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资讯网
首页 文化 正文

今日20190318推荐小说之《晴时有风》在线全文阅读

2019/03/18 01:03:33   来源:网络

小说名称:晴时有风

第1章 未婚夫劈腿暴露

楔子

卫天雄来电话,劈头就是一顿毫不客气地诘问:“夏梦招,你特么脑子没被门夹吧?都有决心把孩子做了,居然还要跟姓杨的结婚?”

此时已近傍晚,因为小产在家休养的夏梦招刚刚干掉一只清蒸鸽子,是未婚夫杨勇康午休时间特意回家亲手弄的。来自http://www.58fenlei.cn/

她边接电话,边抽了张纸巾在擦嘴角边的油渍:“结婚的事我跟勇康两家早就在计划当中,这你又不是不清楚,值得你这么大惊小怪么?”

“话说你是长了对顺风耳么?我们结婚的事前天才确定,你怎么就知道了?” 夏梦招懒懒地捡了个抱枕靠在沙发上,平静无波的调调。

“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就杨勇康那种伪君子,你也敢嫁?你到底有没有把我的话听进去?我都劳心费力给你搞了几张暧昧图片为证,你丫的居然还执迷不悟?”

卫天雄恨铁不成钢地唾了一口,忽而语调一转,重重地嗤笑一声:“我就直接告诉你吧,刚刚就是你那个好姐妹凌美娇打电话,跟我汇报了你的这档子破事。”

夏梦招心头一疑,美娇?!

十天前陪着一起去医院做过手术后,作为从小一起玩到大的发小,她不但没再过来看望过,连关心慰问的电话都没有一个。

前天正值周六,杨勇康开车将夏父夏母以及杨母接过来,两家人坐在一起将电话里商讨的结婚之事落了实,并敲定了结婚日期,身边的几个朋友,夏梦招一个都还没说,凌美娇是怎么知道的?是杨勇康告诉她的?难道真如卫天雄所说……

默声沉吟片刻,夏梦招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深吸一口气:“如果可以,能再帮我一次吗?”

她不道听途说,也不会因为几张地点巧合的图片而绞尽脑细胞猜测,她要眼见为实。

“呵!终于领悟到苦海无边,想回头是岸了?现在才想起来求我,你特么不觉得迟了点么?”

卫天雄虽然一副‘活该你丫的’的语气,但在撂下电话前,还是勉力承下了她的托付。

他跟凌美娇那个女人没什么交情,连‘熟’都谈不上,但他在认识她时就一眼看出,那女的不是什么好鸟。

卫天雄当然知道凌美娇的居心,不过那不重要,他只是无法对夏梦招这个倔强得让人发恨的蠢蛋见死不救而已。版权http://www.58fenlei.cn/

卫天雄效率很高,两天后的晌午时分,夏梦招接到了他的来电:“马上换衣服下楼,我过来接你。”

真的,来了?

没有一秒耽搁,夏梦招由他开车领着,像是奔赴一场生死博弈,来到凌美娇住处,这儿她来过好几次,以发小的身份。

下车,上楼,夏梦招都步子从容没有丝毫犹豫,可当到了门前,抬手欲敲时,她却突然心生胆怯了。

是的,纵然性格果决的她有了定要弄清黑白的决心,可,事到临头,她承认自己的心理建设远没有那般强大。

卫天雄鄙夷地瞥了她一眼,掏钥匙,轻轻插进钥匙孔,扭头,痞痞一笑,压着声得意地炫耀:“这叫不打无准备的仗!哥哥我够牛吧?连她家钥匙都配到手了。”

