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资讯网
首页 文化 正文

【今日20190115】推荐《都市逍遥高手》在线阅读

2019/01/15 04:08:52   来源:网络

书名:都市逍遥高手

1章磨人的小妖精

五月的天,潮湿而炎热。【今日20190115】推荐《都市逍遥高手》在线阅读

冷江市西郊城,蜜诱内衣店里,此时有一个外表斯文的男生正拿着一些新款的女生内衣穿挂在模特的身上,一边穿,一边打量,不时点点头。

而店内的某个试衣间内,忽然传来一个娇嗔地声音,她哎呀哎呀地直跺脚,随即一只白嫩地手掀开了碎花帘子,露出一张精致俏美地脸蛋,她咬了咬嫩如花瓣地水润樱唇,不太好意思地往前台喊道:“乐毅,你能来帮姐姐一个忙吗?”

“可以啊,秋姐姐,你要我帮什么?要再换一件蕾丝花边的吗?”正在给模特穿戴内衣的那个十七八岁的少年,闻言向试衣间望去。

“那个……你能过来帮姐姐扣一下内衣的扣子吗?”帘子后面的女生白嫩的小脸微微泛红,映出两朵桃花来,美艳不可方物。她约莫也就二十四岁,甜美的长相,似极了韩国少女时代当中的林允儿。

少年只瞅了她一眼,不自觉地脸就红了,“秋姐姐你……这……这也要帮忙?”

“这一款的扣子不太好扣,姐姐我试了几次都没扣上。”女生机灵灵的眸子往外面看了看,说:“反正现在也没人,你就帮姐姐我扣一下,如果穿起来好看,姐姐就买了。”

“好……好吧!”少年红着脸,一步步走了过去。58资讯网

女生见他过来,立即将后背对着他,然后她那洁白的玉手则是捂住胸前,也是怕自己走光。

然而,她虽然捂住了前面,后面却是不着寸缕,光滑柔嫩的脊背,就像是一面莹白的翡翠。纤纤细细,盈盈一握。米白色的小短裙之下,一双修长紧致的大长腿展露在空气当中。

乐毅就这么看着眼前这道背影,心跳砰砰加速,手都有些抖了起来。

话说他看店这么久,还是第一次碰到客人有这样的要求。不过,秋姐姐也不算是生人,彼此算很熟了。58资讯网

这家内衣店,是乐毅舅舅开的,高中期间因为学校距离舅舅家较近,而且他还有个表弟跟他同级,所以就干脆住舅舅家。今天是周末,他舅舅吃了午饭就打牌去了,内衣店也就丢给乐毅看着。

本来看店,尤其是看内衣店,一开始乐毅是很拒绝的,不能说让他看他就看,首先他得试一下,试完之后不能加特技……呸呸,其实是舅舅走之前丢下一张一百的,也就把他给打发了。

有了零花钱,乐毅自然也不介意帮这个忙,反正也不用做其他的事,就在店里收收钱就好。

而眼前这个在试衣间试内衣的女人,其实是他舅舅的邻居,说是邻居,其实也是有一街之隔。街道左边是普通小区,街道右边是豪华别墅群。

第一次认识,是几个月前乐毅第一次看店的时候,这个女人几乎每一周都会来这里挑选内衣,而且一次要买好几套。版权58fenlei.cn一来二去,大家也就熟悉了。

这女人并不是富二代,听乐毅舅舅说,貌似是某个富商的未婚妻。但乐毅的表弟吴涛却一度私下认为她应该是别人的小三,理由是身材那么好的女人,不做小三太可惜了。

云晚秋身材确实很好,身高一米七一,不穿高跟鞋也显得高挑,大长腿白皙而圆润。私下里,乐毅也羡慕过几次她的未婚夫,居然能拥有这么漂亮的一个女人,真不知道是不是上辈子踩了哮天犬的屎。

“咯咯……你那么紧张干什么?第一次帮女生扣内衣吗?”觉察出乐毅紧张得手抖,云晚秋笑出银铃般的声音,歪着脑袋问他。

“呃……是的。【今日20190115】推荐《都市逍遥高手》在线阅读”乐毅点点头。

云晚秋眨眨眼,笑吟吟地说:“乐毅你有十八了吧,还没交女朋友吗?”

