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资讯网
首页 文化 正文

辣手小毒妃小说免费试读

2019/01/15 03:55:50   来源:网络
书名:辣手小毒妃
第一章

  “孩子,我的孩子!”

  猩红的血湿透了施妙鱼的曲裾中衣,那剧烈的疼痛更让她整个人跌倒在地,她惊恐的捂着自己的小腹,尖声叫着自己的丫鬟:“好疼,采荷救我!”

  采荷踉跄的扑过来,肿着张脸,也是涕泗横流:“夫人,采荷在,采荷在您别怕。原文http://www.58fenlei.cn/

  只是没等她到跟前,便被边上的丫鬟婆子死死拦住,不准她再靠近一步。

  一道懒洋洋的声音自门外传来:“啧,当真是主仆情深呢。还愣着做什么,把这个贱婢拖出去,打死。”

  随着话音落下,便见一名格外艳丽的女子走进来。身着一袭大红衣裙,眉眼精致,饱含凌厉。

  随着她话音落下,便见采荷被婆子们死死的拽了出去,施妙鱼顿时尖声道:“你们这群狗奴才,放开她!”

  施妙柔望着施妙鱼自顾不暇的凄惨模样,啧了两声:“姐姐这模样好可怜呐。你们也真是的,不是嘱咐你们,除了孽种便是,莫要太为难姐姐么?”

  后一句话,却是说在场的仆妇婆子们的。网站http://www.58fenlei.cn/

  施妙鱼原本捂着阵阵抽痛的肚子想要去救采荷,听到这话的时候,蓦然抬起头,不可置信的厉声质问道:“施妙柔,是你做的?!”

  昨夜里她得知夫君要杀了自己腹中孩儿,这才仓皇逃出,当时分明是施妙柔将自己放走,还要她走的越远越好的!其后她被家丁抓回来,还被强制灌下堕胎药,她以为是陆江荣的主意……

  可是现在——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想知道原因吗?”施妙柔倾身,靠近她些许:“其实很简单,无非是我不想日后有你的孽种在我跟前碍眼,毕竟,这府中日后的女主人,是我。”

  “所以你就要灌我堕胎药,夺走我的孩子?”施妙鱼满脸怨恨:“我分明已经说过,你要这个位置,拿走便是。我既然已经走了,便不会再与你争,为什么要把我给抓回来!”

  施妙柔露出讽意,直起身抬脚踩在她肚子上,慢慢的碾着,听着施妙鱼凄厉的叫声,她畅笑出声:“好姐姐,你还真是天真啊。这些年你加注在我身上的耻辱,我还没讨回来呢,怎会让你这么轻易的离开呢?”

  痛!这是施妙鱼仅剩的知觉,她抓住施妙柔的脚,想要挪开,可偏偏提不起半分力气,恨不能立马死过去才好。

  她脸色惨白,汗水从额头滚落,施妙柔看着她的狼狈模样,心里是难言的畅快:“施妙鱼,你是嫡女那又如何,如今不是照样被我踩在脚底?”

  “有时候老天真是不公平,明明我样貌、才华皆不输你,却偏偏因为出身处处低你一头,好在如今它终于开眼,从今往后,我施妙柔才是沐阳侯府的嫡女,而你,只是只落水狗。”

  声音里饱含着恨,施妙鱼百思不得其解:“从小到大,你哪样东西不比我好?我也处处不与你争,我究竟做了什么,要让你这么恨我。”

  施妙柔加重力道,疼的施妙鱼几乎晕厥,她慢条斯理开口:“因为,你的存在就是错误。推荐58fenlei.cn

  “啊——”施妙鱼痛呼出声,余光看到一角青色衣袍在门口闪过,她咬牙撑起身子,厉声喊道:“陆江荣,你给我出来。”

  门口没有动静,秋风掠过,带起院中枯叶,女子虚弱但坚定的声音慢慢响起。

  “天启二十六年,大理寺左寺丞辞官,是我回去跪在父亲院外一个昼夜,让你如愿以偿坐了这个位置,天启三十年,你以权谋私,事情败露,是我到处求情,让你幸免于难,天启三十六年……”

  桩桩件件,历历在目,每多说一个字,施妙鱼心中的恨就愈发深,像颗种子落在心头,迅速发芽成长,遮天蔽日。

  初时下嫁,非她所愿,但她嫁过来后相夫教子,操持内外无不上心,没想到最后却落得这样的下场。

  “最后,就在月余前,你为求大好前程,亲手将你妻子送到别人床榻之上,陆江荣,你不得好死!”

