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资讯网
首页 文化 正文

鬼妻如玉最新章节目录

2019/03/18 02:25:08   来源:网络

小说名:鬼妻如玉

第8章 韩隐村

     我吼了一通,心中郁结发泄不少,被山风一吹,清醒了些,害怕起来,现在我在明,他在暗,万一激怒了他,我就性命堪忧了。阅读58fenlei.cn

     急忙锁好窗户,拉上窗帘。这时炉子里的水开了,我不再多想,吃了起来。

     吃完东西,把方便屋里的各个门锁都锁严实后,我才安心的进入了梦乡。

     这一晚,我做了不少乱七八糟的梦,一会儿是爷爷,一会儿是云娘,又有李二麻子,村长,李翠玲,终于在清晨的时候,惊醒了过来。

     出门一看,外面山雾缭绕而厚重,能见度不足十米。

     我不由咋舌,这么浓的雾,还怎么走啊?

     可不走又不行,那个黑影不知什么时候会再出现,我还是赶紧进山找到云娘才能安全,至少她看起来不会伤害我。

     背上行李出发,在山路上走了一会儿,怪的是,周围的雾却越来越浓,渐渐的,我连进山的小路都看不见了。网站58fenlei.cn

     心道不妙,在这么走下去,非迷路不可,还是先回方便屋,等雾散了再说吧。

     可等我想回去的时候,却发现连回方便屋的路也没有了,我彻底迷路了。

     在雾中左转右转了半天,还是没找到路径,可带在身上的水都喝光了,很快就渴得吃不消了。

     跌跌撞撞又走了三个多小时,我就像进入了沙漠中一样,快要渴死过去。

     这时,我听到前面传来阵阵水声,那悦耳的声音就像救命稻草一样吸引着我。

     虽然我已经快到极限,但在死亡面前,我潜力被开发出来,身上又冒出一股力量,支撑着我向水声方向走去,

     眼前的雾渐渐散去,一条亮晶晶的河流展现在我眼前,我几乎要叫出声来,冲到河边,将整张脸埋进了水里,吞了几大口水,终于活了过来。

     等我把头抬出水面的时候,却看到河对面有一双怒目在看着我。网站58fenlei.cn

     “野猪!”我大叫一声,身体向后跌去。

     这是一头快要成年的野猪,它发出一声嘶吼,跳进河中,向我游来。

     我反应过来,挣扎着爬起来,想要逃离。还没跑几步,却感觉屁股好像被大锤砸中,整个人向前飞去,又一头栽地。

     我晃动了下脑袋,左眼疼得厉害,眼前一片模糊,快要晕过去。抬头看,隐约看见野猪已经来到我面前,张开大嘴,向我咬来。

     我闭上眼睛,没想到经过了这么多磨难,我居然要死在一头野猪手上,真是讽刺。58资讯网

     嗖!

     我没等来死亡,却听到一个微弱的破空声,然后就是野猪撕心裂肺的叫声。

     我睁眼看,一只箭插在野猪的眼睛上,它疼得在地上翻滚了两下,然后朝着射箭的方向看去,有两条人影。

     它又一声吼叫,梗着脑袋向那两个人影冲了过去。

     嗖!

     又一声破空之响,一张黄符如箭般射来,然后稳稳的贴在了它的额头上,野猪的速度明显放慢了,还晃了晃脑袋,好像发晕的样子。

     下一秒,是疾射而来的两只利箭,刺穿了它的喉咙,它摇晃两下,摔倒在地。

     两个人影向我跑来,其中一个女人道,“那里真的有个人,好像受伤了,我们快把他抬回去。”

     另一个男人犹豫着,“可村长不是说过,不许我们带外人回村啊,就这么贸然带他回去,不太好吧?万一???”

     女人道,“你难道忘记了,今天本来就是村长让我们出来巡逻的,别说了,他的头流血了,得赶紧包扎!”

     后面的话,我还没听清,就已经昏了过去。58资讯网

     再次醒来的时候,我躺在一个古色古香的屋子里,空气中弥漫着药香味,

     我的头上被纱布包扎着,左眼也被裹在其中,心中一惊,难道我左眼瞎了?

     大急之下,正要去抓开纱布,旁边传来一老太声音,“别乱动!不想变成独眼龙就别碰它!”

