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资讯网
首页 文化 正文

红嫁衣小说免费试读

2019/01/15 03:13:55   来源:网络

小说名:红嫁衣

第一章 嫁衣祸事

我叫关一山,十四岁那一年跟小伙伴强子贪玩,烧了一座坟头上的红嫁衣。原文58fenlei.cn

强子死了,我也高烧不退,奄奄一息之时,被村里的阴阳先生秦半仙所救。

也是从那一天开始,我被秦半仙给带离了村子,到城里开了一间丧葬用品铺子,外带给死人出黑和看邪门病。

五六年的时间里,我没少跟秦半仙四里八乡的跑 ,同时也学了不少的阴阳本事。

用秦半仙的话说,我天生就是吃死人饭的,因为我的命理缺二两。

所说的命理缺二两,指的是我七个月出生,是个早产儿,天生阴气就重 。

我一天天的盼日子,盼着六年期满,我好回家看我日夜思念的爹娘。

同时心里也忐忑,忐忑秦半仙所说的,六年之后,那坟包下的厉鬼,还会来向我讨阴债的事。来自58fenlei.cn

我也背后问过秦半仙,那坟头下究竟埋着个啥人,可秦半仙就是不说,但肯定是个女人。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的过去了,就在这六年之期将满的时候,突然的一天早上醒来,秦半仙留下一封书信走了。

书信上寥寥几个字:看好铺子,有缘再见!

我傻了眼,看着那封书信,这算算日子,离六年之期还有小半年,我也只好消停的在铺子里待着了。

就这样日子一天天的过去了,这一天晚上,我正打算关铺子门的时候,从门外颤颤巍巍的走进来一个老头来。

老头进门就问有没有红寿衣。

我一听,晃晃脑袋说没有。

寿衣都是黑色,哪里会有红的。58资讯网

红色是阳气最烈的颜色,给死人穿红寿衣,那非整诈尸了不可。

听着我说没有,老头很失望的叹了口气,颤颤巍巍的走了。

看着老头那颤颤巍巍的样,我也只当老头人老糊涂,跑到这里瞎问,也就没当回事。

可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等着第二天帮黑天时候,那个老头又颤颤巍巍的来了。

进屋还是那句话,问有没有红寿衣。

看着老头又来买红寿衣了,我不禁上下打量了老头几眼。

老头浑身上下一身黑,腰背弯驮,脑瓜顶通红,几乎都快没有毛了。网站58fenlei.cn

脸颊黑而消瘦,一双浑浊,类似于死鱼一样的眼睛有点呆滞,看年纪得有八九十岁了。

“老人家,没有卖红寿衣的,你这是要买给谁啊?”看着老头那样,我好心的问了一句。

也许老头是给自己预备寿衣,只是人老糊涂了,把黑色给说成了红色。

“给我孙女……嗨,这咋还买不着了呢?”听着我问,老头打了一个嗨声,颤颤巍巍的又出去了。

“给她孙女?”我叨咕着,目送着老头走远。

就这样等到了第三天傍晚,那老头又来了。

看着老头又来了,我很无语的摇摇头,也就打算直接告诉他没有了。阅读58fenlei.cn

可是这回出乎我意料的是,老头竟然直奔一堆纸扎人去了。

“你能帮我扎一件红寿衣吗,不过要跟我孙女身材相称,要不然我孙女该不高兴了!”老头手拿那些个纸扎人说道。

“这……我还真没扎过红寿衣,不过倒可以试试。”我一听说道。

“嗯,那你跟我回去吧,先给我孙女量量尺寸。”听着我说可以试试,老头竟然喊着我跟他去。

“这……恐怕是不行,这玩意没啥准确尺寸,大概是那个意思就成。阅读http://www.58fenlei.cn/”我一听,这老头是真糊涂了,竟然让我去给死人量尺寸。

“我孙女爱美,不量尺寸哪成,年轻人,你干的就是这死人的勾当,答应死人的事不算数,是会遭报应的。”听着我说,老头竟然眼珠子一瞪,整出来这么一句话。

“你……你是哪的人,咋这样子说话,我好心想帮你,你反过来咒我。”我一听,有点不顺耳了。

“古风村的,走吧,跟我走一趟,快六年了,我孙女都快等不及了。”听着我说,老头颤颤巍巍的往出走。

“古风村的……快六年了……大爷,你古风村谁家的,我咋没见过你?”我一听,有点蒙圈。

我打小在古风村长大,咋没见到过这老爷子。

另外他说他孙女都等快六年了,啥意思,一个人死了,六年没穿上装老衣裳,没下葬?

