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资讯网
首页 文化 正文

40020最新章节目录

2019/01/15 03:23:39   来源:网络

小说书名:40020

第八章 飞天狐狸

 舒彤莹坐立不安,仿佛被一座山压在身上,几乎窒息。版权http://www.58fenlei.cn/

 外面狂风怒吼声传进耳中,如惊雷霹雳让她心惊,刺激着神经似乎精神要在瞬间崩溃。她即担心郁岚青出事,又紧张电台拿不到。电台对她意义重大,超越生命。

 第一次体会品尝到那种难耐、孤寂、心焦、紧张的等待滋味!为什么郁岚青还不回来,出事了?不,不会,肯定不会。可是,天快要亮了,人在哪里?

 叫嚣肆虐了一夜的狂风犹如发怒的苍龙,发泄之后逐渐冷静,于是世界清静,给人们宁静的空间。但舒彤莹的空间依然充满无形压抑,并不因风停而消失。

 吱!

 门轻轻地开了!郁岚青一身轻松地提着两个大包回来了。版权http://www.58fenlei.cn/

 舒彤莹的神经似乎在瞬间崩溃了,怔怔地望着郁岚青,似乎忘记世间一切。

 郁岚青放下两个大包,笑道:“不是叫你好好睡觉吗,看样子你等了一夜。恭喜你,你没白等,电台拿到了,顺便弄了些食物和衣服给你。”

 “你没事吧?”舒彤莹的语气有些异常。

 郁岚青以为她因一夜没睡精神较差,笑道:“没事,没事,一点都没事。本该早些回来,找食物和衣服耽误了时间。”

 舒彤莹有些激动地问:“为什么,为什么要找食物和衣服?”

 郁岚青一怔,疑惑地望着舒彤莹,这么简单的问题需要问吗?笑道:“巴三探来的消息,我已经被满城通缉,有心人不难循迹通过你找到我。说明58fenlei.cn所以,我们两个要躲几天。食物和衣服……”

 “谁叫你拿的,我不要……”舒彤莹反常地失去冷静,好像有一肚子委屈要发泄,一个劲地拍打郁岚青的胸膛,“不要……我不要……”

 郁岚青像傻子一样任凭舒彤莹打着胸膛,不知如何劝说,不就是衣服和食物吗,值得这样生气?想不到平时冷静大方的娇小姐,有时候撒娇起来蛮不讲理。但他错了,舒彤莹之所以如此,并非是生气,而是在紧张、焦急、害怕、惊慌中等了一夜的后遗症,眼前他是她唯一信任和能依靠的人,不冲他发泄冲谁呢!

 舒彤莹突然紧紧抱住郁岚青,脸靠着坚实的胸膛,喃喃道:“你不知道我紧张地等待了一夜吗,多焦急啊!”

 这一刻郁岚青理解了。

 有一种非常熟悉的感觉充满他全身,刘雅欣的影子在他脑子里不断闪动,似乎抱着他的是刘雅欣。每次他失踪或伤势,刘雅欣就是这样紧张和焦急。不同的是,刘雅欣爱他,舒彤莹是第一次遇到这种压力,是单纯的发泄。

 精神恍惚中,几乎把舒彤莹当成了刘雅欣,但他僵立着没安慰舒彤莹。来自58fenlei.cn对刘雅欣也没有过,仅仅是说几句调皮话故意引开注意力。他爱刘雅欣,但从没接受刘雅欣那份珍贵的情感,自认不会给刘雅欣带来幸福。章易秋比他更合适,因为他知道章易秋也爱着刘雅欣。

 “小姐,对不起,是我不该让你紧张。”

 郁岚青回过神,以舒家下人身份向大小姐认错。当然是有意的,有所暗示。

 舒彤莹经过发泄冷静下来,短暂的几秒后收回双手,脸红扑扑的,尴尬地说:“小石头,你没错,是我过于紧张,你不要放在心上。说明http://www.58fenlei.cn/你拿到电台,太好了。”

 她爱不释手地抚摸着电台,趁机回避刚才的尴尬。

 “是啊!”