     “你是谁?我的眼睛怎么了?”我匆忙问道,却也停下动作,不敢乱摸左眼。

     “我是药老太,你左眼皮擦伤,已经上过药了,休息一天就行了,没什么大碍,但现在扯开纱布,你最少也会视力变弱。”药老太道,说着话,她走到我床前。

     药老太大约六十岁左右,一头花白,满脸褶皱,眼神却锐利的很,手里还提着一颗烟斗。

     她上下打量着我,然后从地上提起我的行李袋,从里面掏出一张身份证,“你叫韩天霖?是从韩家村来的吗?”

     我急忙说是,挣扎着爬起来,又问老太这里是什么地方。

     药老太抽了口烟斗,缓缓吐出烟,“这里是韩隐村,位处花棠山腹地。”

     韩隐村?我对花棠山附近的几个村子都很熟悉,但从来没听说有这么个村子?正要细问,她转身要走,“你好好休息养伤吧,别乱动,等会儿有人送吃的给你。版权58fenlei.cn

     我急忙道,“不好意思!请问你知道怎么去仙宫吗?”

     “你要去仙宫干什么?”药老太转过头,眼神凌厉的看着我。

     我一时有点惊慌,“我去找一个朋友???”

     “什么朋友?”

     “我???”我不知怎么跟她解释云娘这件事,说出来怕会被当成疯子。

     “哼!小伙子,年纪轻轻做点正事,这仙宫的确是存在的,但里面的宝贝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拿的。”药老太说完就走了,连给我解释的机会都没有。

     我不由郁闷,看来她是把我当成盗墓的了。

     她走后,我又迷迷糊糊的要进入梦乡,突然被人一声叫醒。

     “喂!外来的?”我睁开眼,一位青春靓丽又带着俏皮的少女站在我跟前,年纪比我小一两岁,打扮随意,穿着一身硬皮衣,她好奇的打量着我,“快跟我说说,外面的世界是怎么样的?”

     我挤了挤右眼,仔细辨认了下眼前的少女,“哦!我想起你的声音了,你是在河边救我命的那个女人吧?”

     “嘻嘻!就是我,你记性还不错。”少女笑着,半跪在我床前,用双手撑着脑袋望着我,“我叫韩雅依,你呢?”

     “韩天霖。”

     “咦!你也姓韩!”韩雅依略吃惊道,“我听村里老人说,白雾的外面还有一个韩家村,和我们韩隐村有诸多联系,不少人都是亲戚呢。”

     我有点疑惑,“什么白雾?你从来没出过这个村子吗?”

     韩雅依有点低落的垂下头,“是啊,我从出生以来,就没离开过村子,我们韩隐村的外面,有一大片白色的浓雾,外面的人进不来,里面的人出不去,只有我们村长才知道进出的秘诀,可他从来不肯告诉我们。”

     我对那白雾心有余悸,“原来如此,我今天早上无意闯入了白雾中,结果从早上被困到下午,差点渴死在里面。”

     “不说这个了,你快告诉我,外面的世界都有哪些好玩的呀?我在村子里长大,永远都是打猎捕鱼种菜养鹅,我妈说再过几年给我安排个男人,等生了小孩后,我恐怕一辈子也出不去了。”韩雅依说到外面世界,又兴致勃勃的。

     “嗯???外面的世界很精彩,”我脑海中闪过很多有科技的东西,但一时不知从何说起,“有汽车,飞机,手机,轮船,电视???很多好玩的。”说着,我突然想起什么,对她道,“把行李袋给我,里面有个好玩的东西。”

     我从行李袋里找出手机,里面正好下载了几部电影,我放给她看,只看得她连连惊叹,“居然还有这种东西,这个小铁盒里的人怎么装进去的,呀!这里面的人居然坐进铁块里面,铁块不用牛拉居然能自己动?!”

     她抱着手机去了一边,我心中纳闷,难道这个村子是传说中‘不知今是何世’的桃花源吗?

     这时,外面又走进来一个少年,也穿着硬皮衣,和韩雅依年纪相当,长相略为英俊,他看了看我,紧张道,“雅依,你怎么能一个人跑到这里来?你手里一闪一闪的是什么东西?”

     韩雅依摆了摆小手,意思是别打扰她。

     少年走到我跟前,不太友好的道,“那东西是你给她的么?你跟她说了什么?”

