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资讯网
首页 文化 正文

傲器焚天小说免费试读

2019/01/15 03:54:31   来源:网络

小说书名:傲器焚天

第一卷 威震天岚城第1章 异象将临

天光放亮,天岚城再次睁开了它沉睡的眼睛。58资讯网

旭日东升,给城南的尨龙湖撒下了一片金芒,波光粼粼、湖面上似是有万千金蛇在舞动;而贯通天岚城东西的那条官道,也涂上了一抹亮黄、给早行的车马披上了金黄的铠甲……

如今圣皇天朝各处纷纷灾变连连,但是天岚城却仿佛是一个世外桃源:依旧青山碧水,来往于城镇中的客商更是络绎不绝。

但是,地处东关的“江记”铁匠铺一大早却迎来了两个“砸店”的煞神。

这是两个少年,一大一小,大一点的十六岁,叫冯冲;小一点十四岁,叫冯真。他们是天岚城世家冯门的子弟。

“江峰,给我滚出来!”冯真对着铁匠铺高声喊着。眼前的铁匠铺既没有门板,也没有窗棂,终年的烟熏火燎,使得门窗变成了两个黑窟窿。

冯真这一嗓子,乃是运足了丹田之气喊出的。说明http://www.58fenlei.cn/他的修为乃是真兽境四层,这一喊,震得铁匠铺那草泥房顶“扑簌簌”灰尘乱抖。

“哎,来了。”一个声音应了一声,从“黑窟窿”中钻出了一个个头并不高大、但很壮实,同样满脸稚气的少年。

这少年名叫江峰,十五岁,修为还停留在幻兽境,比那两个冯家子弟整整低了一个大境界。

少年一看是这二人,神情不免一震;但还是满脸陪笑:“表哥、表弟,你们要打什么器物?”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别看江峰和这二人年龄相当,但却没有二人身上那股纨绔劲,更多的是一种处变不惊的成熟,连陪出的笑脸也透着沉稳。

天岚城不大,但却有不少的世家望族,冯门和江门就是其中的两个。傲器焚天小说免费试读 这两个世家早已在城里居住千年,更是相互间有着联姻和交易往来,所以不但家丁兴旺,更是相互间有着血缘关系。

而江峰按照辈分、和他的年龄,须称呼眼前的二人,一个为表哥、一个是他的表弟。

“谁他妈是你表哥!”江峰脸上的笑容刚刚堆起,后面的冯冲一个身形闪动,已经跃到了他的面前,冲着江峰的右脸就是一拳。

“噗!”一股鲜血向空中喷撒。

这冯冲可是真兽境六层,马上要突破人武境的人物,这一拳下来,直接打的江峰鼻口流血。

大的出手了,小的也不怠慢。别看冯真年纪小,出手更黑,一脚直奔江峰的肚腹,“谁他妈是你表弟!你也配!”

“嗷!”江峰还没顾得上捂脸,便把手捂向了肚腹,蹲了下去。版权58fenlei.cn

但是,事情并没有完。冯冲一掌切向江峰的后脖颈,“我让你装怂!”

蹲在地上的江峰闷吭了一声,一头栽倒了地上。

打人,这两个小子是行家里手,尤其是打江峰,从来没有手软过。平时没事还要拿江峰练练手,别说这次是江峰拂了他冯家兄弟的逆鳞。

铁匠铺紧靠路边,它的后面也是两间草泥顶的房屋,不过有门有窗。那是江峰和他娘的住处。

外面的打斗声终于惊动江峰娘。推荐58fenlei.cn

江峰娘听到动静,慌忙跑了出来,上前抱住地上的江峰,口中却冲着冯冲、冯真喊道:“这是为啥啊!”

“哼!你问你儿子。他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居然想打南宫秀的主意。”一旁的冯真说道,“和我大哥抢老婆。他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

“比武招亲,那是谁都可以报名的。你大哥报的,我为什么报不的!”伏在地上的江峰从牙缝里一个字一个字地蹦着。

每一个字的蹦出,都有鲜血流下。显然,他受伤不轻。版权58fenlei.cn

“峰儿,咱不报名了,啊!”江峰娘抱着江峰央求着。

“不!”江峰猛地抬起头,他的口中淌着鲜血,吼着,怒视着冯冲和冯真。

鲜血并没有引起冯家兄弟的恻隐之心,反而激发了他们的凶性。“我让你不!”冯真说着,抬脚便又向江峰的下颌踢去。刚才一脚踢中了江峰的小腹,现在又是一脚踢向江峰的下颌。

这冯真的手段尤其毒辣!