  声音陡然提高,又尖又利,施妙鱼浑身的力气终于被抽光,她颓然倒在地上,她早该在自己被送到安陵王床上时就该死心了。

  看着眼前多出来的脚,手紧攥成拳头。

  陆江荣又羞又气,猛地抬脚进门,指着她道:“你这个淫妇,与安陵王私通,我念在你为府中操劳多年的份上本想放过你。来自http://www.58fenlei.cn/可如今安陵王通敌叛国被皇上处斩,你却要留下他的野种,你这是想要陆家陪葬啊!为了这阖府安危,我是再留不得你了!”

  “哈哈哈。”施妙鱼施妙鱼怒极反笑,声音却格外的凄凉:“是吗,难道你不是怕事情败露,受到牵连吗?”

  她强撑着想要爬起来,猩红鲜血立马争先恐后涌出,落了满地鲜红。

  当初为了荣华富贵,一碗迷情药将她送到顾清池床榻上的是他;得知她怀孕不准自己打掉,想要以孩子做筹码的人是他;现下安陵王被皇上以叛国罪论处,生怕祸及自己想要杀了她的人,也是他!

  可如今,他却以红杏出墙来给自己下了定论?!

  陆江荣脸色阴沉下来,只觉这女人实在不识好歹,竟然将自己说的这般的不堪。他再怎么说也是她的夫君,又这么说自己夫君的么?

  陆江荣恼羞成怒,一把夺过随从手中的长剑,径自朝她狠狠地刺去。

  这女人如此碍眼,还拿那些他不愿意提及的过往羞辱自己,还是死了干净!

  “啊!”施妙鱼疼的浑身痉挛,原本支撑着身体的手立马无力垂落。

  在场的人有些不忍,略略偏开视线,陆江荣竟是挑断了她的手筋。

  陆江荣并没有停手,反而是放缓速度,存着折磨的心思一刀一刀的挑断她手筋脚筋。推荐http://www.58fenlei.cn/

  而这样极致的痛楚之下,更有施妙柔添的一把火:“施妙鱼,想知道你那短命娘怎么死的吗?”

  “那是因为,父亲不愿意让我母亲再对你那短命娘伏低做小,所以一味毒药,送她去了黄泉!”

  “你说什么?”

  身上的痛楚让她麻木,可施妙柔的话,却让她只觉得一颗心被撕扯成了碎片。

  疼!

  施妙柔满意的看着她的表情,掩嘴笑道:“我说,谁让你们母女太碍事了呢!”

  “贱人,贱人——”

  施妙鱼双目圆瞪,厉声道:“奸夫淫……啊……”

  只听得一声清脆的骨头碎裂声,却是施妙柔狠狠地踩住了她的手骨,咬牙切齿道:“施妙鱼,你要怪,就怪自己没投个好胎,这次去了地府,可要睁大眼睛避开我。否则,再撞到我手里,我照样能让你生不如死。”

  说到这里,她又回眸,楚楚可怜道:“夫君,她这张嘴,伶牙俐齿的,我实在不想她以后还能说话,倘若她下了地狱,天天回来找我念叨可怎么是好?”

  陆江荣抬起她下巴,轻轻吻了上去,道:“这有何难。”说罢,他示意左右随从上前,控住施妙鱼,绝情利落的挥剑:“割了她舌头便是,到时候拿去喂狗,我让她下辈子也不能说话,这样你可满意?”

  施妙柔轻声娇笑起来:“夫君真是心疼妾身呢。”她眼风扫过身边仆从:“愣着干嘛,还不赶紧把她处理掉。”

  “是。推荐http://www.58fenlei.cn/”仆从提刀上前。

  “夫君,今晚我想吃醉蟹。”

  “好,都听你的。”

  他们边说边转身离开,施妙鱼像离水的鱼,痛苦的在地上扭动身体,泪水混杂着血水滴落,她发出含糊的声音,眼睛盯着虚空,直到眼里的光逐渐涣散。

  这对狗男女!

  若苍天有眼,让她来世再遇此二人,她定要二人血债血偿,不死不休!

第二章 她重生了?

  疼,手臂处尖锐的疼痛让施妙鱼恍然忆起临死前被挑断手筋的一幕,她身体下意识的一个痉挛,眼睛缓缓睁开。

  朦胧中看见有重重人影在晃动,还有各种嘈杂声化作条条无形的蛇往她耳里钻,她捂着头疼欲裂的脑袋坐起来,试图弄清楚发生了什么。

  “小小年纪歹毒如斯,若是再不好好教导你,我看改日就能对这阖府上下动手!把她抓起来!”

