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资讯网
首页 文化 正文

穆少的天价宝贝小说免费试读

2019/01/15 03:04:32   来源:网络

小说:穆少的天价宝贝

第1章:被送上了别人的床

热。原文58fenlei.cn

这是白落希唯一的感觉。

意识慢慢回笼,猛地惊醒了过来,刚想坐起来,发现自己的手脚都给束缚住了,而她的嘴巴也被封住了。

周围陌生的环境让白落希的一颗心沉到了谷底。

她没想到自己的父亲居然真的这么狠心,为了自己的生意,不惜牺牲自己的女儿,送上别人的床。

浴室里传出水声,白落希的心也悬到了嗓子眼里,手脚拼命的摩擦,试图睁开绑住自己的绳子,可是身体却传来一阵燥热之感。

白落希后知后觉的意识到,自己是被下药了。

知道了这一点,白落希挣脱的更加用力,浴室里的水声忽然停了,白落希的心猛地一致,抬头,雾气中走出来一个中年大叔,顶着啤酒肚。原文http://www.58fenlei.cn/

走起路来都是摇摇晃晃的,在看见床上的白落希的时候,嘿嘿的笑了出来,跌跌撞撞的趴到床边,解开了白落希捂嘴巴的布条,咸猪手放在了白落希的脸上:“啧啧,还真是嫩啊。”

脸上的触感让白落希险些吐出来,反口直接咬在他的虎口之上,他疼的直咧嘴,一巴掌甩在了白落希的脸上。

“还真是泼辣啊,不过我喜欢。”他说着,居然解开了白落希手上的绳子,“只要你好好配合,你父亲的公司,不过是我一句话的事情。”

他自以为自己有白落希的小辫子,所以肆无忌惮,而且谁会喜欢上一具尸体?

因为被绑的久了,所以手脚都有点麻,白落希只能咬牙忍受着他的咸猪手,等到恢复了一点,还没有来得及动手,手脚就被他紧紧钳制住了。

别看他胖,但是这力气还是不容小觑。

他的头埋在她的颈部,鼻尖弥漫着他的酒精味道,白落希只觉得恶心,但是身体的燥热好像平息了不少。说明http://www.58fenlei.cn/

白落希扭动着,牙齿狠狠地咬了舌尖,借此保持清醒。

因为手被抓住了,所以根本干不了什么事情,慌乱之际,手碰到了一个冰凉的物体,白落希咬了咬牙,直接抓起来,一脚踹在他的下面,然后猛地砸了过去。

他吃痛的放开了白落希,捂着头部的伤口做到了旁边,咒骂:“该死的。”

白落希趁机爬了起来,手里还握着那个东西,把衣服裹好了,往门口跑去,可是还没有等开门,头发就传来一阵撕裂的痛楚。

白落希回头,看见他捂着头,脸上的表情已经扭曲了,直接一脚踹在白落希的身上:“你这个女表子,竟敢砸我!”

白落希哪里会有力气去和他扯,几乎是被他拖着去了床沿,即便是疼的要晕过去,但是白落希还是咬着愣住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拿着手里的东西,拼尽全力,砸了过去。

之后的事情白落希就记不清了,直接的听见他闷哼的声音,还有重物倒地的声音,白落希不敢回头,但是身体的燥热让她寸步难行,她咬牙,几乎是爬进了浴室。穆少的天价宝贝小说免费试读

刚一进去就把淋浴打开了,冰冷的水淋在身上,缓解了身体的不适,冰火两重天,几乎让白落希崩溃。

最后直接泡在浴缸里,冰冷的水刺激着她的神经。白落希的牙齿一直在打颤,可是不敢出去,一直到身体恢复了之后,这才颤颤巍巍的爬出来,嘴唇已经冻得苍白了。

出去的时候,整个人瑟瑟发抖,不敢去看那个男人,一直到关上了门,白落希这才松了一口气,靠着墙壁做了好了好一会儿。

出去的时候,白落希的头发凌乱,就连衣服都是松松垮垮的,白落希揪着外套的衣领,低垂着头,尽量不让别人看见她的脸,强撑着最后一点力气出了酒店。

第2章:一纸契约

夜半,白落希穿着外套走在街上,冷清的空气打在她裸露的肌肤上,一阵一阵的疼,腹中的饥饿让她整个身子疲惫不堪,强撑着最后一点力气,远离了那个酒店,远离了那场噩梦。

刚刚走到马路边上,就听见一阵鸣笛声。58资讯网

车子在白落希前面还有几厘米的地方猛地停了下来,原本神经就处于紧绷状态,经过这么一吓,竟直接倒了下去。

白落希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睁开眼睛的时候,是白色的天花板,身上的伤口好像也没有这么痛了,感觉到周围是陌生的环境,白落希猛地睁大了眼睛然后坐了起来。

这一大幅度的动作扯到了身上的伤口,疼得她直咧嘴。

“醒了?”一道带着沙哑的磁性声在她的耳边响起,白落希下意识的转头,就看见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坐在椅子上,好整以暇的盯着她,似笑非笑。

