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资讯网
首页 文化 正文

总有少侠想推倒我小说免费试读

2019/03/18 02:13:10   来源:网络
小说名字:总有少侠想推倒我
第一章

  “八月初五,泰山之巅,中原武林,共歼邪魔。58资讯网

  这封信笺极薄,信中也只有这寥寥数语,拿在手中却仿佛极重似的,令得中原武林的名门月氏的家长月潋的手微微颤抖了起来。

  他的目光重新落到了信尾的署名处,竟比正文还要长,以不同风格的字体,整齐地列出了七行,分别是江湖中最负盛名的七大门派掌门人的名字。

  少林,武当,天山,峨嵋,昆仑,崆峒,青城。

  每一个名字所代表的门派,在江湖中都可以一呼百应、风光无限。

  每一个名字的背后,都有一长串可歌可泣的传奇,足以威慑无数的邪魔外道。

  但现在,这七派掌门人的亲手签名,却竟然会同时出现在这一张信笺之上,让人不能不感觉到其中的沉重。

  “潋,信里面……”

  月潋发怔的时候,站在一旁的夫人白倾妤已经忍不住带着几分谨慎地开了口,因为自己这个相伴多年的夫君,此刻脸上的神色竟是如此悲欢难测。网站58fenlei.cn

  一言不发地把信递了给她,月潋向窗边缓缓踱了几步,凝视着正在院中玩耍的两个男孩子。

  大的约十二、三岁,小的不过刚满十岁,他们是月潋和白倾妤最小的两个孩子,在相貌上也颇有几分神似之处,让人一眼就能瞧出,他们俩是亲生的兄弟。

  月氏是中原武林的名门世家,上至主人,下至奴仆,几乎人人都习有一身武功。

  如今的家主月潋,不仅自己在江湖中薄有声名,他的夫人白倾妤未嫁之前,也是成名的女侠,至今还有不少锄强扶弱的传说,在街头巷尾流传。

  他们夫妻成婚近二十载,一直十分恩爱,在武林中是出了名的形影不离、伉俪情深。

  这些年来,两人共育有三男两女,大的三个都已成年,在江湖中也开始闯出些名气,只有这最小的两个——月孤鸿和月飞鸿,因为年纪太少,仍然被留在家中,尚未曾涉足江湖。

  月潋瞧着自己的两名幼子的同时,夫人白倾妤已经看完了那封短短的信笺,于是也走了过来,与他在窗前并肩而立。原文58fenlei.cn

  她秀丽的面上有些担忧的神色,半晌,才轻轻开口:“七大门派掌门同发英雄贴,数百年来,这还是第一次。”

  因为他们所要对付的,是那个人啊。

  那个人是如此强大,又是如此神秘,以至于很少有人敢于直接提及他的名姓,而只能用“那个人”来代替。

  月潋在心中微叹了一口气,又向妻子手中的那封短笺看了一眼,眉头微微一蹙,忽然产生了一丝疑问:“那个人,他远在北天山山脉、已近西域之地,为什么会忽然来到中原?”

  而且七大派还那么清楚地知道,八月初五,他会在泰山出现?

  “爹,这件事,你应该问我。”

  一个清亮的声音忽然间响了起来,月潋和白倾妤一齐转头,只见长子月长鸿已经风尘仆仆地出现在了门前。

  毕竟是慈母心情,白倾妤的面上立即露出微笑,暂时忘却了眼下的烦心事情,快步走上前去,爱怜地为他拍了拍衣上的浮尘,柔声道:“你回来了,也不事先通知一声。”

  月长鸿刚满十八岁,却已经比母亲高出了不少,体魄也魁梧结实,衬着他的剑眉星目,满是勃勃的英气。阅读58fenlei.cn

  他伸长双臂,调皮地将母亲抱起,转了一圈才轻轻放下,笑道:“若是事先通知了你们,哪里还会有惊喜?二妹、三妹在这几天之中,恐怕也都会回来了。”

  一直无语地凝视着酷肖自己的长子,月潋却于此时忽然开口:“好好地,你们都急着赶回来做什么?”

  月长鸿脸上的笑容一敛,现出些成熟凝重的表情,一手仍轻轻拉了母亲的手,视线却直直地落在自己父亲的面上,道:“我们自然是要代表月氏,去参加泰山之会。”

  “胡说!”月潋立即低低地叱了他一声,接着道,“月氏的家长似乎还不是你,你凭什么代表月氏前去?”

  “可是我一定要亲眼去看看那个有名的魔头,亲眼瞧瞧他是怎样死法!最好能用我的这柄长剑,亲手杀死他。”

  月长鸿并没有被父亲的严厉口气所吓倒,却神色冷厉地缓缓开口,眸中也闪现出一丝愤恨之色。

  就在不久之前,他一个最好的朋友,不幸死在了那魔头的手上。现在终于有了为之报仇的大好良机,他又怎能轻易放过?

