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资讯网
首页 文化 正文

《时光不负,情深缘浅》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90318】

2019/03/18 01:21:35   来源:网络
小说名:时光不负,情深缘浅
第1章 当年的罪

秋风萧瑟,细雨微拂,让已入深秋时节的城市更显的冰冷。原文58fenlei.cn

人烟稀少的野外,女人满脸泪水,被人粗鲁的按在树上,她身上的外套已经被扒掉,只剩下一件单薄的米色衬衣,还有一件短的只在膝盖上面的裙子。

男人低垂着头,嘴角微微翘起,有些凌乱的发丝垂在眼前,他喘着粗气,撕扯着女人的衣服,男人俊俏的五官全都充满了冰冷和决然,猩红的双眼中满是仇恨。

女人精致的脸上充满了惊恐,她大大的双眼中满是泪水,拼命挣扎着,双手死死抓住已经被扯开一半的衣领,大片白皙在黑夜中有些晃眼。

“我错了,傅子遇,我求你了!”女人惊慌的看着周围,偶尔有一辆车从前方的路边开过,耀眼的灯光掠过她衣衫不整的身体,让她的心不由得提起。

“现在求饶,不觉得有些太晚了吗?陆诗雨!”男人冷笑,猛地将陆诗雨的手抓起,固定在头顶。

男人力气极大,陆诗雨的手被按在头顶,瞬间动弹不得, 他另外一只手已经轻巧的挑开陆诗雨的衣服,探了进去。

只感觉胸口一凉,陆诗雨猛地睁大双眼,傅子遇那张精致的脸上满是决然,浓密的睫毛轻轻拂过陆诗雨的鼻梁,痒痒的。版权58fenlei.cn

手一路向下,将陆诗雨衬衣上的最后几颗扣子也扯开了,掀起陆诗雨的裙子。

裙底一阵冰凉,陆诗雨害怕的全身一阵颤栗,拼命的扭动身体,眼泪顺着脸颊不停的流下,可是她不敢叫,因为周围还时不时的会出现其他过路的车和人。

可是傅子遇却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他猛地扯下陆诗雨最后一道底线,将陆诗雨翻转过去。

陆诗雨被迫扶住树干,只感觉身后人的双手握住她盈盈一握的腰肢。

脸色骤然惨白,身后猛地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剧痛,她忍不住哭出声来,双腿不住的颤抖着,几乎站立不住,可是身后的两只手却死死握着她的腰,让她根本没办法倒下。

雨水将两人的衣服全都淋湿,冻得陆诗雨牙齿打架。

前方车灯突然闪过,一辆车从前方缓缓驶来。58资讯网

她突然咬住自己的舌头,低垂着头,手指死死抠着树干,指尖已经被磨破出血,全身剧烈的颤抖着,承受着身后疯狂的撞击,任由眼泪顺着脸颊滚滚而落。

他根本就不是在索爱,他是在泄愤!

周围突然传来人说话的声音,虽然还有些遥远,但是却吓得陆诗雨低垂下头去,将脸埋在胳膊中间。

身后的傅子遇仿佛还没有发泄完,他猛地拉住陆诗雨的头发,强迫她抬起头来,凑近陆诗雨的耳边,小声说道:“就让这些路过的人好好的看一看,你究竟是一个怎样不堪的女人!”

头皮被拽的生疼,陆诗雨死死的咬着嘴唇,直到流出了血,她那一双漂亮的大眼睛里,充满了仇恨。

“你还用这样的眼神瞪我?”傅子遇又用了几分力,俯身凑近她的脸,冷笑的说道:“你难道忘记了你当年做过什么?”

第2章 陆雨萌回来了

全身猛地绷紧,脸上最后一丝血色,在傅子遇话音落下的时候,也消失的一干二净了,满眼的愤怒,最后只化成了泪水,从脸颊两侧落下。

身后传来一阵嗡嗡的震动声,傅子遇抓着她的头发,将她狠狠的甩在一旁,整理好衣服,接起电话:“嗯。”

突然,傅子遇整个人都顿在原地,他的双手微微颤抖起来,忍不住咽了口口水,一向冰冷的眼中写满了激动:“我知道了。”

挂断电话,傅子遇整理了一下头发,转身看向蜷缩在地上衣不遮体的陆诗雨,嘴角撤出一抹残忍的笑意,他一把拉起陆诗雨的手,将她提了起来:“跟我走!”

