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资讯网
首页 文化 正文

先知本纪小说免费试读

2019/01/15 03:27:28   来源:网络

小说:先知本纪

第一章 神的童年

主世界的至高者,曾经的最伟大的先知———摩拉这一生之中最丢脸的一次,大概就是他十四岁那年,被人剥干净了衣服绑在神殿门口的柱子上的事。阅读58fenlei.cn

那可真是一场巨大的羞辱。

少年摩拉的身躯虽然年幼,但却是遗传了他母亲的俊美。阳光下仿佛是羊脂一般白皙动人的皮肤闪烁着迷人的光泽,已经有好几个大胆的少女在神殿门口的柱子处“不小心”跌倒摔在摩拉的身上,磨磨蹭蹭好半天才爬起来红着脸跑开。留下脸色羞红的仿佛要滴血的摩拉紧闭着眼拼命的背诵着神殿的法典,以此来忘记这难堪。

少年被绑在这里已经有了一会儿了,在神殿的门口围住了很多用丝巾遮着脸偷看的女子。这些女子一边偷看着摩拉如白玉一般无瑕的身体,一边小声的谴责着殿里的那两个被摩拉用法典指责过的两位祭司——正是因为这两个祭司的行为不端,违背法典,任意妄为,所以才被摩拉指责。

但是他们恼羞成怒,竟是抓住摩拉,并且剥了他的衣服把他绑在殿门口的柱子上。先知本纪小说免费试读 这两个祭司的父亲是殿里的先知——那是可以与神明直接沟通的大能人物,虽然这近十年来已经没有神谕降下,但没有人敢蔑视先知的威严,甚至对这位先知的两个不肖的儿子也多有忍让。

偷偷看着摩拉暴露在阳光下的比女子还完美无瑕的身体,女子们一边嫉妒着一边又怜惜着。这个少年是他的不生育的母亲向神明许愿得来的,在他断奶后就交给殿里的先知以利抚养长大。摩拉从小就聪慧,得到人和神明的喜爱,学习法典、律例,是以法莲地的所有妇女宠爱的小子。和他哥哥们一样,他也有自己的称呼——“以法莲的小先知”,因为他被先知抚养长大,这个称呼本应是那两个祭司的,只是他们行为不端。正是因为如此,他们对摩拉一向很苛刻。

已经有人去找摩拉的哥哥弗利尼,让他来把摩拉放下来。网站58fenlei.cn弗利尼是个被神明祝福过的大能的勇士。曾经有一只来自邪灵之国的恶魔在以法莲地肆虐,害死不少人,甚至一些祭司都倒在那个恶魔的利爪之下。

那时的弗利尼还是一个刚刚成年的少年,他被神的灵感动,沟通神国之力成为了大能的勇士,在所有人以为他疯了的情况下,冲了上去,赤手撕裂了那只恶魔,成为“以法莲的守卫者”。

后来弗利尼就成为神殿的守卫武士,也只有他才会不把先知的那两个不肖儿子做的祭司放在眼里。其他的人还是很怕这两个肆意妄为的祭司。因为先知以利已经老迈,不在能够约束他的儿子们。所以他们就越发的胡作非为,经常在神殿里做出很过分的事,甚至在殿后和妇女不洁。版权58fenlei.cn

这一次也是这两个祭司中的马萨和一个不正经的女子在殿后无礼,被摩拉看见后大声斥责,引来其他的祭司看见马萨的丑事,所以马萨恼怒下就这样对待摩拉,并且威胁谁也不许放下摩拉,直到摩拉认错为止,否则就用他们的权柄将那人赶出神殿。

但自幼谨守法典的摩拉宁肯受辱也不违背自己的原则,于是就有了门口那些女子围观的一幕。

神殿内,马萨和他的兄弟乌利格——一个同样不敬神的祭司。

“马萨,那摩拉的哥哥弗利尼可是个大能的勇士,你这样对待摩拉,万一他哥哥找来怎么办?我们可打不过他。”乌利格有点忧心道。

“怕什么,这里可是神殿,他要是敢在这里动手,就是藐视神灵的荣耀,我们就可以用金灯台对付他!”马萨冷冷道。

“什么?金灯台!”乌利格大吃一惊,“这可是用来收集信仰之力以沟通神明的宝具,如果这样做,神明不会责罚我们吧?”

