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资讯网
首页 文化 正文

再世为人小说免费试读

2019/03/18 01:33:50   来源:网络

小说名字:再世为人

第一章 找事

天边残阳如血,预示着这平凡的一天似乎将要有什么不平凡的事情发生。再世为人小说免费试读

  秋风还是那么一如既往的微微的吹着,不像夏风那么热辣,也不如冬风那么冷峻,只是那么淡淡的为人们送出来凉爽。但是这股凉爽好像并不能让王玉感觉到舒服。

  王玉身为一个大学生,但是却实再没有什么大学生的样子,他虽然不是无恶不作,但是打架闹事的事情却是没有少干,他从来不欺负弱小,但是对于那些牛里牛气的人,他是最看不习惯的,他很能打,长的也很帅,对于身边的那些小有名气的‘牛人’,他是从来都看不上眼的,他已经不是遇到事不怕事,而是遇不到事也要找点儿事,然后证明自己‘不怕事’。

  这不王玉又找到事了,听说自己学校有个体育系的牛人叫张召的,很能打,而且经常欺负人,让他听到以后,很是不愤,于是乎,他便想办法打听到了那个人的具体情况,包括长相,年纪,年级,家庭背景,在学校混的程度等等,他都了解清楚了,然后便在食堂打饭的时候,故意找到那家伙的头上,然后成心撒了张召一身的菜汤,之后他很‘顺利’的和张召起了冲突,然后二人在一顿口角之后,便相约在学校小树林‘比划比划’。时间就是这个傍晚。

  王玉早早的来到了小树林,他没有叫他身边的兄弟们过来,他觉得对付这种小角色,实在不值得再兴师动众一把。于是便一个人在这里欣赏起了这开边的残阳。来自http://www.58fenlei.cn/

  王玉的脸上露出的浅浅的笑容,对于这种生活,他的朋友兄弟都有些不理解,但是他却学得理所当然,从来不觉得有什么不对的,反而总是乐在其中,这种生活让他天天都是那么的兴奋,那么的充满激情。

  正在他安静的坐在一块石头上欣赏着那片残阳的时候,不远处传来的说笑声。王玉寻声看去,原来是张召带了一群人过来。

  看着人群慢慢向自己这边走来,王玉没有感到一丝害怕,只是那么淡淡的笑了笑,也许是因为经过太多的这种场合,已经习惯了罢。王玉歪着头,看着,笑着,却没有着急起身。

  很快,张召就带人来到了王玉的近来。

  “哎哟!小子不错吗?敢自己来……你就不怕我们一群人收拾了你?!”这个一米八多的大个子——张召挑衅的一昂头说道。阅读58fenlei.cn

  “对付你这种货色……我还用带人来吗?你真看的起自己。”王玉冷哼一声。

  “小子!我已经打听过你了,原来你就是那个在学校到处挑事的家伙……今儿你惹到我头上了,算是你倒霉……”张召说着,脸上露出了狠意。

  “少费话,我找你事是想跟你单练,看看你牛了这么长时间到底是有什么本事,怎么……今儿叫了这么多人来,是认怂了,想以多欺少是吗?来吧,一起上爷也不在乎!”王玉可不是笨蛋,如果这么多人打他一个的话,他可是抵挡不了的,他又不是什么武林大侠,欲话说,双拳难敌四手,如果这么多人一起上的话,估计他今儿就要栽到这儿了。于是便用话激张召。他知道都是小混混,面子是很重要的,如果听到他这么说,那张召八成是不会让这么多人一起来群欧他一个的。

