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资讯网
首页 文化 正文

限时婚约:前夫请签字最新章节目录

2019/01/15 03:01:54   来源:网络

小说名称:限时婚约:前夫请签字

第4章 她想见他

裴染直接去了厉氏国际传媒大厦,她将车停在了地下停车场,拿上了包就跨入了这看上去气势非凡的法式楼层。限时婚约:前夫请签字最新章节目录

“小姐,您好,请问您找谁。”

前台小姐早已因长期的加班而面容僵硬,见有人来,又立刻挂上了职业式的笑容。

“厉景呈。”从裴染的嘴里,蹦出了两个字来。

闻言,那前台小姐明显有些怔愣,用眼神利索的打量着裴染普通的装扮,牛仔裤,V字领白衬衫,没哪儿特别的啊?

怎么竟然敢直呼厉少的大名?

“小姐,请问您有预约吗?”

“没有预约。”

“那么您的姓名呢?我来登记一下,稍后我打一个电话去总裁办公室。”

裴染抿了抿唇,扬起白皙的瓜子脸来,不急不躁的说,“我叫裴染。说明http://www.58fenlei.cn/

“嫂子?”

就在这时,从那头的贵宾电梯中飞快的奔出一人来,阔步朝着裴染的方向走来,语气颇有惶恐,“嫂子,您怎么来了?”

陆锦川怎么都没想到竟然会在这里看到裴染,惊讶之余还有点惊喜,刚才那电梯门都快关上了,要不是他听力好,辨别出了裴染的声音,或许就这样错过了。

而更让他感到错愕的是,昨天裴染不是才和老大结婚吗?怎么今儿就现身了?不需要度个蜜月什么的?

前台小姐早已被那一声‘嫂子’炸的汗毛竖起,瞪着漂亮的杏眸问,“副总,这位是??”

陆锦川抬了抬下巴,食指就在前台小姐的脑瓜子上弹了一下,笑着说,“这可是你们厉少的女人!”

厉少的女人!光是这五个字,就给裴染的头上戴了一圈光环。

看了一眼那前台小姐捂嘴巴倒抽气的模样,裴染正色过来,问陆锦川,“他人呢?”

“谁?”

“厉景呈。”

陆锦川懵了,一拍大腿,对啊,她是来找老大的!

可是老大人呢?!

见裴染的眼睛还在闪闪发亮的盯着他,陆锦川的心有些虚了,反问,“他难道不在家?”

“你说呢?”裴染好笑的问,嘴角牵出一道微笑来。

就是那笑意,让陆锦川的脸唰的一下红了,他和无数个明星嫩模打过交道,见过数都数不清的美女,却偏偏,就是难以抵抗的住裴染的笑。

他实在想不通,那么一张平淡无奇的脸蛋,笑起来怎么就那么好看呢?

好像有无数朵向日葵在他眼前绽放了一样,整个世界都明媚了。

陆锦川最后嘿嘿一笑,实话实说,“我从早上到现在,就还没见到他人影儿呢。网站58fenlei.cn

一句话,让裴染的脸瞬间惨淡,厉景呈没有回公司?他不是一向朝九晚五,按时按点的吗?

他不在家,又不在公司,那会去哪儿?

裴染眸光一顿,在陆锦川的脸上扫了半天也没看见半分开玩笑的意思,她倏的转身,快步的就朝着公司外走去。

“不是,嫂子,你慢着点,你肚子里还怀着孩子呢……”

“老大都三十岁的人了,总还不至于迷路吧,铁定是跑哪儿潇洒去了,嫂子,你听见我说话了没啊!”

裴染是真的急了,走的很快,快到她几乎觉得自己腹中的孩子是不存在的,听了陆锦川在身后的嚷嚷声后,她才下意识的护住了自己的腹部,放慢了步子,但是并没有回头,摆着美臀就消失在了公司的门口。

