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资讯网
首页 文化 正文

今日20190318推荐小说之《老公大人,领证吧》文若曦傅晟冷在线全文阅读

2019/03/18 01:12:41   来源:网络

书名:老公大人,领证吧

主角:文若曦、傅晟冷

第1章捉奸在床

  痛……

清晨,文若曦就被嘈杂的敲门声惊醒。58资讯网

双眼所看见的地方,是一个陌生的套房,再往下,是散落了一地的衣服。

双腿酸痛的让文若曦想杀人。

不对,文若曦猛地坐起了身,回想起昨晚。

她昨晚是被文茹静下药了,本来以为会被小混混脏了身。

可在最后一刻,文若曦好像看到傅晟了,她让傅晟带走自己。

来不及细想的文若曦连忙穿起散落在地上的衣服,害怕再走晚一步就被床上这个男人和外面的人撕碎。

“睡了我,就想走。来自http://www.58fenlei.cn/

刚穿好衣服,背后就传来了傅晟低沉的声音。

“小姑夫,我现在不走,难道等着被你们手撕吗?”

“我可以帮你,作为你昨晚的酬劳。”

“我……”

话还没说完,砰地一声,房门被人从外撞开,乌泱泱进来了一堆人,警察,记者,文家的男女老少。

文若曦的小姑文茹静冲上来扬手便给了她一个响亮的耳光:“文若曦你个贱人,你知不知道这是我未婚夫,你知不知道,他是你未来的姑父,你连你姑父都勾引,你还要不要脸?”

文茹静满脸泪光,哭的梨花带雨,整个人悲伤的不能自已,着实惹人怜惜。

文若曦从未想过自己会成为被抓奸的对象,即使她知道家人们根本不在乎自己。

“小姑,你确定是我勾引小姑夫么?”文若曦喃喃的抬起头说道。

文茹静刚想再扬起手给文若曦一个耳光的时候,手腕就被抓住。今日20190318推荐小说之《老公大人,领证吧》文若曦傅晟冷在线全文阅读

“你当我是死的?”傅晟眸子骤然变暗,牙齿缝里蹦出一句话。

瞬间,在场的人都惊住了。

傅氏集团唯一继承人――傅晟。

傅晟长得有多好看,见过他的人都想睡。

傅晟到底多有钱,怕是他自己可能都不知道。

谁敢当他是死的啊,他要是死的,现场的人估计早就死了八百年了。

一时间,房间里的人,大气都不敢喘。网站http://www.58fenlei.cn/

最后还是警察想起了今天的任务,上前道:“文若曦,你涉嫌挪用公款,蓄意伤人,现在依法逮捕你,请你配合。”

文若曦非常配合的伸出了手,冰凉的手铐落下,映着文若曦纤细的手腕,竟有一种异样的诡美。

文若曦被警察推着离开,走过文茹静面前,她停了一下,凑到她耳边,低声道:“你敢算计我,我就睡你的男人。”

文茹静的脸色瞬间苍白起来。

昨晚上,她算计文若曦,给她下药,想让她染上毒瘾,然后再被几个街头混混强暴,最后让记者曝光,文若曦这辈子就全完了。

可是,天知道,为什么,文若曦非但没有中招,还和她自己的未婚夫滚到了一起。

她阴文若曦,文若曦就给她来了一招釜底抽薪。推荐58fenlei.cn

文茹静恨的牙齿都要咬碎了……

客房门口,文若曦看见她父亲文振民,继母和同父异母的弟弟。

他们就在那默默的看着文若曦被抓,每个人脸上都是掩盖不住的幸灾乐祸,同样是一家人,文若曦就是他们心里的那根刺,不除不快。

挪用公司公款,蓄意伤人,这两项罪名,全都是她的家人泼到她身上的污水。

文若曦的眼睛里闪过一丝决然,她对文振民道:“爸,可别忘了来看我,我这儿,可是有你想要的东西呢,你要不来,我就随便扔了,至于谁会捡到,那就不知道了。”

文振民脸上露出一抹憎恶:“你太让我失望了,没想到都到了这个地步,本想刚毕业没工作让你去公司锻炼,你却贪婪成性,竟然敢挪用公司款子,谁给你的胆子?事到临头,你还不知悔改,我们文家怎么出了你这种败类?”