夏梦招来不及讶异于他的非常手段,立刻被另一幅画面震得目瞪口呆手脚僵硬血液凝固。

五十来平的单身公寓,大门一推,客厅里的情形一览无余,随着开门声起,沙发上俩人的动作骤停齐齐抬头。58资讯网

被缠住脖颈被动接受着猛啃的杨勇康一脸震惊,慌乱中失措地看向门口,凌美娇也是一脸惊呆,只有冷眼旁观的卫天雄注意到,她在惊了一秒不到,眼中悄悄滑过一丝得逞。

卫天雄像个手握着剧本扶着摄像机的导演,志得意满地欣赏着演员们制造的生动镜头。

短暂的目光相接后,入戏太深的男女演员都找回了些许神智。

杨勇康一把扒开挂在身上的肉藤,猛地站起身:“梦招……”

“嘘!”夏梦招食指竖在唇前,生涩而艰难地咽下口水,深深吸气,表情和语气平静得不像话,“你们继续。”

转身,移步,行动缓慢似僵尸,双肩下垂眼神空洞,似刚从大河里捞起来的落水狗。

杨勇康往卫天雄身上投以愤怒一瞪,表情惊慌地将视线移向离去的背影上,抬腿欲追:“梦招,等等……”

“勇康?!”凌美娇反应敏捷,双手死死拽住他手臂,满含深情的眼中噙着泪,如泣如诉,“你还有我!”

“哈哈哈哈!婊子配狗!”

卫天雄轻蔑地瞅着屋内的俩人,张狂大笑,很有公德心地一把将门带上,转身追上去,赶在电梯门合上前挤进去,长臂一伸一把将摇摇欲坠的夏梦招圈住。

把人丢上副驾驶用安全带捆上,卫公子手扶着车门嫌弃地皱眉:“丫的咋瘦成这样?骨头硌死个人!以有的结实劲到哪儿去了?”

夏梦招眼圈见红,但没有水溢出的痕迹,冷冷地白了他一眼:“关你屁事!”

“夏梦招,不识好歹了哈!”卫天雄气得咬牙,又气得无奈,手指头在半空中挥了挥,“行,哥们儿今天暂时不跟你计较。今日20190318推荐小说之《晴时有风》在线全文阅读

‘砰!’以砸代关合上车门,绕过车头,某人又是一声‘砰!’,拉上驾驶座车门。

“没关系,使劲砸,反正又不是我的车。”夏梦招事不关己仰靠着,闭上双眼不看他。

卫天雄侧头,恶狠狠地瞪她一眼:“去哪儿?”

“……”夏梦招双眼紧闭,默了片刻,“回家。”

“回家?回哪个家?你丫的脑子没坏吧?还要回杨勇康的狼窝去?”卫天雄声大如牛,咬着牙板着脸,就跟老子训儿子似的。

夏梦招又目紧闭,半晌后才慢慢睁开双眼,侧头,嘴角轻扯以作笑意:“放心吧,我会处理好自己的事。”

要断,也不是简简单单的事。今日20190318推荐小说之《晴时有风》在线全文阅读

到底还是没拗得过她,事实上,卫天雄好像从来就没有制服过这个女人。

谈恋爱两年多,订婚一年多,前后算起来,他们也算是在一起近四年,夏梦招冷静清晰从头到尾捋了一遍,隐约猜测出,杨勇康应该是从订婚前两个多月那次,开始偏离轨道的。

第2章 勇康的处女情结

十月金秋,国庆长假的第一天。

清晨,夏梦招被抚在额头上的手掌弄醒时,便感受到了身体的酸疼。

同在床上的杨勇康侧着身,手肘抵在枕头上半撑着上半身一动不动地盯着她,双眸中透出柔情和蜜意。

他们已经谈了快两年的纯恋爱,他承认,早在提出到古镇泡温泉游玩的行程前,他就蓄谋在心。

和她结婚是迟早的事,对于自己认定了的事,他需要有尽在掌握中的笃定。原文http://www.58fenlei.cn/

抬脸跟他的目光对视片刻后,夏梦招觉得自己需要说点什么,但身边的杨勇康却已低声笑笑掀开被子起了床。

她叹了口气,也起了身,而身后的杨永康抓起被子一抖——

洁白的床单上干干净净,什么也没有。

“有件事我一直没机会跟你说。”

她走近些站在他身后,一直等到他动作稍显缓慢地转身,抬头迎上目光他失沉的双眼,声色平静地坦白:“我在大学期间,谈过一场恋爱。”

“……什么时候?”

