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资讯网
首页 文化 正文

婚姻不易,且爱且珍惜小说免费试读

2019/01/15 03:43:57   来源:网络

小说:婚姻不易,且爱且珍惜

【一】那年那月

故事的最初还得回到上世纪七四年的一个初夏。婚姻不易,且爱且珍惜小说免费试读

  我大舅家住在一个较偏僻的山村,一条弯曲的小路两旁杂草丛生。小路上方一块比较平坦的地方住着几户用土墙堆砌成的农家。其中有一户农家,共有两间正屋,两边是偏方。都是用土坯切成的墙,屋顶用厚厚的茅草遮盖住。其中一间正屋里,一位面容瘦黄的中年妇女躺在床上痛苦的呻吟着,看着高高隆起的腹部是孩子快要降临了吧,医生在那守着。屋外大舅在焦急的走来走去,不时停下脚步听着屋内痛苦的呻吟声

  “哇哇哇哇哇哇”终于,不知过了多久了,随着一声声婴儿的啼哭传到外面焦急等待的大舅耳中,急忙站起来松了一口气,紧张的样子也放松下来。向着屋内问道:“符医生,我老婆又给生是男娃还是女娃?”

  “是男娃,你好福气呀,凑足四人帮可没人敢再小瞧你家了,以后也有福享不完罗。58资讯网”符医生边小心忙碌着最后的工作边回答说。

  “好啊好,只要老婆孩子身体都好好的,那就好了”大舅憨厚的笑笑又应了一句。

  过了一会符医生打开房门走了出来对他说你进去看看你老婆吧,大人小孩都平安没事。

  大舅对着厨房喊道:“金娃【我大表哥叫符金】,煮好了吗?快端过来给符医生,他可辛苦了半天了,让他歇息会,解解口渴再走。”

  一个十三四岁大显得有些单薄的清瘦男孩,穿着件补丁的蓝布衣服从灶屋出来手里端着两碗荷包蛋,脸上还挂着汗珠子,由于刚生了火煮荷包蛋,那张脸看起来红彤彤的。

  “金娃,这碗给我端着,我马上给你妈端去。”大舅吩咐了大表哥后,回过头对站一旁擦手的符医生说道“符医生快来坐坐坐,歇歇一会吧,真是辛苦你了,真该好好感谢你呀,看我家四个娃全是你给接生的,就是现在家里实在拿不出什么钱来。婚姻不易,且爱且珍惜小说免费试读 不过等些天我这空闲了一定亲自去你家谢你去,符医生!”这符江边说边想等几天再凑几个鸡蛋给符医生拿去算是感谢人家了!”这有啥的,符老弟,我们都是离得不远的兄弟,这年月不都是这样过来的吗?再说看着一个个孩子出生本来就是件让人高兴的事啊!”符医生边说边接过碗坐在旁边板凳上吃了起来,这接生的活可一点不轻松,符医生的肚子确实有些饿了。

  说起这符医生我得多说几句了。快50岁的人了,是远近闻名的全科赤脚医生,内到疑难杂症,外到铁打损伤都不在话下,接生就更是在行。这附近的人只要一提起他全是一片赞美之词啊。因为他不但医术继承了祖辈的绝技,而且医德也十分高尚,从来都是以救人为主是位心善的好医生。在这穷山庄连衣食都成问题的年月,哪家还有多余的钱财治病救人呢。也正因为有这样的一位德高望重的医生,减去了附近老百姓许多困苦疾病。58资讯网哪家要是看了病没钱给,只要有点红薯啊鸡蛋啊什么的符医生从不计较。

  符医生看着符金问着:“你是符江的老大吧?你小子也是我接生的呢,哈哈。真快,一转眼早些年接生的娃都长这么大了。”

  “我是符江的大儿子,叫符金。符伯伯,你到现在一共替别人接了多少的小孩?”符金见符医生并不讨厌自己就坐他旁边闲聊了起来。

  “这我可没数了,太多记不清了。整整三十来年了,你说谁能记清?”符医生笑着问。网站58fenlei.cn

  “我听爸爸说过你是这最好的医生。”

  “唉,这年月穷人生不起病啊。所以能帮衬点酒帮衬点吧。”符医生说完喝了一大口糖水,苦笑了下。

  他又仔细的看了眼符金,问:“你多大了?还在读书没?”

