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资讯网
首页 文化 正文

左少的麻辣鲜妻小说免费试读

2019/01/15 04:12:09   来源:网络

书名:左少的麻辣鲜妻

第1章 智擒匪徒(1)

  “队长……人质在二楼!”

  “收到!”,秦梓涵停住双脚的同时,锐利的眸子快速的扫视了一下周围的地形……这是一幢二层的广房,四周都长满杂草,广房的左右两侧爬满了翠绿的爬山虎……抬眼望去,二楼靠边的窗户被打开了一扇,地下的玻璃碎片撒了一地,估计是匪徒劫持人质的时候砸碎的。阅读58fenlei.cn

  “你们两个守在下面,你们两个走楼梯上去,你们两个跟在我后面……”果断的安排好作战方案,秦梓涵看了看手腕上的表,大概算了一下时间。

  眼神果断的扫向身后整装待发的部下,做了个鼓励的手势,低声喊口号:“行动!”

  “是!”后头整齐的回应。

  夜色中,特种兵的队员们快速的分散开来,按照原先部署的计划各自归位。

  秦梓涵快速的解下缠在腰间的铁丝绳,双手戴上特制的手套,轻轻一甩,铁丝顶端的小勾便勾住了窗沿的下摆。

  她立即欺身而上,戴着特制手套的双手紧紧的攀住铁丝,修长有力的双腿沿着墙壁贴合度十足的往上攀,婉如一只诡异的夜猫。

  刚攀到二楼的窗沿底下,耳边便传来女子瑟瑟低泣的声音,断断续续,似乎被人用刀架在了脖子上,空流着眼泪,而不许发出声音的那种。

  秦梓涵腾出一只手,将别在腰间的A1手枪摸了出来,小心翼翼的探了个头出去,只见二楼的空地上,一名四十开外的男子正手持菜刀挟持了一位年轻的女子,那男子神情颓废,满有几分同归于尽的味道。左少的麻辣鲜妻小说免费试读

  女子吓得惊慌失措,也许是长时间的恐惧让她的样子看起来可怜得如同奄奄一息的小白兔。

  过膝的长裙被扯破了好几处,露出满是血迹的膝盖和大腿,脚跟破裂,似是被人生生拖到此处,地上流着一滩暗红的血迹,狼狈不堪。

  女子虽然恐惧疲惫至极,但眼神却一直带着期许的望向一处……

  那里站着一个人,正是A市年轻有为的局长楼逸寒。

  再仔细一看,匪徒的身上包了一圈炸药包,楼道里隐隐传来刺鼻的汽油味。

  秦梓涵迅速消化了这些信息,采用远程射击几乎是不可能了,磨擦生热,万一那些汽油起火,便会直接导至他身上的炸药包爆炸,后果将不堪设想。

  耳机里响起队友沉稳的解说:“队长,匪徒是死刑犯的父亲,他儿子因为故意杀人,昨儿个被判了死刑,这男人就这么一个儿子,曾经试图贿赂局长,结果遭拒,今天下午又来给楼局长送礼,被当面拒绝……

  刚巧局长的女朋友来等他下班,他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劫持了楼局长的女朋友便吆喝着让放了他儿子……

  本来谈判官在警局门口便稳住了他,结果这男人也不蠢,知道自己逃不掉,便拖着局长的女朋友上了一辆出租车,给带到这里来了……

  他们已经在里头僵持了将近二个小时,连谈判官也拿他没办法了,这人估计是油盐不进!”

  秦梓涵消化了一下队友报上来的情报,在心里嘀咕了一下,这警局的人都干什么吃的,直接将死刑犯押上来不得了……人命关天的事!