 郁岚青熟练地摆弄电台,这玩意在他眼里很简单,没有秘密可言,只要熟悉电键操作,可以收发报。

 “你……懂得操作?”

 舒彤莹惊讶不已,这……怎么可能呢?

 “听朋友说过,胡乱玩玩罢了。”

 “是吗?”

 她难以相信,这玩意没经过特殊培训,一般人不懂得操作,仅仅听说过就懂,她以为不可能,尽管她承认郁岚青是天才。

 郁岚青在她眼里越来越神秘!

 天色大亮,两人简单吃了些东西休息,一天一夜连续性奔波及处于精神紧张状态,需要好好睡一觉补充体力。

 “不得了,了不得,郁大哥,有天大的消息,快来!”

 叫嚷声惊醒了郁岚青和舒彤莹。版权http://www.58fenlei.cn/

 电台?

 舒彤莹反射性地跳下床,电台好好在床下放着,她松了一口气,略微收拾皱起柳眉走出房间,客厅里坐着满脸惊喜的巴三,正兴奋地指手画向郁岚青说着什么。

 “发生什么事了?”她问,但望着郁岚青的眼神分明另有疑问。

 “别误会,这地方我没告诉任何人。”郁岚青笑道。他清楚舒彤莹真正用意,努努嘴道,“巴三是属狗的,鼻子灵着呢,我们即使藏在地洞里,他都能找到。”

 “嘿嘿……”巴三得意的笑,“藏什么,没必要了。昨晚有只会飞的狐狸,大闹东江米巷,听说拿走了不少贵重东西。整个北京城轰动了,军队都出来动了,巡警忙得焦头烂额,那有时间找你们。”

 “会飞的狐狸?”舒彤莹一怔。

 她没明白。东交米巷是外围人的地盘,各国使馆、银行、商业等都在东交米巷,是外国人的天堂。但与一只狐狸跑进去何干?

 “是代号啊。”巴三解释,“有人大闹之后在墙壁画了一只长翅膀的狐狸,意思是会飞,来无影去无踪,谁也抓不住。现在大家都在谈狐狸,暗中支持狐狸,私下里竖起大拇指夸奖飞天狐狸是好汉子,中国人的骄傲。”

 “有这种事?”舒彤莹惊愕,简直不可思议。

 巴三兴奋地笑道:“很多人开始不敢相信,但是,出动的军警拿着狐狸画像,逢人就问谁见过狐狸,不由得大家不信。郁大哥,你说狐狸会是谁呢?他那一身本事在哪儿学的,我巴三有他一半本事就好了。”

 “是啊,太神奇了。”郁岚青说。

 狐狸是谁?郁岚青最清楚,就是他自己。昨夜与巴三分手之后,他去了东交米巷,所以天亮才回来。他光临东交米巷不是为解气,是为了钱,想应付将来的环境,没钱不行。

 之所以刻意留下狐狸标记,是给章易秋、刘雅欣、颜如玉发出了联络信息。这三人都知道他的外号是狐狸,希望能循迹找来。

 “郁大哥,我们出去走走,说不定会碰到飞天狐狸。”巴三突然说。

 “现在外面乱抓人,一旦发现我肯定不放过。保险起见,我还是躲避几天的好,躲过风头再出去。”

 “是啊,不得不防,那我先走了,有消息马上来告诉你。”

 巴三消息带到,兴冲冲的告辞而去,探听后续消息!他对会飞的狐狸着迷,希望幸运的碰到拜师学艺,做只小狐狸。

 郁岚青和舒彤莹关门回屋摆弄电台,舒彤莹没问郁岚青为何懂得操作电台,认真地学习如何监听信号,练习收发报手法等。

 郁岚青乐得装糊涂,不问最好。

 “泥鳅他们能找到我吗?”他思索,即使章易秋和刘雅欣来到这个时代,他藏在这里也难找到。“这样藏着不行,我得出去。”

 他暗中拿定主意,返回自己的房间开始化妆。

第九章 飞狐逞威

 “彤莹,我出去一下,顺便给太太报个信。”

 “啊?你……”

