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资讯网
首页 文化 正文

无删节对不起,我不能再爱你了免费阅读全文

2019/03/18 02:22:19   来源:网络

小说名:对不起,我不能再爱你了

第1章 你死了那条心

  安城的冬天一向是刺骨的寒冷,哪怕全球变暖,也依旧无法改变它的一如既往。来自58fenlei.cn

  当顾一念穿过医院大堂走出来的时候,她拉上羽绒服的拉链,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也不知道是冻到了还是心凉了,她绯色的唇渐渐变白,原本娇嫩如花的脸颊也变得惨白惨白。

  迅速跑进车里,她才有勇气再次拿出被塞进包包的检查单,那最后一行,是专门拿来给活人判刑的。

  胃癌,晚期。

  她恍惚记得,医生看到报告的时候,脸上也是一脸的惋惜加同情:“住院,不然的话,你活不了多久。”

  “多久?”

  “好的话三个月,情况不好,随时!”

  正是花一样的年纪,在以前的那么多年里,她连做梦都没梦到过自己会跟癌症扯上关系。

  只是她拼不过命运!

  任凭活着的信念再坚定,她心里也清楚明白,即使是住院,也活不下去。58资讯网

  所以她坚定的拒绝了医生的建议,只是开了些药,不让自己太痛苦就好。

  前排,司机看着她煞白的脸,调高了温度耐心等了许久,才回头问:“太太,回家吗?”

  “回!”

  她指尖微不可查的颤抖着,将检查报告放进了包包最深层的袋子里。

  车子一路以均匀的速度行驶,直到一栋豪华别墅面前才停了下来。

  管家模样的人很快跑到车前,开了车门:“太太,今天太冷了,快进屋吧。”

  她没下车,只是清淡的看了眼门口:“先生回来了吗?”

  “还没。”管家摇头。

  还没,还没……

  顾一念几乎每天都在听这句话,先生还没回来。阅读58fenlei.cn

  每一个夜晚,她都会等他,等到深更半夜,等到次日清晨也罢,她都会等,所以家里的沙发很多时候是她的床。

  冰凉刺骨的寒风肆虐般的往车内灌,她终于才抬脚下车。

  走进屋,佣人们上前接住她脱掉的羽绒服,很快一杯热茶又递到了手里。

  这个家,奢华却冷清,尽管开着恒温的暖气,可在顾一念的心里,它还不如外面的冰天雪地。

  心冷,是温度没办法改变的。

  坐在客厅中央,她环顾经过自己手改造的家,性冷淡风变成了温暖的欧式,头顶的水晶吊灯泛发出的暖光将所有的东西都笼罩出一丝柔和的味道。

  顾一念盯着盯着,目光渐渐变得分散,神情模糊。说明58fenlei.cn

  “先生,您回来了。”

  “嗯。”

  仅是这一声低沉而冷漠的语气,顾一念从过往的回忆中醒来。

  她起身,无比正常的笑着,面对那个像是冰山般的男人:“以琛,晚上吃点什么,我亲自下厨。”

  她是顾家大小姐,从小含着金汤匙出生,在嫁给他之前,两手不沾阳春水,可嫁给他之后,每天为他洗手作羹汤。

  只是男人根本就不领情,更是冷漠的从她面前走过去,不屑又嫌弃的轻哼一声,往楼上走去。

  仰头看着那个一身手工定制阿玛尼的男人,顾一念心止不住的疼。无删节对不起,我不能再爱你了免费阅读全文

  他的背影宽阔结实,却从未拥抱过她。

  他的骨子里透着矜贵,远看像是个教养颇深的绅士,可面对她的时候,永远是惜字如金,冷漠如同冰山。

  这个人,就是她结婚两年的丈夫!

