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资讯网
首页 文化 正文

王爷倾城,相爷榻上来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2019/03/18 01:58:39   来源:网络

小说名字:王爷倾城,相爷榻上来

第1章:进宫

院子里,是一排娇羞的美女,含羞带怯,千娇百媚。58资讯网

此刻,顾箫正站在王府最显眼的地方,手上捏着一道明黄色圣旨,她小心翼翼的颤抖着小心脏扫了一眼那一排娇花,嘴角不自然的抽搐了一下。

人人都说摄政王辣手摧花,后院美女无数,可鬼知道这些个美人都是皇帝那厮死活塞进王府的。

不经意想起自己胸上那两团小笼包,顾箫就忍不住打个抖。

这么多年,要不是她坚守作为女子的本分,恐怕真就这些妖精给迷了眼。

她本来就够倒霉催的女扮男装,这几年皇帝也不知道吃错了哪门子的药,见天儿的上赶着给她送美人,照他三天两头送一波的频率,她堂堂摄政王府都要被人吃穷了!

顾箫不动声色的望了望天,眼中有一丝绝望。

送这么多女人给她,难不成还指着她传宗接代吗?

“王爷,您瞧可还满意,若是行,咱家就回宫复命去了。”

顾箫偏过头瞧他,皮笑肉不笑的嘿嘿两声,那公鸭嗓的公公也嘿嘿两声,接着就一扭头撒丫子跑出王府大门去了。王爷倾城,相爷榻上来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顾箫鄙夷又嫌弃的白了他一眼,随手将圣旨扔给顺子,道:“顺子,安置好美人,本王进宫谢赏去了!”

后头的顺子连应了两声,再回头,顾箫已经一脚踩出大门口了。

上了轿子,顾箫阖眼假寐,轿子一晃一晃的,正舒坦着,突然嘭的一声停下。

她一个激灵睁开眼,下意识抬手擦了擦口水。

“王爷,到了。”

顾箫伸了个懒腰,又赖了一会,这才掀起帘子下了轿。

一路上,顺着宽大的石子路御道,她走的慢吞吞的,好不容易到了皇帝的勤政殿,刚想进门就瞅见一个熟悉的身影在门口。

顾箫双眼一眯,不好,是丞相那厮!

“这狗屎运。王爷倾城,相爷榻上来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顾箫躲在柱子后头感叹了一嘴,正巧又瞅见丞相进了勤政殿,这下子,打死她也不去见皇帝了。

丞相那货,跟她八字不合!

扒拉在柱子后头半晌,思来想去,这皇宫都来了,总不能就这么走了吧。

于是乎,她麻溜一转身,去了太后的凤仪宫。

要说这太后,那可是她亲妈,当年太后还是皇后的时候,为了争宠,活生生把她整成了个汉子,可没成想啊,先皇帝就是不感冒她,喏,这不,登上皇位的不还是别人家的儿子。

不过呀,人家好歹是嫡母皇后,就算亲儿子,啊不,亲闺女没上位成功,还是照样成了皇太后。

啧啧啧,有时候啊,这命就是不好说,就说说顾箫她自己吧,当年争宠当个假小子也就罢了,现在皇帝都定好了,她还是要当假小子,要说为什么呢,还是要听听皇太后的话。

想当年,新皇帝刚登位,皇太后就拉着顾箫的嫩小手,语重心长,苦口婆心的跟她说了自己的——篡位大计。版权58fenlei.cn

顾箫年纪还小啊,冒着一脑门子冷汗硬是把话听完了,直到皇太后那句。

“到时候母后就可以登上皇位,箫儿就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公主啦!”

抹了一把冷汗,腿肚子还在打抖的顾箫,一脸真诚的道:“母后,其实箫儿以前也可以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公主的。”

皇太后横了她一眼,道:“身为女子,不可无雄心壮志......”

那嘴一张一合半天没停,可后头皇太后究竟说了什么,她就不记得了。

不过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从那之后,她胸口的小笼包就彻底过上了暗无天日的日子。

第2章:进宫(2)

悄咪咪扯了一把胸上的束胸,顾箫已经走到了凤仪宫门口。

正好瞧见宫门口的小宫女在打盹,她思量一二就体贴的自己进了门。

“母后,你在不?”

她吼了一声,空荡荡的宫殿里立刻迎了个女官出来。版权http://www.58fenlei.cn/

“王爷来了,太后午睡刚起,您快些进来吧。”

“昂,好。”

顾箫笑了笑,立刻跟了上去。

她素来对凤仪宫爱恨两难,原因究其根本只有其二,皇太后很烦,但这里点心好吃。

“箫儿,你来了。”

保养得宜的皇太后扭着小蛮腰走了出来,顾箫立刻狗腿的上前扶着自己亲娘。

“母后......”