 舒彤莹吃惊地后退两步,盯着郁岚青惊愕地打量,声音很熟悉,但面貌变了。一时间不敢相认,化装术她听说过,但不会到这样神奇的地步。

 “外面到处乱抓人,我的画像刚贴出来,化装是避免危险最好的办法。”

 郁岚青明知她惊愕什么,故意从另一个方面解释。当然,他的化装术在二十一世纪,不算高明,行家不难识辨出伪装。但在科技落后的旧时代,算得上神奇了,何况他化装所用的工具这个时代没有。

 他化装成三十多岁成熟而富有魅力的中年人,是另有原因。

 几年前,他故意用这副面孔挑逗刘雅欣,差点让刘雅欣当成色狼报警抓起来,当时章易秋也在场。所以,如果两位好友在北京,一定能认出他。颜如玉是国家局专业间谍成员,受过专门的化装术训练,稍加动动脑筋不难发现他。

 舒彤莹确定是郁岚青,拍着酥胸道:“吓死我了,小石头,我对你越来越感到陌生,说你是舒家的下人,谁信呀!我正巧有事想出去,还担心出去被认出来呢。”

 言外之意也要化装。

 于是,在舒彤莹的要求下,郁岚青将他化装成一个中年女性。因两人一起出去,年龄差不多容易掩饰,外人误会他们是夫妻。舒彤莹觉得化装之后完美无缺,不会有人认出来,放心地和郁岚青上街了。

 疯了,全疯狂了,大街上到处是军警查问飞天狐狸,闹腾的鸡飞狗跳,人人自危。

 郁岚青和舒彤莹相视一眼,默契地避开检查,专走小巷偏僻处,没走多远发现行不通,搜查方式改变,由街上搜查改为挨家挨户搜。

 两人立即转身原路返回,电台藏在床底下,经不起搜查。舒彤莹宁肯自己被抓,不愿意失去电台,在她眼里电台是无价之宝。

 “小石头,他们快查到这边了,你想办法把电台藏起来。”回到家舒彤莹急声催促,她的脸色都变得很难看,估计电台和人都保不住了。

 “交给我,你稳住。”

 郁岚青冲上楼的同时,大门被撞开,一帮军警如狼似虎冲进来,不经同意到处搜索。

 “你们……”

 舒彤莹紧张地守在楼梯口,企图阻止,给郁岚青争取时间。但她经验不足,恰恰引起怀疑,此地无银三百两。

 “滚开!”引起一名男子的注意,推开舒彤莹挥手让几名军警上楼搜查。

 舒彤莹无力阻拦,俏脸上失去血色,感到天旋地转,浑身无力,暗叫完了,她渴望奇迹出现,郁岚青能及时藏好电台。

 “认识飞天狐狸吗?”男子好整以暇地问舒彤莹。

 舒彤莹正为失去电台伤心,哪有心情管飞天狐狸的事,根本没听到男子说什么。

 男子脸色一变,盯着舒彤莹,好像哥伦布发现了新大陆,莫名地兴奋,此女一定有问题,合该他升官发财。

 正在此时郁岚青走下楼梯,不疾不徐道:“我们怎会认识飞天狐狸,上午在街上就告诉你们了。对了,当时是你问我们,让我们有线索告诉你。”

 男子一怔,他哪能记住今天问谁了,反正见人就查问线索。谁知道飞天狐狸是男是女,是圆是扁,他没指望能查出,上边要差他就得查,趁机发点小财。

 郁岚青扶住快要晕倒的舒彤莹,有意无意点头暗示电台藏好了,舒彤莹懂了,紧紧地抓住郁岚青的胳膊,眼中闪过一丝异彩,眩晕感立即消失。

 几名军警下楼摇摇头表示什么都没有。

 男子没走的意思,一瞥郁岚青和舒彤莹,慢吞吞道:“房子不错吗,是有钱人啊,我们当兵的三餐不饱,空着肚子保护你们,不容易呀!不过,我怀疑你们知道飞天狐狸的线索,那就不在保护范围了。”