  周围立马有人围过来,拿出麻绳七手八脚的要捆住她。

  眼前景象逐渐清晰起来,施妙鱼视线定在面前身穿一袭耦合色纱裙的妇人身上,脑袋再度陷入混乱。

  是裘姨娘……

  这,怎么回事?

  “大小姐,妾身自认从进府之后,从未对夫人不敬;执掌这府上事务更是处处以您和夫人为先。可我没想到,你竟然心思这么歹毒,仅仅是妒恨妙柔和安陵王的婚事,就在府中私设祭坛,还亲自扮作巫师来诅咒她!她可是您的亲妹妹啊,您怎么能这么做呢!”

  裘姨娘面色肃寒,眼眶泛红,看起来着实是为孩子担忧。

  施妙鱼从她的话里捕捉到要点,脑海迅速思索着,终于隐约记起,在她十六岁那年,母亲重病,她从施妙柔嘴里听说巫术灵验,能够让她的母亲尽快好全,所以偷偷在府中弄了祭坛。

  未料,那只是施妙柔和裘姨娘设的局,事情败露后,父亲震怒要打死自己,是母亲拖着病体来替她抗住了那顿鞭打,其后,母亲的身体就急转直下,在那年冬天撒手人寰。

  次年开春,裘姨娘被抬正,她也从此过上了仰人鼻息的生活。

  指甲陷进肉里,施妙鱼暗暗告诫自己要沉住气:“裘姨娘,你在说什么,我怎么不明白?”

  裘姨娘冷笑:“大小姐到了这时候还要装傻么?若不是你知道三日后的宫宴上,皇后娘娘要宣召封柔儿为安陵王侧妃,你会下这般狠心,以巫祝之术来害她么?小小年纪你就这般狠毒心肠,妾身定要让老爷给一个公道!”

  眼见得那些嬷嬷们又来摁她,施妙鱼一把挣脱,神情里闪现出几分诡谲道:“姨娘确定,要让爹爹给你公道么?”

  她此时分明被人控制着,可那眼中的光芒却让裘映瑶猛地一寒,像是被毒蛇缠绕住一样。

  而施妙鱼接下来的话,更让她身体僵住。

  “姨娘,我若是你,就决计不会在这个时候发难。毕竟,就算是你用这个理由让爹爹责罚我,导致我不能去参加宫宴,妹妹这张脸,也好不起来呐。”

  裘姨娘这人,做事向来讲究稳妥。她之所以这般谋划,无非是觉得施妙柔的脸不能出门,所以就联合了施妙柔嫁祸给她,好让自己也进不得宫。

  毕竟,若是她进宫被入了贵人的眼,对于裘映瑶母女可是大大的不利呢!

  “你怎么知道柔儿的脸出事的!”

  裘映瑶的脸色在听到她最后一句话时,瞬间冰若寒潭。

  妙柔生病这事,虽然府中都知道了,但除了亲近的几人知道她是脸上出现的问题之外,其余人皆是半点不知,她怎么会知道的。

  难道说,是她动的手?

  闻言,施妙鱼表情未变,只淡淡道:“姨娘莫不是忘了我外祖家中是做什么的么?这上京城内但凡涉及到医术之事,若我想知道,有几样瞒得过我?”

  是了,施妙鱼的外祖家是从商的,而她那个孀居的姨母手中更是握有京城内大大小小十多处药房。这上京城内的达官贵人们看病,除了府医之外最信任的便是林家的药铺!

  但也是因此,她才会如此痛恨林嫣然,纵然林家再富可敌国,也不过是一个商户之女,怎么配让她这个三品大员的嫡女伏低做小的做妾!

  裘姨娘心中暗恨,可想起自家女儿的脸,警惕道:“你想怎么样?”

  “很简单。”

  施妙鱼睨了一眼钳制自己的下人,淡淡道:“今日之事,姨娘便当没有发生过。作为回报,我可以医好施妙柔的脸,让她完好无损的跟我一同进宫。”

  虽说她不知道自己为何会重回十六岁这年,可是若是任由事情向前世那样发展,她娘的命就保不住了!

  她不能再失去娘亲一次,所以这一次,最好的结果就是让裘姨娘自己放弃将此事闹大!