“你不去是不是?”老头走到门口,突然很诡异的看了我一眼,转身出去了。

“这……”看着老头诡异眼神,我追到门口一看,黑蒙蒙的夜色里,哪里还有老头的身影了。

呆愣愣的站在铺子门口好半天,我绞尽脑汁的想,也没能想起来,在我们古风村里有这样一个老头。

就这样一晃几天过去了,老头再也没来,我也就把这事给放下了。

这一天晌午,我正坐在店铺门口晒太阳呢,突然急匆匆跑回来一个人来。

“一山,你在这呢,可是让我好找,快,快跟着刘叔回去,村里出事了!”随着那个人跑过来,对我着喊道。

“刘叔……真的是你啊,五六年没见了,你还好吗,村子里出啥事了?”我一见是我们古风村的村长刘福,是热情的起身打招呼。

“挺好的,只是最近几天村子里不太平,都说你跟这秦半仙学了不少本事,快跟着我回去看看吧!”刘福上前拉我说道。

“村子不太平,咋了,我爹娘还好吧?”我一听惊问道。

“好好,他们都好着呢,村子里最近离奇死了几个人,都是死在了村外后山上,看着像是被啥给咬死的,大伙说是出了邪祟,这才想起来找你。”村长刘福一听说道。

“后山……咬死的?”一听说在后山,我这心里咯噔一下子。

当初自己跟强子出事,不也就是在那后山上吗。

“是后山,你先回去看看再说,都死了三个了,基本上一天一个,大伙都吓坏了,照这样下去,不到一年,咱村可就要灭村了!”刘福是拉起来我就跑。

“好好,刘叔别急,我关好铺子,拿点随身用的东西。”我一听,也顾不得啥六年期满不期满的事了,是锁好房门,提拎起背包,跟着刘福走了。

“刘叔,你最近见到过我师父秦半仙吗,他回没回村里?”随着刘福坐车,我问道。

“没有,自从秦半仙带着你离开村子,我就再没见到他。”听着我问,刘福说道。

“奥奥,那咱村有没有一个八九十岁,孙女死了六年还没有下葬的老头?”听着刘福说师父并没有回村,我接着问道。

“老头……咱村就一个常三爷是你说的那岁数,可人家孙女活的好好的呢!”刘福一听说道。

“嗯!”刘福嘴里所说的常三爷我知道,是古风村的老村长,为人耿直,很受村里人爱戴。

就这样一路跟随刘福回到了村里,一进村头,就看见了在家门口张望的爹娘。

“爹,娘!”看见爹娘了,我狂奔爹娘而去。

“一山!”看见了我,爹娘也从院子里跑了出来,一家人相拥在了一起。

“一山,六年期没满,你师父答应让你回来啊?”随着抱住我,爹爹擦抹着眼泪说道。

“师父他走了……应该没事吧,村子里出了这么大的事,我不可能不回来。”我一听说道。

“啊……那不行,一山,你快走,当初秦半仙说的明白,不满六年,你是绝对不能回村的。”爹爹一听,起身往出推我。

“爹,没差几个月了,再说我跟着秦半仙学了不少本事,不怕啥厉鬼了!”我一听,安慰爹爹道。

“这样啊……那成,快进屋,让你娘给你做好吃的。”爹爹一听,激动的拉着我进院。

就这样,娘做了几样我爱吃的小菜,也没让村长刘福走,几个人围坐在桌前吃饭。

“爹,刘叔,村里到底出啥事了,咋看出来人都是咬死的?”随着喝酒吃饭,我问道。

“嗨,一会儿吃完饭,我带你到小庙后院看看就知道了,死那几个人都在那停尸呢!”刘福一听说道。

“可怕啊,一山,接连三天,一天一个,今个还不知道会咋样呢!”爹爹一听,满脸惊恐的说道。

“人都死在了后山……,是当初我跟强子惹祸的那个地方吗?”我一听问道。

“不是,就在后山头上,一山,你记不记得后山头有一块巨石,尸体都是在那发现的。”刘福一听说道。

“三个人都死在了同一个地方?”我一听,惊疑的一声道。

正问着呢,突然就听到外面一声喊“村长,不好了,张家二柱子不见了!”

