孔深不见底,整个人浑身散发着一股英气,不过却穿着粗布长衫,胸前的扣子居然还掉了几颗。

“司令不会穿的这么寒酸吧。他难道是司令的副官还是看门的管家?要是管家的话也太年轻了吧。”夏婉橙眼波流转,心里暗暗的在嘀咕。

夏婉橙只是在看着男人分析他的身份,可是这火辣注视的眼光在男人看来多了几分味道。阅读58fenlei.cn

“你到底是谁?大晚上偷偷溜进这里要干什么?”慕瑾成紧紧盯着面前的女人,对她的身份和目的好奇起来。

男人的声音把夏婉橙的思绪带回来,她知道自己功夫还不错,只好搏个试试。

她眼神飞转,飞快的伸出拳头,一下一下冲着男人的要害打去。

慕瑾成也不是吃素的,招招都提前预料到,大手将夏婉橙的拳头紧紧包裹在手心里。

“你是刺客?”慕瑾成扫视了她一眼,面前的女人明明身材如此柔弱纤细却有这么大的力气和胆量,让他忍不住的又多看了几眼。

夏婉橙被制服的无法动弹,她知道现在不能硬来只能智取。

“小女子命苦啊,求官员给小女子做主。网站http://www.58fenlei.cn/”夏婉橙突然哭泣出声,活着出去才是大事。

慕瑾成看着她突如其来的转变,饶有兴趣的松开手看着她没有说话。

“小女子命苦啊,我曾经是慕司令的相好,两人两小无猜青梅竹马,无奈他现在当了大官却把我抛弃在老家,如今家里闹灾我又怀了他的孩子,不敢白天与他当面相见,只想晚上来这里偷点银子苟活,求官员看在我们母子命苦的份上,放我们一条生路。”

夏婉橙哭跪在地上,右手捂着肚子,一副悲惨命苦的样子。

男人不动声色的看着她,嘴角却渐渐上扬勾勒出一抹笑意。

“哦?原来你是司令的相好?你要如何证明?”慕瑾成戏谑的看着她,一脸等着看好戏的表情。

“这里,我怀了司令的孩子。版权http://www.58fenlei.cn/”夏婉橙捂着肚子,那眼神里充满了母爱。

“哈哈……”慕瑾成看着她精湛的演技和谎话张口就来的本事惹的笑出了声。

他蹲下身子,右手捏着她的下巴迫使她抬头,两人目光交汇。

男人看着她精致的小脸,软糯的哭腔,还有灵动闪烁的眼神,胸口竟有些痒痒。

这般调皮机智的女人,他还是第一次遇到。

“我可以帮你……”

男人话音刚落,夏婉橙心里松了一口气,刚得意的笑了一下,站起来往窗边跑去,却听见身后的男人继续说道:“我可以帮你成为真正的司令太太。”

“什么?”这剧情转变的有点快,夏婉橙还没来得及逃就被身后的男人一把搂在怀里,两个人一起摔在窗边的沙发上。版权58fenlei.cn

男人闻着夏婉橙身上那股女人身上才有的幽香瞬间欲望冲破了理智,身体将她压在身下,大手不安分的撕扯着她的衣服。

“不要,你放开我……”夏婉橙知道自己接下来要面临什么,吓的魂飞魄散。

男女力量悬殊,就算夏婉橙有些功夫底子也抵不过一个常年习武的男人。

很快,书房里传来男欢女爱暧昧的喘息声和隐忍的哭声……

突如其来的疼痛,让夏婉橙无法忍耐,最后竟晕了过去。

天蒙蒙亮,夏婉橙浑身酸痛的醒过来,身上的印子和痛感无疑在提示她昨晚发生了什么。

她看着身上被人随意穿上的老旧长衫,昨晚她在这里失身了,失给了一个不认识的男人。

夏婉橙脑子轰的炸开,她来这里只是为姨夫的账本而来。

谁想到会这样损失惨重,泪水冲破眼眶大颗落下,为何命运要如此欺负她?