“乌利格,你的胆子太小了,难道你还没听说那个传说吗!神明早已陷入沉睡,现在的一切只是他的神力残留反应而已。58资讯网”马萨不在意的回答道。

乌利格吓了一跳,几乎是跳起来,四处看看,见没有人在附近才几乎小声吼着说道:“马萨你疯了?!这可是异族外邦的说法,要是你敢在外面说出去我们会立刻被民众用石头打死!难道你忘了那个人的下场?!他的尸体现在还在那堆石头下面呢!”

马萨也是胆子大过了,乌利格这么一讲,才想起虽然平时自己很威武,但是要真的在民众面前做出明确的亵渎神明的事,那么等待自己的会是毫不留情的石头堆。

见没有人在,马萨暗自说了句大意了。然后又不在乎的说话,只是声音小了起来,“可是你不觉得那些异族的话很有道理么,否则如果神明真的苏醒,那么我们的行为根据法典早就被神明击杀了,可是直到现在我们甚至还可以使用金灯台!”

“马萨!你个混蛋!给我出来!”

一声惊雷一般的声音几乎把神殿前面搭建的帐篷全给掀翻。那些正围观摩拉的女子有不少被这一个声音吼吓得当场昏倒在地。而靠着这个声音的主人比较近的一些壮年男子也是耳朵轰鸣,眼冒金星,甚至站立不稳!

还在殿内的马萨和乌利格也被这个声音大大吓了一跳,

“是弗利尼!”乌利格惊呼,“他会杀了我们的!”

“这里是神殿,他要敢在这里动刀兵,神明会诅咒他十代的!不用怕他!”嘴上说着不用怕,但是抖动个不停的手脚却暴露了马萨的内心。

“都怪你,好好的在白天做什么!晚上还会怕那小子看见吗?”乌利格抱怨起来,“这可如何是好,我们的声望必然会降低,以后会被那些无知的民众轻看!”

“你不也在白天经常做,还说我?!”马萨不乐意了,“也就今天运气不好,让那小子看见了。58资讯网算了还说这个干什么,走!拿金灯台,弗利尼要是敢动手我就用信仰之火烧灭了他!”最后的话马萨几乎是低声吼着说出来的。

殿外,摩拉已经被哈尼非放了下来。哈尼非也是他的哥哥,不过也是同父异母的哥哥。哈尼非有着比以法莲地众女子更美的容貌,而且他还精于艺术。他的歌声可以与神灵沟通,获得祝福或诅咒的能力,他的手艺物品是神殿祭祀常用的器具,在全以法莲地没有见过比他更美好的人,他的称号是“以法莲的精灵”。还有一点就是,他是全以法莲的未婚女子的梦中情人,不是之一,而是唯一。

松开绑着摩拉的绳子,起先那些被弗利尼吓跑吓昏的女子再次偷偷的远远的看着这两个人。虽然看着摩拉那白玉一般美好的身体被裹进了白袍让她们很失望,但是看着这两个几乎是全以法莲地的女子都认识的少年人站在一起,那俊美的如同精灵的容颜,凝华似羊脂的身体,那视觉、那感受,哦,扯远了。

哈尼非温和的问着摩拉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不愧是“以法莲的精灵”,即便是脸上带着愠怒,但是说话依然用词谨慎,温良如玉,仿佛是在和情人说着温柔的情话。远远的看着这一幕的那些女子恨不得自己才是被哈尼非用袍子裹起来抱着的那个少年才好。当然也有些女子希望那抱着少年的人是自己更好。哦,又扯远了。

摩拉把自己在殿里看见马萨和女子无礼的事告诉哈尼非和走进了的弗利尼,然后说道自己根据法典指责马萨,反而被他剥去衣服绑到殿门的柱子上。

刚刚走过来的弗利尼本来还想说摩拉几句,但是听了摩拉的描述,弗利尼几乎是忍不住的又大喊起来,“马萨!你个亵渎神殿的混蛋快给我滚出来!”声音又震动一片人。

哈尼非早已预见的先抱着摩拉走开一点,但还是觉得耳朵有点响。

“弗利尼,你在神殿门前吼什么,不知道这里是神殿吗?”一个不冷不热的声音在殿里响起,然后众人便看见殿里亮起一片金光,顿时一片惊呼,

“金灯台!”“是金灯台!”