“箫儿,荆州水患正是严重,这对我们来说却是最好的时机,明日上朝,你就跟皇帝说你要去治水。网站58fenlei.cn

顾箫还没来的及讨要吃食,就被太后连珠弹炮的话给呛着了。

看着皇太后那满是期待的小脸,她更是不负众望的啊了一声,语气中满怀迟疑。

不出意外的,太后的脸要晴转多云了。

依靠她多年的经验,接下来她再不采取行动她就要倒霉了。

思及此,顾箫认怂认的很快。

“母后我觉得你说的很有道理,明儿我就跟皇兄上奏,我!要!去!荆!州!”

眼神坚定,语气饱满,表现很好。

只是......

水患咋治?

她扎扎实实一个旱鸭子,顶多见过湖,乌泱泱的水灾她压根就没想过。

当然,这不在皇太后思量范围之内。

于是乎,第二天一大早,顾箫就咬着牙上朝去了。

“皇弟,你当真要去荆州治理水患?”

大殿上,皇帝眼神赤裸裸的盯着她,满朝文武也赤裸裸的盯着她。

顾箫挺了挺腰板,力道十足的点了点头。

心里的苦逼自己吞,面上的装逼不能省啊!

荆州治理水患,摆明了是个吞油水攒民心的好机会,要不是因为这样,估计自己亲娘也不会上赶着要她去了。

不过这揩油水拉拢人的事情,她知道,大臣们知道,皇帝更知道,要拿下这个差事可没那么容易。

顾箫大大方方的看着皇帝,心里却暗搓搓的琢磨着该怎么着。

皇帝素来当她是个威胁,生怕一不留神抢了他皇位,这么多年来更是因此没少给她下绊子,好几次都弄得她死里逃生。

每每如此时,她多么想把自己脱光光,指着自己上面和下面,哭的稀里哗啦的告诉他,老娘不想抢你皇位!

“启禀皇上,摄政王有如此爱民之心,乃是我大盛国幸事,臣以为,可以准奏。”

顾箫正在胡思乱想,突然听到有人帮她说话,脸上还没来得及笑出来,一扭头就瞧见颜子安那一脸祸害众生的妖孽相。

我靠,丞相这货居然帮我!

肯定没好事,肯定没好事啊!

“哎,哎,这......”

“好啊,既然丞相都认为此事可行,那便如此吧,皇弟,今日你回府收拾收拾,明日就启程去荆州吧。”

啥?这么容易!

顾箫眼角直抽抽,眼睁睁看着皇帝打了个哈欠就退朝了。

第3章:刺客

等到满大殿的大臣都走光了,她才反应过来朝宫外走去。

刚坐上轿子,顾箫端着的架子一下子就卸了,伸手拖了拖下巴,开始思索起来。

“颜子安帮我说话,太阳打西边出来!”

朝堂上,素来以三党并立,一是以她为首的摄政王党,二是中立派,三则是颜子安一派的皇帝党。

她历来就和颜子安对不上眼,上朝的时候,永远都是她说东那厮非要说西。

再说这家伙年纪轻轻就成了当朝丞相,要说他有点墨水她倒也承认,但这一年连爬五级做到群臣之首这特么也太扯淡了吧。

再想想他那张妖孽脸,顾箫眯了眯眼,谁知道皇帝有什么不为人知的嗜好呢......

裙带关系,也是一种很重要的上位资源嘛!

“颜子安,是受还是攻啊......”

顾箫歪着脑袋,开始认真思索起这个问题的可行性。

在王府乒乒乓乓收拾了一晚上,第二天,顾箫带了三马车的东西,浩浩荡荡正式上路了。

顺子坐在马车外兼职马夫,顶着大太阳时不时摸一把臭汗,眼看着出了城门,这才扭头冲着里头道:“王爷,荆州路途遥远,我们连夜赶路也要三天,您先睡会吧。”

等了半晌,也不见里头有回应,顺子心慌慌的掀起帘子一角,顿时抽了抽嘴角。

马车内,顾箫早就抱着枕头睡得香甜,嘴角边上的哈喇子顺着枕头边细细长长的,眼看就要滴下来。

顺子眼角一顿猛抽,叹了口气无奈放下帘子。

蜿蜒的官道上,三辆挂着摄政王标志的马车,格外的引人注目。

直到星辰更替,夜幕降临之时,顾箫才迷迷糊糊在车内醒过来。

“顺子,到哪了?”

顺子正歪着脑袋昏昏欲睡,听见她的声音打了个激灵强做精神,道:“王爷,这才出城郊呢,您好好休息吧,天亮了再喊您。”

他打了个哈欠,瞧起来困的紧。

顾箫莫名也跟着打了个哈欠,又瞅了瞅周遭陌生夜色,眼皮子一跳,远处草丛中一道白光闪过。

怎么地瞧着有些眼熟?

