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资讯网
首页 文化 正文

重生之嫡女有毒小说免费试读

2019/01/15 03:32:48   来源:网络

书名:重生之嫡女有毒

第1章 惨死

祥宁三年,夜雪纷飞,陆明月蜷缩在冷宫偏僻的一角,瑟瑟发抖。58资讯网

寒风把薄薄的窗户怕打得纸簌簌作响,陆明月搓着通红发肿的手,淡黄色的脓水顺流而下显得十分狰狞恶心。

若非被顾青青那个女人设计,诬陷她诅咒太后,她也就不会被废一月有余,受尽百般折磨!

陆明月咬紧牙关紧蜷缩身体,保存体温,只有活下去,才有希望!

“踏踏……”

门外忽然传来声响,陆明月心中一惊,想到可能是陆家派人和皇上交涉,这会子来还她清白了!

想着,她立即理了理头发和衣服,欢喜地迎了上去。

谁知出现在她面前的竟然是顾青青!

那一身正红百褶金丝凤锦裙是那样的耀眼,面上更是皇恩正盛的模样。

陆明月没想到谢长风竟然真的封他为后,陆家,陆家怎么会肯?

她盈盈一笑走到她跟前缓缓道:姐姐,好久不见。你瞧妹妹今儿个穿的这身衣服好不好看?”

陆明月抬起头蔑视地看了她一样,目光落到她隆起的小腹十指深陷在掌心手中:“顾青青,恭喜你得偿所愿,愿你早日成为第二个陆明月。”

“姐姐这是什么话?”

顾青青歪着头,笑得纯良无邪。

陆明月冷笑一声:“顾青青,你整天演戏不累吗?还是说脸上的面具带久了害怕撕下来一脸血肉模糊?”

顾青青一愣,华丽长袍下一双纤手紧握成拳。版权58fenlei.cn

“我陆明月是谢长风八抬大轿明媒正娶的,而你,不过就是他之前丢掉现在又捡起的一个玩具罢了!”

陆明月挺直了身体直视着她,“就算成了皇后又如何?他的发妻是我,夏凉国这一朝第一任皇后还是我!你得到的一切都是我用过的!”

陆明月的话句句戳中她的痛点,顾青青忽然有种错觉,她面前的陆明月仿佛还是以前那个所有人都捧着的嚣张的陆家三小姐!

回过神,顾青青神色一凛,挥了挥手,她身边的几个丫鬟立马上前按住陆明月。

“啪啪啪……”

不过片刻,那秀美的容颜便是血肉模糊。

可陆明月仍是昂着头不屈地瞪着她,那眼神像是把无形的刀,每一分每一秒都在割着她的皮剜着她的肉,看着顾青青不禁浑身一抖。

“顾青青,我告诉你……”陆明月冷漠地摸去嘴角那一抹血色,冷笑一声,“哪怕你现在披着凤凰皮也改变不了你不过是一只野山鸡的事实!”

“陆明月!”顾青青怒火中烧横眉瞪去咬牙切齿地说。

不过片刻,她便像换了一个人般,很是癫狂了笑了起来,“陆三小姐,你还以为你是陆家最尊贵的小姐吗?陆家灭了,你什么都不是,什么都不是了。”

顾青青眯着眼,眼中闪过一道恶毒的阴狠。

陆明月一愣,不自觉向后退了几步,眼泪刷的一下便流了下来。来自http://www.58fenlei.cn/

顾青青走近她同情地啧啧舌,“可怜你嫂子那时候肚子里还有着七个月大的孩子,生生剖了肚子,还有你那三岁的小侄子,还那么小,就没啦!哈哈哈哈……”

爹爹!爹爹可是名满天下的云中三少!他怎么会……怎么会!

一定是顾青青搞的鬼!

她一个箭步就想冲上去掐死她:“顾青青!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但她人还未冲上前,就听见顾青青身后啪的一声,原本就摇摇欲坠的破门这下彻底烂了。来人满身怒气抬腿就是一脚朝她肚子踹去,他恨恨地咬着牙,心中怒气难消,又上去补了一脚。

“陆明月!你个毒妇,害了母后还不够,还要害青青!”

谢长风冰冷的眼神如同锋利的匕首在她已经破碎的心再划上一刀。

谢长风!原来,这一切又是那个贱蹄子设计好的……

“长风,长风!”