“没呢!”乐毅一边回答,一边帮她扣扣子,近距离地跟美女接近,她身上的芳香阵阵传来,令他有些迷醉和紧张。

“学校了虽然禁止早恋,但是姐姐我却告诉你,该恋爱的时候还是要恋爱的,不然等过了这段时间,再后悔可就来不及了。”云晚秋笑吟吟地说,蓬松地卷发轻轻地摇摆,美如玉的肌肤散发着牛奶般的光泽。

“好了!”经过一番努力,乐毅终于把内衣扣子给扣上了。紧张的他,额头都有了一层汗。

这是一件玫红色蕾丝新款内衣,型号85C,很紧致、很翘挺。来自http://www.58fenlei.cn/但从背后的角度,并不能看到前面的雄伟,让人暗呼可惜。

云晚秋挺了挺身子,经常练瑜伽的她,身子极是柔软,腰儿弯弯,这随着她一挺直身子,整个人愈发显得妙曼多姿。

“好看吗?”忽然,她转过了身来,面对面迎着乐毅那惊愕的目光。

乐毅一下就看呆了,他差点就要流鼻血。

云晚秋却咯咯一笑,赶紧拉上帘子,娇嗔般地说道:“不给你看。”

“……”

乐毅深呼吸了好几口气,这才将心情平复下来,挠了挠头,对此也是有些无奈。

也不知道秋姐姐是故意还是无意的,她每次来,几乎都要挑逗乐毅一番,深深地撩拨他那颗纯洁的骚年之心。

“真是只磨人的小妖精!”乐毅如此评价。

不一会儿,秋姐姐就从试衣间出来了,她换上了自己的衣服,一件月白色的短袖T恤。白色淡淡透明,可以明显印出她里面那件粉色的轮廓。

“这个月的新款,这三件我都要了,给姐姐包起来吧。”她拎着内衣走到前台,笑意吟吟地看着乐毅。

乐毅羞红了脸,几乎都不敢看她。不怪乐毅如此害羞,他当真是从没谈过恋爱,甚至都没牵过女孩手的乖宝宝。

所以,面对这么一个磨人的小御姐,他自然是招架不住。

“一千六百三,打去零头,秋姐姐你给一千六就好。”乐毅打了价码,替她把内衣包了起来。

舅舅的这件内衣店,虽然规模不大,但卖的都是正品国际品牌。他很有一本生意经,说是在有钱人附近做生意,就得卖高档的,低档的反而卖不出去。

“那就谢谢你了,乐毅弟弟。”云晚秋眨了眨眼,对着乐毅百媚一笑,迈着优雅的步子,离开了。

唯留下乐毅目光呆呆地看着她妖娆的背影,心中就像有猫的爪子在抓挠。

2章你的抹胸

目送秋姐姐窈窕的身姿旖旎而去,他收回目光,轻车熟路地在电脑上打开了一个网站。

这网站才一打开,360杀毒软件立刻弹出此网站不安全、不健康等等信息,被他果断地点了忽略。接着,网站自动弹出一个视频框,里面立即传来“啊嗯啊啊”不和谐地叫吟声。

叫声才一响起,店门口恰好有一道娇小的身影慌慌张张地跑了进来。

乐毅一见有客人来了,急忙抓着鼠标去关闭那个不和谐的画面,却无论他动作再快,那消魂的声音还是被那个女孩给听到了。

“咳咳……”手忙脚乱连续点关闭,总算那不和谐的声音是没有了,乐毅闹了个红脸,那刚进内衣店的女孩也霞飞双颊。

“呃……那啥,不好意思,电脑中毒了!”乐毅挠了挠头,为自己辩护,找了个自以为很充足的理由。

女孩臻首一垂,那明亮的眼神明显丢给了他一个鄙视的神色,明明在看片,还说中毒,当她不知道么?

不过女孩只字也没提,走进店中,慌张的眼神不断地向门口瞥去。

这女孩也是十七八岁的样子,比起秋姐姐的蜜桃微熟,她尚还青涩。

脸蛋挺精致可爱的,唯一可惜的是——平胸!