陆诗雨踉跄着被从地上拽起来,一只高跟鞋已经不知道去哪儿了,脚被地上的石子磨破,丝袜上染上了鲜红。阅读http://www.58fenlei.cn/

“上车。”傅子遇瞥了她一眼,用冰冷的语气命令着。

陆诗雨全身不住的颤抖着,低眉顺眼的拉开副驾驶的车门,抬腿准备坐进去。

“这副驾驶是给你坐的?”傅子遇冰冷的眼神像刀子一样,仿佛瞬间将陆诗雨刺穿,她咽了口口水,默默拉开后座的车门,坐了进去。

还没坐稳,傅子遇一脚油门,车子迅速窜出去好几百米。

傅子遇开车的速度飞快,陆诗雨飞快的整理好自己的衣服,头不停的撞在车玻璃上,她咬着嘴唇,一言不发。

外套落在野地里了,陆诗雨勉强系好残缺的扣子,扯了扯自己打成结的头发,摘掉上面的树叶。58资讯网

她歪着头靠着车窗,疲惫的闭上双眼,连日以来的疲惫让她在傅子遇的车里昏昏欲睡,害怕依然阻止不了她睡意,渐渐的,意识已经从脑中抽离。

“吱——”汽车狠狠停下,陆诗雨整个人被甩的狠狠撞在前座上。

陆诗雨吸了口气,捂住额头猛地睁开双眼,感觉心脏都要跳出胸腔了。

她有些疑惑的转头看看窗外,雨水细密的窗外,模糊的看见第一人民医院几个字。

砰的一声巨响,吓得陆诗雨全身一颤,傅子遇一把拉开陆诗雨身边的车门,拽着陆诗雨的手腕将她拉下车来,向医院里面走去。

手腕被捏的生疼,眼泪在眼眶中打转,她拼命的扭动着手腕,声音也带着哭腔:“你放开我!”

前面的男人猛地转过身来,他精致帅气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淡漠的弯下腰来,修长的手指缓缓地抚上陆诗雨的头发,突然,一把抓住她的头发,将她向自己的方向扯过来,他身上特有的香味扑面而来,耳边传来冰冷至极的声音:“陆雨萌回来了,七年了,你知道你该做什么。”

陆雨萌!

这三个字仿佛是一根冰锥,直刺入陆诗雨的心脏,呼吸一窒,她的全身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全身透骨的谅。推荐58fenlei.cn

这个名字,这七年来,仿佛是一场噩梦,伴随着她每日每夜。

而也是从十年前,傅子遇突然开始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从曾经那个还会对自己偶尔露出温柔的男人,变得只有残酷。

第3章 七年的债,是时候还了

不等陆诗雨反应过来,傅子遇拉着陆诗雨的胳膊,拽着她踉踉跄跄的向前方走去。

一路坐电梯,直达高级病房的门口,傅子遇一把松开陆诗雨的手,正准备推开病房大门,颤抖的手却在瞬间停在扶手上,他侧头冷冷的瞥了陆诗雨一眼,淡淡的说了一句:“七年的债,是时候还了。”

说完,推门走了进去。

陆诗雨的手指被冻得僵硬没有温度,她低垂着头,看着自己狼狈的样子,忍不住苦笑,眼泪差点掉下来,她胡乱抹掉,走进病房里。

病房里散发着淡淡的香水味道,闻起来就像是少女的闺房。

那个让陆诗雨背负了七年的痛苦的女人,现在就坐在床上,她瘦弱的身体仿佛不盈一握,皮肤白皙的在灯光下散发着炫目的光。

她穿着病号服,看起来娇小可爱,侧脸精致的仿佛是洋娃娃一样,睫毛纤长,滑下一道阴影。

傅子遇喉咙哽了哽,双眼微红,看着病床上的那个人影,竟仿佛险些要流下眼泪。

“雨萌……”傅子遇不敢相信那床上坐的真的是她,他试探着叫了一声那个魂牵梦绕的名字,缓缓走上前去,伸出修长的手指,想要触碰一下床上坐着的那个人,却又瑟缩了一下,生怕那人一碰就消失了。

听到耳边传来声音,坐在床上柔弱俏丽的身影缓缓的转过来,她的头探向傅子遇这边,张了张嘴,刚要出声,眼圈已经红了:“子遇哥哥?”

她的语调上扬,眼神没有焦距,仿佛视线穿过傅子遇看到他整个灵魂,将他的灵魂看的一片冰凉。

他的脸色瞬间变了,猛地抓住陆雨萌瘦弱的肩膀,可是手上的劲道却轻柔至极,仿佛害怕碰碎了这个女孩:“你的眼睛……”

陆雨萌轻轻笑了一下,她的手摸索着,缓缓抚上傅子遇的手,她纤细的手指冰凉,让傅子遇的心又一次揪了起来。

“我没事,只是七年前伤了眼睛,现在看不见了。”陆雨萌笑的一脸的温柔,她本就长得美,此时一笑,感觉周围仿佛一瞬间都变得温柔了。

傅子遇吸了口气,已经快要不能承受心中的疼惜,他轻轻攥住陆雨萌冰凉的指尖,眼眸深沉,声音都变得无比温柔:“是因为那件事吗?”