她看着掉在地上自己带来的那把匕首甚至有了要轻声的念头,一个女子失了清白要如何在世上苟活。

夏婉橙颤颤巍巍的捡起那把匕首,闭上眼睛对准自己的胸口,眼前却晃过母亲和姨夫的身影。

她瞬间醒悟,她要救回姨夫的命,要拿回证据。

夏婉橙擦干眼泪,翻遍了抽屉终于找到了那本账本,她塞在长衫里,看着楼下无人顺着窗边跳了下去。

“司令,账本就这么给她了?今天的审问怎么办?”李副官站在慕瑾成身侧,两人站在门口早就从门缝里看清了夏婉橙的动作。

慕瑾成穿着一身灰蓝色的军装,裤脚塞在锃亮的军靴里整个人英俊挺拔。

他抿抿唇,眼里饱含深意透过窗户回想起那个兔子般狡猾,性情却又如此贞烈的女人,笑的邪肆。

“查清那个女人的身份,还有准备一份聘礼,我要成亲了。”说罢,慕瑾成转身往楼下走去,留下李副官呆若木鸡。

《 司令大人请矜持 》

夏婉橙穿着男人的长衫衣装不整,小心翼翼的从后门溜进夏家大院,可还是撞上了阴魂不散的夏晴。

“呀,姐姐,你这是怎么了?被野男人欺负了,还是昨晚出去偷汉子了,怎么穿着男装一身狼狈的回来了?”夏晴故意大声的惊呼,惊动了正在吃早饭的夏正严和姨娘吕艳梅。

“夏晴,闭上你的贱嘴。”夏婉橙冷眸微眯,看着夏晴的眼神里警告意味十足。

“你……”

“哼,夏婉橙,你看看你这个样子成何体统,我们夏家的名声都要被你败光了。”夏晴刚要回嘴,夏正严啪嗒摔下筷子,大步走出来看着夏婉橙的样子气的火冒三丈,大声咒骂。

“夏家的名声可不是我败光的,还不是你早就和吕艳梅这个贱女人勾搭在了一起,夏晴虽说是我妹妹,可是她却只比我晚三天出生,害的我娘亲整日郁郁寡欢最后因心病而死。”想起死去的娘亲,夏婉橙气的浑身颤抖,加上昨晚的遭遇她此刻的脸色苍白虚弱。

“别跟我提你娘,怪不得你这么大了都没人上门提亲,都是你娘没教好,你这样的贱丫头怎么会有人要?看看你再看看晴儿,一个野鸡一个凤凰。”

“我落得今天这个样子,就是上梁不正下梁歪,你说不得我。”夏婉橙忍住泪,她不能让人看出她的脆弱。

“老爷,您消消气,婉橙这个孩子不过是玩心大了些,不如晴儿乖巧,只是欠些管教罢了。”吕艳梅站在夏正严身侧,体贴的安慰着他,可是嘴里说出的话却带着刺。

“呵,你这个女人才是欠管教。”夏婉橙嗤笑出声,蔑视的瞪着吕艳梅。

“老爷,你看婉橙怎么像只疯狗一样到处乱咬。”吕艳梅像受了莫大的委屈一般看向夏正严。

“装模作样的恶心女人。”夏婉橙早就看够了吕艳梅的嘴脸,毫不客气的拆穿她。

“放肆。”夏正严指着夏婉橙,额头气的青筋暴起。

夏婉橙没理会他们,她今天还有大事要办,想到此,她便冷漠的跑回房间。

关紧房门,夏婉橙的泪如决堤一般涌出。

她母亲早逝,父亲是城里有名的盐商,家里还有位恶毒的姨娘,更有一位得全城男人仰慕的妹妹夏晴。

可在夏家她是最不受宠的那位,她也早就不把自己当做夏家的人。

这一刻她居然想到,要是有个人肯娶她带她逃离夏家会有多好。

夏婉橙苦笑,她看着自己身上此刻穿着的男人衣服,这一辈子她都无法嫁人了。

咚咚,敲门声响起,夏婉橙擦擦泪找回思绪。

“进来。”

“姐姐,你早上一定没吃饭吧,我吩咐厨房给你炖了碗燕窝,快趁热吃。”夏晴吩咐丫鬟把燕窝放在桌子上,便对着丫鬟使了眼色让她出去了。

“夏晴,这里没有外人了,你不必再伪装你的嘴脸了,我才不会相信你会如此好心。”夏婉橙不屑的看了她一眼,语气充满嘲讽。

“夏婉橙,昨晚和男人厮混在一起的感觉如何,早知道你这么不守妇道我也不用和娘给你安排相亲了,何员外的那个傻儿子还眼巴巴等着和你入洞房呢!”夏晴穿着一身嫩黄色的锦缎旗袍,发髻梳的妥帖,温柔可人的语气里却说着粗糙无礼的话。

“我的事不烦你操心,有时间你还是操心自己吧。”夏婉橙耐着性子白了她一眼。

“呵,我可是城里有名的名媛!我的婚事可不能像你那么随便,爹爹已经去和司令交涉了,夏家是凌城有名的富商之家,政商姻自古以来都被人津津乐道,司令岂有不同意之理。”夏晴一脸得意的看着她,心里无比的畅快。