那平坦的胸膛,仿佛没有一点弧度。这让看惯了波涛汹涌的乐毅,有点不怎么感冒。

“平胸也要穿内衣么?”乐毅带着疑惑,却没这么问,“美女,有什么可以帮你吗?”

“我随便看看!”女孩回了一句,然后就在一排排内衣橱窗前浏览起来。

她所经过之处,全是挂着D杯、C杯、F杯。乐毅实在很想提醒她,她要穿的型号,似乎没有。

“也许,她是送人的也说不定!”乐毅如此想着。

女孩边看内衣,一边把目光投向门外,眉宇之间有着深深地愁容。

乐毅好奇地顺着她的目光向外面看了看,只见店门外,有着几个染了黄毛的社会青年咧着笑,那垂涎而贪婪的目光紧紧地盯在这个女孩身上。

这下,他算是明白了,敢情是那伙地痞要找她麻烦,她慌不择路才躲进了内衣店。

看着她在店中徘徊的样子,乐毅忽然小声说道:“美女,那些人是不是跟踪你?要我帮你报警吗?”

“不要你管!”女孩果断地回了他一句,继续装作看内衣。

乐毅眉头一挑,哟呵了一声,这还真是好心没好报了这是,好心帮她,她就这个态度?

乐毅一觉不爽,索性也回了一句:“美女,那一排是E杯F杯C杯的,没有你的型号!”

女孩听到这话,脸色刷地一下又红了,咬着嘴唇瞪了乐毅一眼,然后走到另外一排。

“那一排是B杯、A杯,也没有你的型号。”乐毅毫不客气地说实在话,看着女孩窘迫的模样,他得意地笑了笑。

女孩盯着乐毅看了几眼,似乎看出他在笑她,很不服气地说了句:“你们男人就喜欢胸大的女人,我的胸大不大关你什么事?”

“呃,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提醒你,这些内衣,你都穿不上。”乐毅忍住笑,一本正经地说。

女孩跺了跺脚,眼光扫了几圈,走到最里面的一排,指着那些女生衣物,说:“这个总可以了吧!”

“噢!抹胸……”乐毅点点头,他倒忘记了,平胸女孩最适合穿的不是内衣,是抹胸,“这个可以,挺适合你。”

“哼!”女孩白了他一眼。

这时,在店门外徘徊的那几个黄毛,似是没耐心了。终于有个人大摇大摆地也跟着进了店,向女孩走了过来。

女孩一见他靠近,下意识地就避开他,随便取了一件抹胸,往前台走去。

那黄毛嘿嘿笑着走了过来,说道:“小美妞,别装了,你还是乖乖跟我们走吧。”

“滚开!”女孩急急退开了几步,尖锐地喊道。

那黄毛满不在乎,伸手几要去拉扯她,要将她带走。

乐毅眉头一皱,看不下去了,这好歹是在他店里,怎能容忍地痞如此放肆?

“喂喂喂,光天化日之下,你这样不太好吧?”乐毅对那黄毛说道。

黄毛一听,猛然扭转过头来,脸上的表情狰狞而扭曲,伸出手指着乐毅,喝道:“识相的闭上你的嘴,不然信不信我砸了你的店?没你的事,滚一边去。”

乐毅不爽了,这黄毛摆明是没把他当回事!

“你在我店里骚扰顾客,信不信我报警?”乐毅也是不吃硬的,他老舅敢在这边开店,怎能道上不认识几个人?砸店?就他们这些小地痞?

一边说,乐毅还一边摸起手机,打开拍摄功能,一脸你再嚣张试试的表情。

敢在这里闹事,只要拍下视频交给警察,至少也得被抓进号子里关几个月。

“你有种!”黄毛见他拿出了手机,倒也没有硬来,指了指乐毅,一副走着瞧的样子,转身离开了内衣店。

黄毛一走,乐毅拿起抹胸打价,跟女孩说道:“两百!”

女孩倒真拿钱买下了这块抹胸布!

再望店门外,只见黄毛没走,仍旧守在外面。

乐毅有意帮女孩解围,低声说道:“试衣间旁边有道后门,你可以从那边出去。”

女孩一听,原本紧张地愁容一下子就舒缓了,说了声谢谢,立即就朝后门走去。

为了给她打掩护,乐毅还走出了前台,当在前门口,继续跟那几个黄毛交涉,让他们走远点,别站在店门口影响生意。

黄毛怒了,乐毅这种得寸进尺的嘴脸让他们很不爽,有个脸色最狠的人,指着乐毅就喝道:“信不信我砍死你?”