  “哈哈,对付你还用这么多人吗?我一个人就够了!”张召口气果然很大。再世为人小说免费试读

  看到张召中了自己的小计谋,王玉有些高兴,“好!算你有些骨气,就是不知道一会儿哭爹叫娘的时候,你那张嘴还能不能这么硬气!”王玉蔑视的说。

  “还不知道到时候会是谁爬在地上呢!”张召也毫不示弱。

  “别费话了,动手吧。我一会儿还有事呢。”王玉说着,站起身来,打掉身上的土后,懒散的站在那里,看着张召,好像对即将到来的战斗很不在乎。

  “哼!”张召看到王玉的表情气就不打一处来,心想这小子也未免太狂了吧。于是冷哼了一声后,便摆开了架势准备和王玉大战上一场。58资讯网

  王玉看到张召的样子还是一脸的满不在乎的样子,慢慢打了个哈欠说:“你先!”王玉客气的做了一个请了姿势。

  话说张召也着实不好惹,他小时候本就练过武,对于打架本就不外行,算是挨过许多打,也打过许多人的主儿,不是说吗,学武就要先学挨打。而现在他又是学体育的,天天都在锻炼体能,所以这个大的个子,可谓是身大力不亏。再加上他那小时候练武的底子,他在他们自己系里还真是个‘一手遮天’的人物,在从来没有吃过亏的。

  看到王玉那一脸的不在片乎,这个大个子简直都快气炸了。张召恶狠狠的看着王玉,从嘴缝里挤出几个字:“小子,你太狂了!”接着就是一记直拳冲王玉打去。

  “哼!叫我小子?你还不够格!”王玉说着,只是慢慢的向一边歪了一下身子,那张召的一记直拳便被他轻松的躲了过去。58资讯网

  眼见王玉躲的这么轻松,张召心里也是一惊,自己这一拳虽然说不上十分利害,但是也不是随随便便就能躲的过去的。他竟然能这么轻松的就躲过了,看来这小子是有些能耐的。自己要小心了。

  想到这里,张召加快了自己的拳速,那两个沙包大的拳头,像雨点一样向王玉砸了过去,张召这里加快了攻击速度,王玉也只是加快了躲的速度,却并没有进攻。

  正在张召不明所以的时候,王玉一边躲着张召的拳头,一边笑着说:“怎么了?打不到我吗?”

  “哼!”张召知道王玉这是拿话气他,现在的打架哪里有什么套路可言啊,在张召认为,谁的速度快,就能先一步打到对方,只要对方能多挨上自己几拳,那么就离被打倒不远了,其次才是体能,谁的体能好,谁就能坚持到最后,坚持住没有倒下的才是赢家,但是今儿不知道怎么回事,他费尽了力气,可还是打不到那个该死的叫王玉的家伙,不觉间,张召已经烦燥了起来。

  虽然现在的人们打架没有什么套路可言,但是还是多少有些连环计能可以用的。而现在,张召见王玉总能躲过自己的进攻,于是便想起了小时候师傅教给自己的那个连环计能,看来现在是用的时候了,“王玉啊王玉,看你还能不能再躲过我这两招。”张召心里笑着想。

  张召想着,使出了小时候学得一个小招,他飞快的抬起左腿,并把左腿弓起,做出蓄势待踢的样子,那速度之快却确上王玉为之一个小心,他小心的向后退了一下,退到了自认为的安全距离。

  哪知道张召那一腿抬起后并没有踢出,而是见王玉向后一退,将左腿快速的向前跟进了一步,就这一步的距离,正好让自己接下来抬起的右腿的攻击荡围把王玉划入。张召左脚着地后,右腿急跟着就是一个直踹,那一脚直捣王玉的心窝。

  王玉见张召一个假动作使的好,不禁有了心惜英雄之感,不由的叫了一声:“来的好!”自己便又小心的向后退了去,只是这么两下还是不足以伤到他的。他的速度之快,从小到大可都是出了名了,只是一个假动作就想拿下他王玉,真是痴心妄想。王玉小心的向后退着,嘴解还挂着笑。

  见到王玉的笑,张召却未恼火,他的连招可不只有这么两个而已,现在王玉这么的大意,正好如了他的张召的意,张召心里高兴还来不及呢。

  见王玉不知死活的笑,张召一脚没有踹到王玉也不心及,只是快速的又把右脚放下,在放下右脚的时候,也跟着向王玉迈了一步,接着将王玉划入自己的攻击范围。只见张召把右脚放下后,便以右脚为轴,左脚从底下向上划,了个圆弧,使了一个后旋踢,这一踢,因为张召使的力度很大,所以他的脚上挂着风,呼呼着向王玉袭来。