  “我十四岁了,在读书呢,只是家里事太多,常常没去学校。妈妈说我我是家里的老大,得多为家里分担些活,不然弟弟会饿肚子吃不饱的,而且她还说了我们家穷识几个字能算点账就成,再说将来就算考上高中到哪凑钱去读书呀。”符金老实的说着那些话。版权http://www.58fenlei.cn/

  “唉,你妈妈怎么这样教你呀?多读书总是好处多的,她知道啥。比如你多识字就能跟我学医治病救人不好吗?”符医生开导着孩子,他怕符金小小年纪记住他妈妈的话不好好读书那就可惜了,这孩子挺懂事的。

  “符医生,将来我真的能跟你学医吗?我好羡慕你能懂那么多,而且还救了那么多人的性命。”符金听了医生的话惊喜的问。在他眼里符医生就是神一样的人物,能跟他学医多好多神气啊!如果学会医术了以后家里人生病了长辈们就不会愁眉不展唉声叹气了。

  “你想学?”符医生看着符金。

  “嗯,想。”符金回答得很干脆。

  “那好,只要你好好的读书,将来毕业了我一定教你医术。”符医生看着小小年纪就很懂事乖巧的符金哈哈大笑起来。

  “嗯,我一定好好读书识字。”符金憨憨的傻笑着,小小的心灵开始憧憬着美好的未来。等自己长大了一定要做个好人,像符医生那样的好人

  大舅回过头来端着鸡蛋走进屋内,“云珍,没事吧?又给我添了个儿子肚子空了吧?来吃点东西先填填肚子,等下再给你煮好吃的,我得抱抱我儿子了。”进屋走到床边向着舅娘就说个没完,紧跟着把舅娘扶好坐好后看着她吃着鸡蛋,身体虽然有些虚弱但还比较精神,大舅也就放心了,脸上挂着满足的笑容。

  “云珍,我们这小儿子好俊哦,将来一定是我们家的福星啊。瞧瞧瞧眼睛还睁着在转呢,肯定是个机灵鬼。哈哈哈哈”大舅看着襁褓中的孩子高兴的不得了,一直为了这个家起早摸黑,所受的什么苦啊累的似乎都烟消云散了。

  “唉,以为这个一定会是个丫头却怎么还是个小子呀,四个娃可咋养活大咋给娶媳妇呢?唉”舅娘愁眉苦脸的叹了口气埋怨道。

  “别瞎说,一苗露水养苗草,拉吧拉吧就大了,愁什么?你看我们老大不是都帮我们种地了吗?跟邻村那周木匠只要学会本事,就能为我们家分担很多事情。一个个养大了自己能挣钱,还愁找不着媳妇吗?哈哈哈”符江大舅对着舅娘故意轻描淡写的说道。在他眼中,只要是自己的孩子再多也值得也让人心疼,再苦再累也高兴,想着将来老了儿孙满堂那是多么幸福的事啊!

  大舅只是上世纪七十年代那个荒芜的时代川中最普遍的农民的生活写照。每天家里四个大人【还有外公外婆】就起早摸黑在生产队辛勤劳作挣工分吃饭,只为养活一家老小。就算再拼命再辛苦也只能挣点粗粮勉强度日。那一辈的老人几乎都是被统治从旧社会走来的穷苦老百姓,也是新中国成立被整顿的老实诚恳的人,安分守己是他们的品行。一辈子只求温饱健康社会和平就行!

  以后的日子里,大舅家的饭桌上经常就会出现一大家人围坐在一结实的大木桌旁。外公外婆坐在上方,他们两夫妻坐在一侧,四个娃娃靠在两旁,还有我小姨【她和我大表哥是同一年出生的】在一旁紧紧挨着。一个个喝着能见底的稀饭或面糊糊。而大人的碗里却多数是青菜伴着饭汤。贫穷落后的山村一年盼到头才能分得一点点过年肉闻点油香味,虽然清苦日子也还算平平安安的

【二】梦的破碎

两年后,大表哥一边读书的同时一边帮着家里种地做家务后,终于中学毕业了。虽然没能升上高中,可他并不遗憾,自己是家里的长子,是该想条出路了。

  这晚,一家人吃了晚饭后,大舅叫住准备去洗碗的大表哥说:“金娃,你先别去洗碗,符勇你把碗端下去,我有事跟哥哥说。”看着符勇走开了回头又继续叫着金娃,“你现在也不读书了,你准备学点啥好挣钱养家呀?”