  安城一手遮天、富可敌国的慕氏总裁,万千名媛心中的白马王子,慕以琛。

  他的身影很快消失在楼梯上,顾一念自嘲般的笑了一声,将软糯的毛衣袖子挽起,径直走向了厨房。

  “太太,这些事儿还是让我们下人做吧,您去客厅休息。”

  “不,我亲自来。”

  她取了干净崭新的围裙,将下人们撵出去:“从今天起,一日三餐我都亲自做。原文http://www.58fenlei.cn/

  她爱的那么深,总是渴望将所有的一切都给他,在剩下的有限的生命里。

  半小时后,两人的四菜一汤端出来,爆炒牛肉,红烧排骨,葱烧海参,白灼秋葵再加上杂菌汤,营养丰富,色泽鲜艳。

  这是顾一念两年的坚持换来的成果。

  从只会做黑暗料理的大小姐变成一个可以跟高级餐厅厨师媲美的家庭妇女。

  她还没让佣人上去,慕以琛就已经下来,与刚才不同的是,他换了身浅灰的家居服,加上那黑框的眼镜,整个人生出一种邻家男孩的气质。

  他们结婚的时候,顾一念规定了,只要在家,就一定要下来吃晚饭,这些年,他一直履行着。

  只是餐桌上,他凑过来没有好脸色。

  待他坐下,餐厅的气氛凝重而严肃,气压低的人都快踹不过气般。

  顾一念讨好般的笑着盛了碗汤给他,柔声道:“你记得一周后是什么日子吗?”

  汤碗放下,慕以琛修长的手指拿起调羹尝了尝,哐当一声,调羹又落回碗里:“结婚纪念日!”

  这话夹杂着一丝的不耐烦,男人眉宇微蹙,凛然的目光带着一丝嘲讽,嘴角边挂着一抹讥诮,看向她,“两年时间,还没有适应过来?”

  此话一出,让顾一念刚才因为他记得结婚纪念日,微露出的欣喜的神色,此时因为他的一句话,让她所有的希冀全部破灭。

  是啊,两年了,该习惯了,早该习惯了不是吗?她还在坚持着,只剩下三个月的时间了,再坚持坚持又何妨?

  敛下去的眸子透着淡淡的伤,微弯的嘴角溢出一抹涩然,她努力的迫使自己心中释然开来。

  慕以琛将她的这些全然都看在眼里,顾一念抬眸,便对视上一双带有厌恶的眸子。

  “你还在因为当年的事情……”

  顾一念眸里带着难以言喻的伤痛,对视上他越来越冰冷的目光。

  直至,男人的眼里带着一抹讥诮,“顾大小姐该得到的已经得到了,怎么,对你这慕太太的身份还没有适应过来?”

  慕以琛本直接拿餐巾擦了擦嘴起身:“结婚纪念日,我不会陪你。”

  他离去的背影,让顾一念,久久的望着不动,看向前方,待看见前方高大的身影倏地停下来的时候,顾一念心中那希冀般的火苗再次的燃起。

  “结婚纪念日,是夫妻之间过的节日。”冷漠的声线不带有丝毫的温度,似乎是在提醒着她,在他心底,从未当她是妻子过。

  欣长的身影如他人一般,冷漠的离开。

  这话比什么都要狠,慕以琛知道怎么回击她才是最有效的。

  她再怎么对待那个男人,得到的只是更多的羞辱,而他,也一直认为当年的事情,是他的主意。

  这些,她应该已经习惯了不是吗,苦涩在心底蔓延开来。

  去年的结婚纪念日他根本都忘记,喝花酒喝到凌晨才回家。

  今年,好歹,他记得。

  看着桌上的饭菜,顾一念也没了胃口,便让下人打包走热一下吃。

  结婚两年,慕以琛对她虽然没感情,但两个人终归也没有分房睡。

  只是跟其他的夫妻不同,他们的房间是两张床,一张在西边,一张在东边。

  顾一念洗完澡穿着软糯的珊瑚绒睡衣,照例从东边的床抚摸过之后,才走到自己的床前。

  西,人家都说西边不好,不过这总不是她患病的原因。

  两年来,她没有好好的吃过一顿饭,不是饿着,就是暴饮暴食着,得病也在她的预料之内,不过她想着不过是一些小的胃炎罢了,根本没想到会跟癌症扯上关系。

  癌,不治之症。

  她起身将包里的化验单拿出,放进了衣柜最深处的抽屉里,打开里面的本子,待看见本子的第一行写着‘慕以琛,我要让你心甘情愿接受我,爱上我。’