其实,这冯家兄弟也知道,他大哥冯毕那是已经突破了人武境的人物。这江峰和他大哥比武,那简直就是白给。但是,让他们不能容忍的是,像江峰这样的一个小铁匠、一个连自己的族门都不庇护的人,也敢和他大哥一样,妄想和天岚城第一大势力南宫门攀亲、娶天岚城的“城花”!

这简直是对他大哥的侮辱!

可是就在冯真那一脚刚刚抬起的时候,却猛地停住了。他听到了一阵震耳欲聋的轰鸣声,紧接着,他脚下的大地、脚下的江峰母子一下子变得血红。

“什么情况?”冯真抬着一只脚说道,同时把头转向了那轰鸣声传来的方向:天岚城北边屏山上的天空。

在北边的天空上,一大片红云疾速翻滚,仿佛是燃烧的火焰。整个天空、大地、北边屏山上的森林、旁边天岚城的城墙……也同样变成了血红的颜色。

突然,红云中,数道火球冲了出来。那些火球有的如碾盘大,有的有牛头大,但一律都拖着一条长长的火焰尾巴,划过高空向“江记”铁匠铺这边飞来。

“流星?不像啊!”一旁的冯冲说道。

说话间,那几道火球已经“隆隆”而来,从高空中飞过。

伏在地上的江峰这时也抬起了头,冲着空中看着。突然他觉得,在那从头顶上飞过的一颗火球上,仿佛有一只眼睛闪了一下,正好和江峰的目光相撞。

那是一只闪烁着黑光的眼睛。对,的确是黑色的光芒!在红色的火球中虽然只是一闪,却显得是那样的诡异、骇人。

江峰的心中一凛,连忙低下了头,但依然觉得那目光在盯着自己,仿佛要把自己的五脏六腑看穿了一般。

而随着那黑光闪过自己的身体,江峰感到,他体内丹田那头似真实幻、若有若无的小龙突然金芒一闪,显现了出来。

金龙,它怎么突然间发出金光,变成金龙了!

江峰正纳闷,就在这时,猛地就听得天空中“啪”的一声巨响。他抬头一看,看到那颗刚才闪着黑色眼睛、牛头大的火球,竟然在头顶上空如烟花一般炸开,长长的流焰爆散,冲着“江记”铁匠铺倾泻而下。

“我的妈呀!”旁边的冯真一抱脑袋,不顾一切地向江峰家那黑洞洞的打铁房窜去。而同时,冯冲也抱着脑袋四处乱窜,像只没头的苍蝇一样。

江峰一翻身将母亲压在了身下。

“啪!”

一声脆响,一道流焰在江峰及四处乱窜的冯冲二人近前炸开,火屑乱飞。冯冲的长袍背部被烧了好几个窟窿,露着烧焦的肉色,疼的“嗷嗷”直叫。

江峰就更惨了。他躺在地上护着娘,蓝布短衫的背部已经被烧成了渔网,露出了焦黑的皮肉,但是他却愣是没哼出一声。

紧接着,几声闷雷似的声响从南面传来,接着是巨大的水声。其它从上空掠过的火球一个接一个地掉入了千里尨龙湖中。

火球消失,天空恢复了碧蓝,仿佛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一样。

惊魂未定的冯真也从铁匠房中钻了出来,路过江峰身边的时候,恨恨地“哼”了一声,“这事还没完!”他说完,一拉冯冲就向城中跑去。

“哼!”江峰也是一哼,“没完?没完就没完!南宫秀我娶定了,一定不让你冯家得逞!”他说着,突然目光一滞。他看到一枚闪着暗蓝色光芒的戒指躺在他刚才的伏卧处。

江峰将那戒指捏在了手上。

那枚戒指有蚕豆大小,整体呈乌青色,上面雕刻着一只怪兽的面孔,类似于大户人家器皿上那些骇人的饕餮纹。

“天上掉戒指,稀奇!但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呢?”江峰手捏着指环,左右转动着。他虽然是打铁的,但也看不出那戒指的材质,“既然是天上掉下来的,那肯定宝物了。没准是只储物戒指,里面藏着大量的宝贝。”