顾青青假意拉住谢长风,面上哭得梨花带雨还不忘善解人意地为陆明月求情,“你别怪姐姐,都是青青不好,是青青惹姐姐不快了。长风要罚就罚青青吧。”

谢长风缓了口气,小心护着顾青青的肚子半是责备半是宠溺地看着她:“青青,你还是这么善良。”

话锋一转,他看向陆明月的眼中充满了讥讽,“她算你哪门子的姐姐,不过是个恶毒的女人。推荐58fenlei.cn这种女人,给你提鞋都不配!”

陆明月心底一片悲凉,她挣扎着爬起来仰着头泪流满面看着眼前那个绝情的男人。

“你就这么相信那个贱女人的话?!谢长风,我跟你十年夫妻,我陆明月究竟是哪里对不起你了!当初你来陆家求亲,被我爹拒之门外淋了两天两夜的雨我才勉强点头……”

谢长风嘴角一抽心里怒火中烧,因为这件事他当年被天下人耻笑,她陆明月竟然还敢旧事重提!

“你说你要坐上天下最尊贵的位置,许我一世繁华,我便赔着陆家的脸面为你……”

谢长风冷笑一声,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赔着陆家的脸面?你还好意思说!只怕你是赔脸面陪到别的男人床笫上去了吧!”

顾青青惊呼一声,有些不知所措:“啊……姐姐你怎么能这么做!”

“谢长风,你跟我把话说清楚,谁陪到别人床笫上去了!是谁!”此时陆明月已经不管不顾了,横竖这对奸夫淫妇不过要她一条命,既然他们不想让她活,她也不会让他们好过!

“当初我怀着殇儿的时候,是谁说去和户部尚书商量对策却醉酒糟蹋了人家嫡出的小姐还不想负责!让我被他派来的杀手吓滑了胎!”

陆明月咬牙切齿地逼近谢长风,“到底是谁对不起谁!”

谁知谢长风竟哈哈大笑了起来:“你以为我会让穆九思的孩子生下来?陆明月,你也不想想,你配给我生孩子吗?”

“穆九思孩子?哈哈哈哈,穆九思的孩子。谢长风,你可真行,是不是你的孩子你自己心里没数?还是说这样自欺欺人就能让你逃过内心的谴责?”陆明月冲上去揪住他胸前的衣服,笑如鬼魅。

“姐姐,话也不是这么说的。”

顾青青握住谢长风的手脸上满是幸福的笑容,“哪个男人会允许自己的女人生下别人的孩子呢?你应该体谅长风的。而且,我相信我的宝宝出生后长风一定会是天底下最慈爱的父亲。”

“天底下最慈爱的父亲……”

陆明月忽然狂笑不止,因为这个男人她三番几次利用对他真心相待的穆九思,因为这个男人她与陆家断绝关系连累爹爹,因为这个男人她孩儿不保!

大笑之后,她眼中带着几分决绝,冲上去用尽全身力气一拳击中顾青青的肚子。原文http://www.58fenlei.cn/

“青青!”

“娘娘!”

“陆明月,你找死!”谢长风抱着痛苦得整张脸扭曲在一起的顾青青恶狠狠地瞪着她,恨不得此时此刻就将她五马分尸,碎尸万段。

陆明月摇摇晃晃地站起来朝他咧嘴一笑,是那样的单纯动人,谢长风忽然有些恍惚,他似乎看见了当年在围猎上让他动心的陆明月。

“我得不到的,顾青青也别想得到。”

陆明月的目光从顾青青的肚子上移开,她恨恨地看着谢长风一字一句如诅咒般宣告,“谢长风,若有来世,我必定要你二人女彘男奸,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谢长风从牙缝里挤出这句话,狠厉地看着她说,“原本想给你留个全尸,既然你到现在都不知悔改,那可别怪我心狠了!”

谢长风挥挥手,从门外进来两个婆子和一个丑陋猥琐的男人。

侍女们按住她的身体,谢长风端起盛着春药的碗掐着她的下颌硬生生地灌了下去,一碗又一碗……

“谢长风……谢长风……你不得好死!唔……顾青青……奸夫淫妇!”