  上面署着日期,是他们刚结婚不久,她信誓旦旦的写下,她以为,只要对他好,就算是千年的冰山也会融化,可是她错了,两年时间,她对他的各种好,他都冷漠以对。

  再看见这一行字时,不觉有些可笑,心底带着苦涩。

  她还没傻到要用这张化验单博得慕以琛的同情,将化验单夹在里面。

 

第2章 慕以琛,要我

  待到深夜,落地灯照出暖黄的一片,她又睁开眼,听着身后的动静,几分钟之后,卧室又陷入一片黑暗。

  两年,始终如此。

  他嫌弃她嫌弃到同用一个浴缸都觉得恶心,从来都是在客房洗漱完之后,才回到卧室。

  这个卧室,慕以琛也是不想回来的,只是跟她有契约在身,家里也有人在盯着。

  这两年,若不是顾家的眼线,他恐怕连饭都不会在家吃一口。

  但是,管家佣人又岂会不知慕以琛对她的冷漠,她也早就提前跟佣人交代过,不必知会父母那边。

  他们日复一日的过着“新鲜”的日子,慕以琛从来不会给她惊喜,有的只是日复一日的失望。

  就像这天,明知道是结婚纪念日。

  顾一念一早便去菜市场亲自挑选最新鲜的食材,从下午三点就进厨房,在米其林大厨的指导下做出一桌的饭菜。

  可是等凉透了,那个人仍旧没回来。

  “太太,不如您先吃,先生一时半会儿估计回不来了。”

  “好!”顾一念利索的答应,杏眸惺忪的微眯着:“开瓶酒,把灯关了,你们都散去吧。”

  “太太……”

  “都下去!”

  顾一念忽的抬高嗓音,佣人们只能退下。

  餐厅内恢复夜晚惯有的光亮,明蓝色色的火光亮起,紧随着一只只的蜡烛被点燃。

  烛光里,透着顾一念死灰一般的笑颜。

  他终归是不会陪她,看着猩红的液体一点点的下肚,顾一念脸上慢慢散开了笑意数着手表上的时间。

  “三……二……一……”

  一字落下,门口像是约定好了一般响起了开锁的声音,随后是她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脚步声。

  她听了两年这样的声音。

  去年的纪念日,他也是如此,零点一过,便进家门。

  顾一念没理会,而是又给自己倒了杯酒。

  昏暗的烛光中,慕以琛解开领带走来,看着满桌的饭菜,还有快燃尽的蜡烛,唇齿间嗤出一声冷笑:“这么多年,你还是没变,还是这副模样!”

  他唇角挂着讥讽,眼神冰冷的看着顾一念微醺的模样。

  顾一念双颊坨红,纤细的手指夹起高脚杯,脚步不稳的走过去,接着仰头,将一杯红酒全数的灌入唇中,唇角边带着鲜红的痕迹,醉染的眸子带着几丝的魅惑,倏地一沉,她整个人都挂在了慕以琛的身上。

  “你不也还是这副模样?她都躺在那儿一动不动了,你还是照旧去探望,念念不忘。”

  说着,顾一念揪着他的衣领,闻了下上面又不同的香水味,语气嘲讽:“既然念念不忘,那般专情,为何又要出去寻花问柳?”

  这件事儿,顾一念早就知道,每个周末,慕以琛回来的时候都会带着不同的香水味,好像女人在他眼里就只是一件衣服。

  而她顾一念,连外面那些狐狸精都不如。

  慕以琛冷笑,一把甩开了她反手摁在墙上,大掌钳制住她小巧的下颚:“当初嫁给我的时候,你就应该有所觉悟!就应该能想到今天这种下场!”

  她的下颚生疼不已,让顾一念觉得窒息,可唇间仍旧弥漫着笑意:“那又如何?我还是得到了你!别的,在我顾一念眼里都是空气!”