乐毅见他一副凶相,而且人多势众,也是知道这些地痞容易冲动,有时候一言不合,真的会动刀子的。便不再理他们,反正他出来只是为了帮那个女孩打掩护的。当他折返过身来,店里已经空了,那女孩已然走了。

然而,她人虽然走了,她买下的紫色抹胸却还在前台上忘记带走了。

“喂,你的抹胸……”

3章诡异的印记

等乐毅追到后门口,那女孩早就不见踪影了。

前门那几个黄毛恶狠狠地盯着店内,此时也是知道了那女孩居然从后门溜了。他们自然是把责任怪罪的乐毅身上,忽地一个黄毛从马路边上捡起一块砖头,对着店门的玻璃橱窗就砸了过去。

“噼里啪啦!”

玻璃橱窗当即就碎了。

乐毅一怒,这还了得?当着他的面砸店?

他头脑一热,立即追了出去,想要揪住那个砸石头的人。

黄毛们也早就跑开了,店外面有摄像头,他们不会傻的等警察来抓,边跑边追口哨,还对乐毅竖起一根鄙视的中指,并还有个黄毛大老远地丢给他一句话:“小子,这事没完,你给我们等着。”

乐毅追到马路边,也是摸起一块板砖,气呼呼的他想扔砖头砸向那几个混蛋。

却在这时,马路上一辆黑色的宝马X6疯了一般开过来,速度快极了。

“吱吱~~”

车子似乎有点失控,突然冲了过来,差点就要撞上乐毅,司机急忙踩了一个急刹车,方向盘猛地一转。黑色且沾满了泥浆的宝马X6几乎是贴着乐毅的身体擦了过去,乐毅被侧视镜刮了一下整个人倒进了马路边的绿化带里。

宝马X6经过一根减速带,整个车几乎弹起,那没有闭合的后备箱当中也是掉出了几个坛坛罐罐。

“你怎么开车的?”乐毅从绿化带里爬起,看着满身的泥巴,刚好他手里还摸着一块板砖,一怒之下却是想都没想就将板砖朝宝马X6扔了过去。

“咔嚓!”

宝马X6的后尾玻璃应声而碎。

听到碎裂之声,乐毅一下子也冷静了下来,心里咯噔一响,疾呼“完了”。这可是宝马X6运动款最高配置,价格一百八十多万呢,砸了人家一块玻璃,这得赔多少钱?

宝马X6虽然也把他撞倒了,但他除了满身被沾满了泥巴,并没有受什么伤。而宝马X6的后尾玻璃,却是实实在在地被他砸碎了。

果然,那车子开出了七八米,猛然一停。

一个粗犷的男人脸从驾驶位的窗口伸了出来,冲着乐毅就咆哮起来:“艹,你找死吗?”

说着他就要开门下车来找乐毅算账,乐毅见他的块头和举动,也是忐忑不安,这俨然是个彪形汉子啊。

然而,就在那男子想要下车的时候,车子副驾驶位置传出一个声音:“闭嘴,继续开车。”

“可是龙哥,那混账东西他把车后玻璃给……”司机不满地表示,还是想下车找乐毅算账。

副驾驶位置上所坐之人,严厉地喝道:“让你开车就开车,少废话。”

司机咬了咬牙,虽然很不甘,却还是听了“龙哥”的话,发动了引擎,继续开走。

乐毅就站在绿化带外面,本来还不知所措,这下看到宝马X6直接就开走了,并没有人下车来找他麻烦,他也是长长地呼了一口气。

“还好还好……”

他觉着应该是碰见真正的土豪了,虽然玻璃碎了,但人家不在乎。

随着宝马X6的离开,这条街道也冷静了下来。本来这边也不是交通主道,豪华别墅群能够在这里落脚,就说明了这边是较为偏僻和安静的。

“这是什么东西?”