“哎呀,这东西你也拿?”江峰娘这时也从地上翻起了身,一看江峰手上的戒指,一把抢了过去,“这明明是只有鬼附身了才戴的辟邪戒指。小小的孩子,谁戴这种东西!”她说着,手一甩,将那戒指扔进了铁匠房旁边的一条沟渠中。

“咱回家治伤去,啊!”娘哄着江峰,拉着他往家里走。

江峰走了几步,转过头,却看到那沟渠中,那只“辟邪戒指”闪着蓝汪汪的光,似是在召唤着他……

第一卷 威震天岚城第2章 制器仙戒

爹留下的“薄荷膏”很管用,一抹上,江峰便感到一阵的清凉,被“天火”灼烧的背部也不疼了。

“他妈的,动不动就拿你二大爷我出气。南宫秀你冯毕娶得,我江峰就娶不得了?打我一拳,踢我一脚,迟早要让你们加倍偿还!”江峰爬在床上,想着今天的事情。

江峰的爹是个铁匠。江峰十二岁的时候,不知什么原因,爹突然暴毙在了铁匠房中。

爹的死因不明,铁匠房又没有人操持,十二岁的江峰便一半时间去城中的开阳堂继续学文习武,一半时间接替爹看守着铁匠房。

一个十二岁的孩子,能打什么铁?只能凑乎着给人家打一些门环、锁扣,磨一磨锄、镰,只是别让这“江记”铁匠铺倒了罢了。

孤儿寡母,加上江峰年龄又小,受人欺负是难免的。

天岚城一些和他江峰年龄相仿的少年,有事没事地就拿他“练手”。江峰的族门江门在天岚城也算是个大家族,按说这一对孤儿寡母更应该受庇护才对;但拿他“练手”的却以这江门子弟和沾亲的冯门子弟最甚!

就像今天一样,随便找个理由就会对江峰一阵暴打。在他们眼里,江峰就是他们手下的沙袋、脚下的木桩,想踢就踢、想打就打。

仿佛江峰挖了他们的祖坟一般!

只不过,江峰挨了打,从来不吭一声,回来也不跟娘说。他只是记在心里、暗下决心:将来一定要让他们加倍偿还!

现在,他又多了一条:一定要把南宫秀娶到手!

南宫秀乃是天岚城城主南宫畅的女儿,今年也是十五岁,与江峰同年。去年,在南宫家门前,偶尔路过的江峰遇到了南宫秀。江峰当时,眼都直了,一向不言不语、颇为老实的他那天像中了邪似的,盯着那妞猛看。

南宫秀虽然只有十五岁,但发育的却极为成熟。前面的酥胸高挺,后面的翘臀鼓鼓,柳眉杏目、一张殷红的小口更是撩人。

面对江峰刀子似的目光,那南宫秀不但没恼,却对着江峰嫣然一笑。那一笑真是媚人,立刻把江峰的魂勾走了。这让江峰确定:南宫秀也喜欢他!

从此,江峰就开始恋上了南宫秀。

正好,前几日城主门前贴出了告示,说南宫秀要在天岚城三年一次的“城比”大会上比武招亲;谁夺得“城比”第一,南宫秀就嫁给谁。

江峰也知道自己现在不堪一击,但还是毫不犹豫地在名册上报了名。

修为固然重要,但南宫秀也喜欢他更重要!

“城比”,是圣皇天朝以武取士的惯例,类似于后世学子的“乡试”。城比之上还有“郡比”、“御比”等。

而“比武招亲”则是城主南宫畅在这一届“城比”中附加的一项内容。

江峰没想到的是,一个人人可以报名的事情,却没来由地惹来了冯冲和冯真的一通暴打!

江峰知道他们的目的。冯冲的大哥冯毕和江门的江志佑分别是冯门和江门的长房长孙,将来是要继承门主的,所以都想和天岚城的城主:南宫畅结上亲。

“哼!小爷偏偏不让你们逞心如意。南宫秀喜欢的是我,你们抢也没用。小爷是打铁的怎么了?照样能把天岚城的城花摘到我这铁匠铺里来。”

他说着,突然想起了被娘扔掉的那枚戒指。他可不相信那是什么“辟邪戒指”,那戒指是从天上掉下来的,没准就是一枚藏有宝藏的储物戒指。

如果真有宝藏,娶南宫秀那还不是手到擒来!