  她说完,就那般直视着慕以琛墨色的双眸,烟视媚行的笑里充满了心酸和“得意”。

  两人四目相对,无言的对峙着。

  此时,蜡烛燃尽,顾一念也不知道从哪儿来的勇气,踮起脚尖便生疏的吻在了慕以琛略冷的唇上:“慕以琛,要我,要我……”

  她温热的呼吸铺洒在男人的脖颈,也不知道是哪儿来的魅力,竟然真的激起了慕以琛的兴致。

  他拖着顾一念的头,反客为主的吻住了她的唇,舌尖灵巧的探入,莫名觉得这女人还挺新鲜。

  当他突破最后一道防线之后,转身将女人放在了桌上,一手抓着她胸前的柔软,一边卖力做运动。

  有那么一瞬,顾一念觉得心酸,两年了,他们的第一次居然在餐厅,还是喝醉了酒之后。

  就这样,在黑灯瞎火下,慕以琛要了顾一念的第一次。

  看着她唇角的笑意,慕以琛却冷漠的扫了她一眼:“你还不如外面那些女人,至少他们够熟稔!”

  他说完无比嫌弃的推开她,任凭她直接从桌上摔到地上,也没有回头。

  贴着冰凉的地板,顾一念酒醒了不少,蜷缩起身子,双臂拥住自己,散乱的秀发,空洞的眼眸,露出凄楚的笑。

  两年的时间,她早就放下自己顾家大小姐的架子,始终在取悦,讨好他,但不管怎么做,他永远都不会满意。

  不,确切的说,他在乎的是那一件事情,可那件事,她是真的不知情……

  再上楼,顾一念发现,刚才慕以琛穿的衣服都被扔进了垃圾桶,他嫌她脏,无比嫌弃!

  换了身休闲服从次卧出来,慕以琛看见了她脸上的失落,没半分的怜惜!

  “慕以琛,就算是同情,也不能有吗?”

  “当年你在做那件事情的时候,就应该考虑到现在的结果。”

  “不是我,当年的事情不是我做的,你到底要让我说几遍,你才会信我?!”顾一念红润着眼眸,看向他,待看见男人眼眸如初般的冰冷,她知道,他不会相信她……

  到底,慕以琛还是冷冷看她一眼,走入进去。

  慕以琛,如果你知道我只有不到三个月的时间可以爱你,你是不是还会如此对我?

  ……

  三个月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每天对顾一念来说,都是煎熬。

  舍不得离开,她想多爱慕以琛一点。

  她离开了,她想知道慕以琛到底会不会难过。

  第二天,她带着佣人去商场逛了一整天,就连中午饭都是在商场内解决,几乎是刷爆了卡。

  看着手里一件件的战利品,她觉得安心。

  如果她不在了,他的生活也要一如往常。

  佣人看着手里的东西,都快拎不动了:“太太,我们已经买了这么多,还要继续吗?”

  “叫商场送货!”

  这一天下来,顾一念几乎将慕以琛下半生所需要的东西都买齐了,大小有衣服、袜子、鞋子和解酒茶等等。

  她细心又耐心的将所有的东西分类并且贴上标签。

  正当满意的看着自己的成果,慕以琛却直接打开窗户,一股脑将东西全部扔了出去。

  “你干什么?”顾一念质问。

  “你买的东西,脏了我的衣柜!”

 

第3章 用命换你欢颜

  上百件衣服,伴着慕以琛的话音在风中飘飘荡荡,落在了积满雪地上,白茫茫的窗外瞬间平添了几分色彩。

  不是已经很清楚了吗,她买给他的所有的东西,他都厌弃的扔掉,这一次,又哪来的例外。

  顾一念眼底浮出一丝苦楚:“就当是我犯贱吧,但,慕以琛……”希望你不会后悔,后半句话,她咽了下去,重复了无数次的情景,她离开后,他到底会不会伤心,会不会后悔没有对她好。

  慕以琛看向她。

  “你怎么样才会相信当年的事情不是我做的。”

  “你像她一样躺在冰冷的床上,我就信了。”慕以琛的眼底闪现着嘲弄,冰冷蚀骨。

  顾一念一怔,在心底化开一抹心酸,小声喃喃道,“或许不久之后,就会如你所愿了。”

  这话还是被慕以琛听了过去,“别想耍什么花样。”