乐毅看着那几个之前从宝马X6后备箱当中掉出来的瓶瓶罐罐,有几个摔碎了。那是很普通的瓦罐,连彩釉都没有,很显然是粗劣制造的古物。

那跌碎的一个瓦罐当中有一条东西落入了乐毅的视线,他蹲在地上,将这东西捡起,见是一块玉坠。上面刻画着一只古兽,模样似虎,却生长着双翅。

“咦?”

他略感惊喜,感觉着这玉坠的质地还不错,模样还挺漂亮。只不过沾了泥巴太多,立刻在手心搓了起来,想把泥巴搓干净,仔细看看玉坠上的兽纹。

却刚擦了两下,他感觉手心一疼,原来这那泥巴当中有个锋利的瓷片,将他手心刮开一条三厘米长的口子,鲜血立即就流了出来。

而那块玉坠在沾了血后,隐隐约约,乐毅听到了一声惊天动地地兽吼。

他吓了一大跳,赶紧望了望四周,却仍旧是平静如常。

“怎么回事?刚才是什么在叫?”他一脸迷惑。

却没多想,赶紧回到了店里,先是打电话把之前黄毛砸店的经过通知了舅舅,然后乐毅跑到洗手间,将这块玉坠仔细地洗了干净。

却见这本是一块洁白无暇的白玉,上面所刻画的兽纹也不知道怎么的,在沾了他手掌心的血之后,它的翅膀和眼睛都给染红了,洗都洗不掉。

其玉温软而清凉,一时兴起,乐毅就将它挂在脖子上,对镜子照了照,似乎还挺漂亮的。

内衣店的玻璃橱窗被砸烂,舅舅让他先把店门关了,店里出了这样的事,若被客人碰见,难免印象不好。

乐毅关了店门后,看着自己浑身泥巴,索性找了一套干净的衣物,洗了个澡。

脱了衣服沐浴在淋浴之下,一回想起秋姐姐让他帮着扣内衣扣子的那一幕幕,乐毅躁动地鲜血不由地又沸腾了起来。

还没等到他往深处去想,突然之间,他感觉胸口一阵剧痛,就像是被人捅了一刀。

他捂着胸口,就躺在了地上,痛苦地咬紧牙关,一点声音也发不出来。

他蜷缩着身体,痛得差点要昏死过去,却在持续了大约五分钟后,胸口位置又出现了滚烫的感觉,不过,痛倒是不痛了。

乐毅疑惑地看向胸口位置,惊骇地发现自己心脏部位居然出现了一个血红色的纹身,方才刺痛感、灼烧感,似乎都是来自这道纹身。

“什么情况?”

乐毅虽然不是什么三好学生,但自认也绝对不是那种头脑发热学习古惑仔纹纹身装B的二逼青年。

他猛然站了起来,对着淋浴使劲搓使劲搓,也是无法将那个纹身搓掉。

偶然间,他发现自己脖子上戴的那个玉坠不见了,只留下吊绳。而自己胸口位置那道纹身,赫然跟那块玉坠,一模一样。

4章留图不留种

从浴室出来,乐毅就跟见了鬼一样,慌慌张张,手还下意识地不停往胸口搓。

这太奇怪了,捡到这块玉坠的时候,他听到了莫名其妙的兽吼;戴上脖子之后,这块玉坠居然直接就印在了他胸口变成了纹络。

这这这……这简直不科学,怎么会这样呢?这完全不附和科学理论啊!

就在他慌里慌张,不知所措的时候,店里的门打开了。

老舅带着一个装潢师傅过来,老舅啥也没说,动手就打扫起来,然后帮装潢师傅一起将破烂的橱窗给换了。

前后没半个小时,那被砸烂的地方就被换好了。

乐毅本想说点什么,老舅却摆了摆手,示意啥都不用说了,这事他自己会搞定的。

乐毅也知道老舅人面广,无论黑道白道都认识很多人,不出意外,那几个混混很快就会遭殃的。

“你没什么事吧?”舅舅打量了他几眼,比起店被砸,他更担心的还是这个外甥。

“我没事。”乐毅摇摇头。

“你不停地抓胸口干什么?还有你脸为什么那么红?是不是又在我电脑里下片了?”舅舅眯着眼睛,仿佛能洞悉他心思一样,一脸严肃地问道。

乐毅当然否认,一本正经地说:“怎么可能?”