“马萨他们居然把金灯台拿出来了!”

“不好办了啊!”

“会发生什么事呢?”

“不知道,天哪,为什么这样的人没被神明击杀反而可以使用金灯台!”

“天哪,这日子怎么过啊,难道神明抛弃我们,任由这恶人做我们的祭司?”

“嘘,小声,别让他们听到。”

“……”

弗利尼脸色很差的看着从殿里走出来的马萨和乌利格,他们手上各拿着一个金灯台。那金灯台与一般的灯台不同,底座是一块完美无瑕的红宝石,用一块完整的精金包裹,精金的上部分被一体锤成七个灯台——“七”是迦南十二族的完整之数,代表迦南十二族。灯台里没有油,但却散发着极其光明的亮光,除了少数几个有能力的战士和祭祀,很少有人能够正视这灯光。因为这灯里装的是整个民众信仰之力燃气的信仰之火,只有祭祀或先知才可以拿起使用。

“弗利尼,我知道你是大能的勇士,但你应该知道神殿的规矩,摩拉在神殿内大声喧闹,干犯法典,所以我指责了他几句,不料这孩子竟是反拿法典指责我,我这才不得不给他点教训。再说,我父亲也是摩拉的教导师,怎么说我也算是摩拉的兄长,这点教导他的权利还是有的吧。”

“愿神明在你我中间鉴定是非!马萨,请不要把我和你并列,你不配!”尽管看着马萨和乌利格手上拿着金灯台,但弗利尼的话依然毫不留情。至于马萨的那种留台阶想了事的想法,对弗利尼这样的大能勇士简直就是笑话。

“你!”马萨脸色阴沉,“弗利尼,你眼睛没看见我手上拿的是什么吗?”

“法典告诉我们,就是别西卜(邪灵之国的君主)也会装作光明的天使令选民被诱惑,你手上的金灯台还是我制作的呢!”弗利尼还没开口,哈尼非就说道。

“这么说,你们是要和神殿做对了!”马萨阴险道。

弗利尼脱下外袍,露出一身赤壮的肌肉,

“马萨,不要在言语上耍花招了。你这不守本职、污秽神殿的祭司,我指着永生神的名义起誓,今日必要好好教训你!”

“弗利尼,你这自以为是的莽夫,神明的火会见证你的愚蠢!”

大战一触即发。

第二章 大能的勇者

伊法莲隶属迦南十二族中的约瑟族,是一个不怎么出名的小山地。

虽然环境幽美,有个虽小却连绵近百里的山丘,一大片一般望不到边际的草原,还有还几个四季都有活水的泉口,但是这些在迦南美地的诸族中并不稀罕,反而极为平常。甚至比起那些所谓的“流奶与蜜”的地方,还有点寒酸。

但是伊法莲在迦南诸族中却不是最小的,因为有很多的伟人贤者先知和王都是伊法莲山地出来的。只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和征战中的典籍流失,很多人渐渐的忘了这些,只有那些神殿的有资历祭司和渐渐老去的先知们还知道伊法莲是个出英雄的地方。

在伊法莲的那片草原的上有几个村落,说是村落倒也不太恰当,因为这些居住在这里的人经常随着牧养的草场的草的啃食情况而移动他们的帐篷。只是,无论怎么移动,他们都会有一个中心,那就是这些民众对应的神殿。因为每逢月初月末的时候,他们都要上殿里去献祭或者祈福或者赎罪。

现在还不是月初,也不是月末。只是在草原边的那颗橡树下站着的女子一直把目光看向神殿的方向,不断的祈求。仿佛有什么难解的事。

正在这个女子祈祷时,她旁边走来一个男子。那男子是个有了点年纪的中年人,但是他的眼睛依然明亮,头发也没有变白,裸露在外的膀臂告诉所有人,这依然是个有勇力的男子,只是眼角的几道皱纹昭示了他已不是年轻的小伙子的秘密。

“哈尼雅,你在为什么而担心,是摩拉吗?”男子把祈祷的哈尼雅揽进怀里,然后深深的闻了她的发上香气,然后安慰道:“不要为儿女的是担心,哈尼雅,有我不比十个儿子更好么?……哦,呵呵,好了好了,是我不对。现在不该这么说了。”看着怀中的女人露出生气的面容,中年人连忙讨好的检讨自己,见哈尼雅的眉毛依然皱着,中年人便又安慰她,“不要担心,我的妻,摩拉是神明赐下来宝贝,他是被神明祝福的孩子,这世上没有人可以伤害到他。”

中年人这么说,倒是让哈尼雅略略的得了些安慰,但还是有些忧虑的说:“可是,夫,我听说那是先知的那两个不敬虔的祭司儿子在欺负摩拉。他们是祭司,常在殿里,就怕他们故意刁难摩拉。”

中年人笑道:“他们要真的敢这样,那就让弗利尼好好收拾他们。哈哈哈,反正我以利加纳的儿子各个都是被神明祝福的勇士智者,还怕了他们?”