  当年,若不是顾一念答应救那个人,那个人早就死了,也不会让慕以琛到现在还能去探望。

  可,嫁给他,纯属是意外,那只不过是一对心疼自己孩子的父母,做出的决定。

  在慕以琛的心里,哪怕那个人再也不会动了,也永远比她这个知冷知热费心讨好的慕太太要强过数百倍。

  他愤怒的从顾一念身边走过,一阵风带过去,顾一念浑身像是失了支撑般滑落在地上,无声的清泪顺着脸颊,落在地上,很快就被地毯给吸了进去。

  这两年,地毯不知道吃掉了多少眼泪。

  寒风灌满了整个卧室的时候,她才起身,默默的关上窗,然后拿了件披风下楼去,将窗外的衣服悉数捡了回来。

  “管家,这些你收着。”

  她将还带着吊牌的衣服都递了过去:“等我离开之后,就放进先生的书房。”

  “太太,您这是要去哪儿?”

  顾一念发呆了一会儿,喃喃道:“去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

  你们再也见不到的地方——天堂!

  过了几日,顾家老宅派人来,说让姑爷和小姐回家一趟,顾夫人久病卧床,希望见见他们。

  当顾一念将话带给慕以琛的时候,等待她的只有冰冷的两字:“不去!”

  或者说,这话早就在顾一念的预料之内,两年来,他从未跟自己回过娘家。

  顾一念抬脚朝抽烟的他走去,伸手夺掉还剩一多半的香烟,带着命令的口吻:“必须去,不然那边……”

  “总是玩这样的戏码,不觉得无趣吗?”

  慕以琛起身,嫌弃的拍了拍被她摸过的衣袖,再下楼时,已经换了一身灰黑的西服:“我只有半小时的时间,过时不候!”

  那个人,永远都是顾一念的筹码!

  ……

  黑色的雕花大门缓缓打开,黑色迈巴赫很快在顾家老宅门口停下。

  “小姐回来了。”

  佣人们一看见车,都十分高兴,可是当看见慕以琛从车上下来时,都像是看见了瘟神一般。

  结婚两年,无论大小事,慕以琛从未在老宅露过面,之前,都是顾一念给瞒过去。

  但这次,她不想瞒了,也瞒不了多久。

  假装他们关系很好,顾一念自然的挽住了慕以琛的臂弯,压低了声音交代:“这半小时内,一切都必须听我的。”

  慕以琛没理她,自顾的往前走着,仔细看的话,能看出他眸里那隐忍的嫌弃和怒气。

  顾家,永远都有一个老生常谈的话题。

  “念念,你们俩也结婚两年了,什么时候能有个孩子啊?”

  生孩子?

  顾一念放下茶杯,瞅了眼慕以琛,唇间漫出笑意:“妈,以琛工作忙,我们最近就在准备。”

  “好好好。”

  一阵闲聊过后,时间到,慕以琛径直起身,顾一念看了他一眼,忙跟父母解释:“爸妈,以琛等下还有应酬,就让他先走吧。”

  从头至尾,慕以琛没有一句话,连应有的客气都没有。

  于他而言,顾家的人都有张肮脏的嘴脸,他觉得恶心。

  当年若不是顾家强逼着他娶了顾一念,他对顾一念的恨或许还不会深入骨髓。

  ……

  傍晚,顾一念拖着疲惫的身体站在客厅,歪着头看在那边喝茶的慕以琛,鬼使神差的走过去,蹲在了他的旁边。

  “慕以琛,你告诉我,怎样才能让你开心?”

  她用一副卑微的模样仰视着他,黑白分明的眸里似带着亮光,心里忍不住的对着深爱的男人呐喊。

  慕以琛,如果你知道我有多么爱你,愿意替你去死的爱着你,你也依旧不会心软吗?

  两年了,我从未见过你笑,从未见过你难过,从未见过你除了冰冷之外的任何神情。

  这是你对我的惩罚吗?

  顿了许久,慕以琛那盛满愠怒的眸才看向顾一念,喉间嗤笑一声:“你死了,我就开心!”

  “……”

  顾一念被石化,蓦地,唇角咧开,像是释然了一般,眸底带着前所未有的认真,“好,我会如你所愿。”

  慕以琛看着她认真的模样,“你又想要耍什么把戏!?警告你,不要在我眼前耍花样!”