  “Ok!”秦梓涵压低了声音,冲下面的人做了个等待的手势。

  这情况有些棘手了,明刀明枪对着干,她倒是觉得痛快……但是……这屋子里还装着一大帮国家的栋染之才呢。58资讯网

  局里的大人物都在里头呢。

  “我告诉你们这些狗娘养的东西,今儿个我儿子不过来,我就拉你们一块陪葬……反正我这条老命也不想要了……”

  男人说话的声音有些喘,但精神还是挺好,估计是在高度刺激的作用下,回光返照的原因吧。

  再反观这一屋子的政府要员,除了立在前头的楼逸寒,其他人都跟焉了似的,双目无神,腿脚发软。

  僵持了大半个晚上,本以为警察局的特警们足以对付的小场面,居然演变成要出动特种兵。

  这无非是个讽制。

  “大叔,你冷静点,你儿子正在押解过来的路上……你先把人质松开,她快晕倒了……!”

  谈判专员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珠,语气里已经没有了起先的淡定和从容。

  这中年大叔的毅力显然超出了大家的想象。原文58fenlei.cn

  “滚开……你们再过来,我一刀砍死她……”中年大叔突然发现了从楼梯走上来的两名特种兵,情绪一下子激动起来,挥舞着手中的菜刀,将手中的人质勒得更紧了些,一脸凶神恶煞,准备同归于尽的表情。

  女孩惨叫一声,这回连哭都哭不出声来了,只是颤粟的随着劫匪往后移。

  脚裸的位置伤痕累累,早已磨得看不出原形……

  楼逸寒的心头一紧,紧张的欲上前一步,却被身后的人给拦了下来,此时再不理智,只怕那劫匪真会做出同归于尽的事。

  秦梓涵趁着那劫匪的注意力集中在从楼梯上去的两名队员之时,快速的纵身一跃,落地的同时迅速的观察了一下地形,将自己的身体隐在了一个不太起眼的角落。

  二楼是宽敞的水泥地,四个角落里堆了些废弃的垃圾,其他地方倒是平坦得很。

  听那劫匪和公安人员的对话,再加上队友上报来的信息,她果断在心里定下了初定的策略。

  看了一眼劫匪手里的人质,再看了一眼面色凝重,正隐忍得紧绷着脸的楼局长,她大概猜到这场简单的劫持案为何迟迟没有落幕。左少的麻辣鲜妻小说免费试读

  劫匪手中的人质那是局长楼逸寒的未婚妻,若是哪个王八羔子敢当打头兵,让未来的局长夫人有什么损伤,只怕以后的日子就不用混了。

第2章 智擒匪徒(2)

  “砍……你最好砍死她,砍死她之后再点燃炸弹让这里的人陪着你一块送死,你儿子也好背着罪孽过一世,你们连最后一面都见不着,你听不到你儿子的忏悔,看不到他出狱……你死了就算去到阴曹地府都见不到他,连阎王爷都得让你们隔开……”

  秦梓涵鄙视的冷哼一声,果断的从角落里走出来,她双手背在身后,一脸的正气凛然,锐利的眸子带着不可一世的嚣张,似乎她说的每一句就是命令……就是王道……让人不得不唯命是从。

  现场的人都将目光投在了这个不知何时冒出来的女人身上,只觉得她浑身都笼罩在一片冷凛之中,杀戮和冷漠交错晖印,让原本不算太高大的女人越发的让人崇敬……

  局子里那边的人个个肃立挺背,像打了鸡血一般,突然间充满希望……

  这番话说的太好了……他们早想说,却没勇气说出口啊……有人在心里鼓掌,有人露出了崇拜的爱心眼……

  这是啥啊……这是末世的救世主,这是啥啊……这是顶着刀尖微笑的王者啊!

  楼逸寒冷冷的注视着这个不知从何处冒出来的女人,胸口隐隐起伏,似乎在盘算着一会人质救下来之后,他该如何处置这女人。

  秦梓涵根本看都没看他一眼,脚步却向前移了两步,离劫匪的距离更近了些,直线来算,大概就在五米左右。

  “你砍下去,用力点,最好一刀断气,不然的话,只要这女人多留一天,你儿子肯定没好日子过……我实话告诉你,他们说你儿子正在押解过来的路上,那是骗你的……监狱是什么地方?想进就进,想出就出么?那要人民政府做什么?要这些个吃着国家的粮响的饭桶做什么?