  “爸爸,我想学医。”大表哥说。

  “学医?跟谁学呀?”大舅有些吃惊。本来他已为表哥想好了出路,可没想到大表哥冷不丁的冒出这句话来。

  于是大表哥就把两年前自己跟符医生聊天的经过仔细的说了一遍。

  大舅听了了沉默了一会,看着符金和气的说着:“金娃,我知道你从小心肠就好,学医是不错,可你想过没,学医至少两三年的,而且许多医生医术不过关就只能每天坐冷板凳,几乎就没人请他看病。可我们家的情况你清楚的吧,你三个弟弟都还指望你挣钱供他们读书呀。一家老小的吃穿本就是一大笔开支,如果将来哪个弟弟学习成绩好考上中师中专啥的,我们能拿出钱来让他去读吗?那可是铁饭碗呀。金娃,爸爸已经给你想好了,你和邻村那周木匠去学做木工吧。只要人能吃苦脑袋聪明,那一年半载的就能跟师傅拿工钱了。只要自己学会了那可是走到哪都有人请你做家具的。这门手艺我觉得你最适合了,你觉得呢金娃?”说到这,大舅停了下来,等着符金的回答。

  满脸的希望在父亲的一番说辞下渐渐变得失望,最后垂下了头。两年前的巧遇让自己心中有了愿望,这两年为了那个目标在学习上已经很认真了,虽然明知自己升学无望,可就是能多认识几个汉字也对学医有帮助的呀。如今父亲的一瓢冷水从头浇向脚下,透心凉。可转念一想父亲的话,却也能理解他的用心。是呀,自己是长子,本就该为这个家早点挑起生活重担的。

  父亲的考虑也是没错,木匠,看来今生无缘学医做医生却有缘做木活,为别人添置新的家具也是新气象。符金在心里无奈的摇摇头,慢慢的对父亲小声的说:“爸,我听你的,你帮我安排吧,看什么时候去都可以,我出去走走。”说完起身跨出房间。

  六月的晚风带着丝丝凉意,拂过脸颊感觉很清爽,可此刻符金的心里却感到无比的失落。心中的梦彻底破碎了,而自己却只能认命,为了家人也不能反抗,只能听凭父亲的安排。小小年纪就感到生活的压迫感,明天明天会是个什么样子自己还真不知道呢。符金的心里一片茫然,前途像雾一样,看不清摸不着

  就这样,几天后符金在父亲的叮嘱下认了邻村的周木匠为师傅。从那天起,十六岁的符金走上了他成人的道路,开始了以后他复杂的漫漫人生路。

  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到了八六年。大表哥符金已成相貌堂堂,壮实的小伙子。经人介绍与邻县一位姑娘结婚。女孩朴实,虽然相貌平平但善良待长辈也十分孝顺,每天把家里家外收拾得井井有条的,对公婆十分谦顺,是个值得赞扬的好媳妇。

  大舅看在眼里也算完成了一桩心事,毕竟这是符家娶的长媳。符金学会木匠后,时间越长木活越做越多,技术也越来越好,成了邻近好口碑的木匠。只是美中不足的是婚后两年了,老婆的肚子还不见动静,药倒是吃了不少,庙也没少拜,在这方面媳妇没少受罪。一家人都为她暗自着急,可这谁都帮不上忙呀。大表哥每天依旧忙着挣钱,大舅对此只能不管不问,可舅娘就闲不住了,特别是那张嘴,越来越管不住经常在表嫂面前唠唠叨叨的表示不满。

  舅娘本来就是个嘴碎话多之人,平时大舅脾气温和常常让着舅娘,所以一般大小事都不与之计较,还算过得平静。可自从结了媳妇后见一两年了媳妇还没怀孕,婆媳关系就日趋紧张。时常遇到不顺眼的事,婆婆就会没完没了的唠叨半天,说媳妇这也不会做那也做不好,总是唠唠叨叨没完没了。