  再看王玉,因为已经向后退了好几步,他的步子已经有些乱了,这下张召又使了这么一个力道又大,速度又快的后旋踢,哪里还有让他再向后跟的时间,王玉只能匆忙的向后一迎身,身体向后弓成了一个弓箭的形状,才算是勉强又躲过了张召的一击。可是现在的王玉的脸上已经没有刚才那轻松惬意的笑容,现在的他面容冷俊,秀眉紧锁,虽脸上依然看不出有什么忙乱,但是王玉心里早已经加了一百分的小心。

  见王玉又躲过了一击,张召不但没有生气,反而却高兴了起来,只见他嘴角儿微微一撇。一股坏意直接写在了脸上。

  此时的王玉整个身体已经向后弯成了弓的形状,当然看不见此时张召的表情,所以也不知道张召下一步会不会使什么坏招。但是他心里清楚,张召这几个决对不是无意使出来的,而且既然已经使出这么多招了就难免再有几个连招在后面等着自己,于是王玉见张召的脚已经在自己身体的上空扫过了之后,便着急的向上挺着身子。想快点儿上自己的身体恢复直立的状态。因为这个状态的自己实在是太危险了。

  “哼!小子!晚了!”只听得张召大叫了一声,便又使出了下一个连招。

第二章 恶斗

听得张召大叫,王玉知道在大事不好,但是,现在这种弓着身子的自己,什么都做不了,再想躲过这一击看来是不可能了,自己现在唯一能做的好像就是保护好自己,让自己在些一击下能尽量少受一点伤,于是王玉憋足了一口气,把全身的肌肉都紧紧的缩在一起。等着张召的攻击的到来。

  张召大叫着,见王玉的的面部表情就知道,他一定在暗中使力,张召心里好笑,这叫子刚才那股狂劲呢?哼!现在还不一样要挨打。

  张召一个后旋踢后,左脚点地,一使劲整个人便跳了起来,右脚使劲踏了王玉的小肚子一下,而后左脚又顺势向王玉扫去,这一脚正扫中王玉的右肩。只见王玉被踏了那一下到还没有什么反映,但是张召那一脚却很是利害,王玉中招后,整个便都向自己的左边飞了出去。飞出的王玉重重的一头栽在地上。那样子很是凄惨,像狗吃屎一样的姿势。让人看了就想笑。

  见王玉趴在那里半天没有动静,张召轻轻舒了口气,心想这个家伙应该是栽下去的时候碰到脑袋了,估计是晕过去了。但是这口气舒的没有让他的朋友们看到。张召重重的向王玉倒下的地方啐了一口说:“傻X,敢惹我!活该。”

  身后张召的朋友们也都欢叫了起来,纷纷拍着张召的马屁。

  “就是,敢惹我们老大,活的不耐烦了。”

  “活该他挨打。”

  “应该再给他补补课。”一个叫六子的小子叫着,就想上前再去打王玉几下。

  “哎。”张召喊住了那个想要打王玉的小子。“他已经那样了,没必要再打了。”其实张召还是比较烦那个叫六子的家伙的,那家伙就会拍马屁,遇到真事的时候,从来没有见到他出过手。今天他又来这里捡瓜落儿。自然不让张召欢喜。

  “哦,”那六子见张召不让大,到也没有不依法饶。识趣的退了回去。

  “走吧。”张召说,“没意思。”说着,向自己兄弟们走去,打算回去。

  “等等。”后面传来了一个虚弱的声音,“我还没让你走呢。”很明显这个声音就是王玉的。

  “嗯?”张召一回头,皱着眉头说:“你都这样了,快回去养伤吧,别装英雄了,你不是那块料。”