  月潋的面上,不禁现出些微的疲倦神色,半晌才冷冷地道:“就凭你?你有什么本事,可以去杀他?”

  月长鸿顿时浓眉微轩,双唇也紧紧地抿成了一线。

  眼见父子俩之间的气氛有些僵,白倾妤急忙握紧了儿子的手掌,暗示他稍安勿躁,同时柔声道:“长鸿,你刚才说这件事情应该问你?难道你知道那魔头为何会来中原?”

  月长鸿的表情这才缓和了些,轻轻点了点头,白皙的脸上却又情不自禁地微微泛起了潮红,有些忸怩地道:“我……是听小晴说的。推荐http://www.58fenlei.cn/

  小晴就是天山掌门古苍穹的独生爱女古晴,不久前刚与月长鸿订下了婚约。

  虽然两人早就时常携手在江湖上行走,但月长鸿向父母提到她时,还是免不了会害羞。

  身为母亲,自然明白爱子的心情,所以白倾妤像是没有注意到月长鸿的异样反应似的,若无其事地点了点头:“她则是听古掌门所说?”

  “其实,当日七大门派的掌门人是在少林一起商议的此事,最后才决定以七派的名义广发英雄贴。那时,小晴也跟古掌门一起去了嵩山,所以对于这件事的经过略有所知。只不过,一半是偷听而来,另一半则是向其他六派弟子打听而来。”

  月长鸿先行声明,免得所听到的消息有什么错失,日后父母会怪罪到古晴的身上。

 

第二章

月潋只微微点了点头。总有少侠想推倒我小说免费试读

  既然是七大门派掌门人共商大事,又怎会允许弟子随侍在旁?就算是古苍穹的爱女,恐怕也只能旁敲侧击。

  ————————————————

  作者有话说:

  开坑啦开坑啦,虽然也很想霸气地说一句“断更算我输”,但是为了保险起见,还是算了吧→→

  以后不出意外的话,每天中午12点准时更新(意外包括但不限于作者真的有事、假装有事其实在摸鱼/玩耍/渣文/渣剧/渣游戏、发生了存稿不翼而飞的灵异事件等)

  当然,如果看/评论/转发/投喂的人多,温暖了作者的小心脏的话,作者还是会尽量避免意外的啦!

  “据小晴打听到的消息,七大门派因近年来有不少弟子,都死在那魔头的剑下,于是各位掌门都曾经派出门下的得意弟子,远赴北天山,在痛陈了魔教及那魔头的种种劣迹之后,要求与那魔头择日一战。七大门派掌门约战那魔头,最早的是在一年前提出,最迟的是在三个月前,然而那魔头,却自始至终都没有任何回应。七派掌门本以为他人虽狂傲,但如今既然犯了众怒,也终于感到害怕而不敢应战,不料一个月前,却有魔教的使者分别将一模一样的回信送到了七位掌门的手中,这才有了如今的泰山之会。”

  月长鸿毫不停顿地说到这里,才终于中断了片刻,好让自己稍微歇口气。

  而月潋和白倾妤则忍不住屏住呼吸,目不稍瞬地望定了自己的长子,惟恐漏过片言只字。

  以他们对于那个人的了解,知道他绝不会避而不战,接受七派掌门人的挑战是迟早的事情。

  只是不知道,那个人在回信中究竟写了些什么,才令得七派的掌门人如此大动干戈,竟然要邀请全武林的高手共赴泰山之会。

  他们三人都沉浸于这转述之中,连院子中孩童嬉笑玩闹的声音忽然消失也没有察觉到。

  窗外,两团小小的黑影正谨慎地矮着身子穿过花丛,把距离拉近到可以听见屋中人对话的地步。

  “四哥……”

  身后的月飞鸿忽然拉了拉月孤鸿的衣服,奶声奶气地开口,急得月孤鸿急忙回头用手势“嘘”了一声。

  月孤鸿实在是很好奇。

  刚才正在院子中玩耍着的他和弟弟飞鸿,偶然间一回头,就忽地瞧见很久不见的大哥竟然已经站在了爹娘的房间中。

  他们俩的第一个念头,就是想要偷偷冲进去,用刚学会的招式偷袭兄长,好吓他一吓,也让他知道,他们这两个月氏的少侠,再也不是以前任他欺负的小毛孩了。

  然而在靠近的过程中,两人却瞧见父母和长兄的脸上,都现出从未有过的严肃神色,这令得他们十分好奇,想要知道他们究竟是在说些什么。

  现在他们已经靠得足够近,隐约可以听见什么“魔教”、“魔头”、“泰山之会”的字眼,年龄较长、对江湖事已有些一知半解的月孤鸿顿时更加感兴趣,然而才十岁的月飞鸿,却产生了几分怯意,想要打退堂鼓。

  看着飞鸿脸上神色,月孤鸿知道他害怕被屋中的三人发现,于是低声道:“难道你不想知道他们那么神秘地在说些什么?”