“没有就好,你还小,爱情艺术片不宜多看。”舅舅意味深长地说。

“……”乐毅没回话,只是鄙视地看着舅舅。

说起来舅舅才是下片狂魔,舅舅这厮曾经下片,弄错了种子,眼巴巴地坐在电脑前守了四五个小时,等到迅雷把电影下好,打开一看,全是金刚葫芦娃,气得他差点一口老血喷在屏幕上。

“行了,你去把吴涛那兔崽子给我找回来,那小混蛋又不知道死哪里去了,今儿下午该让他来看店了。”舅舅一边说着,一边接了个电话,估计又是他的牌友叫他打牌了。

乐毅应了一声,心里装着事,拿着自己的东西就离开了。

找表弟吴涛倒也简单,这厮除了网吧,根本不会去别的地方。

步行五百来米,乐毅钻进了网吧,随便找了一下就在一包厢里找到了他。这家伙叼着烟,摸着鼠标飞快地点点点。玩的是LOL,他最爱的英雄是大宝剑盖伦。不过他水平并不高,总是徘徊在青铜阶段,唯一的长处就是虐虐小学生,并且他的召唤师名字就叫“打遍小学无敌手”。

“毅哥,你怎么来了?”乍见乐毅到来,吴涛看了看他,一脸惊奇,“你是要跟我一起组队打排位吗?”

“打你个鬼,老舅叫你回去,赶紧的。”

“不行啊,我晋级赛呢,还差两盘就晋级了,奶奶个胸,我终于要晋升白银段位了。”吴涛一脸激动地说。

“得了,就你那水平,晋升白银是没希望的。赶紧去吧,老舅说了十分钟,十分钟内你要是不回去,你这个月零花钱就没了。”乐毅拿出杀手锏。

“零花钱?不就是零花钱吗?”吴涛嘴角一翘,一副不以为意的模样,可过了几秒,他猛然转过头来,“啥?你说啥?一个月的零花钱?”

说着,吴涛整个脊背都直了起来,立刻丢下鼠标,说:“……哥……你帮我打两盘,一定要赢,一定……”

乐毅叹了一口气,接过了他的位子,帮他打了起来。不过他并没这个心情,脑子里想的都是胸口上的那个纹身。

本来他打算跟老舅说,毕竟老舅见多识广,问问他或许能问出个隐约情况。

但是,像这样的怪事,就算他说出来,又有谁会信啊?以老舅的性子,不但不会信他,更会打电话给他妈妈,说他好样不学,却学地痞流氓纹纹身。

一顿骂是免不了的!

“与其跟老舅说,倒不如自己琢磨吧。”

于是,他就在电脑上搜索了起来,看看会不会有其他人也碰到过这样的情况。遗憾的是,查了很久,也没查出谁有碰到过类似的事。

不过,他却将那纹络上的兽纹的来历给查出来了。

那只长相跟老虎一样,却有一双血红色翅膀的生物,叫穷奇。

《山海经》中称,穷奇是上古时代的四凶之一,是恶兽。与混沌、梼杌、饕餮齐名。

“传说龙生九子,其中第五子就是饕餮,这穷奇能跟饕餮齐名,来历倒是不小。”

摸着胸口的纹络,忽然就在乐毅闭眼的时候,他居然感受到以自己为圆心,似乎有一个很大的暗红色光圈笼罩在方圆百米之内。

他猛然一惊,赶紧睁开了眼来,然而一睁眼,那种光圈就消失了。

他惊恐地闭上眼睛再度尝试,却在闭眼之后,那种暗红色的光圈又出现了,的确是以他为圆心,向周围扩散了百米。

“这光圈难道就是这纹络发出来的?这到底是什么跟什么啊?”

乐毅百思不得其解,一时尿急,他想去上厕所,却在刚刚起身,接着他感到周围的空间一阵扭曲,眨眼之后,他惊骇地发现自己不在包厢里,而是出现在网吧的厕所里。

“这……”

出现这样的情况,他的小心脏噗通噗通一阵狂跳,就跟见鬼一样。遇上这样的事,并没多少开心的成分,更多的是恐惧。

前一刻,他还在网吧包厢里,眨眼间他就到了网吧厕所。

这间网吧他还是挺熟的,他所在的那个包厢跟厕所的距离起码有五十米的距离,他居然眨眼间就到了。

“这……是做梦吗?”