文若曦冷笑:“失望算什么?我还没让你看到绝望呢。”

警察在后面推了一下文若曦:“别磨蹭,快走……”

文若曦最后留下一句意味深长的话:“爸,可要记得我说的话,时间,不多哦……”

傅晟冷眼瞅着文若曦被带走,面临绝境,她就一点都不怕,身上有着无所顾忌的疯狂。

这个女人的心里,一定住着一个妖怪。网站http://www.58fenlei.cn/

…………

文若曦在拘留所的第四天,终于等来了,她父亲--文振民。

明明是血浓于水的父女俩,此刻却像是不共戴天的仇人。

文振民压低声音,吼道:“文若曦,你到底想怎么样?”

文若曦摊开手:“怎么样?我现在这个样子,你说我还想怎么样?”

文振民盯着文若曦的眼睛,她笑着,可她的眼睛里却是刺骨的冷,文振民没一会就心虚了,他避开视线,道:“你犯的罪不轻,罪证确凿,不可能捞出来。”

文若曦冷嘲:“罪证确凿?爸,你脑子抽了,我不跟你废话,给你两天时间,到时候我如果出去不去,那就只好让爸你进来陪我了。”

罪证确凿?她的罪证都是文家人的处心积虑,阴谋算计。

挪用公款,是她这个亲爹的手笔。

蓄意伤人,是她那个‘继姐’的手段。

不过,没关系,她手里攥着文振民的把柄,有的是办法出去。

第2章回归

  三年后,云城国际机场。

云城机场,2出口处人潮攒动,从国飞往云城的国际航班刚到达。

黑色长发如海藻,在肩后随着她的行走起伏,宽大的墨镜遮住半张雪白的脸,墨镜下方那红唇愈发醒目妖娆,细细的高跟鞋,时装周上刚展览过的早春风衣外套,穿在她身上,竟然比模特还要好看,妩媚中带着帅气,似是风情万种。

…………

坐上保姆车,花姐问文若曦:“回来的感觉怎么样?”

文若曦打开窗户,手伸出去,做出陶醉的模样:“熟悉的故土,熟悉的空气,血液在沸腾。”

风从指间穿过,那感觉仿佛握一下,就能将风抓进手里。

三年前,走的那天,她对这个城市说过,她……早晚有一日会回来的。

胖胖的花姐,小眼睛闪烁着兴奋的精光:“是不是有一种想大干一场的冲动。”

文若曦睁开眼,那双魅惑人的狐狸眼,美艳不可方物,“没错,是大干一场。”

被流放了三年,她逃过文家多少次追杀,如今重新回来,不将云城搅个天翻地覆,怎么对得起那些她惦记了一千多个日夜的人。

花姐是她的经纪人,四十多岁,别看人胖胖的,瞧着挺面善,可实际上,是个笑面虎的性子,她做经纪人这行已经很久了,人脉非常广,而且……相当有手腕。

唯一可惜的是,她离开老东家自己单干了。

不过,这也不妨碍花姐能给文若曦接到活的能力,只是说,得去面试了。

第二天,文若曦休息好,带着助理过去。

画了两个小时的妆,穿上戏服,文若曦一出来,所有人都不说话了。

每个人的脑海中,就只有两个字――一袭红裳,绝代风华。

古人说倾国倾城,美人祸国,大抵就是这个样子。

张烨激动的站起来:“对,就是这样,就是这样,完美……这就是我心里想要的,昭贵妃的样子……没错……没错……就是你了……”

文若曦红唇勾起,微微一笑:“谢谢导演,我会努力的。”

她那一笑,冯钧看的都快痴了,“真是……太……”

他形容不出来自己的那种感觉,就仿佛是寻了多年,终于才找到的一件最称心如意的宝贝。

搞定之后,文若曦穿着戏服出来。

小张激动的跟在文若曦后面,帮她提着戏服后面长长的裙裾:“若曦姐,你真厉害,你真的……太好看了,这个角色就是为你量身定做的……”