“准确地说,是在大一下学期。”

杨勇康咬牙压制出呼之欲出的某种情绪,咄咄追问:“谈了多久?”

“前后大约两个多月时间。”不待他继续问出口,夏梦招直接坦白,“和你猜测的一样,的确发生过某些事。”

夏梦招准确地捕捉到,杨勇康的脸色骤然一黑的同时,眼神和身体,都倏地僵硬。

看得出来,他除了难以置信,还有太多的为什么,为什么要瞒着他?为什么谈恋爱两个月就跟发生了关系?为什么得到她第一次的不是他……

换位思考一下的话,夏梦招觉得还是可以理解他的,但她又能怎么办呢?难道为了这个向他道歉吗?

早餐桌上阴沉着脸,在江上划船时还是阴沉着脸,下午去泡温泉时,还是阴沉着脸,明明今天是个阳光明朗的大睛天,搞得夏梦招感觉像被扔到雾霾都市中心似的,无形的低气压压抑得人只想逃。

如果有些事注定是遗憾,那也只能遗憾终身,她无法让时光倒流从头来过,面对某些缺憾,他们都无能为力。

杨勇康要去露天的小池躲清静,夏梦招抬出‘怕晒’的借口,撇下他独自一人混进了室内的大温泉池里。

一头扎进水里,可以什么都不去想,压在心头的大石头也因为水的浮力作用减了重,真好!

因为素来喜欢多种运动项目,夏梦招的泳姿着实标准泳技着实不错,很快就吸引旁边几个年轻男女过来搭讪,求指导。

夏梦招爽朗一笑:“好说,半小时速成班,教会了你们之后记得结账就行。”

杨勇康寻进来时,看到骨架匀称皮肤细白的夏梦招,在水里就像一条鱼似的,身姿敏捷而灵动地穿梭在一群雄鱼中央,泳衣遮不住她的好身材,湿漉漉的短发伏帖向后,眉眼间英气自成,又不乏清秀干净之感。

好看是好看!

可那一道道雄性目光把她围得水泄不通,偏偏她还一点避嫌的自觉都没有,杨勇康在边上越看脸色越沉,就像带着六月天时大暴雷将要携着倾盆之雨进行轰炸之势。

夏梦招其实老早就发现他进来了,但她装作未曾察觉故意往另一边游,直到杨勇康忍无可忍绕过去,挺立如山居高临下虎视着他们一群人。

“时间还早啊,怎么就不泡了?”

夏梦招出水后没正面看他,随口淡淡问了一句后,便绕到池子的对面去拿浴巾。

杨勇康沉着脸跟过来,双手大力扯浴巾将她裹紧后,一把攥住她的手腕,从牙齿缝里坚硬地吐出俩字儿:“回了。”

夏梦招本来想在冲洗室多磨蹭会儿的,但她的短发实在是太好处理了,根本都不好意思赖在花洒下面久占着资源不让位。

冲洗完出来,杨勇康已经候着了,她站在女更衣室门口停了两秒才走过去:“先吃东西吗?”

“先回房间。”杨勇康接过她装着湿泳衣的袋子,两袋合一手后,腾出一手来攥住她手腕,跟钳犯人似的用力。

夏梦招挣了一下没挣脱,碍于周围过往的行人多才没做过多挣扎,直到随他进了电梯,终于只有他们俩人的时候,她才咬牙使劲将可怜的手腕解救出来。

不知道杨勇康看到她被捏得发红的手腕,有没有点冒犯了她的自责,反正俩人都杠着气没交流,出了电梯后他也没再固执地过来拉她。

回到房间,夏梦招一声不吭就开始收拾行李。

杨勇康把湿泳衣放到洗手间出来,皱着眉头质问:“你这是要干什么?”