一直以来她夏晴都被外人认为是庶出,大家把目光都聚集在夏婉橙的身上,娶了夏家名正言顺的长女夏婉橙这才是面子。

要不是她和娘亲在外面给夏婉橙造谣,说她奇丑无比性格刁钻,再加上从不带他去任何和人交际的场合,恐怕以夏婉橙的姿色,上门提亲的人早已把门槛踏破了。

夏晴看着夏婉橙哭红的眼,整个人竟有些伤感的美,她嫉妒的恨不得上去把她的脸刮花。

“对了,忘了提醒你了,今天是你姨夫顾建林审判的日子,等着看他枪毙吧。”说罢,夏晴瞪了夏婉橙一眼便得意的推门离去。

夏婉橙悲愤的瞪着夏晴的背影,她倒要看看是哪个不开眼的会娶了她。

《 司令大人请矜持 》

夏婉成回过神小心的拿出裹在衣服里的账本,这是她付出沉重代价换来的。

她小心翼翼的用布包好,藏在床底下。

没有了这个证据,她姨夫会平安回来的。

夏婉橙脱下外套,看着自己身上的痕迹,昨晚两个人纠缠的画面依然在脑海中浮现。

她脏了,她这辈子都不会嫁人,一个人就这么孤独善终罢了。

晚上,夏婉橙接到了姨夫王平一派人送来的安慰信,他已经安然无恙的回家了,叫她不要惦记。

夏婉橙欣喜若狂,她在这个世上还有一个亲人在的感觉真好。

她换好衣服,打算去姨夫家庆贺,刚走到前厅却看见一个身着军服的男人坐在上座,夏正严,吕艳梅还有一脸娇羞的夏晴坐在边上陪同。

夏婉橙想,这是联姻要成了吧,不过与她无关。

刚迈出去没几步,却听见夏晴哭着大喊的声音:“什么?司令要娶夏婉橙?我不相信。”

听到自己的名字,夏婉橙当即一顿,这有自己什么事。

没过多久,管家匆忙的跑过来,硬拉着她往前厅走去。

“你们干什么?”夏婉橙挣扎着,不悦的皱着眉头。

座上穿军装的男人看着夏婉橙,冲着夏正严满意的点了点头便先离开了。

夏正严把男人送走后,走近前厅上下打量着夏婉橙,眼睛微眯。

一直被她忽视的女儿,这么仔细看上去还颇有几分姿色。

他突然喜笑颜开,和司令攀上亲事他乐不得的呢,就算不是他合心的小女儿也无所谓,反正结果都是一样的。

城里的司令官马上就要是他的姑爷了,有权有势他夏家岂不是要在凌城横着走了。

想到这些,夏正严欣喜若狂。

夏晴看着夏正严的反应,愤恨的握紧拳头,指甲陷入肉里渗出丝丝血痕。

“爹爹,明明要和司令成亲的是我,为什么司令会突然换人,这里面一定有鬼,还有刚才那个军官,他肯定是收了夏婉橙的好处,在里面动了手脚。”夏晴不甘心的拉扯着夏正严的袖子哭哭啼啼,希望能挽回局面。

吕艳梅也没想到,这么好的事怎么就便宜了夏婉橙。

如果夏婉橙真的当上了司令夫人,她和女儿以后的日子恐怕不会好过。

“对啊老爷,司令怎么会突然要换人,再说了他才新来凌城不久,婉橙又从没有在大场合露过面,他怎么会知道咱们家还有一个女儿,这里面恐怕有些误会吧,要不咱们亲自去找司令问问,也许是刚才那位军官搞错了呢。”吕艳梅试探的看着夏正严,余光瞥向夏婉橙恨不得射出刀子来。

“刚才那个军官是司令的亲信李副官,他的话怎么可能有假?”夏正严不悦的撇了她们母女一眼。

夏婉橙从他们的话里听明白了,刚才是副官上门提亲说司令要娶她。

不过刚才那个人明显不是昨天夜里的那个人,那那个男人究竟是谁,不是司令府的人难道也是去偷东西的?

“婉橙,这些天你就不要出门了,好好在家学些礼仪,三天后司令上门娶亲,你可别给我夏家丢人。”夏正严看到了夏婉橙的价值,说话的语气也柔和了些。

说罢,便迫不及待的出门和老友炫耀去了。

吕艳梅和夏晴面面相觑,两个人的脸色都差到了极点。

“夏婉橙,看不出来啊,你还有两把刷子,说说吧你是怎么勾引上司令的?”夏晴眸光像冒火一般,脸上带着阴狠的恶意。

“只有本身下贱的人才会用那种下贱的方式想别人,不是所有女人都像你们那么媚俗。”夏婉橙鄙视的瞪着她,转身出门去了。

只有夏婉橙自己知道她此刻心里有多么的慌张,她已经不是干净的女人了,万一被司令知道她岂不是有被枪毙的风险。

一路上她心里都颤颤巍巍,不知不觉走到了司令府的门口。

她心里的疑问越来越强烈,昨晚的那个男人究竟是谁?

“快准备,司令马上要回来了。”司令府突然大门打开,丫鬟和管家站在门口迎接。

司令大人请矜持》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司令大人请矜持】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推荐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