文若曦笑笑:“是啊,量身定做的,狐狸精角色嘛。”

更衣室在前面的拐角处,转弯的时候,文若曦差点碰上迎面的人。

那人很礼貌的后退一步,“抱歉。”

声音好听,温煦清雅,为人礼貌,就算不看脸,这人也能打80分。

可是,文若曦一抬头看见那人的模样,心里冷笑,看见这张脸,她给他打0分。

对方看见文若曦,略微惊讶:“是你?好久不见。”

文若曦挑眉:“是挺久不见的,姐夫。”

在这里碰到路陵阳,文若曦还真的没想到。

路陵阳微笑,那笑容,一个词可以形容――赏心悦目。

他笑容温和,眼神温柔地看着文若曦:“什么时候回来的,没有回家看看吗?”

文若曦打量一番路陵阳,“家?看样子,还没分呢,你对我那好姐姐,还真是……痴情啊。”

路陵阳微笑:“怎么若曦你想让我们分?”

若曦两个字从路陵阳口中叫出,就好像一缕乌发,缠绕指尖,竟被他叫出一种柔肠百结的感觉。

文若曦只觉得恶心,“比起让你们分,我更想看见结婚后,文倾城发现他的丈夫,原来心里从来没有她之后崩溃发疯的样子。”

路陵阳不紧不慢往前走了两步,靠近文若曦,问她:“缺钱吗?”

两人站的很近,路陵阳说话的时候,低着头,他呼出的气落在文若曦的额头上。

文若曦慢悠悠道:“缺啊,怎么,想泡我?”

“是啊,三年前就想泡你,你不知道吗?”路陵阳唇角勾起,那速来带着温柔浅笑的脸上,骤然变得邪肆。

文若曦看着路陵阳,满脸鄙夷,红唇扬起不屑的冷笑:“路陵阳,你真以为三年前文茹静给我下药那个晚上,我没看见你吗?你当时明明知道,却没阻止,也没有提醒我,不过是想……等我药效发作,你好顺水推舟,救了我,顺便玩我一把,事后还能让我对你感恩戴德,任你玩弄?你当谁他妈都是傻子呢?”

路陵阳露出一抹惊讶,但很快便消失,伸手挑起文若曦的下巴:“你果然,比文倾城有意思多了,跟着我怎么样,我可以让你所有的戏都是女一号。”

文若曦唇角带着嘲笑:“路陵阳啊路陵阳,你这样的男人呢?”文若曦猛地揪紧路陵阳的领带勒住他的脖子,用力将他往后一推,路陵阳的背结结实实撞在了墙上。

文若曦缓缓道:“真的……很让人讨厌……”

她抬起下巴,“我这人虽然犯贱……但也不是饥不择食,你,我看不上。”

路陵阳懒懒的靠在墙上,也不反抗,勾起唇角,道:“我不行,傅晟就行是吗?”

文若曦挑眉:“没错,他就行。”

路陵阳的眸子里骤然闪过冷光,他道:“那你等着,早晚,我会上了你。”

文若曦冷冷的看了一眼,就转身离开了。

晚上10点,签好电视剧《椒房殿》的合约,文若曦就在等着另外一部《冷香》的角色通知。

花姐却突然过来:“若曦,快,快起来,郭导演,制片人,还有几个投资人想见见你……”

文若曦皱眉:“这么晚了?在哪儿见?”

“今晚上,那电影定下的男女主角,要跟制片人投资商,还有导演一起聚会见面,若曦,要有点眼力,能不能成,今晚……很重要。”

花姐没有明说,但她听那口气,文若曦就知道是什么意思。

…………

文若曦到了花姐给的地方,云城最高档的商务会所--庭院。

名字风雅,可内在……却是声色犬马。

第3章再见傅晟

  服务生将文若曦引到包房,推开门,文若曦听到――你是我天边最美的云彩,让我用心把你留下来……

文若曦嘴角抽了一下。

制片人看见她道:“文小姐总算来,你今天可来晚,来罚酒……”