“完了,又出事了!”刘福一听,是撂下筷子往出跑。

“我不是告诉大伙,没事少出门吗,这咋又出去了?”随着跑出去,刘福气急败坏的喊道。

“不知道啊,村长,不会又是在那后山上吧?”前来喊刘福的村民满脸惊惧的说道。

“走,带上家伙事去找。”听着村民惊惧的喊,刘福回头看了我一眼,大步的往出跑。

我一听,也赶紧放下碗筷,提拎起背包跟着往后山上跑。

等跑到后山头上的那块巨石跟前一看,我不禁被惊吓住了。

一具满大襟都是沥啦鲜血的尸体,正触目惊心的仰卧在那块巨石上呢……

第二章 村头烧尸

血糊糊的脖子几乎被咬断,圆瞪的双目里满满都是恐惧,嘴角还淌着血,脑袋无力的歪倒一旁……

“二柱子!”二柱子的爹娘不是好动静的扑了上去。

“看看吧,一山,就是这个样子,死的都是年轻人,你说这是咋地了?”村长刘福哀叹着蹲在了地上。

我没吱声,稳定了一下情绪,迈步上前仔细打量二柱子的尸体。

是咬死的,血糊糊的脖子残缺不齐,而且伤口还很深……

“一山,看出来点啥没有?”这时候,刘福凑到我跟前问道。

我摇摇头,突然间回头问刘福道:“那第一个被咬死的人是谁,是三天前哪个时辰被咬死的。”

“是满军,时辰嘛……确切的不知道,反正尸体是半夜时候找到的。”刘福一听说道。

“快,回去。”我一听,是掉转头就往回跑。

“咋了,一山,有啥不对劲吗?”看着我往回跑,刘福紧着跟着。

“恶鬼没有实体,不会这样子咬人,这很可能是被啥活尸给咬死的,如果是那样的话,被咬的人,三天后一准会诈尸!”听着刘福问,我满心焦急的说道。

“诈尸?”刘福一听,是一脸惶恐的跟着我往回跑。

等我跟刘福着急忙慌跑回村西小庙后院一看,三口棺材里,其中一口已经空了……

“没了,满军没了!”看着那口空棺材,刘福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我没知声,惊疑的同时,看向另外两口棺材里的死人。

这两个死人我都认识,是本村的二宝跟勇子。

两个人的尸体上都已经长满了尸斑,特别是二宝子,皮肤已经流脓淌水,发黑溃烂。

“尸毒……他们不能再留了,快烧掉,连带这刚死的二柱子一块堆烧掉,快!”看着棺材里两个死人模样,我大喊着烧尸。

“好好,我这就去找人!”听着我喊,瘫坐在地上的刘福踉跄起身往出跑,可刚跑到门口,突然又回头问我道:“一山,那满军咋整,他不会也咬人吧?”

“先烧了这几个再说。”我一听说道。

“好。”刘福答应着出去了。

看着眼前的这两具尸体,我知道事情严重了。

活尸咬人,这也就是说,在后山上有一个诈尸的死人,或者是尸僵。

可又觉得有点说不通,因为秦半仙教给过我,说尸见血变僵,但僵见阳光而消散。

这也就是说,凡是僵,都怕见阳光,所以不可能大白天的出现。

可这二柱子,可是青天白日下死的,这又是咋回事?

正惊惧寻思着呢,刘福带人回来了。

“一山,在哪里烧尸?”随着回来,刘福惊惧的问。

“林子旁边就成,浇上油,烧干净的。”听着刘福问,我说道。

“好!”刘福一听,指挥大伙这就把三口棺材,都给抬到庙旁边的小树林头里了。

浇上汽油,在一片哭天抢地哀嚎声中,一把火可是给点着了。

看着熊熊大火,闻着熏人的气哄烧尸味,刘福又凑到了我跟前:“一山,接下来要咋整,这今个又死人了,明个是不是也会……”