这一天,裴染几乎跑遍了所有她知道的厉景呈可能会去的地方,但是都没有找到人。

她这才明白,厉景呈不光光是要几天不回家,而且是要连续几天都彻底的消失在她的面前。

这个男人,做起事来,不光是狠,还很任性。

到了第三天的夜里,裴染才洗完澡出来,拿了吹风机准备吹头发,化妆台前的手机震动了两下,她拿起来一看,晶亮的双眸瞬间暗下了几分。

屏幕上是一条匿名的短信,“他喝多了,来接他吧。58资讯网

短信的后面还有一行地址,帝豪国际休闲会所。

帝豪,锦海市最顶级奢华的娱乐场所,能够进得去的人都是商政圈的权贵名流,厉景呈会出现在那儿,裴染一点都不意外。

可是这个时间点——

她瞥了一眼外面黑幕一样的夜,又回想了一下自己这三天来的忐忑和不安,咬了咬牙,随手的将头发撩撩之后,就走向衣橱去穿外套。

从别墅出来,凛冽的寒风刮的她肌肤生疼,她只能紧了紧身上的衣物之后弯腰坐进了车内,发动引擎。

裴染走进‘帝豪’时,给厉景呈的手机拨了一个电话,里面传出的是软声软语的女音‘喂?’

她下意识的用贝齿咬住了下嘴唇,就怕自己控制不住而江手机给摔了。

厉景呈有洁癖,这些年来,除了她,他从不会和别的女人有过多的接触,更不可能让别的女人轻易的碰他的手机,而这个时间点,掐的很准,半夜三更的,又是这种场所,他们能做什么?

她强忍着内心的躁动,踩着脚下的高跟鞋走进过道,询问出了房间号后,才将手机合上,抬眼在那门牌上一个一个的寻找着。

最后终于停在了某扇门前,即便隔着这扇厚重的古铜大门,她也能听得见门内传出的喧嚣声,震耳欲聋。版权58fenlei.cn

裴染将门推开,包厢里那股夹杂着酒水和烟味的味儿就扑面而来,一帮男男女女正玩着少儿不宜的事情,而她,则在角落里看见了厉景呈。

他的身子懒懒的靠在沙发上,修长的指间夹着一根烟,点点星火的光亮下才能看清他的脸,得天独厚的俊颜完美的令人尖叫,只是此刻,他玫瑰色的薄唇正微微上扬着,渲染开一圈的妖娆雾色。

在厉景呈的脚边,还跪坐着一个衣衫不整的女人,不时的递上酒杯,等厉景呈喝了一口之后,又负责接过酒杯,搁置在了台子上。

裴染在她的右手边看见了厉景呈的手机,刚才那个电话,应该就是这个女人接听的。

“都站门口了,怎么不进来?”

原先她还以为厉景呈是真的喝醉了的,但是听见了他清醒的又微微拔高的冷声,她才发现并不是这样。

他黑色的眸子本来是盯着那杯中的红酒的,可微微一转,就落在了她的身上,神情有些凝滞。

裴染出来的时候太匆忙了,身上就披了一件黑色的手工风衣,里面穿的还是得低领的睡衣,只到大腿的位置,一双修长的美腿暴露在人的视野之中,而她脚上穿的还是拖鞋,乍一看上去就引起了人的欲念,此时此刻,那张清丽的容颜还流露出了点紧张,而她更是注意到,因为厉景呈一说话,其他人的视线都纷纷的朝向了门口。限时婚约:前夫请签字最新章节目录

“厉,厉太太?”

中间有人也去参加了她和厉景呈的婚礼的,所以一眼就认出了,这个站在门口发丝凌乱的女人,不是别人,正是厉景呈明媒正娶的妻子!裴家的小千金!

“厉太太?你怎么来了?”

第5章 帝豪寻欢

这可是男人风花雪月的场所,一个女人穿成这样跑过来,实在是有失体统。

“我是,我是来接厉景呈的。”

裴染的心里有些忐忑,尤其是被他们那探究的目光盯的,浑身的汗毛都快竖起来了,那些人有的人脸上露出来的是诧异,但是有的人,分明就是在用一种垂涎的目光看着她,却又碍着厉景呈的面子,不敢多说什么多做什么。

她努力的让自己装作一脸的平静,在众目睽睽之下走上前去,声音轻轻的,“厉景呈,你醉了,和我回家吧……”

而厉景呈呢?