文若曦笑笑,这酒是少不了的,与其推脱不如爽快的喝了。

一口气喝了三杯白酒,文若曦才分别跟导演主演打了招呼。

半个小时候,被灌了一肚子的酒,被投资人摸了一下大腿屁股之后,文若曦在酒意上头前‘一不小心’将酒泼在了裙子上,然后借机去了一趟洗手间。

那投资人的意思很清楚,已经明明白白的暗示,文若曦,只要今晚陪他睡一觉,这角色就是她的。

不知道是不是酒喝多了,文若曦忽然觉得自己矫情起来了。

她妈的,她就是不想去陪那个又老又丑的何总,她不想贱卖自己的身体。因为她知道,这种交易,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

站在洗手间门口,那声音吵的文若曦脑袋更晕,她听了咯咯直笑,挺挺自己的胸:“诶,你猜,我这是盐水袋吗?”

啪,一簇小小的火苗亮起,凑到文若曦面前。

文若曦凑上去点燃香烟:“谢谢。”

“要来一根吗?”

“不用。”

火苗熄灭的一瞬间,文若曦看清楚了那唇的模样,薄而冷,唇色红而艳,泛着冷光,带着无名诱惑,似曾--相识。

酒精仿佛在体内一瞬间转化成了催情剂,开始发热,开始头昏,开始……控制不住自己。

文若曦嘴巴干燥起来,突然变得很渴,她盯着那人的唇。

忽然将他推到墙上,踮起脚尖吻住他的唇。

昏暗的洗手间门口,背后的叫骂声中,文若曦吻了一个,连脸都看不清的男人,她也觉得有点疯狂。

可是……她本就一个疯狂的人,这算什么?

与其去被那个何总占便宜,她更喜欢吃帅哥的豆腐,这种报复心理,让文若曦加深这个吻,这感觉,真……熟悉啊,曾经,她什么时候亲过这人吗?

酒精的香气在两人唇齿间弥漫,女人香,比那酒香更醉人。

亲的迷迷糊糊,文若曦松开那人。

“这是谢礼,味道不错……”

文若曦一手掐着烟,一手轻轻拍着男人的脸,笑的美艳,偏有带着几分猥琐:“要是搁几年前,为了根烟,我指不定还真的敢回家过夜,上你的床。”

文若曦摇晃两下转身要走,忽然手腕被抓住,她被扯了回去,身子被扯的转了两圈,停下来的时候,她后背抵着,女洗手间的门……

眼睛四转的脑袋更晕乎,几乎快站不住。

被她亲过的男人,道:“陪我睡一晚,我让你演《冷香》女一号。”

他的声音压抑着什么,沙哑低沉,好听,却带着几分咬牙切齿的味道。

文若曦眨眨眼:“潜规则?”

“算吧。”

文若曦布不知哪儿来的力气,一把推开他,甩手转身就走。

摇摇晃晃走了四步停下,回身看,被她强吻的先生还站在原地:“怎么不走?”

“去哪儿?”

“潜规则啊,去开房,走,我请你。”

……

文若曦都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她只听见那人说,让她做《冷香》的女主角,她就跟着走了。

至于那何总,呵呵,谁特么还知道你。、

那个猪一样的男人,她一眼都不想看。

就像是顺从本心的一场自我放逐,她宁愿在酒精的驱使下,跟着一个陌生人离开,也不想去陪睡。

文若曦的意识是迷糊的,她真的喝高的,坐上车,之后就开始睡。

等她迷迷糊糊醒来的时候,已经躺在了酒店的床上,那人骑在她腹部,压的她不舒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捏着她的下巴:“你倒是还能睡着?”

文若曦还醉着歪着头,咯咯笑:“你长得,真像我一熟人……”

“熟人,什么么熟人?”

第4章味道还记得

  文若曦咬着手指,想了一会:“还真记不得了。”

那人低下头,咬住她的下唇,舌尖勾着她的唇形,“记不得长相,还是记不得名字?”

文若曦低吟一声,他吻的真舒服,她道:“都不记得……”

“靠……”

他咬牙道:“你什么都不记得,还说是熟人?”

文若曦:“亲你的感觉熟悉……”

“该死……你这些年亲过多少人?”