哈尼雅笑笑,然而又忧心的说道:“可是,夫,要是真的弄得和马萨乌利格那两个恶人斗起来,那么先知以利怎么办?他的儿子虽然不好,但先知本人还是对我们很好的。”

“哎!”中年人以利加纳也叹口气,“我的老朋友以利啊,真是,哎”再叹口气,以利加纳也不知该说些什么才好,“他老了,管不了自己孩子了,哎。”

“不说这个了,哈尼雅,有弗利尼和哈尼非两个去照顾摩拉,相信不会有什么麻烦的。”以利加纳说着把哈尼雅搂进怀里好好的亲热一下,“倒是你,不要整天的忧虑这个忧虑那个才好,我的小尼雅要是早早的多了张婆婆脸可就不漂亮了。”

哈尼雅把头埋进以利加纳的怀里,正当夫妻两人亲人时,“加纳,哈尼雅,你们两个!”一个声音来打断了温馨中的两人,“这可是白天!你们就这样在外面不知羞的,难道不知道刚才来报信的少年人说摩拉就是因为指责祭司在白天做羞耻的事才被那祭司给欺负了吗?”

哈尼雅像只惊吓的小鹿跳离以利加纳的怀,然后看了来人一眼,怯生生的喊了声:“姐姐。”以利加纳苦笑。来的正是他的另一位妻子,也是他自幼家里定下的亲——索妮娜。

索妮娜在伊法莲地的妇女中也是享有很好的名声,她不仅是容貌端庄秀丽,而且十分善于持家,更是热心做工为家人操劳。对待远行而来的疲惫的路人也经常热心的招待,伊法莲的穷人几乎都曾经接受过她的帮助。只是她的嘴实在是也“厉害”了一点,经常在说话上让人心里难过一会儿。是一个真的标准的刀子嘴豆腐心的女人。

只是,除此之外,她对哈尼雅的态度也不怎么友好,因为自从娶了哈尼雅之后,以利加纳和她在一起的时间就减少了很多,而且每年去神殿大祭的时候,以利加纳分给哈尼雅的礼物总是比她多,虽然很大的原因是以利加纳安慰那时的哈尼雅未曾生育,但是那句曾经传遍伊法莲未曾生育的妇人中间的话深深的刺伤索妮娜的心——“哈尼雅,有我不比十个儿子更好吗?”

后来矛盾越发的大了,几乎天天索妮娜都要和哈尼雅吵架,但是性格柔弱的哈尼雅除了低声哭泣什么也不会,让索妮娜这个内心善良的女人欺负了她又觉得自己也难过。谁知后来哈尼雅经发疯去了神殿想神明许愿生一个儿子并且归于神。许愿是一件极其辛苦的事,为此哈尼雅几乎丢掉性命,然而那段时间以利加纳又因事不在家,结果竟是索妮娜费心费力的照顾哈尼雅直到她生了摩拉。

自那之后,这两个女人之间就一直维系着一种奇异的关系。哈尼雅敬着怕着索妮娜,索妮娜继续嫉妒哈尼雅得丈夫的宠爱,但却十分的宠爱着摩拉,比对那两个自己亲身的弗利尼和哈尼非更甚。

这些摩拉的家人的故事且不提,橡树下三个人正有点尴尬的站着,忽然间,神殿的方向传来一阵大光,那光芒极其强盛,甚至少有人能直视那光。

那光刚刚亮起,曾经也做过勇士的以利加纳立刻把两个妻子揽进怀里,把她门的头按在自己胸膛,同时大喊:“闭上眼睛!”