“……”夏梦招手上的动作停了停,背对着他委屈地咬咬唇,极力吞下鼻到喉咙口的涩味,“你难道看不出来吗?收拾东西回家呗。”

到底没控制们濡湿了眼眶,她不想示弱,头也没回,继续往行李袋里装东西。

大忙人难得忙里偷闲腾出三天时间出来散心,还兴致高昂地携上她昨天晚上就赶过来,可惜,这游戏不好耍,才一天她就烦了,不想玩了。

或许,这场游戏从一开始就不该开局。

身后沉默了半晌,在夏梦招收拾完自己的衣物刚合上袋子准备转身时,被一股大力拽着跌进他的怀里,旋即便是铺天盖地的窒息似的疯吻,然后几乎是被龙卷风裹挟之势带到大床上。

一阵如强风暴雨似的疯狂摧残后,夏梦招如同一个被榨干了汁严重蹂躏变了形的瘦橘子,缩在被窝里闭着眼睛一动不动。

杨勇康还算有点良知和体贴心,亲自下楼将晚餐买到房间里来。

“你自己吃吧,我不饿。”

夏梦招撩起眼皮扫了一眼端到床边的食物,拖着散架的身子艰难而倔强地转身朝里,缩着身子继续睡。

天知道,她也有委屈有无奈,她很想哭着质问他,她到底做错了什么?那是多少年前发生的事了?那时候他是她的谁?

到底,梨花带雨不是她的风格。

杨勇康在床边默站了一会儿,将东西放回桌面上再回来后,直接掀开被子准备动武力抱人,当看到灯光下她白净的皮肤上那些明显的伤痕时,突然愣着下不去手。

第3章 可能就要分手了

良久后,夏梦招微微扭动身子躺平,缓缓睁开双眼,一动不动,连暴露在外的裸体都没去拉被子来遮,红着双眼面无表情地与他对视了许久,许久。

“你应该清楚,只要是我不愿意的事,没有任何人能强迫得了我。”

说这话时,她已经重新闭上了双眼,如若不然,杨勇康觉得,她的眼神肯定比她说话的语气还要冰冷。

三天的假期,到底还是没圆满,夏梦招的任性和坚持是其一,其二呢,似乎双方都确实没了了继续逗留的好心情。

次日中午启程返回,下午天黑之前到的家。

回来后,杨勇康假期都没休完又开始忙起来,算得上异地工作的他们俩中间大约断联一个多月。

夹着寒气的冬风四起之时,杨勇康主动打来电话,询问过她的周末安排后说:“我这段时间一直都很忙,周末也要加班,又回不了家了,只能是你过来将就我了。”

挂掉这通电话后,夏梦招说不出是什么感觉,有失而复得的欣喜吗?好像,有点,但,又好像,没多大所谓的味道。

周五这天并不忙,夏梦招本来可能提前下班赶过去,但她没有那么做,也不知道是提不起奔赴的热情,还是在犹豫着前进与否。

失眠了一晚上,似乎还是没想明白,缩在被窝里捱到了快十点,夏母第四次进门催:“小招,再不起床出门一天就过去了哈。”

“过去了更好。”夏梦招用被子蒙上头,痛苦又纠结地紧紧闭上双眼。

“怎么啦你们?”夏母走过来,拉开她蒙在脸上的被子,焦急地问:“你跟勇康吵架了?”

吵架?他们这算是吵架吗?

夏梦招不知道怎么给她妈妈解释,就点点头,算是默认。

夏母直接将被子掀起大半截:“哎呀,好好的吵什么架嘛?赶紧的,趁着今天周六过去一趟,有什么话两个人一起说清楚就好了。”

“妈。”夏梦招坐起来,拉着夏母落坐在床边,沉吟片刻后犹疑着说,“我想,我跟勇康可能就要分手了。”

“啊?!”