     我也认出了他,今天和韩雅依一起杀了野猪,救了我的命。

     虽然他口气恶劣,可我到底受过他的恩,加上我现在他们的地界上,还是老实点好,于是客气的道,“我就跟她闲聊而已,她想了解外面的世界,我就把我手机给她看了。”

     “手机是什么东西???哼!你来我们韩隐村有什么目的?”少年看了一眼韩雅依手里的手机,有点艳羡,又移开目光,继而对我发问。

     “我???我的目的地其实是仙宫,只是半路上才误入了你们韩隐村的。”我尽量诚恳的道,“还有,我去仙宫是找一位朋友,并没有其他不良企图。”

     “胡说八道!”少年瞪大双眼,“仙宫里半个活人都没有,你能去找什么朋友?除了那一个???”

     “赵飞明!”韩雅依突然抬头娇喝一声。

     赵飞明一愣,醒悟过来,继而恶狠狠的瞪着我,“臭小子,你套我的话!”

     我真心很无辜,“我什么时候套你话了,是你自己说的好不好。”

     “你!”赵飞明还要发怒,韩雅依又喝了一声,走过来拽住他的肩膀就往外走,回头又对我道,“韩天霖,我明天还你手机。”

     两人拖拖拉拉的出去了,我摇晃了下脑袋,这都什么事儿啊?

     又睡了一会儿后,有人送来饭菜,我正好饿了,一阵风卷云残解决。

     送饭的人收拾碗筷的时候,我想再问问他,关于韩隐村的事情,谁知他指着自己的耳朵和嘴巴摆摆手。我明白了,他是聋哑人。

     之后又睡,这一觉就到了天亮。

     药老太带着食物和药物来了,先给我的左眼换了药,又让我吃早饭,然后才道,“等会儿带你去见村长,你有什么疑惑就问他吧。”她想了想又道,“还有,你昨天到韩隐村来的事情,村长许多年前就知道了,虽不知道你的真实目的,但他应该会帮助你。”

第9章 去见村长

     “村长许多年前怎么会知道我要来呢?”我不明白她什么意思,我进入韩隐村来本就是误打误撞,毫无计划性的事情,连自己都不知道会到韩隐村来,村长又是怎么知道的呢?难道他是神仙吗?

     药老太没回答,指了指门口,说她女儿在外面等我,等会儿带我去村长家。

     我走到门口,正看见韩雅依一身素衣的站在那儿,手里提着篮子,没想到她和药老太是母女俩。

     “喏,手机还你,都不发光了。”

     我苦笑着接过手机,肯定是没电了,又回到房间里,拿出充电宝给手机充电,然后出门跟着韩雅依向村长家走去。

     路上,我才发觉这个村子确实古怪,房屋有点像徽派建筑的白墙黑瓦风格,两层半高,雕刻精美,现在农村要么是小洋楼,要么是土楼,谁家还住得起这种文物一样的房子。

     我数了数,大约有五十间左右的房屋,整个村子俯瞰呈圆形状,都是门朝圆心,而在圆心处是一栋最高的五层半楼,更为精美广大,估计就是村长所住的地方了。

     我和她一路走着,附近屋子的居民都好奇的走出来望着我,指指点点,低声议论。

     韩雅依低声告诉我,她们村子二十多年没来过陌生人了,所以都很好奇。

     我纳闷,“二十多年,那也不久啊,你怎么会从没出过村子呢?就算不知道手机,电视,汽车,也应该从他们口中听说过啊?”

     韩雅依秀眉微颦,“我今年正好十九岁,韩隐村刚建村的时候才有我,至于那些长辈,从来不跟我们晚辈说这些,我从哪知道呢?”

     我心里想了一下,二十年前,刚好是韩家村闹‘恶鬼令’,我爷爷韩勇林带我落户韩家村的时候,不知道和韩隐村有没有关系?

     正想着,身后走来一人,跟着我们一起走。

     韩雅依回头看了下,不高兴道,“赵飞明,你来干什么?”

     赵飞明也换了身素衣,他指了指我,吸了下鼻子,“盯着他。”

     韩雅依停下脚步,“我们去见村长,你也来吗?”

     赵飞明不高兴的指着我,“为什么要带他去见村长?”

     “是村长要见他,你难道忘了,如果不是村长昨天坚持让我们出去巡逻,我们压根就发现不了他。”

     赵飞明不说话了,面色复杂的看着我,然后才道,“那我更要跟着去了。”

     韩雅依有点生气,“赵飞明你到底想干嘛?别胡闹了好不好!村长现在的情况,是你想见就随便能见的吗?”