在看见裴染迈着小小的步子朝自己走来时,他也不知是对跪坐在脚边的女人说了什么,那女人先是流露出了一丝的诧异,再是惶恐,然后心不甘情不愿的往旁边挪了点位置,方便裴染的靠近。

等裴染走的又近了点,几乎已经快要靠到厉景呈的腿边了,他才倏的抬起了长臂,在她还没反应过来之前,就将她给捞到了怀里。

他的力道太大了,根本让她猝不及防,裴染的身子没法站稳,整个人就笔直的倒在了他的身上,还好刚才她克制住了,没有发出‘啊’的一声尖叫,不然那些人肯定要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丈夫搂妻子有什么不对吗?为什么要大惊小怪的?

不过周围人的视线还是在刹那转移了过来。

“阿呈,你别,别这样,周围,周围那么多人看着,不好,我们回家吧?”

抬起头,对上的就是那双灿若星辰的漆黑眼眸,而他滚烫的手掌就和烙铁一样,将她整个身子都烧了起来,她有些不安的想从他的怀里挣脱出来。

这么多人在场,她真的害怕会和厉景呈发生什么口角,让别人看出她和厉景呈之间的婚姻其实名副存亡。

现在别墅里的佣人都已经开始传了,如果又传到外界去……

后果她想都不敢想。

“不好?哪里不好了?还是当着别人的面,装不下去了?”

他英气的眉一下子就沉了下来了,手臂牢牢的搂着她,那力道让裴染再度的倒吸了口凉气,昏暗的光线下,她能感受到他的一双鹰眸正直直的盯着自己,像是在审视他的猎物一样。

“不是,阿呈,你能不能不要在这里说这些,我们先回家……回家再说,好吗?”她真的不想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去和他争辩什么。

“你急什么?”然而,厉景呈压根就没搭理她,浓眉敛起,邪魅的眸子染上了微微的笑意。

裴染不太明白他的意思,两眼一眨,白皙的脸蛋上就泛起了迷蒙,她并不是急,她只是不想和他发生口角而已,她也是有脾气的,只是为了裴家,她在学着忍耐。

她害怕从裴染口中听见那些不堪的话语,害怕自己会忍不住的失态。

“我听说,前天,你去公司找我了?”低沉的嗓音又带了几分的清冷,他就这么转移了话题,长臂虽然紧搂着她,却并不影响他用修长的手指拾起茶几上的酒杯,递到唇边轻轻的啜了一口。

裴染愣了一下,没料到他忽然提及这个,却还是点了点头,“嗯,我去公司找你,遇到了锦川,他告诉我你不在,我就……”

“然后你还去了避风塘,景楼大街……”厉景呈又报出了几个名字,都是她去过的地方,而每一个地方,都曾经有着他们的回忆,青梅竹马之间的回忆。

她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忽然问及这个,小脸上泛起了一抹晕红,清眸中漾起了波澜,却还是承认了,“嗯,这些地方我都去了,我想找你,但是一直都找不到你。”

裴染不知道这句话哪里有问题,但是随即她就在想,厉景呈是怎么知道这些的?难道这几天他安排了人跟踪她吗?

“呵呵。”将最后一滴鲜红的液体抿入嘴中,厉景呈终于笑了起来,骨节分明的手指挑起了裴染的下巴,很沉静的视线盯着她。

她的模样是真的很美,红唇微张,眸孔清澈的和琉璃一样,厉景呈几乎是下意识的用手掌就裹住了她的后脑勺,对着那两片饱满的樱唇就吻了上去。

“唔……”裴染的贝齿间,软软的溢出了一声娇吟。

满包厢的人都怔愣住了,这对夫妻秀恩爱都秀到这里来了?

厉景呈的吻,永远都来的这么炽烈,吻到她已经头脑缺氧,压根受不了了,他也没有松开,只反复的碾压着,“裴染,其实有时候,连我自己都怀疑,你接近我的目的,究竟是因为爱我,还是因为裴家!”

她将他的喜好记的是那么清楚,将他们两个人一起去过的地方可以倒背如流,这些种种爱他的迹象,几乎都快迷糊他的眼。

他还真有点害怕,他就这么被她逼真的演技给欺骗了!

但是现在,他想清楚了,她四处找他,寻他,其实为的就是一个目的,不能让外人知道他们的夫妻感情相近如冰!

所以不管他身处哪里,她都会及时的找上门来,时刻保持和他之间的亲密。

这个女人,简直无时无刻不在算计着他!

“你不是想让所有的人都知道我们夫妻恩爱,好为你们裴家带来一点点的薄利吗?不如我帮帮你如何?”