文若曦:“不知道……”

后来,文若曦只知道自己身上的衣服,被撕了,然后……没然后了,一个宿醉的人,还指望她能记得什么,被陌生人带走,天亮发现自己还活着就不错了。

等她醒来的时候,身上是的,头疼的厉害,身上酸软无力。

她看一眼旁边,枕头是凹进去的,空气里有男人的气息,但是,那男的早滚了。

文若曦下床,发现自己的衣服,全被撕烂了,包括内衣裤,她骂了一句娘,那个混蛋,撕烂她的衣服,是不让她出门的意思。

文若曦气的肺都要炸了。

她昨天本来打算去跟那何总玩仙人跳,给他下药,然后天亮,大不了躺在他身边,结果没想到……自己倒是被人给玩了。

妈的,男色误人。

文若曦跑到浴室去找浴袍,不经意看见镜子里面的自己,她傻眼了,忍不住骂了出来:“我艹你大爷……”

因为她浑身上下,全部都是吻痕,密密的,像是成片的桃花,就连背后,臀部,脚背上都有,文若曦皮肤白,平常不小心捏一下都会留下一点红痕,良久才退,如今身上这么多,得多久才能全消。

但是偏偏……她没有被侵犯的感觉,私清爽,身上虽有多出疼,但他妈的,那都是被咬出来。

也就是说,那人,只是将她翻来覆去的啃了一片,没有真的吃掉。

文若曦咬牙,这个死变态。

这人心里得多扭曲,才能做出这种龌龊事。

文若曦的牙根痒痒,她出去找手机,发现根本没有,文若曦气的踹了一下桌子,他大爷的,竟然把她手机多拿走了。

文若曦打电话给前台,然后让前台的人帮她打电话给花姐让她送衣服。

文若曦等了半个小时,花姐终于来了。

一进门花姐就气的嚷嚷:“我说,文若曦你怎么回事儿?我给你打了几十个电话,你一个没接。”

文若曦穿着酒店的浴袍,接住花姐丢来的衣服:“电话让人顺走了。”

花姐看见文若曦脖子上的痕迹,气的脸都绿了。

“先不说电话,你昨晚怎么回事,不想跟那个何总你跟我说呀,没人逼你跟他睡,可你倒好,半路你放那何总鸽子,现在搞的这个戏彻底没戏了。”

一大早冷香的制片人就给花姐打了电话,说了她们家艺人文若曦半路自己不声不响跑了,惹的那何总很不高兴,并且说了,文若曦别说演女二了,这个组她都别想进。

花姐现在对文若曦真的很生气。

文若曦将衣服掏出来,道:“昨晚上从洗手间出来,遇到一男的,说让我跟了他,他让我演《冷香》女一,然后我就跟他走了。”

她挡着花姐的面,脱掉浴袍。

花姐一看她身上,倒抽一口气:“我的祖宗啊,你这都信啊,这下好了,吃了多大的亏啊,明显是被……白睡了……他妈的,你这是遇到变态了。”

文若曦没听到花姐的话,穿上衣服后揉揉脸,道:“我知道是谁。

花姐蹭的站起来:“谁?”

她大有一副,你说哪个王八蛋,老娘我去砍他的架势。

“没事儿,一个老熟人。”

花姐惊讶:“你不是说喝醉了,你怎么知道?”

文若曦抬头撇了一眼花姐:“那味道,我记得。”

第5章找人讨债

  花姐的手机响了,花姐一看来电,立刻换了一张脸,笑道:“冯导啊……你好啊……”

几秒钟之后,花姐的脸色变得异常难看。请

等她挂了电话,那手机已经被她快捏碎了。

文若曦问:“什么事?”

花姐骂道:“他妈的,到嘴的肉飞了,不行,我一定要弄清楚怎么回事。”

花姐拿着手机连续打了七八个电话,才弄清。

原来骆氏推荐了去年获了最佳新人演员奖的女的秦笑笑。

文若曦想起那天路陵阳说的话,她冷笑,跟她玩黑的,从她的嘴里夺食,路陵阳,你有种。

她不会这么算完的!