 “我们是安分守己的老实人,怎么会认识飞天狐狸。”郁岚青忙说。暗骂这个王八蛋拐弯抹角地废话,无非是想要钱,明抢啊。将几块银元塞在男子手里,“不成敬意,不成敬意,让大家喝杯茶。”

 “我看你是老实人,不会认识飞天狐狸。”男子顺手将银元装进口袋,目的达到话也变了,一挥手带着一帮军警扬长而去。

 舒彤莹长长地呼气,电台保住了,人也没事。郁岚青自始至终轻松应付,电台他收进储物戒指,自讨化装不会穿帮,因此并不紧张。

 但作为卫国战士公然敲诈勒索平民,他很失望,无名怒火在心灵深处熊熊燃烧,建立一支纪律严明、作战英勇的无敌铁军念头悠然而生。

 白天出不去,影响了郁岚青寻找章易秋三人,他干脆放弃外出,指导舒彤莹练习收发报。决定晚上出去大闹一场。

 深夜,一条黑影在北京各处穿越,如幽灵般漂移不定,天亮后消失!

 舒彤莹并没发现有任何异状,对外界发生什么一无所知,一直到巴三兴冲冲的出现,才知道飞天狐狸再次出动大闹北京城,目标是政府主要官员。

 这是郁岚青的杰作,他企图逼迫官方收敛,撤回满街军警,他可以光明正大出去。但他失望了,官方不但没有收敛,反而加大搜索力度,与他飞天狐狸势不两立。

 暗忖道:“嘿嘿,是你们逼迫我下狠手,怨不得我。”

 他两次出手并没伤人,只发财。现在他火大了,熊熊燃烧,准备大开杀戒。他不担心自己的生命安全,因为他死不了,受伤或者仅剩一口气,都有可能。一旦生命受到威胁,玄阗宝殿不会坐视不理,必然出手相救。

 除非玄阗宝殿放弃他。

 当天晚上他侵入东交米巷,刺杀各使馆及银行人员一至二人。他要用血腥手段恐吓,让各国自顾不暇放弃搜查。

 预计错误,第二天军警人员数量出动更多,搜查更彻底,无数无辜百姓因他入狱或者被杀。

 郁岚青被激的全身如烈火燃烧,横下心在第三天晚上使用炸药。

 轰轰轰……

 夜深人静,突然连续不断的爆炸惊醒了北京居民,懵然不知发生何事。约半个小时后,伴随着怒吼声枪声大作,人们不由为飞天狐狸祈祷!因为枪声从东交米巷方向传出,气急攻心的吼叫声语言混杂,来自不同的国家,两相对照猜测到飞天狐狸又出动了。

 此时,郁岚青被困在横滨正金银行内,他用各国的炸药炸各国使馆,接着是银行。爆炸不同于暗杀,暗杀无声无息中完成,爆炸暴露目标太大,第一声响起已惊动其它使馆。

 当他现今晚不可能炸银行,准备撤走时时,埋伏在暗处的各国人员及中国军警堵截住了退路,他被迫躲进横滨正金银行。

 十几名立功心切的军警被郁岚青射中倒在银行门口,百发百中的枪法震慑了军警,纷纷后退。各国人员不愿意冒险,商量后达成一致,决定困住飞天狐狸,一面喊话让飞天狐狸出来投降,一面等待天亮。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了,距离天亮不到两个小时,各国人员胸有成竹,似乎飞天狐狸已经有效控制在掌握中。就在此时,密集爆炸在横滨正金银行内响起,大火熊熊燃烧,各国人员及军警顾不得包围纷纷后退。

 轰隆!

 西洋古典风格,转角处设穹顶,不可一世的横滨正金银行倒坍在爆炸中。围观人们纷纷拍手称快,同时为飞天狐狸的死惋惜。

 第二天一早,戒严解除,军警撤回,政府宣布昨夜逮捕飞天狐狸,已处决!