  好奇是这年纪孩子的天性,月飞鸿连忙点头。

  于是月孤鸿不假思索地向他打了个手势,示意弟弟跟上,便自顾自地继续向前走。

  稍微犹豫了一下,月飞鸿这才跟在了他的身后。

  屋中月长鸿的声音仍在继续:“小晴曾偷看过古掌门收到的那封回信,也问过其他六派的首席弟子,大家一致同意,魔头送给七派掌门的信上的内容完全一样,并没有一字增减。”

  “上面写的是什么?”

  白倾妤终于忍不住问,不仅她想问,就连月潋和屋外的月孤鸿、月飞鸿也同样心急火燎地想问这个问题。

  “不知该说他狂傲,还是该说他自负。”

  月长鸿面上,现出忿忿中却又有些佩服的神色,停顿了片刻,才接着说下去:“他只写了一句,戊午年八月初五,君某及项上人头,于泰山之巅恭候天下英雄。”

  “落款是……”面上不禁微微动容,月潋紧接着问。

  月长鸿深深吸了一口气,似乎那名字要耗费他极大的力量才可以吐出唇畔,然后他一字字地道:“君,莫,问。”

  默然良久,任凭这魔教教主的名字仿佛一遍遍地在空气中回荡,房中三人却谁也没有出声。

  不错,这就是中原武林最大的敌人,虽远在西域却仍令江湖中人食寝难安的大魔头。

  他是魔教的教主,但奇怪的是,他给任何人写信时,落款却绝不会写上这显赫的身份。

  是否他早已认定,只需要“君莫问”这三个字就已经足够,足够令每一个看见的人都屏住了呼吸、不能言语?

  这是何等骄傲的一个人?

  而那些真不得不在这个名字面前失神的人,又是何等的可悲?

  这个名字甚至也震撼到了躲在窗外的月孤鸿,他呆呆地蹲在原处,心中却在揣测着这个名叫“君莫问”的人,究竟是怎样的人物。

  真是好大的口气,以他一人之力,就狂傲到要迎战天下英雄了吗?

  然而,又是好大的胸襟,令自己所有的江湖梦想,都在他那淡淡的一句话面前顿时黯然失色。

  这才知道,世界上竟有人是如此地不同,就像是井底的青蛙,终于知道还有可在天空自由翱翔的雄鹰。

  这一刻,月孤鸿忽然生出了极大的渴望,想要亲眼见到那个人,想要看看究竟是什么,才让他产生了如此的不同。

  他转头了看一眼飞鸿,不知道弟弟是否也和自己一样,有着相同的感受。

  然而月飞鸿却只是在发呆,月孤鸿根本不知道他有没有听懂房中的谈话,或者听懂了多少。

  他不禁又有些好笑,飞鸿才有多大,怎么能奢望他同自己一样有着相同的震撼?

 

第三章

长长的沉默过后,终于是房里的月长鸿再次开口,而月孤鸿立即在窗外竖起了耳朵仔细倾听,惟恐错漏一个字。

  “那魔头……”月长鸿顿了一顿,才又接道,“他实在是太过狂妄,这样的回信自然惹得七大门派的掌门震怒,就连修养极高的少林方丈也有些微不快,这才召集了其他六派的掌门商议此事。七位掌门一致认为,那魔头已经成为中原武林的祸害,他既然如此托大,敢同时约战天下英雄,我们也就不用顾虑太多,不如趁此良机,合中原武林之力,将他除去。”

  所以七大门派就向中原武林发出了联名的英雄贴,召集江湖中人齐聚泰山,倚仗人多的优势,将那不可一世的狂魔歼灭。

  月潋和白倾妤互望了一眼,虽然以多欺少,有违武林正道的侠义,但是他们也不能不承认,这是杀死那个人最好的机会。

  或许,根本就是唯一的机会。

  因为自君莫问出道至今,根本就未尝一败,而那些死在他剑下的人,却都是江湖中一等一的高手。

  他的武功究竟高深到何等的地步,没有同他交过手的人无法得知。

  而所有曾与他交手的人,都早已无法向第三个人说出自己的感受。

  这也是君莫问招人愤恨、被称为“魔头”的重要原因。

  对于那些敢于向他挑战的人,他的剑下从不留活口。

  难道死在他剑下的人,真的是个个该死?这般行径,当真是冷酷至极。

  沉吟了片刻,月潋终于开口道:“七大门派掌门联名发贴,月氏不可置之不理,而且那魔头,也的确是罪有应得。不过,只由我去参加即可。”

  月长鸿再次轩起了浓眉,还没有开口,白倾妤已率先反对:“不行,我也要同你一起去。”

  月潋向她望去,见她神色坚决,又想到此次泰山之会,中原武林参加的高手众多,难道还对付不了一个君莫问?其实有惊无险,于是微微点了点头。

  月长鸿更是不满:“爹,我特意为此而赶回家来,为什么不让我去?”