  太傻太天真了点吧,老伯,你也一大把年纪了,连一点法律常识都不懂么?死刑一定要杀头么?杀人一定要偿命么?那都是旧社会的规矩了,年轻人谁不会犯个错,杀了人只要他改过,国家一样给他机会让他重新走进社会……

  你儿子死缓二年,那就是说这两年内只要他表现良好,国家会给他改判无期徒刑,再立个功,又减刑,就是二十年,再积极上进,再减,就是十八年……”

  秦梓涵的话还没说完,劫匪便激动起来,颤着手伸着脑袋可怜巴巴的说道:“你说的是真的?我儿子还有可能出来?我儿子可老实了,平日里舍不得吃,舍不得穿,尽买好吃的哄我开心……你们不了解他,他怎么可能杀人,他平时连只鸡都不敢杀啊……”

  劫匪一谈到儿子,眼里满是慈爱,仿佛他那儿子正如他说的一般好似的。

  或许在天底下所有的父母眼里,孩子永远都是善良的。

  秦梓涵直接翻白眼,丢了个‘你是白痴’的眼神过去,点了点头,继续撂下狠话:“你砍死这女人,你儿子就别想出来了,你想啊,局长会放过你儿子么?这女人的家人会放过你儿子么?你死了不要紧,你儿子以后的路还长着呢,你忍心让他一辈子呆在里面不出来么?我话说到这儿了,要杀人还是要放火随你……”

  说完这话,秦梓涵离劫匪的距离只剩下三米了,从她的角度看,连劫匪眼中的犹豫都看得一清二楚。网站58fenlei.cn

  公安局那帮子人一边擦冷汗,一边在心里为她鼓掌,虽然秦梓涵刚刚骂他们是‘饭桶’但人家说的有理啊,一点小事就让他们窝囊得跟个站街的似。

  立在前头的楼逸寒阴沉着一张脸,听了他俩的对话,眼中的冷澈又多了一分。

  想想也是,这事放到谁身上都会气疯了,想想那人质可是他的未婚妻呢。

  这女人拿她未婚妻的命当赌注,若是赌赢了,算她好运……若是赌输了,他铁定一枪呯了她。

  “我……你说的都是真的?”劫匪开始动容,憔悴不堪的脸上是半怀疑,半挣扎的痛苦模样。

  一方面,他希望儿子真能如她所说,还能有出来的一天,另一方面,他又怕她说的这些话不过是唬唬他这个没文化的老头子。

  这男人也不傻,虽然没读过什么书,却也有几分头脑,不然,公安局那边的人也不会束手无策了。

  秦梓涵懒得搭理他,干脆双手抱胸,做了个看热闹的手势,将所有的决策权都交到了劫匪的手里。

  “不行……就算我儿子以后会出来,你们也不会放过我们爷俩了,我咋这么冲动……你们咋不早点跟我说这些……”劫匪脑袋瓜倒是灵光,立即就想到,若是他放了这女的,不仅他自己得受处分,而且还得罪了政府,他儿子出狱就更难了。

  他懊恼的瞪了一眼那群只顾着看热闹的局领导,特别是领头的楼逸寒。

  秦梓涵翻了个白眼,心里冷哼一声,这劫匪还不傻呢,都到这种时候了,还能想到以后的事,也算是个人才了。

  秦梓涵干脆使出杀手锏,这日子还让不让人混了,好不容易盼到个休假,结果又被召了回来,心里那个不爽啊。

  她直接将这些不爽甩到局领导那边,整了整身上的迷彩服,将裤脚拉出来的布料重新塞回纯黑色的高帮军靴里,冲已经上来的队友做了个收队的指示:“收队!”

  公安局那边傻眼了,劫匪傻眼了,队友虽然有疑惑,却尽职尽守的做了个立正收队的动作。

  紧接着,一帮特警队员整齐转身,一二一,一二一的踏着整齐的步子下楼去了。

  楼逸寒的脸已经黑得看不到一丝白……

  局领导直冒冷汗,劫匪见秦梓涵要走,也急了,马上拖着人质又靠近了她一米,这一回带了几分讨好的语气:“姑娘……你,你别走啊!我们这事还没完呢!”