  裘姨娘心中一动,却又冷哼道:“大小姐莫不是当我傻?妙柔就是被你害成如此模样,若是放任你们接触,谁知道你还会对她做什么手脚。”

  见她神情松动,施妙鱼勾唇一笑,低声道:“那裘姨娘就好好想想,到底是放弃这次入宫的机会也要让我折进去呢,还是让我替她医治那张脸,届时我二人一同入宫。”

  顿了顿,她继续说:“姨娘是聪明人,知道怎么选择才是最好的吧?”

  裘姨娘脸色变幻,格外挣扎。

  这次施妙柔脸上的红斑来势汹汹,她们母女才定下这条计策。若是成了,以林嫣然那个病秧子,必然会雪上加霜,而施妙鱼也会将施庆松对她最后一点恻隐之心失去。

  让她就此罢手,下次还得细细谋划。

  可若是不答应施妙鱼……

  一想到施妙柔的脸,跟皇后娘娘许诺自己的话,裘姨娘到底是下了决心。

  皇后娘娘已经答应自己,此番宫宴,只要施妙柔表现的好,便向皇上提及,将她嫁给安陵王做侧妃。

  虽说那只是个无实权的王爷,可到底是皇亲贵胄!

  “既然大小姐这么说,那我就静候佳音,三天内,你若不能医好妙柔,到时候别怪我翻脸不认人。”

  丢下这句话,裘姨娘带着人离开,留下两个粗使嬷嬷送她回房,并且守在外面,名曰供她使唤,实则是看守。

  回到房间里,施妙鱼打发了近身伺候的人,自己坐在房间里平复心情。

  正是午后好时光,铜镜里的女子年纪尚小,一张脸上满是柔嫩细滑,再不是多年后的沧桑。

  只是那一双眼,却是古井寒潭一般,内中饱含着恨意凌然,与这张豆蔻年华的脸毫不相符。

  到了此时,她才真真切切的确认了一件事,自己竟真的重回到了十六岁这年!

  天可怜见,竟给她了一次重来的机会。

  这一次,她必然要好好珍惜,让该付出代价的人,都一一偿还!

第3章 安陵王顾清池

  想到这,施妙鱼眼睛“唰”的睁开,当务之急,是要想办法替母亲解掉体内的毒。

  临死前那一幕她还记得清清楚楚,一想到施妙柔的话,施妙鱼便觉得胸腔内满是愤怒与恨意。

  她原本以为爹爹只是不喜娘亲是商户女,却万万没有想到,毒死娘亲的竟然是爹爹!

  那可是他的发妻啊……

  当初娶娘亲的时候,沐阳候府已然没落,是娘亲带来的万贯家财,助他在京城一步步的站稳了脚跟。可他非但没有感激,不但与裘映瑶先暗通曲款,又将之纳为了贵妾,在发迹之后,更是将掌家大权都交给了裘映瑶。

  这么多年,娘亲过的什么日子她都看在眼里。若不是林家在京城中还有些人脉,怕是她们母女早就葬送在这偌大的沐阳候府的后宅了!

  施妙鱼眼眸微寒,目光凌厉。

  苍天有眼,她定要力挽狂澜,将母亲从阎王殿拉回来!

  施妙鱼偷眼看了外面,见那两个嬷嬷守在回廊下打瞌睡,她略微计较一番,便走到书柜前,小心翼翼的推开了柜子。

  这些年她的院子从未更换过,所以沐阳候府上下都不知道,自己房间内,有一条延伸到后花园的地道。

  小时候时常被母亲关在屋里念书,可她贪玩,就着身边的婢女小厮们打了个地道,然后从这里溜出去,玩够了,又趁着母亲没发现之前溜回来。

  从地道出去之后,施妙鱼一路躲着人,趁人不备溜进去了书房。

  照她的了解,如果爹爹有点什么东西想藏好,应当都是放在这里。那么下给娘亲的毒药,应当也是在这里。

  只要她找到了毒药的品种,就可以让姨母帮忙找到相应的解药!

  施妙鱼一路溜进书房后,捂着一颗砰砰狂跳的心,快速跑到多宝阁前翻找起来。

  可没过片刻,外头就有动静传来。

  有人脚步声传来,旋即听得一个下人的声音隐隐响起:“给侯爷请安。”

  施妙鱼的心猛地提到了嗓子眼,她怎么都没有想到,往日里都日落才回来的沐阳候,今日竟然提前回府了!