  “月氏有我和你娘代表难道还不足够?哪里还有你插手的余地?”

  “可这是难得一遇的武林盛会,我也已在江湖上闯荡了一阵子,当然要趁这机会去开开眼界,增加阅历。”

  “……”

  这倒是一个无法反驳的理由,月潋沉吟着,却还是不肯答应。

  其实他有些担心,君莫问武功极高,到时泰山之会上必有死伤,长鸿毕竟年纪还轻,怕到时不幸会在那些首当其冲的死难者中间,那自己和妻子又情何以堪?

  在窗外的月孤鸿憋着一口气,真想大叫一声:“我也要去!”却又强行忍住。

  忽然之间,他和月飞鸿的耳朵都被人一把揪住,然后被身后那人从地上拎起,只听那人笑道:“两个小混蛋,几个月不见,何时学会了偷听的功夫?在自己家里还鬼鬼祟祟,像什么样子?”

  这声音一听就知道是三姐月柔鸿,只不过她的个性却是一点也不柔,最喜欢想各种方法来整治在自己下面的两个弟弟。

  平素被她欺压得多了,月孤鸿和月飞鸿学武功最大的动力其实就是希望有朝一日能反败为胜,这时一听得她的声音,二话不说,立即各使绝技,一个伸掌袭向她腰腹,一个反踢她下盘。

  月柔鸿冷笑道:“我玩剩下的伎俩,也敢拿来对付我?”

  说着,她双手一动,已将兄弟二人拨得滴溜溜转了几个圈,转得他们晕头转向,接着两只耳朵又再次被她紧紧揪住。

  房间里面的三人早已被惊动,纷纷转头望来,便瞧见自家最巾帼不让须眉的女儿俏生生地站在窗前,一手一个揪住两个正不断挣扎的小鬼头。

  月柔鸿得意地叫道:“爹、娘、大哥,看我捉到两个偷听的小贼!你们说什么说的那么起劲,竟然连这两个小鬼躲在这里也没觉察?”

  不待三人回答,月孤鸿已用力挣扎着想要摆脱她的掌握,同时大叫道:“放开我!我也要去,那个什么泰山大会,我也要去开眼界。”

  月飞鸿的包子脸上带着几分莫名其妙的表情,却傻傻地跟着重复了一句:“我也要去。”

  月潋的脸顿时拉了下来。

  月柔鸿却仍然笑嘻嘻地,终于放开了手,拍拍他们两人的头,豪爽地道:“那就带你们一起去好了。”

  月潋终于忍不住哼了一声:“我们月家什么时候由你做主了?”

  月柔鸿愣一愣,轻轻吐了吐舌头,望向大哥。

  月长鸿苦笑:“刚才我们就是在谈泰山之会,连我想要参加,爹也还没有答应,你竟然还要带上这两个小鬼头?”

  月柔鸿仗着平日最受宠爱,笑道:“有什么关系?反正又不会有什么危险。七大门派,再加上受邀与会的中原武林高手,有多少个魔头,还不是必死无疑?我们只是去看热闹长见识而已,难道爹连这个也反对?”

  月长鸿嘟哝:“就是呀,早知这样,我就跟小晴和古掌门一起去。”

  月潋瞪了他一眼。

  月氏的人,却跟着其他门派一起赴会,那成何体统?

  看月长鸿和月柔鸿都是一心想要参加盛会,就算他阻止,最后他们必然也还是用其他方法前去,还不如答应了他们,反而可以在一起有个照应。

  早知道,真不该让他们甫一成年,就仗剑行走江湖,一个个都养成了爱凑热闹、急欲扬名立万的习惯。

  “好,你们都已经成年,也已在江湖上行走多时,我就带你们一起赴会。”

  叹了一口气,月潋终于开口,却又一指月孤鸿和月飞鸿:“至于你们两个,在我们赴会期间,给我乖乖呆在家里,哪里也不许去。”

  说罢,便携了妻子的手,头也不回地走了。

  长子和三女忽然返家,月潋虽然不假颜色,心中却是极喜欢的,所以要去吩咐厨房烧几道他们爱吃的菜,再叫下人把他们的房间收拾好。

 

总有少侠想推倒我》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总有少侠想推倒我】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推荐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