谢长风冷笑一声:“到现在还嘴贱!”他大手一撕,原本就单薄褴褛的衣服瞬间脱离身体露出瘦弱的躯体。

他转身抱起顾青青头也不回地说:“陆明月,真正私通外人的,是你。呵呵,真不知道史书把这段记载了,你会被如何评价。网站58fenlei.cn陆明月,好好享受吧。”

“哟,听说你以前还是皇后啊……嘻嘻,那味道一定不错。”那人搓着手一脸坏笑地朝陆明月扑过去。

冷宫中传出癫狂瘆人的惨叫,隔了很远都能听到陆明月那疯狂的声音,那道声音如同诅咒,在冰冷的深宫中,经久不绝……

第2章 重生

衣帛的撕裂剩还犹然在耳,陆明月只觉得四周一团黑暗,迷迷茫茫中身子轻飘飘地飞了起来。

当她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入目的是一片水色的轻纱帐,正随着窗口吹来的风轻轻的摆动,宛若一泓碧水。

地狱么?呵,地狱怎会如此漂亮,就像她未出嫁时的闺房一样。

一个穿着水红小裙的丫环掀开了湘竹帘走了进来,望见陆明月后面色一喜,“小姐,你可醒过来了!”

说罢,打了帘子对外面吩咐了一句,才走进来。

这是……陆明月瞪大了眼睛,这不是桃溪吗?!

当年她牙尖嘴利,在王府里惹得众人不快,顾青青背着自己将她打发出去,没想到不过三日就被她老子娘卖进烟柳巷,而她宁愿一头撞死在柱子上也不愿接客。

还是穆九思帮忙,自己才能那么快找到她的尸首。

陆明月缓缓闭上了眼,自己身边的人,就是因为自己错信那谢长风,一个接着一个的遭了毒手。

“小姐可好些了?”桃溪扶起陆明月替她垫好了枕头。

陆明月忽然意识到了什么激动地抓着桃溪的手:“告诉我,告诉我现在是天佑几年!”

桃溪吓了一跳,连忙说:“回小姐,如今是天佑二十五年。”

“天佑二十五年……天佑二十五年!”

陆明月忽然大笑不止,老天怜我,这时候自己还未曾嫁给那个人。谢长风,顾青青,重活一次,我必定让你们付出比我还要惨痛的代价!

陆明月双眼微眯,想起前世自己要五月后才能遇见穆九思,不知道今生会不会有所改变。一想到那个前世被自己利用还总是一脸温柔说着没关系的男人,她不禁眼角流下了两行

清泪。

“小姐,你……没事吧?”

桃溪皱着眉伸手试了试额温,喃喃道,“奇怪,烧已经退了啊……”

陆明月忽然想起今年三哥从外面回来了便微微一笑拉过她的手问道:“三哥去哪儿了?”

“三少爷和花少爷在花园呢。”桃溪忽然眨了眨眼小声道,“小姐,听说齐公子来府上退婚了。”

“退婚?”陆明月想了想,当年确有这回事。

这齐守仁原本和陆明慧定的娃娃亲,因他今年中了个五品副官,便觉得陆明慧配不上他非要退婚改求亲于自己。上一世因这退婚还在云中闹出了不小风波,陆明慧觉得自己丢了面子就在族中要死要活,连带着自己都不招人待见,都以为是自己勾引了齐守仁。

陆明月神色一凛,当年她就是心高气傲,觉得别人的风言风语不会影响自己陆家三小姐的地位,导致这事之后无人敢娶,才错付深情给了谢长风。

陆明慧所谓的姐妹情深和陆夫人的识大体更是误导了自己,她们一直怀恨在心,所以才会和谢长风他们联手谋害爹爹和三嫂!

遇见谢长风时候还早,那就先收拾一下这个陆明慧。

陆明月冷冷一笑道:“去请花少爷来。”

想趁我生病无法出面解释来坏我名声,她们还以为自己还是前世的那个傻子吗?

桃溪点点头去了,陆明月看着自己十指芊芊的手又想起那段在冷宫里和老鼠作伴的日子忍不住勾起一抹嘲讽的微笑。

谢长风,你既然如此想得到这个皇位,我就偏不让你如意。

顾青青,终有一天我也要让你尝尝生不如死的滋味!

至于穆九思,想到他,陆明月不禁叹气。

花无期脚步轻快,挑了竹帘便探进来一张带着痞痞笑容的脸:“明月妹妹可好些了?”他折扇一展颇有几分风流神韵。

“呸,没个正形。”

花无期自小与她青梅竹马,此人医术高明,只是平日里总是一副不正经的样子。可惜当年信了他的外表,以为他是纨绔子弟,从不给他好脸色,导致他疏远了自己。

最后还是通过穆九思才知道,他竟然是江湖中人人都要敬让三分的妖医!