  他还劫持着人质呢,为了证明自己真的会耍狠,劫匪干脆将刀子贴近了女子的脖子,留下一串带着血珠的划痕。

  女人哭了起来,看着楼逸寒的眼神都充满了绝望。

  他咋招了这么一个女人过来,明摆着就是来捣乱的,她要是有什么好歹,她铁定不放过这女人。

第3章 男人婆

  “完了啊……你要杀就杀,当兵的也是人啊,也要吃饭睡觉啊,这大半夜的还让不让人活了,你爱咋样就咋样吧……”秦梓涵庸懒的瞄了劫匪一眼,下巴朝着公安局那边一点:“杀人枪毙,那边有警察,这不正好吗?你进去了说不定还能见着你儿子呢……动作快点,大老爷们的,唧唧歪歪的做什么……来个痛快的!”

  劫匪差不多要哭出来了,拖着人质直摇头,就差给秦梓涵给跪下了。

  “我这不是想儿子么?我都进去了,谁还来帮他守着家呀……哎呀……我对不起祖宗啊!我咋这么命苦啊!”

  劫匪被她这么一激,鼻涕眼泪一块流了出来,那模样要多悲凉就有多悲凉。

  秦梓涵迈开脚步作势要走,劫匪也没多想……

  就在大家都以为特种兵真要坐视不理之时,秦梓涵的脚步一转,迅速的抓住劫匪握着菜刀的手腕用力一拧……

  咔嚓……一声,骨骼断裂的声音传来,紧接着劫匪惨叫着松了手中的菜刀。

  ‘哐当’菜刀落地,那人质也瘫软着跪地上起不来了,楼逸寒一个健步上来,将人质抱在怀里,迅速的脱离了危险地。

  劫匪这才知道上当了,眼中的哀戚马上被愤怒所代替,他右手手里居然拽着一把打火机,他阴森一笑,马上点燃朝着引火线的方向点。

  “他娘的……臭婊子……你敢耍我,我今天就要弄出点事来……”

  他说这话的时候,一脸的愤恨,导火线已经被点燃了,发出兹兹的声响,秦梓涵想也没想,便伸手去抓,将被燃的导火线紧紧的握在手中,热量的燃烧刺激着脆弱的手心,直到猩红的液体打湿了引线。

  劫匪也豁出去了,正想再打火,却被秦梓涵抓住了两边的手臂,修长的十指大张着,顺着骨节向下,再用力一拉。

  “啊……”劫匪惨叫,两条手臂从秦梓涵的手里像破布般掉了下来,警察局那边的人这才跑上来制住了劫匪。

  现场响起了整齐的鼓掌声。

  躲在楼梯口的队友探出头来,带着崇拜的目光看向他们的队长。

  “收队!”秦梓涵清冷一笑,做了个停的手势,踏着军人的步伐向楼梯口走去。

  身后的队员们也迅速整队,一干人等正准备怎么来,怎么回去。

  “队长,你的手受伤了,得赶紧包扎一下……”身后一名好心的队员探了个头出来,担忧的瞧着秦梓涵手掌里还在往下滴的猩红液体。

  秦梓涵严肃的瞪了他一眼,立正,转身:“作为特种兵,身体的每一个部位已经贡献给了国家,个人的酸甜苦辣早已是粗茶淡饭,嚼着嚼着就咽下去了……”

  那名队友是新人,听了这话正似懂非懂的点着头,不想,秦梓涵一个手指指来,他吓得立即行了个军礼。

  “回去之后,负重50公斤跑十公里,今晚不许睡觉……”

  那队友彻底的憋曲了,这是为毛啊?他做错啥了?就多嘴关心了一下她,这是啥世道啊……

  秦梓涵挑眉:“还有不满?加跑十公里!”