他咽了咽唾沫,狠狠掐了自己一把,疼!这不是梦!

他立刻回忆刚才自己的动作,似乎是突然一站起来,然后下一秒就到了这里。于是他试着看看自己能不能再回到包厢。

却在他试着起跳,用意念去回忆包厢,仍是无法转移回去。

一时疑惑起来,他又摸了摸胸口,可却就在摸胸口的那一霎那,他身边的空间再次扭曲,再一眨眼,他又回到了网吧包厢。

“天呐……这……这不是梦,真的是瞬间移动!”

乐毅一时也不知道是激动还是慌张,各种情绪地充斥让他浑身都发起抖来,他摸着胸口,脑袋里再次想到网吧厕所,结果,空间又一次扭曲,他又回到了厕所当中。

好在厕所没人,要不然定然会吓到别人。

乐毅食髓知味,犹如上瘾了一般,这天下午他在网吧里试了十几次,直到胸口隐隐作痛,他才停了下来。

经过无数复杂的情绪在心中折腾,最终,他没了惊慌失措,只剩下兴奋与激动。

出了网吧,他目光盯准了网吧对面的一间建设银行,跃跃欲试地眼神变得火热起来……

5章黑色的女生Bra

“我如果蒙着面,忽然一下穿梭到银行金库,装一麻袋黄金或是钞票,那岂不是发了?”乐毅搓了搓手,美好地幻想着。

去银行拿东西,这当然只能是想想而已,毕竟是犯罪的,万一不小心留下了什么蛛丝马迹而被警方抓到,那可就完蛋了。虽然他有瞬间移动的能力,警察不一定能够抓到他,但也注定从此他不能光明正大地生活在这偌大的世界当中。

“偷银行就算了,有了这种能力,还怕没钱?”

经过之前在网吧的实验,大概是尝试了十五次之后,胸口就会隐隐作痛。这应该是极限的反应,也就是说,他一天只能使用这种能力十五次左右。

兴奋激动之后,等他慢慢冷静下来,又变得惶恐了起来。

他回到了家,将房门反锁起来,躺在床上思考着。他倒不是惧怕瞬间移动的能力,而是惧怕这种能力万一要是被别人发现,或者是以后不小心被媒体曝光,国家会不会派人把他抓走做实验?

这是极有可能的,很多科幻电影当中都有类似的情节——但凡有人出现了特异功能超能力,就会被国家特殊组织抓住,做各种研究,一辈子只能生活在实验室当中,成为一个人形的实验小白鼠。

这样的待遇,乐毅当然不想要。

“这么一来,如果不想被人发现,我就只能尽量不使用这种能力!”

他思忖再三,决定下来,自己还是像以前一样生活,至于“瞬间移动”的这个超能力,暂时谁也不告诉。老舅不行、表弟吴涛也不行。

翌日,便是星期一了。

周末结束,又该是去学校上课的时候了。

乐毅和表弟吴涛都就读冷江市一中,算起来冷江市一中是公办性质最好的高中了。乐毅当初是勉强过关考进这所学校的,而表弟吴涛么,则是老舅花钱走后门塞进来的。

不然像他这个“打遍小学无敌手”的游戏迷,又怎么考得上冷江市一中?

“毅哥,你帮我请假吧,今天上午好像都是英语课,你知道的,我对英语不感冒,就算去了,也听不懂,倒不如去撸两把。”刚出家门,吴涛就如此表示,小声地说。

乐毅白了他一眼,恨铁不成钢地说:“好歹也高三了,就算临时抱佛脚,你也得抱一下吧?”

“抱个屁,那都是班主任骗人的玩意,像我这样的就算不做事一辈子也衣食无忧,怕什么。”吴涛摆摆手,看得很开。

其实他说的倒也没错,他老爸有一间内衣店,还有一栋公寓楼出租,他将来子承父业,就算吊儿郎当也的确是衣食无忧。

乐毅叹了一口气,吴涛这样也不是一次两次了,还没来得及再劝,吴涛已经向网吧跑了去。

“那我怎么跟班主任说?”乐毅喊道。

“你就说我爸阑尾炎,我急着陪他去医院做手术!”吴涛丢来一句。

“妈得,又阑尾炎?你爸的阑尾已经割过一次了!”乐毅脸色一黑,没好气地骂道:“他知道非打死你不可!”