两个女人被吓了一跳,初见金光时还没有反应,就被丈夫忽然拉进怀里,不过她们对以利加纳的话几乎没有怀疑,立刻闭上眼睛,顿时免去暂时失明的痛苦。

这一日,很多在外面的伊法莲地和附近的地方的人因为这光而失明许久。这是信仰之力被点燃爆发的火光,除了心思极为单纯或者为人圣洁的人在或者是大能的勇士智者,凡被光照者的人只要心思有不洁的地方,便会失明几天,越是不洁,就失明的越久。

这次事件在伊法莲地也是个大事件。

终于,光芒慢慢的退去,离神殿远的地方已经不再可以看到,以利加纳放开怀里的妻子们,然后面色严肃的说道:“妮娜,还有尼雅,你们立刻到帐篷里去,天黑之前不要出来。”

哈尼雅担心的看着以利加纳,索妮娜开口道:“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

以利加纳说道:“那光是神殿里的金灯台的光芒,一般只有邪灵之国的邪灵大规模投影才会使用,我得去看看出了什么事?”

索妮娜知道丈夫曾经是个勇士,还在神殿中做过战士,便说道:“神与你同在!”以利加纳拥抱了一下他。

哈尼雅什么也没说,上前在以利加纳的唇上一吻,然后羞怯的站到索妮娜后面,索妮娜哼一声,哈尼雅的脸更红了,毕竟还不习惯在有别的人在场时做这么亲密的动作。

以利加纳心头爽快的大笑,然后骑上马,拿起他的铁杖和刀,往神殿的方向去了。当他的身影消失在山地的那边后,两个女人便钻进帐篷。

至于家中那些做工的仆人和其他的刚才被神光闪耀了眼的人,虽然慌乱,但这样的事情也不是没发生过,混乱后就安静下来各自放下手上的工,找一个地方静静地反思自己,祈祷神明,等待眼睛复明。

过了山地之后,回头看了眼,已经见不到自己两位妻子,以利加纳忽然间加快了了速度,仿佛是又十万火急的事情在等着他处理。

实际上也的确是十万火急,在那神殿的光芒初起时,他已经感觉到了某种奇特的气息。那气息并不是他向妻子们说的是来自“邪灵之国”的恶魔的气息。

那气息纯正,刚硬,有一种不屈不挠的勇气在里面,曾经做过勇士的以利加纳一下子便感觉出了那是一个大能勇士的气息,而且是沟通了上古之时世上勇士之首的宁录大英雄的勇士之神力的勇士。

宁录是上古之时的一位超级勇士,他被父神称赞祝福,得以成为世上勇士之首,死后他的英灵被召去了神国,而他的勇士之力则被留在世间,做世上勇士的指引。

凡是能沟通他的勇士之力的勇士都是被称为大能的勇士,可以借着这勇力沟通神明传达自己的祝福或诅咒,只要合乎神明之理,就可以实现。

大能的勇士在伊法莲地并不多见,自以利加纳在军中退役后,他就只见过一位大能的勇士,那就是他的儿子弗利尼——那位在伊法莲全地都有盛名的勇士。

刚刚在神殿爆发的神光中,以利加纳清晰的感觉到了弗利尼的勇士的气息,而前不久才来的人通报说摩拉在神殿遭遇了不公正的对待,弗利尼便和哈尼非一起去了神殿,现在莫不是出了什么事?以利加纳的心更焦急。

第三章 兄弟一家,你家不如我家

神殿。

弗利尼脱下外袍。露出一身赤壮的肌肉。他做神殿的守卫武士,又是大能的勇士,得蒙神明祝福和上古勇士之首宁录的勇力加持,虽然多次与来自邪灵之国的恶魔战斗,但身上却没有一丝伤口。

脱了外袍后,弗利尼的身体的肌肉上更是散发出古铜色的肉眼可见的光辉,那光辉里还有着一幕幕战斗的景象,那是他成为大能勇士后的所有的战斗的缩影,这也是大能勇士的标志。每次战斗时,他们的曾经的战斗光辉都会会放在他和他的敌人面前,一个祝福鼓励,一个诅咒减士气。

“看呐,神明的大能的勇士!”周围的众人看见弗利尼的身体上的勇士之辉后顿时大声的赞叹起来。“看他身上的勇士之辉,那是多少的战斗!”