  “遵命!”那队友立即立正站好,字正腔圆的领命,只是心里那个苦啊……简直比拿着刀子在他身上划两刀还委屈。

  一群队友却连个同情的也没有,个个目视前方,一派正气凛然的模样。

  秦梓涵见他这副憋曲的小模样,面上虽然还是一派冷清,心里却是乐了,挥了挥手,大发慈悲的下圣旨:“散了吧,今儿个我不回部队了!”

  大伙欢呼一声,像群炸了毛的猴子似的往楼下跑。

  秦梓涵也不是真正冷血无情的人,这大半夜的,跑到这里来折腾,谁都会累,她还真没什么好心情,特种兵就不是人了?特种兵就不用睡觉了?

  国家给了她们多少工资啊……有参谋长高么?有政府里那些贪污受贿的高么?

  如果真计较那么点工资,她早就退伍了,凭着家里的关系,弄个后勤部长啥的,那是不在话下,可是她硬是给扛了下来,为了啥?

  为的就是将那些个祸害国家的变态给捏死。

  摇了摇头,她快速的往楼梯方向走去……

  “队长,请留步!”一个清冷的声音叫住了她。

  秦梓涵半眯着双眸不悦的回过头来,只见刚才一直默默不语的楼逸寒却抱着怀中低泣的病美人朝她走来。

  他低下头安慰病美人的时候,那神情是温柔的,抬起头看着她的时候,那神情是冷漠的。

  秦梓涵立即反应过来,他是来寻仇来了。

  “有何指教?”她回敬他一记必杀眼,原本正闹哄哄的解炸药包的专业人员和那一帮子正聊得热火朝天的公安干警们,集体打了个哆嗦。

  本能的去找寒气的制造者,结果看到的就是这样一个场景。

  秦梓涵背手而立,面容严肃清冷,微眯的眸子让她看起来带了三分的杀气,犹如罗刹女再世。

  而立在她对面的楼逸寒怀里抱着娇滴滴的未婚妻,却也站得笔直。

  两人面色都不太好,似乎在用眼神撕杀。

  “你是哪个队的?一队还是二队?今天这事,我可以告你知法犯法,不顾他人性命,足以让你日后脱离部队!”

  楼逸寒冷着眼看着秦梓涵,仿佛在看一样让人嫌弃的垃圾一般,上下打量后,他还恶心的皱了皱眉头。

  只觉得女人穿起军装,那模样,就是半个男人婆,哪里有半分女人该有的娇气……

  再安抚着怀里的未婚妻,就更是觉得她明艳动人,女人味十足了。

  娶妻自然要娶个娇弱、温柔的。

  如果娶个男人婆回去,不如直接扛个男人回家还实在些。

  怀里的娇美人儿见自家男人为她出头了,哭得更欢了,那个声音啊,真让人骨头都酥了……

  楼逸寒正这样想着,秦梓涵冷哼一声,带着鄙夷的瞄了一眼正在楼逸寒怀里撒娇的小女人,不冷不热的回敬道:“知法犯法?那我是不是也该告你个杀人未遂,纵容匪徒行凶作乱……在你们能力犯围之外越权出动特种兵,你说是我的罪名大?还是你的罪名大,顺便说一句,我叫秦梓涵,特警一队大队长?”

  秦梓涵这名字,楼逸寒是记下了。

  杀人未遂,扣他头上,是因为,他身为局长,他没有协调好处理工作,拉着一干子人陪他和他女朋友来送死,这属不该!

  纵容匪徒行凶作乱……如果楼逸寒能安抚好劫匪情绪,果断提出作战方案,估计这事早就解决了。

  所以说……人都是感情动作,一旦遇到自己的亲人受难了,什么孙子兵法,那都变成狗屁了。

  楼逸寒聪明着,又怎会不懂秦梓涵说的什么意思。

  当下冷着脸,抛下一个记恨的眼神,便蹭蹭蹭的下楼去了,因为他怀里的女人又感疼了。

  秦梓涵也懒得理他,只当是被疯狗咬了一口,不痛不痒的。

左少的麻辣鲜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大海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大海读书)或者(dahaidushu),关注后回复 【左少的麻辣鲜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推荐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