文若曦对气的正肝儿疼的花姐说:“让小张过来,给我化妆,我去见人。”

花姐:“见谁?”

文若曦那双漂亮的杏眼带着杀气:“讨债去,他妈的,昨晚上不能被白玩了。”

…………

一个小时后,傅氏集团大厦前的马路上,停了一辆车。

进了大门,文若曦被前台的小妹拦下,“小姐,请问您找谁?”

文若曦摘下眼镜:“傅晟。”

前台小妹愣了一下,找他们大啊,“这……不好意思,请问您有预约吗?”

文若曦身子往前一倾:“约在床上的算吗?”

公司前台的小妹当场脸就红了,完全不知道该怎么接这话。

后头传来一阵笑声,前台的小妹看过去,仿佛见到了救兵赶紧道:“秦经理,这位小姐找傅总,但是她……没预约。”

“找傅总什么事?”

转眼眼前站了一个年轻男人,眉目俊朗,剑眉飞扬,面若刀削,声色清朗格外有磁性,文若曦瞥他一眼:“讨债的。”

他身子侧靠在前台,双臂抱胸,似笑非笑看着文若曦:“这个到有意思,他欠你什么了?跟我说说。”

男人的个子很高,尤其此刻他靠的近,给文若曦形成了一种压迫。

她不着痕迹后退一步,“他欠我的,能跟你说吗?就算说了,你能替他还吗?”

秦放觉得有意思,问:“这……要看是什么了?你说说看,比如……”

文若曦笑了:“比如,睡了别人,天亮,一声不吭提裤子就走,一个大老爷们儿,开房的钱不付就算了,临走特么的还顺走人家手机,这种债,你能管得了吗?”

这话……信息量太丰富了,秦放忽然觉得一下子竟然接受不了,这事儿,还真的管……不了啊。请

秦放摸摸鼻子问:“你说的确定是我们傅总?”

文若曦:“这种渣男,不是他,还能是你?”

秦放重新打量一遍文若曦,这妹子生猛啊,可他对她说的话是真的好奇了,傅晟是缺钱吗?睡了人家不给钱,还顺走人家手机?

到了36楼,文若曦看见傅晟在开会,会议室是透明的玻璃墙。

傅晟坐在总裁专属的座位,左右两侧手下,分别坐着各部门主管,再没有一个男人能像傅晟那样,可以惊艳文若曦的眼睛。

想起昨晚上傅晟做的那好事儿,文若曦就想咬死他个王八蛋。

文若曦伸手推门,周浩赶紧阻止:“若曦小姐,您不能进。”

文若曦一把将周浩推来:“我还非进不可了。”

周浩秘书不敢伸手去碰文若曦,只能眼睁睁看着她推开门,明目张胆的走进会议室。

文若曦一进去,会议室内立刻寂静无声。

傅晟坐在看看都没看文若曦一眼:“继续……”

文若曦一步步走到傅晟面前,他依旧面部改色,薄唇淡淡道:“这个报告不够细致,回头再做一份更细致的送到我办公室……”

文若曦看了他一会,他竟然完全没有任何反应,完全一副,工作中禁止打扰的模样。

文若曦就笑了,她猛地弯腰,手撑着桌子,整个人压在傅晟上方,嘲讽道:“傅先生,这样能看见吗?”

傅晟依旧无视文若曦,敲敲桌子催促那些尴尬傻眼的主管们:“继续。”

文若曦伸手伸手勾住傅晟的下巴,“睡都睡了,你他妈跟我装什么蒜?”

傅晟瞥一眼文若曦浅的领口,她俯身而下,从他的角度,完全可以看到里面隐秘的沟壑,那一片雪肌上印了一片桃花,冷艳迷人。

他眼神变冷,伸手一点点将文若曦的手拽下去。

“继续,该谁了,这季度的工作重点没落实,谁都别想走。”

文若曦冷笑,她点点头:“傅晟你可以啊,别逼我出狠招……”

老公大人,领证吧》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大海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大海读书)或者(dahaidushu),关注后回复 【老公大人】 或 【领证吧】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推荐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