“天!神明在上!那么恐怖的恶魔居然被一刀斩断了!”在那光辉中,一个近乎三个人高的恶魔正举着一棵极其高壮的大树向着弗利尼打下来,但是弗利尼一个跳跃竟是直接跳到接近那个巨魔的肩膀处,然后一刀斜斩,刀上的光芒延长开来,仿佛是扩大了数倍,然后那个巨魔就被斩成两段,倒地的魔躯很快就在刀的光辉下化作乌有。

“快看!那是蠕动魔!几乎是不可杀死的恶心污秽的东西,居然被他靠近后就失去再生能力死了!”蠕动魔——移动速度不快却会不断吐出污秽的液体的恶魔,凡被它的液体沾染过的地方不仅变成污秽酸臭之地,还会长出极其邪恶的恶魔草,一旦触碰到人身上就会在很短的时间内毒发发狂。这种蠕动魔本身的攻击力不高,普通健壮的男子就可以砍碎它,但是却几乎杀不死,甚至有些被砍碎的蠕动魔碎块会成长为一个完整的蠕动魔,只有祭祀才能彻底用神水净化掉它。

“这就是神明的大能的勇士啊!今天那马萨和乌利格定然会被赶出神殿,有这样的勇士!”不少人在心里甚至私下低声的议论着,毕竟马萨和乌利格在神殿的行为的确是刺伤了很多人对神明的信心。

“弗利尼,你这妄自尊大的战士,今日我指着神明的殿起誓,我必要你知道神明的威严是不容冒犯的!”

眼见弗利尼丝毫不顾忌自己祭司的身份,马萨也心中升起一阵不可抑止的怒火(或者更多的是对自己的祭司的身份即将被蔑视的恐惧?)他也发了誓。然后金灯台里的信仰之力开始剧烈的燃烧,散发出刺眼的光芒。

“什么?金灯台居然被他们使用了?!他们怎么可能使用的了金灯台?!这该被赶出神殿的祭司!”正等着弗利尼发飙的民众见马萨居然点燃了金灯台的信仰之火,顿时大惊,“别看!先把眼睛闭起来,这光我们看不得!”

“哎呦,我的眼睛!”虽然不少人早已闭上眼睛,但还是有不少人没有及时反应过来,便被这光刺入眼睛,然后自己的一桩桩的做过的恶事坏心思都忽然在眼前浮现,于是他们的眼睛就不在看见,顿时哀嚎起来。

神光亮起来时,弗利尼身上的勇士的辉光也大方光彩,而且他的目光中也射出骇人的辉光,若是此时也有勇士在这里看见这双眼,一定会惊呼:“英雄之目!”据说这是只有可以沟通英雄宁录的在神国的英灵才可能有的力量。英雄之目不仅是大英雄的象征,更可以在战斗中看清一切的虚妄和迷惘,甚至据说敌人力量的秘密和破绽都会在这英雄的目光之下无所遁形。

可惜此时大部分的民众都闭上眼睛去躲避金灯台里照射出的神光,在场的依然还能睁开眼的只有那么几个。马萨和乌利格虽然引动了金灯台的力量,但那毕竟是他们祭司的身份集中的身份力量引发的,更多的神光力量并不受他们的控制。如果他们是虔诚的祭司并沟通神灵使用金灯台,那么此时神光应该是全部集中在弗利尼一个人的身上,而不是像冲开堤坝的洪水一样几乎充满整个空间。

所以,虽然在神光中,这两个祭司也能睁开眼,但是却无法分辨出神光和英雄之目的辉光的区别,否则他们恐怕会更加的惊慌。另外的祭司此时也都在殿里或其他的地方,虽然他们不怕神光的照射,但是都要去安抚被神光照射而惊慌的民众。

然而,摩拉的哥哥,弗利尼的弟弟,“以法莲的精灵”——哈尼非虽然只是微微的眯着眼,但是那双眼的确在看着争斗的两方确实没错。而且,如果真的有一位大术士或者年长的智者能够仔细查看哈尼非的眼睛,那么一定会惊呼:“智慧之光!”