  好在媳妇是个温柔贤惠的女人,也不与人挣长道短,日常尽量避开与婆婆的冲突,每天依然做着自己份内的事。与表哥的关系时间一长也受到些影响,而她每天所做的一切,在他们眼里看来就是理所当然再平凡不过了。

  二表哥符勇也早就扔了书包长成个大小伙,只是身体有些单薄。那时候的孩子能认识些字就可以离开学校了。跟着哥哥学了木匠做他的帮手,在邻近几个县城农村来回不停的打造家具,也还算得上是个合格的帮手。虽然木匠手艺没哥哥好,可他能说会道善于交际,人缘还不错,最大的缺点就是爱啰嗦,没事了和别人一说就是大半天。不过也是靠这张嘴把个漂亮女孩哄回了云水乡,并且变成了自己老婆。所以是个胸无大志的人,就觉得每天只要有口饭吃有个媳妇伺候,碌碌无为也就知足了!

  也许是因为从小家里穷,孩子多,父母亲整日忙着生活并没看重知识,而让孩子们的学习听之任之,全凭自己自觉学习吧。所以三表哥符强也跟二表哥差不多,不爱学习,一个小学几乎就花了八年,留级就有三次。常常旷课,下河摸鱼虾上树掏鸟窝。那年月小孩该做的事一件没落下。最后无法只能小学混满就辍学在家,帮爸爸妈妈砍柴做饭挑粪种地啥都做,是个劳动能手。因为那个年月大人看重的就是木匠瓦匠【做土砖土瓦用土窑洞烧制后修房用】和石匠,就觉得只要有个手艺就能撑起一个家。所以父母亲也打算让三表哥等到十六七岁大加入两哥哥的木工行业,几兄弟在外面打拼一起也相互有个照应不怕有人欺负了。

  最后说说这家里最小的表哥符龙了,才几岁的小表哥不再像小时候那么瘦弱,也许因为是家里最小的,所以比其他三个哥哥都要受宠些,几个哥哥事事顺着他,都会让着他疼着他。当初才出生时舅娘还想用他换邻村一个女娃,结果被大舅苦口婆心的费了好一番口舌才打消舅娘换女孩的念头。如今小小年纪已长得几分俊秀,不过因为任性淘气非凡,也没少在学校惹事给父母亲找麻烦。

  这小表哥说起来命也还真算大。在他四岁那年,一天父母亲都去坡上种地了,家里只剩年迈的奶奶照看他。快中午了奶奶见龙儿在大屋玩耍得很是开心,于是就关上大门去了另一侧的厨房做午饭去了。过了一会老奶奶忙活了一会不放心孙子急忙赶回大屋,可她打开房门一看孙子不见心里一急,赶忙找里屋没人,再仔细搜了一遍还是没影子,老太太慌神了赶忙叫回儿子媳妇一家人围着房子四周到处寻找,连茅坑也没放过。

  正在大家心急火燎的时候,离他家不远地方听见几个人在呼喊符江的名字,还传来什么赶快解开衣服让他透透气之类的话语。惊得这一家子飞奔而去

  大舅跑去推开几个人就看见自己那宝贝儿子双眼紧闭脸色苍白的被邻居符海大哥平方在地上,一双手正在孩子胸口使劲挤压,另一人用衣袖对着孩子鼻前使劲扇着风

  大概过了两三分钟,孩子脸色转好些了,鼻翼煽动,看来没什么大碍了,这时大家悬着的心才落了地。符海转回头对着大舅大声吼道:“你们看孩子怎么搞的,居然让他一个人就跑到这来玩了,刚才掉进了这沼池里,幸好这几年没人用里面没水了,只是中了轻微的沼气毒。我在那边干活恍恍惚惚看见一个小孩一溜神就不见了,赶忙跑过来一看还真是掉进了沼池。你说你们这怎么这样粗心啊?真是的”这个沼气池几年前还是吃大锅饭的时候用来生产过沼气的,据说有个醉鬼夜里路过这掉了下去就再没醒过来,第二天家里人寻找了半天才看见死在这沼池里了。一想到这大舅一家都不寒而栗。