     赵飞明梗了梗脖子,“我是他孙子,难道我现在去探望一下自己的爷爷也不行吗?我们各走各的,别说我跟着你们!”

     说完,他大步流星的向前走去。

     韩雅依气急的跺了跺脚,让我跟着她,快步追了去。

     来到村长家门口,有两个村民在门口守卫,他们拦住了赵飞明,“飞明,村长身体不好,不能见你。”

     赵飞明推开他们的手,一指我,“他这个外来人都能见我爷爷?我这个做孙子的为什么不能见?”

     两个守卫看了看我和韩雅依,他们知道我们可以进去,但眼下赵飞明杠在这里,他们也很难办。

     这时,里面走出来一个中年人,穿着略微讲究,留八字胡,对两个守卫道,“村长让他们三个都进来。”

     我们进去后,八字胡领着我们到楼梯口,道,“我不能上去了,村长在三楼,你们小心点。”

     “什么?我爷爷已经被移到三楼了?”赵飞明吃惊,“难道有这么严重了吗?”

     八字胡看了看我,干咳一声,“是啊,你们上去吧。”

     我不理解他们这番对话中的含义,向韩雅依投去疑惑的目光,韩雅依却不看我,对我招了招手,让我跟着他们一起上楼。

     我刚上到一半楼梯,就觉得气温异常,比一楼要高几度,再往上走,来到二楼,居然热的冒汗。

     虽然现在是夏天,但这温度也太高了,我擦了把脸,“怎么这么热?”

     赵飞明扭头瞪了我一眼,两眼发红,“闭嘴!”

     我略略吃惊,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发火,旁边的韩雅依悄悄捏了捏我,暗示我别跟他计较。

     我点点头,又跟着上了三楼,这温度越来越高,我估摸着得有五十度了。韩雅依和赵飞明也吃不消,悄悄拉开衣领散热,不过看他们样子像已经习惯了。

     来到三楼,房间角落边缘站着个人,似乎是仆人。偌大的房间,四周都没有墙壁,只在房间边缘弄了栏杆,是个半开放空间。

     屋子中间用金属修了个正方形的大缸,里面有水在‘咕噜咕噜’冒着泡,水汽弥漫出来,不知道的还以为这里是个澡堂子。

     赵飞明擦了擦眼睛,走到房间一角的仆人身边,探出身子,从下面拉上来一只水桶,放到韩雅依面前。

     韩雅依从自己的提篮中拿出个瓷瓶,倒出些蓝色粉末在水桶里,水桶中传出‘咔咔’声,凝结成了冰块。

     我倒听说过用化学物质让水瞬间成冰的,但这还是第一次亲眼看见,不由好奇。

     赵飞明拎着水桶走到大缸边上,用力晃了几下水桶,里面的冰坨子掉了进去。

     大缸中的‘咕噜’声更响了,冒出许多水泡,接着,一个满头长发,胡子拉渣的老人从水中冒出头来,仰头长长吐出一口气。

     半响后才低下头看着我们,目光最后留在了我身上,“你来了?”

     我心里充满了疑问,走前一步,“村长您好,我是韩天霖,我们???认识吗?”

     村长笑了笑,“认识?何止是认识。”说完,看向韩雅依,“雅依,去二楼把我放在箱子最下面的那卷画拿来。”

     韩雅依应了一声,下楼后又立刻上来,手上拿着一卷画,张开后是一副全身像。

     “这???这???”我一看这画,不由惊呆了,画上这人,全身好几处都裹着纱布,背着行李袋,尤其是脸上,用纱布包住了左眼和大部分的脑袋,这不是我此时的模样还能是谁?!

     而且那画的右下角还写着一行字,正是今天的日期。

     不止是我,连韩雅依和赵飞明也都惊呆了,看来他们也是第一次见这画。

     我控制不住靠近村长,“村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个没留神,两手按在了大缸边缘,那上面剧烫无比,我惊叫一声,向后大跳而去。

     村长见我吃痛,有点着急,忍不住从水里站了起来,这一瞬间,我看见他从胸口到腹部画了一个大大的黑色图纹,赫然是放大版的‘恶鬼令’。

     村长站起来没两秒钟,‘恶鬼令’放出红色光芒,如火焰般燃烧起来,他惨叫一声,又立刻蹲进了水中。

     水里冒出几个大泡,村长的表情总算缓和了下来。

     “孩子,手烫着了吧?”村长自己刚平复,却还关心着我。

     我心惊胆战,急忙摆手,“我没事的,村长,您身上那个图纹,是‘恶鬼令’吗?”