江峰想着,从床上跃起,来到了那个沟渠旁。

戒指还在那里,幽幽地闪着蓝光,江峰的目光一触到它,心头便是一动,似乎有一股奇异的力量,让他把手伸向了地上,“这戒指,肯定不凡。没准真是一枚储物戒指,里面藏着我娶秀秀的聘礼。”他想着,将戒指捡了起来。

江峰感到,一股亲切感传入了自己的脑际。

“你也想找我,是吧?”江峰说着,从手指上挤出了一滴精血,滴了上去。

对宝物要滴血认主,重要的宝物还要炼化,这一点江峰是开阳堂洪师父告诉他们的。

认主之后,那宝物便是自己的了。“啪。”一声轻响,那枚戒指像扇贝一样被江峰打开了。

但里面却没有预想中琳琅满目、耀人双眼的宝物!

“什么情况?”江峰问着自己。

戒指里的空间并不大,看上去像一个小院。院子的周围是一片蒙蒙的雾气,小院倒像是在雾境中一样。

小院的正面是一间草泥顶的土房,门窗上同样没有门板、没有木窗。“靠,这不是我的铁匠房吗?”江峰抬头看了一眼自己身边的那间铁匠房,若不是还在,他还真怀疑被这戒指给搬了进去。

细看之下,江峰倒是承认,戒指中的铁匠房似乎要比自己的这间黑不溜秋的铁匠房强一些。不但有房,还用木栅栏围成了一个小院,院中居然还有一口水井。

小院打扫的也很干净,没有杂草,泥土地上还留有扫帚扫过的印痕。

“没有宝。”江峰的脸上露出了失望的神色。

尽管失望,江峰还是决定:“进去看看。”于是,拿着戒指,重新回到自己的房中,也不顾背上的伤痛,白光一闪,便跃入了戒指中。

现在,江峰已经站在小院中了。他首先来到了水井边,扒着青石凿成的井台向井中望了望。里面一泓井水镜面似的,映着江峰的头。

“喂,喂。”江峰喊了喊,井中传来回音,镜面似的井水荡起涟波。

江峰来到了屋门处向屋里看去,这一看却让江峰彻底地失望了。

确实是一个铁匠房!

“靠,他二大爷我看来就是个打铁的命!天上掉下个储物戒指,里面储存着的还是个铁匠房!”

不过,这间铁匠铺里面的家什和外面江峰的却大不相同。

正面靠墙是一个煅烧炉,燃着淡蓝色的火焰;右面墙上挂着大大小小、各式各样的锤子,有锤头达半尺的大铁锤,也有核桃大小的小铁锤;不止是铁锤,还有黄色的金捶、铜锤,铅灰色的银锤,甚至还有木槌。

锤把也很独特,有直的、弯的、粗的、细的、竟然还有波浪型的、曲尺型的、半圆形的……奇形怪状,让铁匠出身的江峰结舌。

江峰数了数,七大八小、各种形状的锤子总共有二十七把。

“靠!一个打铁,你以为是绣花?还大大小小地弄这么多锤子,用的过来吗?”江峰撇撇嘴,不以为然。

江峰的铁匠房只有一大一小两把铁锤,一个锻烧炉,炉边是一个大风箱。江峰从小就没少给爹拉风箱。但是江峰注意到,这里的铁匠炉旁没有风箱,不知道那个燃着火苗的炉子是怎么烧起来的。

倒是屋子中间的一大一小两个铁砧,让他有点似曾相识的感觉。

“主人。”

江峰正打量着铁匠房,突然,一个声音在他的背后响了起来,把江峰吓得一哆嗦。

当他转过身来的时候,又哆嗦了一下。

一个同样是饕餮纹一样的怪兽头颅,出现在他的面前。江峰还注意到,那头颅上还顶着一只长长的独角。

怪兽的身体却是人形,穿着件蓝布长袍,正冲他抱拳行礼。

“靠!什么情况?你是从哪出来的?”江峰问道。

“主人,我是这‘制器仙戒’的伙计‘独角蓝翎兽’。前任主人叫我‘大角’。”那怪兽自我介绍到。

“制器仙戒、独角蓝翎兽、大角。”廖俊天低声嘟哝着这几个关键词,感觉这铁匠房并不简单,“你说……我现在是你的主人,你……是我的伙计?”他怀疑自己听错了,又问了一遍。

“是的,主人。你既然拥有了这枚‘制器仙戒’,那就是我的主人。”那“大角”老老实实地回答道。

“哦,倒也不错,有替我干活的了。”江峰点点头,立刻摆出了一副老板的架势,“你先给我讲讲这制器仙戒是个什么东东?”