智慧之光——那是通过自己的智慧来沟通了神灵的智者,这样的人在迦南诸族中并不罕见,因为几乎每一个族都有很多智者,但他们都是耄耋的长者,他们的智慧是因为年岁的累积,如果要说有一个少年人可以拥有智慧之光沟通神灵,如不是亲眼看见,一定会被认为是说谎。

从金灯台中发出的光芒极其的明亮,但是哈尼非眼中的智慧之光一点也不弱,甚至因为神光的照射,那双智慧之眸更加的闪烁璀璨。或许他眯上眼睛只是为了不被人注意到这一点。

看着马萨和乌利格居然在做了污秽的事后还敢擅自动用金灯台的力量,哈尼非的让无数以法莲地的女子迷恋想念的眉毛也不由的皱了起来,显出愠怒的神色,然后他的嘴开始了小声的吟唱,声音不是很高,仿佛只是情人之间的呢喃,但是正在手持金灯台的马萨和乌利格忽然大叫一声,手上的本来对祭司无害的神光忽然变成了烧着的炭火,几乎将他们的手烧成灰烬,他们凄惨的叫着扔下金灯台,然后发现眼睛也不能看见,各种罪恶的行为不断地在他们的眼前浮现,顿时哀嚎哭喊起来:“我们有罪了!哀哉!神啊!饶恕我们吧!我们有罪了!”

他们凄惨的样子大概是全以法莲的里的所有被神光照过的人中最惨的一对。哈尼非的吟唱居然沟通了神灵,让手持金灯台的人也被金灯台发出的光审判,结果,两个罪恶的蔑视法典污秽神殿的祭司马萨和乌利格顿时悲催了。

看着两个在地上打滚哀嚎的马萨和乌利格,弗利尼本来要动手,但见他们居然被手中的金灯台给审判了,也就不再上前,看了哈尼非一眼,然后对着马萨和乌利格冷冷的说了句:“愿神明在你我中间审判!”

听着他这话的民众,无论是眼睛看见与否,都大声喊着:“审判!公正!”、“审判!公正!”、“审判!公正!”……

此时,由于金灯台的力量依然还在,没有完全退下的神光依然在神殿附近若隐若现,所以几乎没有人发现,那个两个被马萨和乌利格扔下的金灯台并没有掉落在地上,那光芒也没有一点减少,只是变得柔和不少。而且,那金灯台此时并没有出现在神殿里,而是被拿正站在殿外的摩拉的手上!

自起初弗利尼脱下外袍要与马萨和乌利格争斗时起,被哈尼非用袍子包着抱着的的摩拉就开始不断的默颂着神殿的法典。由于他被马萨剥光了绑在神殿的柱子上羞辱,现在几乎还是紧闭着眼,所以,一心背诵法典的他甚至不知道在金灯台亮起来时,他的身上也浮现出淡淡的神光,这光几乎和金灯台的光芒一样,只是更加的柔和,与金灯台的审判净化相比,这个,称呼为安抚,赞美,歌颂之类更恰当。

就在哈尼非用智慧和几乎无人听见的赞歌沟通神明让马萨和乌利格遭到惩罚后,那个被这两个祭司扔下的金灯台就在谁也没注意到的时候消失在原地!

等到一直闭着眼睛默诵法典祈求神明的摩拉忽然觉得手上多了一物,哦不,是两物!不但是他,连正抱着他的兄长哈尼非也大大的吓了一跳,差点把摩拉扔下去!——因为金灯台只有先知特命的祭司和先知才能持有,其他的人都不可以触碰,否则就会被金灯台的光给烧到。这也是马萨和乌利格为什么在殿里胡作非为却也没有人制止的原因。

马萨和乌利格的父亲正是殿里的先知以利,当初先知给他的儿子们祝福使他们成了管理金灯台的祭司,谁知以后这两人竟因此成了这样的人,而后不久神明就不在向民众发声,所以这个金灯台的管理祭司就不好再换,以利也只能在看见时指责他的儿子,却是不能够真的改变他们,为此年迈的老先知更是气得病倒了好几回。

如今凡是眼睛还能看见的人都注意到了神光的中心的转移和神光的性质的改变,他们的眼睛四下一看,顿时发现了摩拉手中的金灯台!

“这是怎么回事?”有人惊疑不定,摩拉和神殿中马萨乌利格的位置相隔很远,也没有人走动,那金灯台怎么会出现在摩拉的手上,而且,摩拉居然还没有被神光烧着,甚至那神光似乎和摩拉相呼应!

“大哉!这是神明的旨意,我们中间出现了新的先知!”要有人大声呼喊起来。

听见这话,其他的人忽然也明白过来,除了特定的祭司,也就只有先知才能拿起金灯台而不被伤害,那么,这个被老先知以利养大被人们喜爱而称呼为“以法莲的小先知”的少年,如今是真的成了先知?!