“我现在纳闷的是,一个两个出事,那三个四个的咋还都往那后山上跑?”我有点质疑的说道。

“我也是说这个事呢,刚我问二柱子爹娘了,他们说不知道二柱子啥时候跑出去的,你说邪门不邪门。”刘福一听说道。

“刘叔,最近咱们屯子有没有死后下葬不正常的事,或者是附近村屯的?”我一听问道。

“没有啊,那要是有不正常的事,这你也知道咱屯下的风气,恨不得搁家放个屁,全村子都知道了,我是不会不听说的。”刘叔一听说道。

“嗯。”我点点头。

这正说着呢,耳听得几声很苍老的咳嗽声响起,常三爷在他孙子的搀扶下,拄着拐杖过来了。

老爷子的脸色看着很不好,那是满眼哀伤,走到那火堆跟前,扔下手里的拐杖,扑通一声就跪下了。

“常三爷,可不敢这样,这几个都是小辈,可受不得您老一跪啊!”村民们一见,都上前去搀扶常三爷。

“是啊,三老爷子,这可是不敢,他们哪里受得了您的跪拜!”村长刘福一见,也慌忙跑过去。

“苍天啊,这样的惩罚还要多久,不能这样啊,冤有头债有主,那件事情都过去这么多年了,几代人都在赎罪,咋就过不去了!”谁知道常三爷不为所动,推开众人搀扶,仰头大叫苍天。

“常三爷……您老这是咋地了,春子,快,把你爷爷给搀回去。”刘福一见,喊着三爷孙子把三爷给搀回去。

常三爷被搀回去了,可是边往回走,边痛哭流涕的大喊苍天饶过古风村吧!

看着悲呛大喊的常三爷,我感觉这常三爷似乎是知道点啥。

于是走向村长小声问道:“刘叔,常三爷喊的啥,咱们村子是咋回事?”

“不知道啊,可能人老糊涂了吧,嗨,村子里这样死人,谁心里不堵得慌!”听着我问,刘福耷拉个脑袋直叹气。

看着村长也不知道啥,我也就不问了。

就这样烧完了尸体,看看满地的灰烬都烧巴利索了,我也就起身往回走。

“一山,要咋整,咱们总不能就这样干擎着吧,还有那死鬼满军跑哪去了?”看着我往回走,刘福撵上我说道。

“不能干擎着,刘叔你多找点人,今晚咱搜山!”听着刘福撵上来了,我说道。

“好好,我这就去。”刘叔一听走开了。

我大步回到家里,进院跑鸡架里抓来一只白公鸡,杀了一碗鸡血,蘸着鸡血就开始画驱鬼符。

又看了看背包里的糯米黑驴蹄子,这还是秦半仙留给我的。

“一山,你能整明白咋回事,二柱子他们都是被死人给咬死的?”看着我忙活,爹爹凑过来问道。

“爹,咱村子以前是不是发生过啥大事,你没听老人们说过啥吗?”听着爹爹问,我反问爹爹一句。

“以前……没听说啊,要说大事,就是在你小时候,村子里好多人家的妇女生下怪胎。”

听着我问,爹爹略微一寻思说道:“孩子生下来啥奇形怪状的都有,不是像章鱼一样长了满身手脚,就是人脸狗头的,反正前后得有十几个,整整一二年时间里都是那样,吓得村子里的妇女都不敢要小孩了。”