第十章 九命飞狐

 破晓之前,舒彤莹被巴三的呼叫声惊醒。当她入厅看到浑身鲜血淋漓的郁岚青时,大吃一惊,差点晕过去。

 “你……小石头……”她慌了,千金大小姐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手脚无措。

 “没事,没事,一点皮外伤,不用担心。”

 郁岚青咧嘴一笑安慰她,他折腾了一夜精神微见疲敝,但对于一个被炸伤无法自己回来,需要背回来的人而言,很不错了。

 她心稍安,略微冷静,道:“我去请医生,你们不要再出去了,一定。”

 “不用,这点伤我们自己解决。彤莹,你先用清水洗伤口,再用药敷在伤口。”郁岚青说着递出一瓶药,指点她如何清洗伤口及敷药。

 有了头绪她冷静下来,忙找来干净毛巾,巴三也没闲着,帮忙打水。

 她顾不得害羞,战战兢兢清洗伤口,小心翼翼,生怕弄痛了郁岚青,因为郁岚青浑身是伤口,很吓人。

 “你们干什么了,受这么重的伤?”她问。

 夜里爆炸声惊醒她,但没听到郁岚青的动静,发现郁岚青出去了。他误会是巴三叫走郁岚青,挺生气的。

 巴三忙撇清自己道:“不关我的事,我发现时他已经受伤了,没来得及问直接背回家。”

 “无妄之灾,无妄之灾。”郁岚青咧咧着呲牙,水侵在伤口引起钻心的痛,“半夜听到爆炸从东交米巷传出,猜测飞天狐狸又闹腾了,急忙赶到去。飞天狐狸被困在横滨正金银行里,我打晕几名警察想冲进去救飞天狐狸,谁知道正巧银行爆炸倒坍,差一点被活埋。”

 “啊,飞天狐狸逃出去了没有?”舒彤莹惊问。

 郁岚青和巴三不语。

 不用再问也知道结果了,她惋惜的叹息,道:“飞天狐狸虽然个人英雄主义,近似胡闹,但勇气可嘉,真是可惜了。”

 我个人英雄主义?

 郁岚青一怔想反驳,他确实是耍个人英雄主义,但这不是他愿意,是对方逼迫他干下去。如果不是当机立断在银行底部要害安装炸药,自己爬上圆形穹顶内隐身,利用倒坍圆形穹顶斜倒在日使馆内,早葬身爆炸中了。

 这件事不算结束,如果飞天狐狸从此死了,章易秋和刘雅欣不但扑空,而且伤心欲绝。所以,他必须让飞天狐狸活着,愉快的活着。

 巴三突然道:“外面戒严撤了,本来你们可以回家了,但你这伤……没十天半月下不了床。”

 “彤莹,你先回去,太太肯定等的焦急。”郁岚青另有算计,想支走她,“学业也不能耽误,你没请假旷课,会被开除的。这边你放心,巴三会照顾我。”

 舒彤莹一点都不放心,把两个闯祸精放在一起,天知道会闹出什么惊人之举。只要看住郁岚青,巴三就扑腾不起来。

 她道:“考试早几天前就结束了,等着发放证书,不去学校没事。不说这些,我知道怎么安排。下午我回家一趟,学校也有点事处理,晚上我再回来。”

 “不用回来,晚上出来很危险,明天吧。”

 “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舒彤莹起了疑心。这丫头越来越精明了。

 “我的大小姐,你怎老是往歪处想呢,”郁岚青故意露出苦笑,“我这伤……躺在床上有事也做不了。彤莹,出去一定要注意安全,以我猜测,表面上放松搜查,暗中加大了力度,由明转暗。”

 巴三不信道:“郁大哥太多疑了吧,飞天狐狸炸死十几个外国外人,把使馆炸的一探糊涂,他们还有心思管刁虎的事?”