  “我还没有倒下。来吧……”王玉抬走头,也不管脸上的尘土,就那么相着张召,那眼神竟让张召觉得有些不寒而栗。

  “妈的,我大哥说了不想跟你玩了,还他妈磨叽!”那位叫六子的小伙儿见王玉又站了起来,心想现在的王玉定然没有什么攻击力了,所以说相对于刚才来说,应该还算是安全的,而且自己又不是没有打过架,于是便大着胆子过来,跟王玉挑事。

  六子觉得如果打倒王玉的事迹中能有自己有身影出现的话,那么自己没准也能火一打,最起码以后吹牛就有资本了,于是六子也没有管别人,只是一个人向王玉这里走过来,然后一脚向王玉踹去。

  只可惜,他太低估王玉了,刚才那一下确实是实打实的打在了王玉的身上,不过那种程度的攻击还不至于把他王玉怎么样,只能说是给他舒了舒筋骨而已,而已那一击还真是打的王玉兴奋了起来,他已经好久没有找到这么好的一个对手了,而现在竟然不知道从哪里跳出来一个不知道活的小丑。王玉又哪里有时间理他,见六子一脚向自己踹来,王玉双脚一错,躲过六子的脚,而后而是左手一拳,直打在六子的脸上,虽然是左拳,但对看样子力道还是很强的,因为很明显在六子被打中的那一刹那,明显他的脸已经被打的变形了,而且,一拳过后,六子就再也没有起来。

  而打倒一个人的王玉似乎并没有多少兴奋,好像六子的倒下一点都不能让他有什么成就感。王玉还是那么直直的看着张召。然后那伸出右手食指,点指着张召:“你!”一个勾的姿势向着张召,脸上依然没有什么表情。

  看着自己的人被人家一下就给打到了,张召也是一惊。虽说六子平常是个不怎么出手的人,但是多少也打过几架,就这样一下子就被王玉给干掉了,张召多少还是有些吃惊的,自己在最佳状态能不能一下就把六子给打倒呢,张召心里暗暗嘀咕了起来:自己刚才那一脚,说重不重,说轻可也不轻,如果换作一般人的话,就算受不了重伤,那也得躺在地上‘哎哟’上半在,然后再去医院躺上几天,可是没想到,这个王玉不但没有进医院,而且连个‘哎哟’声都没有——这小子是铁打的?还真挺硬。张召暗暗摇着头,看来自己还得跟他走上几个回合啊。

  张召见王玉点指唤自己,便摇着头走了过去:“怎么?被打一下觉得不过瘾?”

  “少废话!”王玉依然盯着张召,目中毫无他物。

  “呵!脾气还不小,这一下没有把你打倒,确实有此出乎我的意料。但是……这并不表示你有打倒我的实力。”张召斜着眼睛看着王玉。

  “有你费唾沫的时间,不如早点儿动手,废什么话!”王玉不耐烦的说。

  “哼!”张召冷哼一声,见王玉这么装酷,便懒的再理他,于是飞起一脚又先出招了。张召知道王玉不是什么善类,现在他最好是能最快速的解决掉这个家伙,不然谁知道他会不会又在被打趴下之后又站起来,自己就给他来几个狠招,一气儿收拾了他就得了,省得麻烦。

  重新站起来的王玉,可不再像刚才那样笑容满面了,他面容冷俊的看站张召的一举一动,而且快速的对张召的攻击做出反映,这次张召不但打不到他,连他的衣襟都碰不到了。

  眼见自己的每一招都落空了,张召心里起急,再这样下去,打不倒人家不说,自己非得被累趴下不成。于是小眼一转,便又打起了用连招的主意——自己有那么多的边招可用,为什么非得跟这小子拼自己并不善长的速度呢!