     村长点了点头,脸上却很淡然,“看来你已经认识它了,这的确是‘恶鬼令’,只是我这个‘恶鬼令’的痛苦,远比普通的‘恶鬼令’要厉害痛苦上百倍。”

     我急忙问,“是谁这么害您呢?”

     村长刚要开口,又对赵飞明和韩雅依还有那个服侍的仆人道,“我想单独和他聊聊,你们先下去吧。”

     赵飞明还想说话,被村长摇摇头堵回去了,韩雅依想要把画送回二楼,村长却让她把画带走,说以后会有用的。

     等他们走开后,村长先开口问我,“你既然认识‘恶鬼令’,想必也知道韩家村二十多年前差点这恶毒诅咒灭村的事情吧?”

     我点头说知道。

     村长‘嗯’了一声,缓缓说起了二十年前的往事。

     当年,韩家村一千二三百口人,在花棠山周边是第一大村,人丁兴旺。

     可就因为那个无赖闲汉李斌夏进花棠山盗墓,惹出了‘恶鬼令’,害的村里短短几天死了几百人。

     当时他还只是个四十岁的中年人,名字叫赵柏江,是个猎人,他的儿子刚结婚后就开始闹‘恶鬼令’,村里人人心惶惶,有人想携家带口的往外跑,可跑得越快,死的越快。

     赵柏江也很绝望,以为自己一家老小要给韩家村陪葬了。

     谁知,这天晚上,赵柏江做了个梦,梦中来到一个深山野岭之中,面前放着一口棺材,棺材盖自己打开了,一个穿着华贵新娘服的少女坐了起来。

     少女自称云娘,又让赵柏江不要害怕,她是来报恩的,多年前有一伙盗墓贼潜入仙宫中要盗墓,拿走宝贝后还要把棺材带下山卖钱,便把宝贝都放在棺材里,抬着棺材往山下走。正好被上山打猎的赵柏江看见,赵柏江当时就觉得这伙人欺人太甚,拿了宝贝就算了,居然连尸骸和棺材都不放过,于是朝天放了一枪,吓跑了这群盗墓贼,而那棺材也滑进了附近河流中。

     赵柏江想起这事后,不再那么害怕了,说自己不想要什么荣华富贵,只求让肆掠韩家村的‘恶鬼令’消失。

     云娘就把李斌夏入仙宫盗墓的事情告诉了赵柏江,说李斌夏在仙宫里编了可怜身世来欺骗云娘,云娘一时心软让他在仙宫里住下,还好生招待,谁知那李斌夏趁机偷走了一只黄金酒杯。

     云娘虽然生气,但并没杀人之意。但这仙宫里的殉葬品都附带有墓主人的诅咒,只要一离开仙宫,就会变出‘恶鬼令’杀人,李斌夏自己死后,还把‘恶鬼令’传染给了韩家村的人。

     云娘说她也不是墓主人,对韩家村死的那么多人也很难过,而且,韩家村的灾劫是命数,无法躲避。

第10章 韩俊山

     不过云娘也说了,她虽然救不了韩家村所有人,但救上一两百个还是可以的,让赵柏江想办法带上他想救的人进花棠山,后面她自有安排。

     赵柏江醒后,急忙在村里大肆宣传,‘恶鬼令’出现是因为李斌夏偷了鬼娘娘的宝贝,所以鬼娘娘才出来报复,现在死的人都是被无辜牵连的,如果不想死的话,就跟他一起进花棠山向鬼娘娘求情,才可以活下来。

     此言一出,村里有不少人都赶来了,但大部分人还是不相信。最后,赵柏江带着自己家人和一百多个村民进了花棠山。

     进山后,他们在山里四处寻找仙宫,一路祷告,但还是有人时不时因‘恶鬼令’发作而死。

     就在他们快要绝望的时候,又误入了一大片白雾浓雾中,无论怎么走都走不出去,彻底绝望了。

     接着,他们发现赵柏江突然消失了,开始还以为他走散后死了,结果一天后又回来了,还带来了治疗‘恶鬼令’的方法,以及许多法术本领,村里人问他究竟是怎么回事,他除了说是鬼娘娘的恩赐外,什么都不肯说了。