摩拉似乎从惊讶中醒来,不过他的心思纯洁,但又不缺乏智慧,自那金灯台拿在他手上后,他就仿佛“看”到有一双奇异的眸子在注视着他,似乎在等着他。

只是少年虽然自幼在殿中长大,但对这事却依然不知如何去做。倒是他的哥哥哈尼非见到这番光景,有着智慧之光的他几乎立刻就明白了摩拉的情况,所以哈尼非一边用惊讶的眼光看着摩拉,一边柔和的说道:“摩拉,不要慌乱,这事神明的宠爱临到你,你若是不明白,就在心中向神明祈求,看她回应你不回应?”

四周带着恐惧和战噤的民众还有几个殿里的不属马萨乌利格的祭司也都悄悄的围过来,听见了哈尼非的话,也都用惊异的眼光看着摩拉,要看他能否与神明沟通不能。

摩拉虽然被这许多的人看着,少年心中难免有点怯意,但是自幼养成的习惯和一直以来的纯洁的心思和美好的品行,让他轻易的就在祈祷时再次感觉到那双带着威严和慈爱的目光仿佛就在看着自己。

摩拉大着胆子问道:“我主啊,请问你就是我们的所信仰的神明吗?”

有声音响在摩拉的心中,“我儿,你说的是。”

摩拉心中既兴奋又害怕,正要回答,忽然想起刚才哥哥哈尼非曾在战斗时说过的话“就是魔君也会装作光明的天使令选民被诱惑而堕落。”于是带着小心又恭敬的说道:“我主啊,求你不要怪罪仆人的小信,只是,魔君也会装作光明的天使,我该怎样才能相信你呢?”

说完又觉得心里踹踹的,立刻又开口道:“法典上说我们的神明是慈爱公正宽容的神明,你不会因为我的小信而责罚我吧?”

“我儿,你信我,却又不迷惘,我怎会责罚你。你且刚强壮胆。少年人,你当刚强,我与你同在!起来,拿起你手中的金灯台,今日我在众民面前立你做我的先知祭司,你将为我找回迦南失散的羊。”那声音柔和又大有能力,说完后,摩拉就觉得自己的身上仿佛多了些什么。

睁看眼便看见周围已经几乎站满了战噤的看着自己的民众和一些祭司,摩拉把目光看向自己手上的金灯台,七个灯盏中依然在不断地释放着圣光但却完全不是刚才的那样审判众人的恶,令众人无法直视,现在,只要心中没有太大的不可见人的恶事,基本上都可以睁着眼睛看着着散发着柔和的光芒的金灯台。

在这些民众和祭祀的眼中,摩拉从他哥哥哈尼非的手臂里出来,两手高举着金灯台,说:“神的国近了,有罪的人应当悔改,反悔改的就得救赎!”

他的声音不大,但却带着神圣的味道,而且奇迹般地响在每个看见这一幕的人的耳边,仿佛他就站在这人眼前劝诫着他,于是凡听见的都说:“圣哉,全能的神是应当称颂的!我们承认我们的罪!愿神赦免我们!”

这些声音汇聚到一处在神殿的上方不断的回响,凡听见的尽都害怕,在心里默念:“圣哉,今日有神人在我们中间行了大事!”

摩拉高举金灯台,看着周围的民众,除了他的两个哥哥和少数几个人,竟是没有一个敢和他对视,所有人都在他的仿佛有火光的眼眸下低头害怕。

然后摩拉喊着说:“今日心中除去罪恶的可以眼睛明亮,当你们要做出行为与悔改的心相称!”

民众喊着说:“圣哉!这是神的命令,我们必定谨守!”喊着话的人中甚至有着摩拉的两个哥哥,弗利尼和哈尼非对视一笑,这个弟弟也终于成为神的选民了,长大了,不在用他们操心了。

摩拉手上的金灯台在民众呼喊的时候再次放出极大的光芒,但是这次的光芒和上一次完全不同,所有被光照着的,只要心里对自己的罪过有了悔改之心,眼睛便立刻明亮了。

这一日,“以法莲的小先知”摩拉的名字传遍了以法莲和附近的山地。

先知本纪》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经典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经典文学)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先知本纪】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推荐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