“唔,气色红润,中气十足。”花无期点点头不咸不淡地说,“你这面色可比那个没落水的大小姐好多了。”

陆明月一愣,难不成自己掉水背后另藏阴谋?

花无期很满意她的神情,话锋一转笑了笑说:“妹妹着急叫我来,可是想我了?”

陆明月朝着弯了弯眉眼,看得花无期有一瞬失神。

在他的记忆里,陆明月可从来没给他过好脸色,莫非这一落水倒是改了性子。

“我听说齐家派人了来……”陆明月意味深长地笑了笑,话并不说完。

花无期格外惊讶地看着她,语气也变得正经起来:“你听谁说的?”

“丫鬟告诉我的。”陆明月眼中划过一丝痛苦,面上继续装作努力回忆的样子继续说,“齐家儿子从商一跃到士,身上只怕傲气得很,不如吃点亏,让他们自个儿咬去。”

花无期神色一凛,这陆明慧想得也太美了!

云中陆家虽然不比从前但怎么也是夏凉国百年世家之一,家主嫡长女的亲事也能说退就退?

齐守仁退亲求娶陆明月,不但会让外人觉得是她勾引齐守仁,更会觉得是陆明月仗着父亲陆钰不把家族嫡姐放在眼里。如果拒绝了齐家更会显得她自视甚高,惹得多方不快。

陆明月嘴角一勾,见他表情就知道他已明了其中利害关系。

花无期忽然淡淡一笑,心中似乎已经有了主意:“我再给你开两副药,保证药到病除。”

“药到病除……”陆明月忽然想起个人来,“你可见过二姐姐?”

“你是说二小姐?”花无期有些奇怪地看着她,“你不是不喜欢那个病秧子嘛,怎么突然叫得那么亲热了?”

陆明月忽然一愣,自己之所以想到二小姐还是因为前世自己将嫁妆入了国库以支持谢长风时,陆家只有三嫂子和二小姐偷偷拿出体己钱交给自己。

她并非嫡出又生来多病,出嫁后也只是个寒门正妻,可她却将自己的私房钱全都拿了出来。这份情,她陆明月得还!

“你管我,我乐意,哼。”

花无期忽然一笑,这才放下心来。

从他一进屋就觉得陆明月有些怪怪的,这会儿的陆明月才是他认识的那个从小和他杠到大的丫头。

“好好好,不管就不管。”花无期摇着扇子慢悠悠地说。

话音刚落就见桃溪从外面匆匆进来脸色十分难看:“小姐,大小姐上吊了!”

陆明月有些意外,陆明慧上吊这事前世未曾发生过,这中间又发生了什么才让她突然这么做?

“死了没?”花无期神色淡淡地看着桃溪。

桃溪摇摇头说:“还有口气,是她身边的婆子最先发现的。”

“你不去看看?”陆明月看向他眉头微皱。

“唉,这你就不懂了,都说家丑不可外扬,我一个外人怎好去插一脚。”花无期一本正经地摇摇头继续说,“更何况男女授受不亲,我可不想卷进去。”

陆明月忽然噗嗤一笑:“你在我这儿可不是这样客气的,可是把自己当内人了?”

花无期一愣,忽然意味深长地笑了笑,没说话。

陆明月回过神来脸上一红自觉失言,别过脸去不看他。

“若不是因为你爹,我花家还看不上你大伯这个家主呢。”

花无期笑了笑起身道,“不过,既然明月妹妹开了口,我也只好勉为其难地去看看了。”

“德行!”陆明月白了他一眼,得了便宜还卖乖。

第3章 计谋

百花厅内,大夫人坐在厅首心里恨得牙痒痒,恨不得将陆明月千刀万剐!

这个狐狸媚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勾搭上了齐守仁,竟然撺掇他来退明慧的婚事!

坐在下首的是齐家派来谈退婚的代表张夫人,她喝了口茶淡淡地说:“啧,陆大夫人,瞧你这话说的。

谁不知道陆家是夏凉国有名的世家。”那女人冷哼一声继续说,“以前人家跟我说世家的人最会算计,当时我还不怎么觉得,现在看来,到底是没错的。”

陆大夫人压住心中怒火十指掐着掌心:“张夫人这话是什么意思?怎么,齐家人没胆量来退婚,就随随便便打发了个外人来,以为这样就能退得了婚?还是说齐夫人在齐家根本做不了主?”