“额……那后来呢?”我一听抬头问道。

“后来常三爷在外面请来一个大师,具体咋整的不知道,反正那大师在村里待了三天,从那开始,妇女再生孩子就正常了。”听着我追问,爹爹接着说道。

“奥,那十几个畸形孩子呢,烧了?”我一听问道。

“都没活几天,听说都被那大师给弄到小庙后院烧了。”爹爹一听说道。

“嗯嗯。”我站起身,向着外面走去。

我去找常三爷,一是常三爷今天的行为反常。

再一个就是爹爹所说的,当年村子里出事,是常三爷在外面找的人。

我去问问到底是咋回事,是啥原因导致村里妇女生畸形胎的。

就这样来到常三爷的家,五间土坯房,一个挺大的院落,常三爷住东屋。

看见我来了,常三爷嘴叼烟袋锅,盘腿在炕上喊着我坐,招呼他孙子给我倒水。

“三爷,今个你喊的啥惩罚,几代人都在赎罪是咋回事,还有我听我爹爹说,在我小时候,村子里妇女生了好多的怪胎,后来还是你找能人才好的。”随着坐下,我开门见山的说道。

“嗨,人老糊涂了,说话都不着调,有时候我都不知道自己在干啥,至于你说的二十年前的事,我更是记不得了!”听着我说,常三爷低声叹气,吧嗒吧嗒一口口的抽着旱烟。

“这……”我一听,这是常三爷不愿意说啊。

既然老头不愿意说,我再问下去也是白问,也就起身告辞了……

第三章 荒野孤坟

“一山回来了,人我都找好了,咱们现在就去?”我正低头满腹心事的往回走呢,村长刘叔在我家院门前喊我。

“好,带上火把家伙事,今晚一定要把那祸害人的玩意给找到!”听着刘叔说把人都给找好了,我直接进屋,把画好的符文往背包里一塞,这就往出走。

“一山,小心啊!”看着我跟村长走了,爹娘追出来叮嘱我道。

“你们也小心,关闭好院门,不管有啥动静都别出来。”听着爹娘喊,我回身叮嘱了他们几句。

就这样跟着村长,带着十几个人,手拿洋叉二尺子的,高举火把,一行人就往那后山上去了。

等来到了后山上,先围着那块巨石转了转,看看没啥,一行人就满后山寻找了起来。

此时的天已经完全黑了,空旷的山林里偶尔传来几声渗人的老鸹叫。

我让大伙都跟在我身后,警惕的注意着周围的动静。

就这样一直转到了半夜,眼看着前边都到了当初我跟强子烧红嫁衣的那个坟头上了,也是不见咬人活尸跟满军的影。

“一山,要不然咱先回去?”看着都要到那个坟头跟前了,村长刘叔有点打怵的说道。

“刘叔,咱村里人都不知道这坟头里埋着是谁,对吗?”我一听,指着那个坟头问道。

“不知道,从你跟强子在这个坟头上出事,就更没人敢来这里了。”刘叔一听,摇摇头道。

“这样刘叔,咱们既然已经走到这了,那就挖开这坟头看一看,我有一种感觉,总感觉这次的事,似乎是跟这个坟头有关。”

看着那个害死强子,害得我离家这么多年的坟头,我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恨。

六年后还来找我讨阴债,无非就是无意间烧了一件衣裳,就这样祸害人,我倒是要看看,你是一个啥样的女人!

“好,那就听你的挖开看看,大伙也都纳闷,这里咋就会出现孤坟了。”有我仗胆,刘叔这就喊着大伙开挖。

我没吱声,从背包里掏出来一根丧魂钉,扣在手心里。

丧魂钉是用陈年老棺的棺材钉做的,五污血浸泡,能镇住任何的邪祟。

“不对啊,一山,这坟头土咋这么松软,你看,这土质颜色也不一样,好像是刚埋不久的。”正挖着呢,村长刘叔一声喊。

我一听,走上前拿起一撮土仔细看了看,可不是不对劲咋地。

这是五色翻花土,也就是被翻新的老坟土。

由于老坟埋葬时间久,风吹雨打渗透,再加上下边埋棺,隔离地表,温度湿度跟周边土层都不一样,所以会形成明暗不同的颜色,也就是所说的五色翻花土。

“是不对,这座坟有人动过。”捻着那撮土,我惊疑的站起身。

“那……还挖不挖了,不会是这坟底下的死人自己爬出来了吧?”刘叔一听吓坏了。

也是,在这深山老林里,再说还出了我跟强子那一档子事,谁还敢来挖这座坟,恐怕是连靠近都不敢靠近吧。

“挖,我倒是要看看这坟头底下是咋回事。”我略微寻思了一下,喊着挖。

就这样,在十几根火把照映下,坟头很快被挖开了。

随着坟头挖开,里面出现了一口红绿相间的彩色大棺材。

是彩色的,红的帮,绿的盖,而且那颜色还异常鲜艳,在灯火映衬下特别晃眼。

“唉呀妈呀,咋这花哨的棺材,听都没有听说过。”一眼见到那棺材,人群开始骚动着往后退。

我也被惊住了。

红棺养尸煞,这是谁都懂的事情。

可这又是红,又是绿的咋回事,难道是为了好看?