  见张召在那里转眼珠,王玉知道他又在打鬼主意,刚才的连招可是让他尝到了利害,如果不是被踢到肩膀,而是被踢到头,那么估计这会儿自己应该已经躺在医院里了。这下对方张召又在那里转眼珠,想必是还想用刚才那样连续的招式,如果让他得逞的话,那么自己不是又要被打了!想到里,王玉小眼一迷,心想:“既然他的连续招工躲不过,那索性我就不躲了,我也进攻,不是说进攻是最好的防守吗,咱到要看看谁的进攻更有效!”想到这里王玉便也开始反击了起来。

  王玉的攻击速度很快,一时间竟让张召有些应接不暇,此时的张召还没有来的及使用那些被自己认为很牛气的连续招工,就已经被王玉逼的步步后退了。王玉越打越起劲,越打速度越快,而张召渐渐的便只有招架之力,没有还手多功了。

  可是张召哪里可能会放弃自己的这点救命稻草,如果自己这点招都发不出的话,那么自己就真的只是被打倒的份儿了,现在就已经被动的这样了,所以张召一面小心的应付着,一面找着王玉的漏洞。想打机会再给他使个连招,而且张召想好了,如果连招使了出来,一定不像刚才一样,再给王玉喘息的机会,如果把王玉打倒了,他一定会骑到王玉身上,好好招呼他一顿拳脚!

  心里这么盘算着,张召动作就更加小心了,他可不想在自己打倒别人之前先被对方打倒。

  王玉看着张召的表情,就知道这小子又在想什么坏主意,他早就打听到,张召这小子头脑很不简单,决对不是那种四肢发达,头脑简单型的人物。看来他又要用他的小头脑了。王玉一笑:“小子,你再用脑子也没用,技不如人就是技不如人,坏心眼也救不了你。再说,小爷也不是笨蛋,会上你两次套吗!哼!”

  王玉心想:如果不破了张召的连招,估计他输也不会服自己,那自己这一架打了就会少了很多的乐趣。这可不是自己想要的。到不如,给他卖个破绽,让他把连招使出来,这样自己再给他破了那些招儿,这样不但能让那小子怕了自己,而且自己还会很有成就感。

  想到这里,王玉成心放慢了攻击的速度,让张召有了些喘息的机会,不然的话,如果王玉不放水的话,张召估计是使不出什么所谓的连招来的。张召也真是让钩,一见有机会了便趁着这个机会,跳出了两个人战斗的圈外,然后又摆起了架势。双眼死死的盯着王玉,胸脯上下起浮着,多少有些喘的样子。但是张召尽量保持着体态,不让别人,更不让王玉看出自己在喘粗气。再见王玉却丝毫没有累的意,他只是还那样惬意的站在那里,虽然秀眉依然紧锁,但是刚才的‘运动’似乎没有给他带来什么影响。他身上似乎还是有一股气势,挥之不去。

  王玉见张召这么‘听话’,撇起嘴角儿笑了笑。心想:你不死谁死啊!

第三章 战胜

话说张召摆好了架势后,刷的一下向王玉冲来,单掌向王玉劈来的张召,很有气势。张召想只在这一招再连起来,那王玉就死定了!

  可是王玉怎么会随了张召的心意,这次张召再出招的时候,王玉没有再躲,反而是向张召这这冲了过来,王玉顺势用左手抓住了张召劈来的手腕。然后用右手掌轻轻一托张召的右肘。张召只觉得整个右臂一麻,很不舒服。然后王玉又把自己的右肘顺势向张召的胸口击来,这肘击比拳头还有手掌的力道都要大很多,所以张召见王玉的这一肘击过来,着实的被吓了一跳。

  可是现在张召的整个右臂都还在被王玉钳制着,所以跟本就没有办法躲。

  张召急中生智,左掌贴在王玉的肘上,带着他的肘在胸前划了一个圆,把王玉肘击的力道给卸掉,然后左掌和右臂一起用力,把王玉的肘击的力道给引向自己的左外侧。而后张召向后拉着双手,右脚单脚向前一迈,紧接着左后脚根发力,力道从地上传来,传到张召的上三路的时候,张召混身一抖,双掌便又向王玉击了过去,便着那股抖劲,王玉要想直接拦住还真是不容易。