  回到家后请来符医生检查了孩子后,说没大碍,休息两天注意点就行了。一家人的心这才彻底放下来。等孩子睡后,听了母亲说了事情的经过就是想不通孩子是怎么跑出去的。大舅看了看大屋的门,把门重新锁上。一推居然就推开一条不小的缝,因为以前的房子大屋就是城里人说的客厅,是用两扇门锁上。可家里一直是用那把旧的长形的锁锁门,小孩个头小,门往两边拉开就露出大大的门缝,那门缝还真能挤得小符龙的身体,所以那小家伙就偷溜出去自己玩了,居然乱走出了这么大的事。就这样过了两天小家伙又活蹦乱跳了,腿脚居然都没事,只有手肘处一点擦伤其它啥事都没有,他还真会摔。从那以后呀一家人常常提起这件事总说这孩子命就是大,长大后一定是个有福之人。

  过后没几天舅娘还找了个测字算命的给符龙算,那老头眯着眼嘴里叽叽咕咕的念了一长串听不懂的鸟语后,睁开眼睛严肃的说“这孩子命硬,小时候多灾多难,特别注意水和火,外出还需防拐骗,七岁会生场大病,十一岁定根,以后魔灾就过了。你儿子八字很好,长大后悔挣大钱,四方来财,只是他可能另立门户更好。还说了许多无非是捡好听的糊弄我舅娘,可我舅娘却听在心里,更怕儿子的灾难不断,所以从那以后就更加格外小心照顾呵护他了。

【三】旧人哭新人笑

自从八二年改革的春风吹进了农村千千万万以后,几年的时间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云水乡有几乎人家凭着有些老底子撑着,加上自己勤劳的双手提前推倒了自家的土墙盖起了砖石青瓦房,投来许多人羡慕的目光。

  大舅一家也渐渐摆脱了贫困,告别了饥寒交迫的日子,桌子上也能时常见到点荤腥的饭菜了。茅草屋顶也请人烧制瓦盖在屋顶,再不怕风吹雨打屋内漏了。

  更让人值得高兴的是他们用老大老二挣的钱买了大集体的保管室做住房,既宽敞又明亮。一共三间,还全是砖石修切成的,省了不少人力财力。解决了大舅家一直住房拥挤狭窄的大问题。

  不过可惜的是这大舅家大表嫂,住进这屋没过一年还是摆脱不了乡下愚昧的老观念,最终与大表哥的婚姻走到了尽头。

  说来表嫂不能生孩子其实也不全是她的事。当初还请了有名的老郎中给看病说他媳妇没病,说是要等机缘的急不得,不能老给她压力,要让她放松心态,保持平和。可事事难如愿。

  舅娘本来平时就看不惯媳妇慢条斯理柔柔弱弱的样子不顺眼,加上媳妇迟迟不能怀孕,就把怨气出在儿媳身上。小则抓住小事数落一半天,这儿不对那里又没做好什么的,大则指桑骂槐的说媳妇如何如何没用,吃粮不管事,连个娃也生不出来。媳妇本就是个闷葫芦人,遇事都爱藏心里,不与人论长短的内向之人,她天天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下能不产生压力吗?压力一天天增加,心情一天天郁结,加上又没人可说心事,符金每天就知道听母亲催促出门去挣钱,也说不来开解人的话。所以日子一天天在过表嫂的肚子却还是没一点动静。

  终于有一天,婆婆听说王大嫂家又添了个男孩,去看了看刚出生的孩子。看着王大嫂当了奶奶那欢天喜地的高兴劲,确实让舅娘羡慕不已。看了小孩后两人在坝子里站着闲聊了几句,后来王大嫂关心似的提及“云珍妹子,啥时候你那媳妇也给你生个大胖孙子让你天天抱,到那会叫你一点闲余的时间都没了,看你烦不烦。哈哈哈”舅娘听了阴沉着脸离开了。

  回了自家院子见媳妇正在晾衣服,又看见一件衣服领子处还有些汗渍,本心里就窝了一肚子气不痛快,借着这事指着媳妇就破口大骂起来:“你个坏女人,上辈子是不是做了太多坏事所以这辈子连个崽也下不出来?当初早知道这样就算倒贴也不该把你娶进来。果然是便宜无好货啊,不要钱的就是下贱不要脸,自己就跑我家来了。你个败家的女人,你怎么就不去死啊?白吃白喝我的”舅娘还在劈头盖脸的乱骂,可怜表嫂在一边还是一声不吭委屈的低着头悄悄抹眼泪。