张夫人脸色有些不好看,若不是自家表姐知道退婚这事齐家理亏,为了不丢齐家的脸面才让自己来替她挨骂。

不过,想起自己收的那沉甸甸的二十两黄金也只得厚着面皮硬撑下去:“都说这强扭的瓜不甜,我们守仁和三小姐是真心相爱的,大夫人何必棒打鸳鸯呢?难不成是欺负三小姐幼年失母,三爷现在又不在家?”

看见大夫人面色铁青她才话锋一转幽幽地说,“反正你们陆家的小姐都是要嫁出去的,齐家不过是换了个人娶罢了。”

“这位夫人此言差矣!”大夫人定睛一看,来人正是花无期。

只见他不紧不慢地朝大夫人施礼,“晚辈见过大夫人,刚才唐突了夫人是晚辈失礼了。”

花家这几年的地位有超过陆家的势头,所以大夫人为了在他面前保持世家主母的风范也只能忍下张夫人指责自己欺负陆明月的这口气,硬生生地从嘴角绽出一抹慈爱的微笑,装作很关心陆明月的样子:“你才看了明月过来吧,那丫头可好些了?”

“回夫人,她并无大碍,休息几天便好了。只是听说三爷近日将从京都回云中,心中十分思念三爷。”

张夫人听到三爷这个称呼忽然一愣,陆家能够由衰转盛全靠三爷。

这也就是为什么她表姐齐夫人打算趁着三爷不在的时候向陆家施压,谎称陆明月和齐家少爷有私情,将陆明月娶回来。

傍上个有实权三爷,可比娶一个只有个家主名头爹的陆明慧有用多了!

花无期转过头淡淡地看了张夫人一眼,想起她刚才说齐守仁和陆明月是真心相爱的不由得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本公子这段时日在府中为明月调养身体,可谓是寸步不离。不知道这位夫人所说的,齐公子和明月相爱是从哪里听来的谣言?”

张夫人也不知道他的身份,只将他当作陆明月的专用大夫,于是哼了一声:“你这大夫说话可真好笑,小姐的事你怎么知道?我家守仁可是有你家小姐的手帕,那可是两人的定情信物!”

大夫人心底一声冷笑,果然是个没见过世面的市井妇人,得罪了陆家不说还得罪了花家。

花无期听了也不气,乐呵呵地说:“这倒是有趣了,我倒没听说明月少了什么东西。倒是听四小姐的丫环提过,大小姐上月去庙里祈福时丢了块帕子。”

大夫人眉头一皱心里涌上一股不好的预感,急忙道:“丫头嘴碎,说的话哪里能信?”

“哼,少来骗我!那帕子明明就是三小姐的!”张夫人冷哼一声,“那些小姐说的可是清清楚楚的,自己是陆府最尊贵的小姐!”

花无期暗自摇摇头,这府里谁不知道,大小姐才是平日里最爱说这句话的人。

话已至此,他也没必要再去引导什么了,倒是想看看大夫人会怎么应对。

果然,大夫人的脸色十分难看,沉声道:“空口无凭,你倒是拿出证据来!”

张夫人一听这话就软了下来,她不过就是来帮别人跑腿退婚的,这些事她全是从表姐嘴里听到的。找她要证据?她哪来的证据啊!

大夫人见她拿不出证据这才松了口气,没想到忽然看见一丫头从门外跑进来。

“大夫人!大夫人!大小姐听说齐家无故退婚,上吊寻死了!”

大夫人一愣,突然拍案而起指着张夫人咬牙切齿地说道:“我儿!张夫人,若是我女儿有什么三长两短,你和齐家一个都逃不了干系!”

张夫人听了,心中已是一片乱麻,她不过是收了人家的钱,过来动动嘴皮子劝人退婚的,谁知道会差点闹出人命啊!

这大小姐气性真大!这样女人断断是娶不得的!

“大夫人,我们不过是想换个新娘子罢了,可没想过害大小姐的命啊!”

张夫人忽然撇撇嘴抱怨道,“谁知道您女儿气性这么大,退个婚便要死要活的。”

大夫人一听气不打一处来,左手紧握着茶盏差点就想朝她扔过去:“女子的名节在张夫人的眼中就那么不值价么?!”