 郁岚青冷冷道:“你想,他们载大跟头,肯定不甘心,必然逼迫施加压力。政府敢推辞吗,不找几个冤大头交差不罢休。不要忘了谁是北京政府的后台,是日本人。”

 “也对哦。”巴三对政事不太了解,但知道日本人在那些官员面前很吃香,这他知道。

 舒彤莹越来越捉摸不透郁岚青,凶狠勇猛,反应敏捷,狡诈而多智,懂得如技击、枪法、电台、化装等。这是她从小认识的小石头?她把往昔和眼前的小石头重合不到一起,好像脱胎换骨似的。

 下午舒彤莹回了一趟学校,回到家被太太困住了,不准晚上离开舒家大院。同时,万逸民得到消息,寸步不离跟着舒彤莹。舒彤莹担心郁岚青却也无计可施。

 当天晚上,郁岚青再次出动。他的伤不碍事,是故意伪装给舒彤莹和巴三看。

 他首先侵入汇丰银行,先打开保险柜没收金条等财物,毁掉借条,在墙壁上留下狐狸标记,埋妥炸药,暗忖道:“妈的,不把你们这些家伙搞的焦头烂额,我就不是狐狸了。”

 之后他溜进其它银行,故技重施,先没收财物,留下狐狸标记,在各个银行先埋炸药,然后一一点燃。

 轰轰轰……

 剧烈爆炸如排山倒海般响起,霹雳轰鸣惊人心魄!

 听在郁岚青耳中,如一曲美丽超绝乐章,美妙而动听,他返回躺在床上冷笑道:“折腾吧,好好折腾吧,嘿嘿……”

 他即发财又发泄怒火,心情愉悦舒畅。

 翌晨,北京城再次戒严,疯狂搜捕。

 飞狐重生的消失迅在北京速流传着,越传越约神奇,飞狐有九条命,是不死之身等等众说纷纭,各有个词。

 翌日晚上,郁岚青炸了军部军火库,刺杀了几个与日使馆同流合污官员。

 他成心让这些人夜夜做恶梦,噩梦连连。当前中国支离破碎,内有军阀混战,外有列强侵略,民不聊生,就是这些掌握实权者一再妥协的杰作。

 “小石头,你恢复的很好,这两天我挺担心的。”

 第三天下午舒彤莹回来了。学校今天放假,舒太太没理由阻止她去学校,她从学校直接回来,她不放心郁岚青和电台。

 “我结业了,想找份事做,等你身体好了我们去上海。”

 “上海?”郁岚青一愣。

 大费周折闹腾,想引来章易秋三人,离开北京一番折腾白玩了。

 “北京不是很好吗,凭借舒家的威望,找份事容易。”

 “你不想去?”

 “不是啊,”郁岚青吱唔,“就是我想去,也要太太同意。”

 “这你不用担心,我一再争取下妈妈同意你跟着我,以后你不用再受妈妈的惩罚,管家也不敢动你。现在北京很乱,到处抓人,人人自危,各行各业不景气。除非飞天狐狸不要再胡闹,以我看不可能,飞天狐狸正在兴头上。我也无心留在北京,先去上海看看情况。”

 去上海已成定局,郁岚青不同意也得同意。

 “什么时候离开?”

 “一个星期内。”

 郁岚青哦了一声,以他估计,舒彤莹去上海必然有要事。拖延一个星期离开,是想用这几天时间继续掌握电台操作。

 夜深人静,郁岚青突然从床上跳起来出房敲击舒彤莹的房门。

 “什么事?”舒彤莹迷迷糊糊地问。

 “快起来,有情况。”

 “啊?”她一惊睡意全无,首先想到的是电台。

 碰!

 大门被人从外撞破,几十名警察如狼似虎冲进院子。

 “快,上楼抓人。”有人大喊。

 立即有七八名警察冲上楼梯。

 与此同时,舒彤莹大惊失色,急忙把电台藏在床下,没机会带出屋隐藏了。

 “你先出去阻拦,电台交给我带走。”

 郁岚青不由分说把舒彤莹推出房间,将电台收进储物戒,不假思索从窗口跳了出去。

 “队长,他从窗子逃走了……”

 两名警察推开舒彤莹,撞开门正好看到郁岚青跳下窗子,大叫的同时开枪射击。

 “放心,他逃不了,整个庄院围得水泄不通,不要说一块小石头,就是钢铁我要熔化他,哈哈哈……”院子里队长胸有成竹的大笑。

 砰砰砰……

 枪声大作,伴随着痛哭声!

 舒彤莹娇躯一软,完了,小石头死了,电台没了……

40020》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小树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小树读书)或者(dushu567),关注后回复 【40020】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推荐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