  慕以琛起身,一脚踢开了拦路的顾一念,只留下一句话:“今晚是我探望她的时间!”

  每周都有这么一天,一到点,慕以琛就会带着许多东西去疗养院,看望那个再也不会醒来的人。

  顾一念听说,那个人的病房里几乎放满了礼物,都快堆到门口了。

  她嗤笑一声,坐在柔软的地毯上。

  翌日中午。

  顾一念特意让厨师叫自己做虾滑,亲手剥了许多坚硬的虾壳,以至于精心保养的手都被划伤,她也强忍着。

  “太太,让下人们做吧,再这么下去,您的手……”

  “不用,我自己来。”

  她做不了几顿饭了,自然想每顿饭就尽心的亲自做。

  慕以琛一下班,她便走过去邀功:“我做了你最爱吃的虾滑,尝尝吧。”

  “吃过了。”

  他永远是这副样子,少言少语的像个哑巴。

  “那也要尝尝。”

  顾一念轻咬着唇往餐厅去:“这是我的要求,你必须满足!”

  “呵。”

  慕以琛冷笑一声,走过去夹起一块虾滑不管冷热便放入了口中,然后筷子落地,顾一念又听到他冷若冰山般的声音:“我一直都满足你的要求,你感到快感了吗?”

  这话里带着浓浓的讽刺,打消了顾一念眸底刚溢出的喜色。

  “慕以琛!”

  在他要上楼的时候,顾一念叫住他跟了过去:“你别搞错了,就算是要报复,你也不该报复在我身上,当年的事情我和你都是不知情的,凭什么这些年来你一直把责任归咎在我身上,就因为我爱你吗?”

 

第4章 顾一念,你输了

  顾一念几乎是喊出了声,黑白的眸里亮晶晶的,是要忍多久,她才会爆发成这样?

  “她躺在那边不是我一个人的错,是她自己先开车撞了人,条件也是你开出来的!”

  当年,那个女人带着喝醉的慕以琛回家,在绕城高速上发生了车祸,当场就昏迷过去。

  而后,要输血,顾一念刚听到的时候就已经准备过去,可谁知父母找了慕以琛,逼迫慕以琛娶她。

  当时的顾家,完全有能力侵吞慕氏集团,碍于双面夹击,慕以琛不得不答应下来。

  用自己的自由换那个人和慕氏的生。

  所以,他就一直认为,是她怂恿了父母,逼迫着他娶她,而他却将所有的事情都怪罪在她的身上。

  他们结婚的时候,顾家帮他们举行了盛大的婚礼,可从头至尾慕以琛连一个笑容都没有,让顾家跟着被笑话了很长一段时间。

  而这两年,慕以琛拼了命的发展慕氏,为的就是能够一手遮天,等她醒来的时候,可以毫不犹豫的跟顾一念离婚。

  如今慕氏厉害了,可那个人,兴许再也无法醒来。

  顾一念继续哽咽着说:“你总不能因为一个不会动的人,始终迁怒于我!”

  “那又如何?”

  慕以琛忽然轻笑出声:“你们不是想看着我痛苦吗?那就比比看,谁更痛不欲生!”

  呵呵……

  这才是他的目的?

  让她痛不欲生。

  那么恭喜你,慕以琛,你的目的达到了。

  两年,除了他们圆房的那晚,顾一念就没有发自内心的高兴过。

  走进昏暗的卧室,顾一念站在床边脱掉了睡袍,露出里面蕾丝的睡裙,正要掀开被子进去,却发现慕以琛那暗黑的眸一直盯着她。

  “顾一念,你在虾里放了什么?”

  他低沉沙哑声音在黑暗中响起,顾一念被吓出浑身的冷汗。

  “你在虾里放了什么?”慕以琛又问。

  “什么都没有!”

  顾一念蹙眉,打开卧室的灯,发现慕以琛脸颊很红,上面冒着小小的红点,她吓的走过去,下意识的伸手:“这是怎么了?”

  慕以琛啪的一声打掉她的手,墨色的眸里滚动着愤怒:“装什么装,你龌龊的手段用的还少吗?”

  慕以琛手伸出来,顾一念才发现他身上也有小红点,难道是过敏了?