  婆婆见媳妇还是那副逆来顺受的样不发一言就更来气,过去她身边就楸她的头发。表嫂惊恐的抬起头吃惊的看着婆婆,因为在以往每次婆婆最多只是骂一顿就完事,也没打过她。婆婆见媳妇睁大眼睛瞪着她,那可怜的委屈摸样在婆婆眼里此时却成了上窜的火苗,伸手就是一耳光扇去,嘴里同时还吼着“我叫你瞪我,看你以后还敢不敢这样瞪我,还想”“啪”清脆的声音响过,只见媳妇一趔趄碰到旁边用砖砌成的柱子上,额头顿时冒出了鲜血

  事后叫了医生来草草包扎了伤口,说无大碍,只是休息下就好了。出了这样大的事本就该当事人好好反身反身,可惜她封建无文化的老思想永远都不承认自己的错误、还说是媳妇自己没站稳才摔着的。

  第二天一早,大表哥见老婆没啥问题就出门去了。可舅娘依旧叫起媳妇做农活。只是这次的事情闹得比较大,终于一传十十传百的传进了表嫂娘家人的耳朵。她爸爸妈妈听了只是抹眼泪,可他哥哥却一口气跑去她家就是一顿大骂,最后拉起妹妹就回了娘家。在哥哥的逼问下,妹妹才一句一句的把所受的委屈在婆家的一切遭遇全告诉了哥哥。一家人陷进了悲哀的境地。哥哥问你就没叫符金去检查检查?说不定是他有问题也不一定的啊。可自家妹妹啥性格他是清楚的,这些话她敢和她恶婆婆提起吗?再说那年月生不出来娃都会说是女人的错,谁还敢说男人的不是呢?长期迂腐的观念束缚了祖祖辈辈的落后思想。

  妹妹在娘家啊呆了三天,婆家连个鬼影子都没来。于是她哥哥苦口婆心的说动妹妹这样的男人你还要跟他过下去吗?我看那家人就没一个有良心的,你回来几天了就算你婆婆心眼坏不明事理,可你丈夫呢?啥都听听他妈的话,在那个家里你是一点指望一点盼头都没有的啊,妹妹,咱们跟他断了吧

  就这样没几天大表哥就和他的第一个老婆办了离婚协议。她就像当初进符家门一样,没拿走啥东西也没大吵大闹的,就这样收拾了几件自己最喜欢的衣服悄悄的走了。

  逼走了媳妇到最后媳妇和儿子离婚,似乎都在舅娘的预料之中。逼她主动离婚这样自己儿子还不用花多少钱就堵住了那笨女人的嘴,真是划算。我的儿子那么有本事还愁找不着好姑娘?

  大舅看着媳妇离去心里却也不是滋味,觉得是自家对不住人家,可为了这个家的和平,媳妇不能怀孩子也只能舍她了,谁叫她命不好呢。表嫂临走之前还悄悄拿了几十块钱叫符金放在表嫂的衣兜里,算是弥补自己的内疚之情吧!

  而大表哥选择了离婚多半也是因为不愿拂逆母亲的心,他也不愿再看见三天两头的吵闹不休,时间久了他也累了。大表哥是个孝顺的儿子,明知表嫂是个好女人,可母亲和媳妇之间他只能取其一,最后也只能在心里愿她能找个好人家过好下半辈子。毕竟自己是家里的长子,不能继续守着这样一个没生育的女人过这辈子啊!

  就这样一段本该不错的姻缘却因为这些愚昧的思想断送了还不到三年的婚姻!

  据说后来大表嫂离婚后不久又经人介绍,几个月后嫁到了邻县的一户人家,隔年就生了一对双胞胎男孩,别提那家的人有多高兴了,自然对媳妇也就更加亲热了。总算她也苦尽甘来好人得到好报收获了幸福!