“这制器仙戒乃是一件从远古就一直传下来制器重宝,用来制造各种灵兵、灵器,圣兵、圣器、天兵、天器,乃至仙兵、仙器……”

“什么?可以制造仙兵?”江峰听到这里,差点蹦了起来,“能够制造仙器,那我岂不是毫不费力,就可以打败冯冲他们了?你赶快给我打一把仙剑……仙刀也行!”

这可解决了江峰的大问题了!

他知道,冯冲、冯真二人修为固然比他高,但是如果自己手中有一柄厉害的兵器……比如传说中的诛仙剑、神王刀什么的,对付这两个吃货那自然是小菜一碟。

就连他大哥冯毕来了、他爷爷冯啸海来了,那也是一样的手起刀落、“咔嚓”了他!

那样,秀秀也肯定就是自己的了!

但是“大角”的下面的话却让江峰再度失望:“现在,是制不出仙器的。一者材料没有;二者主人的修为更是不够。我看主人现在连真兽境都不到,要成为一名好的‘制器师’,必须得先把修为尽快提升上来。”

“修为?你开什么玩笑,打铁造兵器,能舞动大锤就行了,还要什么修为?”江峰不以为然地说道,“我要是仙人了,还制什么器?碰到冯冲、冯真他们,一指戳死不就完了。”

“呵呵,主人有所不知。仙人也需要兵器。毕竟仙兵、仙器可以大大加强他们的战斗力。而且我觉得主人不能以冯冲、冯真他们为目标,就算是天岚城也太小了……”

江峰点点头,理是这么个理,但目前的问题还得解决。

江峰很现实!

“城比”半年后就要开始,他要娶南宫秀,现在最需要的是有一柄仙剑之类的兵器,但是提升修为……半年能提升多少?

“那,有快速提升修为的办法吗?”他只好抓住大叫的那句话,问道。

“呵呵。”大角一笑,右手食指向江峰一指,一团黄光进入了江峰的脑际。

长空泼风锤!

第一卷 威震天岚城第3章 长空泼风锤

半个月后,江峰斜跨上他那只小书包,向城里走去,他是去城中的开阳堂的。

开阳堂是天岚城望族们合伙开设的一个武堂,设在离城主府不远的一处大院里,主要教天岚城的孩子们习武、也兼着教孩子们识一些字、背一些大圣至贤的文章。

江峰一进开阳堂的门,便发现今天的气氛有点不对。经常被打,自然而然的也就培养出了对危险的敏感!

人武境的江志佑和冯毕自然不会在这里,他们两个是长房长子,是族中重点培养的对象,无论习文还是练武都是要吃“小灶”的,不会出现在这种地方。

但是江门、冯门以及天岚城其他望族的子弟却基本上都在。

其中有江志佑的二弟江志弼、三弟江志辅、还有族中其他的同辈,如江志成、江志龙等却都在。

冯门的则有冯真、冯虎、冯豹等。

他们从六、七岁开始,就和江峰一样,在这开阳堂中习文学武。

“哼!看来我今天要大开杀戒了!”江峰暗道。

一见江峰进来,这些人“呼啦”一下,便一起围了上来。“江峰,你小子咋还没去南宫门销号去啊!”冯真走上前,把手指捏的“嘎嘣、嘎嘣”直响,用藐视的眼神看着江峰,一副不可一世的样子。

“销什么号?”江峰不解地问道。

“嘿!这小子,还状糊涂呢啊!”冯真转头对他后面的众人说着。

后面的的人群中传来了一阵哄笑。

“他也想娶老婆啊?而且还想娶天岚城的‘城花’、南宫门主的掌上明珠:南宫秀!”一个人惊诧地说着。

“要是江志佑大哥和冯毕大哥争也没什么,你说这小子也参和进来,算怎么回事?江大哥、冯大哥和他一起争老婆,那也太丢份了吧。”