  她四下打量一番,顿时有了计较,闪身钻进了书房的床底下。

  施庆松有时办公到很晚,所以这书房也放了一张大床,雕花木床打造的精美,床下的空间倒是也大。

  不想她刚钻进去,不期然就对上了一双漆黑如墨的眼。

  她唬了一跳,猛地便被一只手掐住了喉咙:“别动。”

  虽是秋季,天气却有些炎热。可那手却冰凉如斯,像是毒蛇缠在上面。

  床下格外黑暗,眼前人的模样让施妙鱼看不真切。而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也让她的脑中瞬间空白。

  施妙鱼竭力让自己平静下来,猛地闭上了眼睛,咬唇道:“阁下,我只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闺阁女子,等外头人走了,我就先出去,既不会看到你的样子,也不会将此间事情胡乱宣传,如何?”

  外头脚步越发的走近,施妙鱼更觉得心几乎跳了出来。她的双眸死死的闭着,长长的睫毛因着害怕而抖动,像是一把小扇子在挠着男人的手心,传来细细密密的痒。

  柔软酥麻,一如眼前女子的声音。

  “想不到,你倒是识趣儿。”

  男人的手未曾拿开,只是声音里,却带出几分散漫来。

  熟悉的声音落在耳边像道惊雷炸响,施妙柔身子猛然僵住,唰的一声睁开眼,借着那房门被打开而传进来的亮度,模糊的看清楚了眼前男人的轮廓。

  前世种种再现脑海,炸的她通身都颤抖起来。

  这个男人——

  是安陵王顾清池!

  当初陆江荣为了自己的荣华富贵,不惜用自己当做作讨好权贵的玩意儿。

  她被灌了迷情药的那一夜,眼前之人将她当做泄欲的工具,在她身上索取无度。

  而她,更是在那颠鸾倒凤之后,怀上了他的孩子!

  纵然知道那之后不久,顾清池就被皇上以通敌叛国的罪名处死,可那些屈辱的记忆,她怎么忘记的了?

  施妙鱼只觉得头脑都炸了开来,屈辱的感觉瞬间弥漫周身,她紧咬着牙关,有瞬间就想不管不顾的大喊出声,和他同归于尽!

  “想喊?”

  那只手带着冰冷的温度,与其说是掐着她,倒不如说是禁锢。

  那力道虽然不重,却瞬间让施妙鱼那如烈火焚烧的心冷却了下来。

  不,她好容易才重来一世,不能就这么死了!

  “放心,我没那么傻。”

  施妙鱼的理智迅速回笼,借着巧劲儿转身,将目光投向了外面。

  门,被人推了开来。

  进来的是沐阳候施庆松。

  想当年,施庆松也是名动京城的风流人物,不然也不会惹得娘亲对他一见钟情。

  如今他虽年过不惑,但依旧风姿卓越,此时他已换下朝服,着了一身衮了金边的白色长衫,颇有名士风流的意味。

  施庆松并不知房中还有其他人,他进来之后,便拿起一支笔奋笔疾书。

  时间仿佛被凝固了一般,身后之人的呼吸清浅,落在施妙鱼的耳边,让她的身体更是僵住。

  脑子里控制不住的回忆着那一夜,他狂热的吻,和……

  正在这时,只听得房门再次被推开,有女子的声音随之传了进来:“侯爷今日倒是回来的早,可巧妾身炖了燕窝,您也用一些吧。”

  来人正是裘映瑶。

  她袅袅婷婷而来,脸上的柔媚顿时让施庆松的眉头松开,放下笔道:“瑶儿来了。”

  裘映瑶将托盘放在桌案上,又站在施庆松的身后替他揉捏着额头,一面笑道:“侯爷今日怎么这时候回来了,可是事务不多么?”

  “若是不多便好了,实在是圣上交代,所以提前回来处理。”

  施庆松与她说了一会儿话,见裘映瑶眉心隐隐有郁色,笑着问道:“瑶儿今日怎么了,看着不大高兴呢。”

  裘映瑶叹了口气,轻声道:“柔儿的脸请了好几个大夫都不见好转,妾身心情如何能好得起来?”

  裘映瑶说到这里,又道:“况且再过几日又是宫宴,届时又要以妾室的身份进宫,少不得叫人奚落。”

  裘姨娘此时全无当家的气势,神情娇柔又委屈,看的施庆松的心都要化了。

辣手小毒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大海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大海读书)或者(dahaidushu),关注后回复 【辣手小毒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推荐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