“嘿嘿……”吴涛厚着脸皮一笑,一溜烟就不见了。

一个人上路倒也不觉得寂寞,乐毅想着自己的能力,能用来干什么呢?

譬如说,夜黑风高的时候忽然一下就穿到某个女神的浴室里去,看看女神沐浴的美景;再譬如考试的时候,等老师收了卷子,自己趁老师不在的时候,穿到他办公室再加工一番!

“嘿嘿……”想着想着,乐毅不由自主地无耻笑了起来。

他摸了摸下巴:“比起改卷子,似乎突然穿到女神的浴室里去看看,更具诱惑力!”

从家里到学校,路程也不过是将近一公里的样子。所以一般如果不是下大雨,乐毅通常是步行去学校的。从家走到学校,以他的速度二十来分钟就到了。

他一边想一边走,不一会儿就靠近了学校。大早上的交通主道之上,车流量还比较少,但学校周围已经是很热闹了。很多摆小摊的,天没亮就已经开张了。

乐毅习惯性地走向一个小摊点,这里卖的大郎烧饼很有滋味,是他比较喜欢吃的早餐之一。

却就在这个时候,校门口附近,忽然有几个黄毛盯上来他,并悠悠地走了过来。其中一黄毛指着他,说道:“这小子不就是那内衣店的小子么?”

“嘿嘿,山不转水转,这么快就碰上了。妈得,昨天如果不是他,那小妞也跑不掉。”

“昨天这混账东西还对我们出言不逊,哥几个,今儿个咱若不给他长点记性,恐怕他是不知道咱们中兴社的厉害。”

“弄他!”

五个黄毛说着,就一起出动,向着乐毅就跑了过去。要把他拖进巷子教训一顿。

乐毅刚好拿出钱包准备付账,陡然听到脚步声向这边传来,他猛一转头,恰好就看到五个眼熟的黄毛一脸杀气地向他冲了过来。

他知道不好,当即拔腿就跑,嘴里还叼着一个烧饼。

“喂……烧饼还没给钱。”矮子老板连呼一声。

乐毅边跑边回道:“下次给你。”

五个黄毛在后面追,也是跑得飞快,他们分散了开来,要从多方拦截。

“混账东西你再跑,我就打断你的腿!”有个黄毛威胁他,放出狠话。

乐毅当然不会傻乎乎地听话停下,但五个黄毛分散拦截,有两个人已经抄捷径要拦截他的去路了。后面追着的三个黄毛,也眼看就要及上他。

乐毅一急,知道自己要是被逮住,少不了就是一顿揍。

突然他瞥见前方十米处,有一个黑漆漆的地下车库敞开着门,有辆车正从里面出来。

他灵机一动,立刻就向着地下车库跑了过去。

“拦住他,别让他跑了!”

五个黄毛形成合围之势,封锁了各大去路。却陡然见到乐毅往一个地下车库钻了进去,一黄毛冷笑了起来:“傻叉,往死路跑,这样正好,在下面动手,更加没人看得到。”

五个黄毛狞笑一声,却也不着急了,他们留了一个人守住地下车库的出口,其他四人则一并下去擒抓乐毅。

而乐毅他一冲进车库,立即就藏进了黑暗当中,一闭上眼睛,那种以他为圆心的暗红色的光圈又一次出现了。

暗红色光圈所笼罩的范围是百米方圆,也就是说,他的瞬间移动是有距离限制的,只要在这暗红色光圈之内,可以让他随意移动到任何地点,但超出了暗红色光圈就不行了。

然而这百米方圆是乐毅所陌生的,耳边听着外面脚步声已经传了过来,他一急,伸手摸着胸膛那道兽纹,身边的空间忽然就扭曲了,他随机发动了瞬移。

当空间静止后,他已经来到了另一个地方,“哐啷”,他一抬头不小心撞翻了一个脸盆,一件件蕾丝花边的东西掉了下来落在他身上。

乐毅捡起一只黑色的女生Bra,34C。

都市逍遥高手》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都市逍遥高手】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推荐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