“你是谁。”白落希的声音沙哑,很是难听,警惕的看着眼前的男人。

“可以替你报仇的人。来自http://www.58fenlei.cn/”穆景言站起来,黑色的头发在阳光下微微透明变成了淡灰色,整个人笼罩在阳光下,耀眼而又遥远触不可及,俊美如神抵。

报仇,呵。

“我说可以就可以。”穆景言似乎看透了白落希的想法,淡淡道,“不过,我有个要求。”

白落希抬头,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的男子,她可不相信自己身上还有什么东西是可以让人看得上的。

不顾白落希的疑惑,穆景言继续道:“我需要你和我进行一场交易,时间是三年。我需要一个结婚对象,三年内我们是夫妻,三年后我们互不相干,三年之内,我不会干预你的生活,而且只要不是原则问题,我都可以帮你。”

“为什么是我。”白落希的头靠着床背,无力道。

“因为你也需要我。”穆景言的唇角轻掀,睨了一眼白落希,清冷的声音继续道,“而且你没有拒绝的权利。”

“你赢了。”白落希闭上了眼睛,淡淡的开口。

穆景言负手而立,黑眸似乎蕴着狂风暴雨,想要控制他,也不掂量自己到底有没有这个资格,白落希似乎也明白了,他的悲哀。

“我可以在三年内演好妻子的角色,只有一个要求,我需要你帮我扳倒白家。”白落希闻言终于松了一口气,重新靠着床背闭上了眼睛休息。

“白家?”穆景言挑眉,眼中闪过一丝戏虐,看来这场戏越来越有趣了。

“这两天你在这里养病,伤好了就去民政局。”穆景言站在床边,居高临下的看着白落希,眸色复杂。

“阁楼床上的枕头下面,我和我妈的户口已经迁出了白家,只是我妈让我好过一点,就一直让我留在白家,等会儿去的时候,帮我救一个人吧,她叫叶眠。”白落希想起叶眠,一阵愧疚。

第3章:偷东西

穆景言在白落希期待的目光下,点了点头,转身离开。

关门声响起的那一霎,白落希松了一口气,软了下去,蜷缩在角落里面,裹着被子,咬着手,低声抽泣。

这么多年了,她终于脱离白家了,现在只要把叶眠带出来,她就没有任何后顾之忧了,这么多年所受的,她必定一点一点还给他们。

身子的伤还没有好,加上这些天精神紧绷,所以白落希很快又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还没有等睡熟,门口就传来一阵动静,天生就没有安全感的白落希猛的惊醒,坐了起来。

门口,林妈端着碗走了进来,还在冒着热气,见白落希醒过来,笑了笑,拿着碗走到床沿,把碗放在床头柜上面:“怎么样了,没事了吧。”

“没事。”白落希摇摇头。

“我给你熬了鸡汤,快趁热喝了吧,医生说了,你的身体要静养,这几天就好好休息吧,没人会来这里的。”林妈拿过鸡汤,舀了一勺送到了白落希的嘴边。

眼中的慈爱让白落希想到了自己的母亲,小时候自己生了病,她的母亲也是这么温柔的端着药,喂给她,可是自从她母亲死了之后,就很少有人对她这么好了,更何况是这样喂东西。

白落希的眼睛有些涩,张开嘴巴,一口一口的喝了下去,很快,一碗鸡汤就见了底,林妈笑的眼睛都眯了起来,给白落希擦了擦嘴巴,这才起身出去。

林妈走了,房间再一次陷入了沉默,若不是空气里残留的味道还有唇齿间的鲜美味道,白落希一度怀疑刚刚那只是一个幻觉。

白落希刚刚还忍着的泪,终于落下了,一滴又一地,白落希抱着被子的一角,哭着。

也不知是哭了多久,许是累了,便沉沉的睡了过去,而在白落希昏睡的时候,穆景言进来看过,见她睡得熟也没有叫她,转头去了书房。

顺道让阿左去了一趟白家的阁楼,看一下白落希的户口本是不是在那里,也没有提人的事情,想着下次去白家的时候,一起要来吧。

既然作为长期的合作对象,该给的东西还是要给的,白落希的事,正好可以给他们一个下马威。

傀儡,也不是这么好控制的。

阿左也不含糊,等着半夜,潜到了白家的阁楼,破旧的阁楼只有简单的木床和桌子椅子,小的不像话,阿左在枕头底下果然找到了白落希的户口本。

环顾周围的环境,感叹,看来传言是对的,这白落希就是一个挂名的大小姐,实则什么都算不上,甚至连一个佣人都不如,身上的伤,只怕也只是白松打的吧。

叹了一口气,趁着夜色,阿左很快离开了白家,回了锦园。

穆景言还在书房看这些年关于白家的资料,看到白落希的资料,上面只有寥寥几笔,便知道了白落希这几年的生活是真的不好过。

到是白芷,这些年倒是过得不错,把属于白落希的东西一样不差的的拿走了,还过得这么心安理。

不过,未来的日子可就没有这么好了。

手下留情,可不是出现在他穆景言的字典里的词语,更何况还是这个让他念了十几年的丫头。 

穆少的天价宝贝》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小鱼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小鱼读书)或者(xiaoyudushu),关注后回复 【穆少的天价宝贝】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推荐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