“就是,江大哥和冯大哥和一个小铁匠争老婆,好说不好听呢。而且好像我们天岚城的男人都死光了,‘城花’只能嫁铁匠了……”

江峰明白是怎么回事了,看来自己要娶南宫秀是犯了众怒了。

江志弼也走了过来,“其实呢,我们也知道你抢不过我大哥。可是,你把你自己摆在了和我大哥一样的位置,江家人看着就不舒服!”他说着,抡起右拳便向江峰的太阳穴打来。

一旁的冯真一把抓住了江志弼的胳膊,“江兄,总得有个先来后到吧。”

冯真和江志弼的修为一样,而且比江志弼小;但是冯真出手的狠辣却是在这些人中有了名的,打人专打要害。

“好,好,你先来。”江志弼做出一副大方的样子,“不过,你可别把人给我打死了啊!要清理门户那也得是我们江门自己清理。”他说着,闪到了一旁。

看到江志弼闪到了一旁,冯真拳头一挥,便向江峰的太阳穴打来,“什么你的、我的,江家的就是冯家的。”

圣皇天朝所属的真龙大陆,在修为上分两个筑基境、三个淬体境、四个修仙境,共九个境界,每个境界又分六层。这九个境界分别是:

筑基境:幻兽境和真兽境。

淬体境:人武境、地武境和天武境。

修真境:元力境、至神境、玄法境和圣丹境。

其中,幻兽境和真兽境是指:在人的体内、真气孕育初始,会出现一种兽。这种兽也可能会幻化成牛、羊、鹿等,也可能会幻化为狼、虎、狮等,厉害的还可能幻化为穷奇、梼杌、蛊雕等凶兽。

更厉害的还会幻化出麒麟、凤凰、龙等神兽。不过,凶兽类、神兽类这在天岚城根本没出现过,在整个真龙大陆似乎也很少出现。

这些兽,在幻兽境还是似真实幻、若有若无,乃是一个虚像,但是到了真兽境,便会真实的显现在丹田内;到了人武境之上,更会出现在攻击中。

江峰之前,虽然没有突破真兽境,但是体内已有一条小龙隐隐约约。

江峰的体内有一条小龙,这曾经让爹很高兴,打算教他武技。

可江峰爹突然死了!

没有武技,江峰便不会搏杀。所以江峰的丹田内虽有一条真龙在游荡,却屡屡被人当成“练手”使用。

至于开阳堂,只教一些筑基方面的功夫,并不教武技。天岚城的各个族门都有自己的家传武技,是不需要开阳堂教的。

冯真这一拳,就是运用了冯家的独门武技“天皇劲”中的“天皇屠虎”。

“天皇劲”共有一十八式,这“天皇屠虎”是其中凌厉的一式。

冯真从十二岁上突破真气境之后,便一直苦练“天皇劲”。这一拳使出,挂动风声,快如闪电,力可摧石,江峰的太阳穴若被打中,当场毙亡都有可能。

“啊?”在他身后的孩子们看到冯真出此狠手也是一惊。

他们以前也拿江峰练过手,但下手的时候却也多少拿捏着一些分寸;但是今天一看,他们知道,冯真这是真的要要江峰的命了。

这一拳使出,江峰根本逃无可逃、避无可避。

一旁的江志弼却一声冷笑,但嘴上却喊着:“冯真,手下留人啊!”

江峰也明白了冯真的目的,他冷冷一哼:“想要小爷的命,那小爷就先要了你的命!”他说着,左手一翻,“砰!”拿住了击来的右拳,而右手仿佛握着一柄大铁锤一样,搂头盖顶向江志辅的天灵砸去:

“捶风灌顶!”

这正是江峰在制器仙戒中修炼的武技:“长空泼风锤”中的一式!

江峰自从打开了制器仙戒之后,“大角”教给了他一套功法“天地本我练”和一套武技“长空泼风锤”,让他互相印证着修炼。

“天地本我练”,乃是大角所传功法《东园密器谱》中的第一部分。

这一部分功法主要是修炼真气如何在丹田内聚集,循着怎样的经脉线路运转,以及如何运锤、如何发力等。尤其是真气在经脉中运转的特殊线路,是这一功法的关键,也是秘法。

是打铁的秘法,也是战斗的秘法!