     而且还告诉村里人,韩家村就算能逃过‘恶鬼令’之劫,后面还会有诸多灾难降临,这白雾中与世隔绝,区域广阔,土壤肥沃,不如就在这里繁衍生息,以避外面的尘世。

     村里人都不同意,想要回去,可试了很多方法,也无法走出白雾,只好作罢。

     赵柏江还想传授村里人他带回来的法术本领,说是以防不备。不过村里人对此都没什么兴趣,对农民来说,还是耕田种地更实在一些。

     后来,倒是赵飞明和韩雅依等一些晚辈对法术本领有兴趣,都学了起来。

     听完赵柏江的往事,我没想到当年的事情中还有这么一层,为何我爷爷和村长从来没跟我说过。再想想也明白过来,赵柏江带着一百多得了‘恶鬼令’的人进花棠山向鬼娘娘求情治病活下去,这听来就是很不靠谱的事情,当年肯定也认为他们在花棠山里一个个死在‘恶鬼令’之下了,怎么也猜不到他们会顽强的生存下来。

     但我又想起赵柏江胸口那巨大的‘恶鬼令’,不解道,“那您胸口上的这个又是怎么来的呢?”

     赵柏江苦笑了声,“我在这韩隐村过了十五年后,突然有一天,从白雾外面闯进来一个鬼脸人,直接找到了我,逼问我去仙宫的路径,我见他不像良善之辈,怎么可能告诉他,他恼怒之下,将我一掌打飞,然后就消失了。”

     说到这里,赵柏江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接着,我的身上开始出现炽热感,越来越严重,到最后,我就成了现在这幅鬼样子,连我学来治疗它的方法也根本不起作用,如果不泡在水中,怕是活不过一炷香的时间。但这些倒也就罢了,最可怜的是韩雅依家,我被打伤那天,她的父亲韩俊军也失踪了。”

     我愣了下,“韩雅依的父亲?药老太的丈夫?”

     “对,就是他,现场只留下一小片鬼脸面具的碎片,也不知他是死是活。”

     “鬼脸面具?!”我惊疑的道,“是不是上蓝下红,有黑眼圈带线的那种鬼脸?”

     赵柏江紧紧的盯着我,“你也见过?”

     我只恨自己没将那面具一起带来,不然也可以拿出来给村长看,当下就将我来韩隐村之前所遇到的事情都告诉了赵柏江。

     赵柏江听完我的话后,沉默良久才道,“原来你与云娘竟有前世之情缘,难怪她给了我那幅画,让我今天等着你,看来她早有安排。”

     “云娘让你在此等我?可她分明说让我进花棠山找???我明白了,原来她说的自有安排是指你们。”我终于理解,看来这韩隐村,就是她为我所准备的。

     赵柏江点点头,“那天我带着一百多村里人来到这后,我突然的失踪,便是被云娘唤到了仙宫之中,学了治‘恶鬼令’之法和诸多法术本领,回来后治好了村民,又过几天,云娘又悄悄找到我,给了我这卷画,吩咐我在此等你,然后教你那些法术本领,等你学有所成后,再告诉你如何去仙宫。”

     我心中佩服云娘心思之慎密,没想到她二十年前就已经定下计划,等我今天按部就班。

     想起赵柏江的胸口,不解道,“村长,既然您与云娘也认识,为何不让她解了您身上的‘恶鬼令’呢?何必受这么多的苦?”

     赵柏江叹息一声,“我也当真想啊,可她给了我这句画后,就再也没联系过我,我现在也只好靠药老太的方子苟延残喘,只希望你以后见到云娘,代我向她说一声,若是有空,还请万万救我一命。”

     我道,“村长,只要我见到云娘后肯定会提及此事,只是我有点疑惑,好端端的,为什么要让我学习法术呢?我又不想去降妖伏魔。”

     赵柏江道,“云娘知道你会有这些问题,她最后让我告诉你,让你学法术,一来是让你恢复到六十年前的样子,强大后才能主宰自己命运,因为你的命格注定了你的不平凡,必然有多股势力会对付你,二来,可以解开你的身世之谜。”

     我心头一震,爷爷说过我是个弃婴,虽然我表面没那么介意,但这件事的确让我如鲠在喉,无法释怀。

     还有一个原因,我爷爷在中了‘恶鬼令’后,村长为了顾全自己,忘恩负义的让我带着爷爷离开韩家村,如果当时的我足够强大的话,至于让他们欺负吗?至于让我的爷爷住进村东荒庙吗?后来李二麻子诈尸,要不是云娘,我和爷爷恐怕早就死了。

     我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变得强大起来,才能查出真相,改变命运,当即拱手施礼,用坚定的语气道,“村长,我一定跟着您好好学法术!”