  王玉见张召跟自己玩儿起了太极,心中不觉得对张召的评价高了一些。

  王玉自己本来攻向别人的一肘被化解了不说,现在又被人家一个太极招给还攻了过来,王玉用还留在面前的左掌档了一下张召的攻击,在顺势把张召的攻击转化到一边儿的同时,也歪了下身子——他也怕被张召的攻击伤到。

  王玉抽回被张召挡出的右臂,右手攥起拳头,转着圈的向张召的小肚子攻去,紧接着又是左拳的攻击,然后又是右拳,再换左拳,再换,再换。就这样,王玉的又拳如雨点儿般的向张召砸了过来,而王玉现在又是离张召这么近。这和快的速度,这么大的力道。着实给张召带来不小的压力。

  张召见来势不小,也加上了小心,现在想躲是躲不过了,看来只能硬抗了。张召用手和胳膊护住自己的面部和前胸。就这样接着王玉的招,这些攻击虽然不能一下下都能接下,但是也能接下大部分,剩下的没有接住的,就只能靠自己的皮了。不过幸好张召天生抗击打能力就强,这几计拳头到还算不了什么。

  打了半天之后,王玉似乎也有些累了,看来这样密集的攻击,就算是王玉施展起来也有些吃力。这半天的攻击,让张召的身上挨了不少拳头,不过却也没有对张召靠成太大的伤害。只是在气势上让王玉扳回了一局。而且这么快的速度还有这种破招拆招的方式,也着实让张召吃惊不小。

  王玉和张召都后退的了两步后,一个是一脸的土,一个是满身被打的痕迹(因为是夏天,穿的衣服不是太多,所以能看见张召臂膀上的瘀青)。站在那里却不都是威风不减, 这也确实让看他们打架的那几个人惊讶不小。

  “不错。”王玉先说起话来,“只可惜你是我的敌人!不然的话,我也不会废你。”说着,王玉还故意的摇了摇头。很气人的样子。

  听到这话,张召不由的大喘了一口气,很无奈的样子:“你能不能别这么自恋!”张召仔细看了看王玉,却一点都看不懂他,“先不说你为什么非要跟我挑事,我的能耐我到是有些欣赏,不过……你太狂!而且自恋的不是一点儿半点儿!”

  “我狂!因为我有资本!”王玉目不转睛的盯着张召,霸气十足。

  “哈!”张召很无所谓的哈了一下,那表情中充满了不屑于冷漠。“幼稚!”

  “我是不是幼稚我不清楚,我只知道,待会儿会有人向我求饶!”王玉突然笑了起来。那笑容里有些难以名状的东西,像是自信,又像是高傲。

  王玉说着,又向张召跳了过去。这次进攻,速度依然是那么快,张召真的很疑惑,他难道不累吗?

  王玉奋力的攻击着,虽然他的体型不是很大,但是那速度之快,力道之大,还是让大块头儿的张召很有些吃惊。原来刚才他一直在躲不是没有进攻能力,而是一直在藏着啊。这下张召可真是头疼了。

  王玉一边进攻着一边看着手忙脚乱的张召,他知道如果不出什么意外的话张召应该应付不了太长时间了。果然不出王玉所料,在王玉进攻了一会儿之后,张召很明显已经跟不上王玉的进攻节奏了。他不但手忙脚乱,而且好像已经很累了一样,动作变得特别的迟缓。