足足半个月的时间里,江峰几乎天天在制器仙戒中修炼这套秘法。

“天地本我练”讲求的是“天地即我,我即天地”,而且修炼起来进境极快,半个月的时间,江峰已经达到了真气境的第五层。可以说已经快要攀到了这一境界的巅峰。

江峰的刻苦是一个缘故,更主要的是“制器仙戒”还有一种特殊的功效:外面的一天相当于里面的一个月!

江峰在“制器仙戒”中待了十五天,就等于在外面苦练了十五个月!

现在他体内的真龙,已经不再是刚刚突破真气境之时的一头巴掌大小的小龙,而是一头身体闪着金光的金龙!

那可是所有修炼者梦寐以求的东东,更是一种惊世骇俗的东东!

大角说,是全真龙大陆都见不到的东东!

那金龙金鳞金爪,眼睛一眨闪着金光,嘴边有两条金色的长须,头上两只微蓝的角。从角的中央开始,一道黑线沿脊柱一直延伸到尾部。

龙身一动,那道黑线中隐隐地有诡异的黑光闪现。

而那两根长须更是特别。

长须一摆,闪烁出一圈圈的精芒,给人一种神秘的感觉,更让人感到其中蕴藏着巨大的威力!

江峰从大角处得知,《东园密器谱》乃是一个远古的仙界文明留下来的制器密谱,之所以以“东园”命名,那是因为在这个古老的仙界文明中,“东园”是专为皇帝制器的地方。

达到了真兽境五层的江峰,觉得自己的气海穴、周身经脉内气息鼓胀,浑身力量倍增。

现在他完全可以像父亲当年一样,一手抡着大铁锤,一手用火钳夹着锄、镰,“当、当”地敲打了。

仅仅半个月的时间,“天地本我练”已经让江峰彻底地脱胎换骨!

更主要的是那武技:长空泼风锤。它简直将江峰熟悉的打铁技能发挥到了极致!

就仿佛这长空泼风锤是给他量身定做的一样。

打铁,讲究稳、准、狠。

手握大锤,出手要稳,击点要准,用力要狠。这样才能够将一块烧的通红的器胚延展开来,打造成锄、镰等各种形状。

当然这只是第一步,但是这却是最为基础的一步。“长空泼风锤”技法,锻炼的就是这打铁的第一步:稳、准、狠!

有了这“稳、准、狠”,别说是冯真,就是现在真兽境巅峰的冯冲,江峰也有信心将他砸扁!

江峰以手化锤,“捶风灌顶”搂头盖顶的向冯真的天灵砸下。众人就见,江峰的“锤拳”高高举起,隐隐地闪动起一道蓝光,“嗡”的一声落下,迅如闪电、声震耳轮。

“啊!”

众人又是一惊。他们现在看到的,江峰高高举起的不是拳头,而是一柄铁青色的铁锤,就像他那破旧的铁匠铺里放着的那柄打铁的大铁锤一样。

他们怎么也想不到,一直是他们练手的沙袋、踢腿的木桩的江峰竟然会有如此凌厉的攻势。

他们同时也知道,这柄铁锤落下去将是什么结果!

冯真更是吃惊。

在半个月前,他和冯冲还在江峰的铁匠铺前狠狠地教训过这小子一顿,怎么现在突然变得如此的强横?

莫非他那打铁的老爹鬼附身,附在了他的身上?

冯真心里一哆嗦!

但是,那冯真毕竟已经是真气境四层的修为了,而且在搏杀上全力侵淫了三年之久。看到江峰以手化锤向他头顶砸来,知道如果被这一“锤拳”砸到,那非得“开瓢”不可。于是身子向右慌忙一移,头也向右一歪。

“咔嚓!”

江峰这一锤固然没有砸到冯真的脑袋上,但是却狠狠地砸在了他的左肩上。

一声骨骼碎裂的声音传出,那冯真疼的大叫一声,身子向地上倒去。他的左肩已经是骨断筋折!

江峰这是第一次与人对阵搏杀,招式运用上尚不纯熟,这才让冯真躲过了这一锤。

可是冯真的右手却还在江峰的手里攥着。

傲器焚天》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傲器焚天】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推荐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