她嘴角忽然勾起一抹讽刺的微笑,“还是说张夫人原本就是小妾上位,不懂八抬大轿明媒正娶的意思?”

“大夫人,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大夫人一言准确而猛烈地击中了她的痛脚,一时竟忘记自己的身份,忘记礼数拍案而起,“陆大夫人别忘了自己这个当家主母的位分是怎么来的!若不是三夫人去得早,这事儿能轮的上您?!”

花无期心中一凛,张夫人这时提到三夫人,莫不是三夫人的死和大夫人有关?

当年虽然大老爷是名正言顺的家族继承人,但陆家由衰转盛全靠三爷一人,若不是三夫人难产而去,三少不再插手家族中事,恐怕这家主之位花落谁家还不一定。

大夫人忽然怒火全消,放下茶盏坐下对身边的丫环耳语几句,才淡淡地说:“张夫人,你今天代表齐家来退婚可是真有这个权力?”

张夫人一愣,这才发觉自己失言只好讪讪地笑了笑坐下回道:“这是当然,这是当然。要不妾身怎会来府上叨扰夫人。”

“那好,陆家答应退婚!”

大夫人嘴角一勾,很快就有丫环捧着纸笔走到张夫人面前,“这退婚书一式两份,张夫人可要看清了。”

张夫人原本就识字不多,再加上自己之前怼了她心中有些忐忑,于是只看了退婚书三个打字便签纸画押欢喜地将退婚书收进怀里。

不过,下一秒就听大夫人不咸不淡地开口:“三小姐可是三爷的掌上明珠,虽然她生母早逝,但我这个做主母的也不好过问她的亲事。齐家若是想求娶三丫头,不妨去问问三爷的意见。”

张夫人脸上的笑意瞬间凝固了,以三爷的脾气,让陆家这么丢脸还想求娶他的女儿?只怕这门亲事是没希望了。

不过,她只答应表姐退了守仁和大小姐的婚事,至于他和三小姐之间成不成,可不关她的事了。

“大夫人说得是,是齐家人糊涂了。”张夫人见自己答应的事情办成了,也不好再招惹人家,自是赔着笑脸回话。

“既然夫人的事办妥了,那我这就不耽误夫人的时间了。”大夫人气定神闲地端起茶水抿了一口,一副送客的姿态。

张夫人脸上有些挂不住,随即找了个借口就走了。

花无期见退婚一事处理得差不多便退出厅来,返回去找陆明月了。

“夫人……”大夫人的心腹丫环芳华不知为何自家主子忽然改变了心意。

大夫人嘴角一勾,冷冷道:“小妾终究是赢不了正室的。”

她给的的确是退婚书,不过上面写的却是陆家主动退婚齐家。

这齐家算盘打得可真好,以为自己当了个五品副职就看不上明慧还想要搭上陆明月那个死丫头。哼,敢欺负到她女儿的头上!齐家,不死也得给我脱层皮下来!

至于陆明月……大夫人忽然攥紧了拳头,那丫头一日不死,明慧永远都要低她一头!

此时的陆明月在房间里理着上一世的事情,有几件事一直让她感到奇怪。

先是爹爹的死,爹爹的武功在夏凉国中也是数一数二的,从正面交手很少有人能在他手下过过三招。若是中毒,必定是亲信之人,爹爹除了自己以外很少有完全信任的人,他连大伯都带着几分防备之心。

若说,当时自己身边有谁能接近爹爹,那恐怕只有……双儿!

她身边的侍女打发的打发走了,遇害的遇害了,唯有双儿,基本上没有受过什么苦还一直跟在自己身边!莫非,是她假借自己名义去见爹爹?

陆明月思考了一会,却想不出双儿背后的人会是谁,只好暂时放下。

她将目光转移到纸上“穆九思”三个字处,当年东魏国原本想趁谢长风新皇登基的时机攻打夏凉,据边关的探子来报,东魏当时已经在边关屯兵百万,若是一举攻来,只怕夏凉凶多吉少。

可谢长风却让她连夜去找穆九思,而且第二天一早东魏就默默退了兵。

穆九思的身份,绝不是天下第一富商也并不简单!

陆明月正皱眉想着,忽然听见从门口传来的一阵笑声……

重生之嫡女有毒》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小鱼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小鱼读书)或者(xiaoyudushu),关注后回复 【重生之嫡女有毒】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推荐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