     谁知赵柏江摇了摇头,苦笑着,“你看我现在这幅鬼样子还怎么教你法术,只能让我那些徒弟代授了,他们中要数韩雅依的进步最高最快了,就让她做你的小师父吧。”

     我想到韩雅依那可爱的小模样,心想这么多天来,总算有个让我舒心的好事情了。

     离开了村长家,我走出门来,韩雅依和赵飞明正站在远处等着,两人似乎吵了嘴,背对站着,都一言不发。

     我走过去,对韩雅依道,“刚才村长把事情的前因后果告诉我了,但出于某些原因我不能告诉你们,不过他让你教我法术本领,所以从今天开始,我就要喊你一声师父了。”

     韩雅依张着小嘴,无比震惊的望着我,“我???做你师父?我的年纪可比你小啊?你确定吗?”

     “当然不行了!”一旁的赵飞明大喊起来,满腔醋意的看着韩雅依,“你为什么要做她师父?教法术我也行啊!我比你厉害的多!我来教他!”

     韩雅依本来也不情愿,但听到赵飞明的话更不开心了,抱着双手,“赵飞明,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什么时候比我厉害了?忘记我俩上次切磋你输成什么样了吗?”

     赵飞明被戳穿,脸色白一片,红一片,但仍在嘴硬,“就算我本领比不过你,可我教本领一定比你厉害,况且,我的弓箭还比你略高一筹呢!”

     韩雅依懒得和他理论,朝着我一指,“冲你叫我一声师父,这个徒弟我带了,现在跟我回家吧,徒弟!”

     我应了一声,跟着她跑了,赵飞明在身后还嘀嘀咕咕什么,我也没细听。

     回到韩雅依家后,我猜测她会先教我什么,却看到药老太站在门口等着我们。

     “原来你就是村长一直在等的人,之前误会了你,这里跟你道个歉。”药老太依旧那副波澜不惊的样子,抽了一口烟斗。

     我哪敢承她的歉意,急忙道,“没关系,解开误会就行了。”

     药老太‘嗯’了一声,“看村长的意思,是让我家丫头教你学法术吗?”

     我心中暗想这药老太神机妙算,我都还没说,她就算到了。

     我刚要说话,药老太又道,“但你身上的伤还没好,今天再休息一天,我给你下点猛药,明天应该就能自由活动了。”

     谢过药老太后,她转身走了。韩雅依刚才一直没说话,此时才悄悄凑到我跟前,“我妈就那样,从来没什么表情,当年我爸失踪后,她也没有喜怒神色,真猜不透她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我甚至怀疑???”

     她的话没有说完,胸部起伏,长长的呼了口气,我明白她的意思。

     我虽然也觉得药老太古怪,但想到这个韩隐村处处都是怪事,这也不足为奇了。

     今天虽然不正式学,但韩雅依还是给了我三本薄薄的泛黄旧书,让我先看着,但千万不能弄丢了。这是从村长家回来的时候,村长特意让人找给韩雅依的,能不能学会法术,全靠这三本书了,平时是不轻易拿出来的,学会后还要还回去。

     这三本书的书名都是一个字,‘掠’‘防’‘回’

     顾名思义,分别是攻击,防御,和治疗三种技能的书。

     不过说真的,我对学法术这件事感觉实在太突兀,本来我在城市里接触的都是现代知识,后来回韩家村后,才渐渐对那些怪力乱神的事情有了一种新的态度。

     但也仅限于此,现在突然的让我学法术,我脑子里第一印象就是国外小说‘哈利波特’中那些魔法技能满天飞的场景。

     抱着极大的不适应感,我掀开了‘掠’之书,谁知,里面从头到尾都没有一个字,全都是画出来的字符,每本里大约有十个字符。

鬼妻如玉》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英雄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英雄说)或者(dushu61),关注后回复 【鬼妻如玉】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推荐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