直到一个人影从草丛里蹿出来,顾箫猛的一跳,后脑勺哐的磕在门框上,痛的呲牙咧嘴。

“王爷,你怎么了。”

“顺子!有刺客!”顾不上脑袋肿了个大包,她急急的指了指前方,还未反应过来,一柄明晃晃的大刀便迎面飞了过来,铿的一声死死插在车厢上,惊得她面色发白。

“来人!有刺客!保护王爷!”

话音落下,远处草丛里立刻蹿出来三四十个蒙面黑衣人,一冲上来就和侍卫们扭打在了一起。

顾箫倒抽一口冷气,这以多欺少啊!

她就带了十个侍卫,谁这么大手笔找了这么多黑衣人来弄死她啊!

“王爷,顺子保护你!”

顾箫感动的扫了一眼顺子正在颤抖的瘦弱小肩膀,仔细想了想还是不要靠他保护了,虽然顺子很敬业,但这显然不靠谱。

“那边是林子,天黑路不好走,我们往那边撤!”

第4章:到荆州

拿定主意,顾箫跳下马车,拉着顺子撒丫子玩命往林子里钻。

后头的侍卫一边抵挡一边跟过去保护,可那些黑衣人就跟小强似得怎么也甩不掉,好不容易熬到天亮,顾箫一屁股坐在满是泥土的草垛上。

“本王,就算被,砍死,也,不跑了!”

妈的,喘死她了。

自从当了摄政王,她还没玩命跑过那么久呢!

“王爷,那些人好像都不见了。”

顾箫懒得动脖子,瘫在地上生无可恋:“没了最好,有也随便了,本王不行了!”

“王爷,男人不能随便说自己不行的。”

顾箫:......

个死小子管那么多干什么!

你不知道本王不是带把的吗!

生无可恋的在原地喘了半天气,顾箫后知后觉得才发现后头的追兵当真没追上来,她伸脖子仔细瞅了瞅,自己的十个侍卫也不见了影子。

她抓起一根稻草叼在嘴里,往后一仰倒在地上,又狠狠的吐了口气。

这棺材铺的生意,她摄政王府估摸着又要去光顾了。

“唉,着实造孽啊。”

顾箫歪了歪身子,又仔细想了想,自从她成了摄政王,那京城里的棺材铺啊,扎纸铺啊什么的,简直把她摄政王奉为上宾啊......

“王爷,怎么办,我们没有马车去不了荆州啊。”

顾箫还瘫在草垛上,摸了一把屁股下的泥巴,仰头望天:“本王觉得,你去把马车找回来实为上上策。”

话音落下,久久不见顺子回话。

顾箫扭头一瞧,好家伙,这王八蛋人呢!

“顺子!你特么给本王滚出来!”

“王......王爷,顺子不敢回去啊。”一颗粗壮大树后,顺子弱弱的声音传了出来。

顾箫斜了他一眼,哼了哼。

眼角余光一瞥,竟正好瞧见一辆马车行驶在远处的小道上。

“顺子!走!”

她扯着顺子跑到小道上,见马车驶的越发近了,便一脚丫子踢顺子屁股上。

顺子一个踉跄,忙稳住身形。

“伙计,搭车!我们要搭车!”

那赶车的着实好手艺,在马鼻子距离顺子一寸远的时候,稳稳当当的停了下拉。

顺子眼角抽的有些猛,连退了几步,正好瞧见顾箫从怀里掏出一锭大金子,上前对那人道:“伙计,咱们主仆搭个车,您瞧行吗?”

那马夫嘿嘿一笑,油腻腻的手摸走了那锭大金子,脸上满是谄笑:“爷,好说,好说。”

......

在马车上晃了两天,就在顾箫快忍不住要吐出来的时候,荆州终于到了。

当荆州衙门四个大字匾额出现在眼前的时候,顾箫简直想抱上去哭一把。

想她堂堂摄政王,权倾朝野,如今居然沦落到被人追杀,变成穷光蛋的地步,想想就忍不住擦一把辛酸泪。

顾箫吸了吸鼻子,眯着眼睛欢快的笑了两声。

看着灰扑扑的衙门口,她头一回觉得里头可能住了她亲妈啊,这感觉,实在太特么亲切了。

她提溜着长衫,才踏了三个台阶,两把明晃晃的大刀就举到了眼前。

“府衙重地,闲杂人等不得擅入!”

看门的大哥嗓门洪亮,怒目圆瞪,气势十足!

当然,要是没有口水飞出来,那威严的模样着实满分......

顾箫忍着恶心,闭着眼睛一把拽过顺子的衣袖,嫌弃的在脸上胡乱的擦了一通。

王爷倾城,相爷榻上来》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大海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大海读书)或者(dahaidushu),关注后回复 【王爷倾城】 或 【相爷榻上来】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推荐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