  浑身痒,也挡不住慕以琛胡思乱想的心“哼,用这种方式爬上我的床,你也真是贱!”

  现在不是争执的时候,顾一念重新裹上睡袍出去。

  再回来的时候,她手里拿着抗过敏的药膏,她抓住慕以琛的手臂就要上药,却不料,慕以琛抬手便甩开了她:“滚,别用你的脏手碰我!”

  ‘砰’的一声。

  顾一念额头撞到了床头柜上,短暂的眩晕过后,她露出自嘲的笑意:“假如我就这么一头撞死了,你就彻底自由了!”

  “是。”慕以琛眸中笑意浓厚:“不如你直接撞死试试!”

  慕以琛,你就真的把我的命当成草芥,她的命就惜如珍宝吗?

  宁愿她跟死人一样躺着,也宁愿看着我一个大活人照顾你、讨好你?

  好,既然左右都是一死,与其等到三个月之后,不如现在提前结束!

  也正好替我试探试探,你慕以琛,对我顾一念,是不是真的丝毫感情都没有……

  抱着最后一丝期待,顾一念狠心的拿了自己的生命当赌注,一头直接撞在了床头柜上。

  慕以琛,我赌你会输给我!

  几秒后,顾一念发现自己彻底输了。

  当她要晕倒过去的时候,她只听见了耳边传来慕以琛凉薄的笑,那笑声就像是扩音器一样,在耳蜗里形成了巨大的漩涡一般,不断的回响着。

  她感受到额头的鲜血流进眼睛里,流进耳朵里,她甚至想看看自己现在这幅狼狈的模样。

  可是身子很沉……很沉,眼皮还来不及睁开,便睡着了。

  “太太……太太……”

  “念念,念念?”

  在梦里,顾一念听到了许多人在不停的呼唤自己,她的身体轻飘飘在棉花般的云朵团上漂浮着,很舒服,很想睡。

  可就在她要闭上眼的时候,慕以琛那张写满了薄情的脸又出现在她面前。

  “顾一念,你死了这条心吧,哪怕你死了,我也不会难过半分!”

  “顾一念,你想死便寻死去好了,我是无所谓的。”

  他的话语就像是复读机一样,一遍遍在她的梦里回响。

  “不!”

  忽然,躺着的人浑身一个激灵,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放声喊道:“慕以琛,这辈子哪怕我死了,我的魂也会缠着你!”

  “太太,你终于醒了。”

  看着管家激动的样子,她揉着疼痛的太阳穴:“我睡了多久?”

  “快一天了,现在已经是第二天的下午,我们还以为……”

  “以为我真的死了?”

  “呸呸呸,太太,不要说这种不吉利的话。”

  家里人都很忌讳,可顾一念根本就不在乎,她本来也是将死之人,没什么可怕的。

  她走到梳妆台前看着额前包扎的伤口,在得知慕以琛的反应之后,没有任何反应。

  她早就知道自己赌输了,慕以琛怎么会因为她主动寻死而觉得感动呢?

  顾一念啊顾一念,你真是快成为一个笑话了。

  照例,她依旧顶着伤亲自下厨,慕以琛,你不是一点感觉都没有吗,那我们就来点刺激的。

  她把从川菜大师那边学来的手艺全都搬了出来,做了几道麻辣菜。

  慕以琛一进门,就闻到了不寻常的味道,走进餐厅看了眼,他漆黑的眸里连丝豫色都没有,便讽刺道:“花样找死,用这样的方式来乞求我的同情,不觉得可笑吗?”

  顾一念吃饭的动作僵住,抬起被辣椒熏出泪的眼睛,一丝强笑在她唇边散开:“如果这样能博得慕先生的同情,我也算是赚到了!”

  她还说呢,为何慕以琛就真的一点反应也没有,原来只当昨晚是一场戏,自己费尽心思演给他看的好戏!

  “好啊。”

  慕以琛轻佻的看向她:“或者你可以继续尝试不同的方式,兴许我会因为同情而善待你!”

  真的会吗?

  顾一念的心理早就有答案,相处两年,玩弄和真话,她还是能听出来的。

 

对不起,我不能再爱你了》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对不起】 或 【我不能再爱你了】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推荐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