  大表哥也不示弱,因为木匠活做得好,远近口碑不错,所以离婚后很快就有人络绎不绝上门提亲来了。有了前车之鉴这符金反而不着急了,因为他自己呀亲自看中了一个姑娘。我二舅符水也就是符金的二伯当初当了几年兵,赶上好时机,后来退伍做了个工人,开始那几年老婆明珍在家照顾两个宝贝儿子,种点土地,农忙了就叫大舅和自己公公帮忙几天。他二伯常年在单位,时间一长就在附近因为偶然的机会认识了一家农民,他家有两个女儿,这大女儿叫曾雪华,就恰恰嫁在符金同一生产队里,表哥家在雪华家的坎上一点。二女儿曾丽华就时常来姐姐家住,农忙帮姐姐是啥都在行。人呀长得俊俏水灵灵的,做起农活那是一个利索,动作又快。别人割麦子割三行的时间她就能割完五行麦子,人人见了她都夸是个百里挑一的好姑娘。

  平时丽华忙完姐姐的事都会来干妈家,给干妈照顾俩儿子。动不动还做饭洗衣,有啥活都抢着干。加上这一辈符江俩兄弟膝下全是六个男孩没一个女孩,所以干爹干妈都很看重这个干女儿,聪明乖巧当作是自己的亲身女儿一般宝贝。

  因为当初大舅俩兄弟住在两间草房里,结婚后好几年了才重新翻盖了屋顶换成瓦房,但两兄弟还是墙挨着墙的。所以时间一长让大舅娘看在眼里,觉得这姑娘聪明伶俐又勤快好动,这心里可就打上丽华的主意了。她想要是丽华能嫁给大表哥肯定般配,她是打心里喜欢这个乖巧的好姑娘了。

  从那以后,只要大表哥在家,大舅娘就会和弟媳明珍【她们是表姐妹,从小就是相邻的村庄一起玩到大的】一起在暗中牵线搭桥,给他们年轻人制造机会。时间一长,姑娘小伙慢慢就有了感情,今天做双布鞋送给符金,隔几天又做点好吃的偷偷塞给符金。哪儿要是有露天电影了两人也偷偷约会去了。

  这一切都被两舅娘看在眼里喜在心里,觉得这样下去两人肯定能成一对佳人。

  就这样好了几个月,长辈看在眼里也就顺理成章的开始张罗婚事。八九年冬月终于迎来大喜的那天,个个是笑容满面乐开花。大舅给大表哥好好的操办了一场婚宴。四方八邻的朋友亲戚都来祝贺。见到大舅就夸你老有福气啊娶了这么好的姑娘做媳妇是哪辈子修来的福气哦!老两口听了就别提那高兴劲了。

  席间媳妇为公公婆婆敬酒改口叫“爸爸,妈妈”后,老两口一人给一个红包。乡下人也说不出什么有文化的语句。公公想了想就对着小两口说了句“我们就希望你们俩把小日子越过越红火,来年让我们早点抱上孙子就好了。”大舅憨厚的笑容也掩不住此刻内心的激动。一句简单的话语浓缩了他们的千言万语,此情此景真是美景应新人郎才女貌一对璧人呀!

  微凉的晚风吹拂着山庄,在表哥新房里却是热火朝天闹洞房。好些年轻人变着法的整这对新人,不过没想到的却是新娘子见招撤招,你让她咋做就咋做,结果没几回合把那帮小子耍得干瞪眼只能作罢。等到一切平静玩闹的人全走光了新房只剩下彼此二人之时,丽华一下变得娇羞不自在起来了,坐在床边沉默起来。

  表哥走到丽华身边紧挨着坐了下去,手牵起她的手深情的注视着朝思暮想的人儿,轻轻的说道:“丽华,我能娶到你真是上辈子做的好事多,老天爷开眼才让我们走到了今天。从今以后我会用我的真心照顾你爱护你一辈子,绝不会让你吃苦受累,要让你过上人人羡慕的好日子。”听了符金的表白,丽华脸蛋红扑扑的,微微笑道:“真的吗?真的会让我享福对我好吗?”“当然了,我发誓会永远只对你一个人好”表哥凑近她耳边说着。“那好,你现在就给我打盆洗脚水来好吗?”丽华见他开始动手动脚不安分了就拉开他的手娇声说道。表哥一听满心欢喜的悄悄开门出去。

  一会儿又进来端着水放在丽华脚边,还为她脱去鞋袜洗脚,为她小心揉搓,此时无声胜有声。情深浓浓的洞房花烛夜,就在小两口的甜言蜜语里进入缠绵的二人世界

婚姻不易,且爱且珍惜》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婚姻不易】 或 【且爱且珍惜】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推荐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