在小县城的工厂里当了半辈子工人的夏母一听,急得猛地站起身:“好好的分什么手?你这孩子又在耍小脾气了不是?”

旋即,夏母以苦口婆心的口吻开启了碎碎念模式,核心大意归结起来有三点:

一,杨勇康身形高大人才端正,他的工作和收入都稳定,大家知根知底。

二,他们俩已经在邻里眼中出双入对了两年多,要是结不成婚的话,岂不是让大家笑话。

三,夏梦招已经年满24往25岁跨了,如果错过了杨勇康还上哪儿找去。

就这样,夏梦招被轰出了被窝,并轰上了为爱奔跑的大汽车直奔市里。

杨勇康打电话过来时,她人还在半道上,汽车到站后,是他亲自开了单位的车过来接。

他们吃了饭,她陪他回办公室加班,他干他的事,她看她的书,似乎,一切都也之前没有异样,仿佛之前的不愉快以及这一个多月的冷淡和疏离从来没发生过。

之前夏梦招来看过他一次,和今天不同的是,上次他睡沙发他睡床,而这一次,好像再没有分塌而眠的道理了。

杨勇康洗漱完走出洗手间,过来将坐在沙发上的她打横抱起,径直走进卧室。

从客厅到卧室一直到床上,夏梦招的视线始终丝毫不离地盯着他,目光里是毫不掩饰的探究。

杨勇康保持着弯腰放下她的姿势,站在床边与她对视了片刻,一笑过后,冷定的神情中似盈上了曾出现过的柔情,目光也有了生动的颜色。

虽说绞在脑子里的疑团没寻出答案,但夏梦招觉得,自己还是应该有所表示才是。

于是乎,她伸出双臂主动勾住他的脖颈。

杨勇康很配合地俯低身子,唇一点一点靠近她,眉心,鼻尖,一路向下,落在唇上。

但,这个吻并不深,更谈不上吻出了意乱或情迷,甚至停留的时间也不算长。

然后,杨勇康摸摸她的头顶,绕过去从床的另一边脱衣服上床,竟,一夜相安无事。

夏梦招说不出是什么感觉,疑惑重重,难以入眠,而在黑夜中听到身旁响起均匀的呼吸声时,她竟然有点如释重负。

次日清晨,杨勇康已经出门了很久,夏梦招还懒懒地赖在被窝里,好像有太多的心事,但不知道该找谁说合适。

凑巧,好久没联系过的发小凌美娇来电话,挺心有灵犀的嘛。

“听说你过来了,准备什么时候回去?”

凌美娇虽然高中都没正式毕业,但已经在这个市级小城市混了好几年,卖过二手房,推销保险以及烟酒化妆品保健品等,只要能挣到钱的,好像就没有她不卖的。

“你怎么知道的?”夏梦招转念一想,“你碰到勇康了?”

因为总少不了找杨勇康帮忙,这两年来,她跟他的联系可比跟夏梦招的要频繁多了。

电话对面的凌美‘嗯’了一声,默了一瞬,又问:“你什么时候回去呀?”

“可能下午吧,明天要早起上班。”说话时,夏梦招已经咬牙爬出了暖被窝。

好长时间没跟凌美娇见面了,有些事情,也许跟她说一说聊一聊,心里会舒服很多。

谁知,夏梦招想跟她见面的话还没说出来,凌美娇那头‘哦’了一声:“我今天已经跟一帮朋友有约,那这次就先不跟你碰头了。”

嘟!嘟!嘟!电话忙音响起。

买过她东西并且还有继续买卖可能的是她朋友,吃过两次饭的某总是她朋友,有过一面之缘的某领导是她朋友……从凌美娇口里流出的朋友很多,所以,她们十几年的发小关系,怕是只能被挤到记忆里去了。

晴时有风》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大海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大海读书)或者(dahaidushu),关注后回复 【晴时有风】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推荐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