  王玉一边打一边笑。小子,这回你死定了!王玉一边想着,一边又加紧了速度,他想快点儿解决了这位张召,一会儿可还是要跟兄弟们喝酒去呢。可不能去晚了。

  这么想着,王玉加紧了了拳脚的速度,那张召现在哪里还应付的了,一个不小心,让王玉一拳直接招呼到脸上,只一下鼻血便被打了出来。

  张召受了一拳,向后退了两步,站稳脚后,用手在鼻子上一探,几滴血顺着他的手指流了下来。张召皱着眉头看了看。然后慢慢的又把眼闭了起来,看起来样子有些悔恨的样子。

  “嗯?就流了这么点儿血,他就所悔跟我打了?”王玉自顾自的想着。心里有些看不起张召。觉得这小子也不是什么血性汉子,估计跟传文一样,也就是个欺软怕硬的主儿。

  “哎呀,不好,老大晕血,快去看看。”张召身后的兄弟们中有一个大叫了一声,然后便有两三个人跑向了张召去看他的情况。

  只见闭上眼的张召,表情十分的凝重,而且看着他好像是相当疼苦。眼见他好像要晕一样,但是整个人似乎又在坚持着,不让自己倒下去。

  不过最后晕血了他,还是软软的倒了下去。他……没有成功。

  “晕血的打架?”王玉暗自想着,“这不就跟让和尚杀生一样吗?真不知道这孙子怎么混的!丢人啊!”王玉一脸的轻蔑,看着张召的兄弟们乱乱的把张召抬走。然后轻叹了一声:混混世……鱼龙混杂啊!不知道怎么的他突然想到这么一句不着边际的话。

  此是的王玉脸上还有些土,要是这么去喝酒可是不行,还不让那帮兄弟们笑话死啊,王玉一个激灵,想到那帮家伙的损人功力,王玉还是有些忌惮的。

  想到这里,王玉简单收拾了一下身上的和脸上的土,转身向宿舍区走去。

  一边走,自己还一边在想:“今儿看那张召,还不像传文中的那样坏,从他的眼神中看得出,他应该也是个血性汉子,不像是那些欺软怕硬的家伙啊,不行我一会儿还得去问问疯子。到底怎么回事,是不是搞错了。还有……今儿跟张召打架,到底算是谁胜了呢?他是倒下了,血也是被我打出来的,可是晕的主要原因可不是因为我啊,而是那该死的血,估计如果我流血了,他也会晕的……哎,麻烦!要不回头再跟了打一架?嗯,我看成……”

  王玉就是么想着自己的事,不觉得,已经回到了宿舍的楼下。宿舍的楼下总是有不少人,来来往往的看上去有些热闹,当然不可避免的,很个宿舍楼的门口,总会有这么几对小情侣在那里谈情说爱,而在那里旁若无人的对着‘乱啃’的小情侣也不在少数。大学吗……就是这个样子的。王玉看着这些小情侣们,笑了笑,似乎有些嘲笑的意思,但是嘲笑中,总不免夹杂着些羡慕,虽然王玉一直不肯承认。

  “玉哥。”有个低年级的学弟,见了王玉后,跟它打招呼到。

  “嗯,忙呢?”

  “是啊,走了啊。”

  “好的,去吧。”王玉一抑头,示意那人快些去忙吧。

  王玉虽然不是什么学生会主席异或干部,也不是什么社团的重要人物,在系内重要场合中,基本也没有露过什么面儿,但是系里的小子们却都认识他。开始他还不知道为什么,后来才知道,是他那几个好兄弟都快把他传成神了。什么一个人单挑十个的绝对记录,什么为了兄弟两肋插刀的壮义之举,把那些低年级的学弟们,可是给忽悠住了。

  不过他兄弟说的虽然有些过,但是在自己系能佩的上这些称号的,还真是只他他王玉一个人而已,所以不管是传说,还是实际,王玉都是当之无愧的系内‘武林界’的第一人。

  就这样,学弟们越叫越顺嘴,而他也听着挺舒服,自然而然的,玉哥的名号就在系内传开了,无不论是谁,见到王玉的总要叫上一声玉哥。不过让王玉没有想到的事,自已是出了名了,但是去让系内有几个小姑娘迷上了他,虽然那几个人长的都还算不错,甚至可是手很漂亮,但是王玉就是对他们没有感觉,本来吗,这个天天只认打架的家伙对女生就不怎么敏感,一时间被这么多女生相中还真是有些不知所措。

  于是王玉见到那几位漂亮女生就绕着走,整的自己也是好不苦恼。

  今天到是没有碰到那几位大姐,王玉很高兴。

再世为人》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再世为人】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推荐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