“这……这……一山,你咋看?”看着大伙骚动往后退,刘叔苦着一张脸问我道。

“没事,见棺不见黑气就没事。”我观察了良久说道。

很简单,如果挖出棺材见黑气,说明棺材里已形成尸煞,那就动不得。

如果不见黑气,就说明里边死人没成啥气候。

“开棺!”听着刘叔喊,我动手开棺。

这一开棺我发现,钉棺材的棺材钉,竟然也是崭新的。

“不对劲了,这应该是新埋的死人!”看着那棺材钉也崭新,为了防止意外,我喊着刘叔上去,挥动铁锨撬棺的同时,奔着那撬起的棺材缝里,就扔进去几张驱鬼符文。

随着驱鬼符文扔进去,我两手一较劲,可就把棺材盖给彻底的打开了。

也随着棺材盖被打开,一股子腥臭之气扑出来,满眼黑红一片,棺材里竟然装了半棺材的血污……

血污已经发黑凝固,里面还圆鼓鼓的似乎是浸泡着一具死尸。

“一山,是啥玩意,咋黑乎乎的这味道?”我正看着眼前的血污惊愣呢,刘叔在上面趴下身子喊道。

“难道是血尸?”听着刘叔喊,我惊疑的叨咕了一句。

秦半仙跟我讲过血尸,也是诈尸的一种,说只在极阴的红尸地,才有可能形成血尸。

血尸说白了就是肤色透红的尸体,但也不会像眼前这样,泡在血水里啊!

“血尸……不会就是这玩意咬死的村民吧?”刘叔一听惊喊道。

“不管啥了,先烧了再说。”我说着,喊着大伙捡拾荒草树枝子,这就打算烧尸。

别管那圆鼓鼓的尸体是谁了,反正不是啥好玩意,一把火烧了干净。

这样子想的,我也就抓起一枚丧魂钉,奔着尸体圆滚滚的脑瓜子上就去了。

看着丧魂钉准确无误的钉在尸体脑瓜子上了,我反身奔着坟头上去了。

我管你诈尸还是血尸,丧魂钉一钉,啥尸都变老实!

就这样,大伙捡拾了好多的树枝子扔到那坟坑子里,看看差不多了,我刚要喊点火烧尸,突然在林子里就响起一阵渗人的呜呜声。

那声音像是有好多人在低声哭诉,又带着疾风穿过弄堂的尖利刺耳,在大晚上的林子里,让人毛骨悚然,汗毛直竖。

也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嗓子有鬼,村民们惊炸着跑开了……

村长刘叔也跟着跑了,我勉强镇住心神,仔细聆听了一下那呜呜骇人声音,奔着右手边跑去了。

那声音就是在右手边的林子里传过来的,我倒是要看看,会是个什么鬼?

边跑我边从背包里抓出几张符文扣在手心里,可是顺着那渗人的呜呜声音穿行出去了多老远,突然间没有了。

那是嘎然而止,霎时间的就没了动静,眼前来到了一处乱石坡。

乱石坡下面是一个不大的山坳子,山坳子里有一间小茅草房。

茅草房很小,房檐低矮,没有窗户,看着倒像是守林人临时打点的窝棚。

看着有茅草房了,我疑惑走下乱石坡,向着那个房屋走去。

一扇木栅栏小门,里面透出隐隐的光亮。

“有人吗?”我走到木门前,轻轻敲门问道。

“进来吧,等你多时了!”随着我喊,屋里传出一个很苍老又有点熟悉的声音。

“是你……”我一听,瞬间就拉开了那扇木栅栏门。

我听出来是谁了,竟然是头几天接连到铺子里给他孙女买红寿衣的老头。

“是我,我说过答应死人的事就必须得兑现,走吧,现在我就带你去见我孙女。”随着我打开门,昏暗的烛光下,老头颤巍巍的站起身。

“你……你住这?”看着颤巍巍起来的老头,我不太敢相信的问道。

“是啊,几十年了,这口气都快要耗没了!”老头说着,自顾自的从我身边走了出去。

“去见你孙女……她在哪?”看着老头走出去了,我突然间有种很不好的预感。

预感到这老头的孙女,不会就是刚才挖开的那坟头的主人吧?

一是这老头住处离那坟头很近,二一个都是女人。

当然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这老头吵吵买红寿衣,还说她孙女等这红寿衣已经等了快六年了……

红嫁衣》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小树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小树读书)或者(dushu567),关注后回复 【红嫁衣】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推荐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