陆雨萌原本还翘起的嘴角,也渐渐的落了下来,她从傅子遇的手中抽出手来,白皙的小手缓缓摸向傅子遇的衣襟,抱住他的腰,将脸埋在他的怀里,啜泣起来:“我好想你。”

她的声音带着哭腔,那细细碎碎的声音,像是要将傅子遇整个人都渗透了,他心疼的将陆雨萌揉进怀中,低头轻轻吻着她的头发:“好了,没事了。”

突然,傅子遇转过身来,看向站在门口的陆诗雨,他抱着陆雨萌的手依然温柔,但是他看着陆诗雨的手,却变得愤怒冷漠:“过来!给她道歉!”

陆诗雨全身剧烈的颤抖一下,她脸色惨白,透过傅子遇的臂弯,终于看清楚那个楚楚可怜的俏脸。

第4章 给她道歉

她垂下头来,眉头微皱,双拳紧握。

傅子遇双眼通红走过来,一把按住陆诗雨的脖子,强迫她来到病床前:“给她道歉!”

陆诗雨害怕极了,再加上冷,她的牙齿都在打颤,她看着坐在床上的陆雨萌,僵硬的腿却怎么也动弹不得。

“姐姐?”陆雨萌缓缓回过头来,那双眼虽然无神,但是脸上却充满了温柔:“诗雨姐姐,你也来了。”

看到她温柔的样子,陆诗雨的心中更是愧疚不已,傅子遇双目更加冰冷,他突然拽住陆诗雨的胳膊,将她猛地拽到床前,扔在那里。

本来就没有站稳,这一下,陆诗雨被甩的扑通一下跪倒在地上,膝盖钻心的痛,她感觉到身边传来冰冷的气息,那个声音带着不容拒绝的冷漠:“道歉!”

“对不起。”心已经凉透了,陆诗雨跪在地上,手撑着冰凉的地面,低垂着眼,泪水顺着脸颊啪嗒啪嗒的落在地上。

“姐姐你这是做什么!”陆雨萌也慌了,急忙挣扎着就要下床,可是却一脚踏空,径直向地上摔去。

陆诗雨心中一沉,傅子遇已经上前一步,一把将陆诗雨纤细的腰身扶住,横抱而起,放在床上,声音中带着宠溺和生气:“你知不知道这样很危险。”

“子遇哥哥。”陆雨萌躺在床上,白皙到透明的手指颤抖着勾住傅子遇的袖子,将他拉住:“你不要为难姐姐,这件事情已经过去了,你快扶姐姐起来,我,我够不到她。”

傅子遇轻轻摸了摸陆雨萌的头发,转头看向陆诗雨,眼神又恢复到之前的冰冷。

他对于陆雨萌的温柔,竟然一丝一毫,都不愿意让陆诗雨看到。

“小萌,洗把脸睡觉了。”

一个中年女人,手上端着一个水盆,从门外面走进来。

这个女人是陆诗雨爸爸的第二任妻子,叫谢兰,曾经是个非常优雅的女人,可是如今满头花白的头发,也能够看得出来,这些年她操了不少心。

看到陆诗雨的瞬间,谢兰就红了双眼,她轻轻放下水盆,走上前去,急忙将陆诗雨扶起来,上下打量着她,满眼的惊喜:“小雨,真的是你!”

陆诗雨低着头,攥着自己的衣服,眼泪横流:“阿姨,对不起。”

“没事。”谢兰默默她的头发,微微一笑:“事情已经过去这么久了,你不用太内疚。”

可是看着谢兰那温柔的脸,陆诗雨感觉更加难过了,她低着头,心里像是堵了一块石头。

“子遇。”谢兰拍拍她的肩膀,转身走到傅子遇的身边,轻轻拍拍傅子遇的胳膊,眼圈通红,安慰着说道:“你也不用太担心了,这次我们回来是为了给陆雨萌的眼睛做手术,正好这边认识一个医生,他说只要等到角膜捐赠者,手术就可以做了,所以……”她转头看看陆诗雨:“不要为难小雨。”

角膜捐赠者?傅子遇冷笑一声,突然转头看向身后的陆诗雨。

时光不负,情深缘浅》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大海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大海读书)或者(dahaidushu),关注后回复 【时光不负】 或 【情深缘浅】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推荐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