厉景呈冷然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响起,那声音有种故作高雅的深沉,凌人的气势不得不让裴染心底一颤,她慌张的想退出他的怀抱,但是猛然间,那只手臂又将他们之间的距离扯近了一分,她都没看得清他们两个人是如何调换位置的,她就已经被他钢铁一样粗壮的手臂禁锢在了沙发的顶部。

而他高大的身子已经弯成了弓形,就那么居高临下的看着像一只小猫咪一样蜷缩在沙发里的她。

这还真是惊魂一幕,吓得一屋子的人都不敢吱声了,敢情厉少是要当着他们的面和自个儿老婆上演激情戏码?

这真是非礼勿视啊!他们哪里敢多看一眼?别到时候厉少把他们的眼珠子都给挖出来!

所以他们将怀中的女人都推开之后,一个紧接着一个朝着门口摸索而去,不过为首的那个人还没来得及将手搭上门扣,就听一道冷冷的声音在背后响起,“今天,一个都不许走!”

第5章 帝豪寻欢

这可是男人风花雪月的场所,一个女人穿成这样跑过来,实在是有失体统。

“我是,我是来接厉景呈的。”

裴染的心里有些忐忑,尤其是被他们那探究的目光盯的,浑身的汗毛都快竖起来了,那些人有的人脸上露出来的是诧异,但是有的人,分明就是在用一种垂涎的目光看着她,却又碍着厉景呈的面子,不敢多说什么多做什么。

她努力的让自己装作一脸的平静,在众目睽睽之下走上前去,声音轻轻的,“厉景呈,你醉了,和我回家吧……”

而厉景呈呢?

在看见裴染迈着小小的步子朝自己走来时,他也不知是对跪坐在脚边的女人说了什么,那女人先是流露出了一丝的诧异,再是惶恐,然后心不甘情不愿的往旁边挪了点位置,方便裴染的靠近。

等裴染走的又近了点,几乎已经快要靠到厉景呈的腿边了,他才倏的抬起了长臂,在她还没反应过来之前,就将她给捞到了怀里。

他的力道太大了,根本让她猝不及防,裴染的身子没法站稳,整个人就笔直的倒在了他的身上,还好刚才她克制住了,没有发出‘啊’的一声尖叫,不然那些人肯定要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丈夫搂妻子有什么不对吗?为什么要大惊小怪的?

不过周围人的视线还是在刹那转移了过来。

“阿呈,你别,别这样,周围,周围那么多人看着,不好,我们回家吧?”

抬起头,对上的就是那双灿若星辰的漆黑眼眸,而他滚烫的手掌就和烙铁一样,将她整个身子都烧了起来,她有些不安的想从他的怀里挣脱出来。

这么多人在场,她真的害怕会和厉景呈发生什么口角,让别人看出她和厉景呈之间的婚姻其实名副存亡。

现在别墅里的佣人都已经开始传了,如果又传到外界去……

后果她想都不敢想。

“不好?哪里不好了?还是当着别人的面,装不下去了?”

他英气的眉一下子就沉了下来了,手臂牢牢的搂着她,那力道让裴染再度的倒吸了口凉气,昏暗的光线下,她能感受到他的一双鹰眸正直直的盯着自己,像是在审视他的猎物一样。

“不是,阿呈,你能不能不要在这里说这些,我们先回家……回家再说,好吗?”她真的不想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去和他争辩什么。

“你急什么?”然而,厉景呈压根就没搭理她,浓眉敛起,邪魅的眸子染上了微微的笑意。

裴染不太明白他的意思,两眼一眨,白皙的脸蛋上就泛起了迷蒙,她并不是急,她只是不想和他发生口角而已,她也是有脾气的,只是为了裴家,她在学着忍耐。

她害怕从裴染口中听见那些不堪的话语,害怕自己会忍不住的失态。

“我听说,前天,你去公司找我了?”低沉的嗓音又带了几分的清冷,他就这么转移了话题,长臂虽然紧搂着她,却并不影响他用修长的手指拾起茶几上的酒杯,递到唇边轻轻的啜了一口。

裴染愣了一下,没料到他忽然提及这个,却还是点了点头,“嗯,我去公司找你,遇到了锦川,他告诉我你不在,我就……”

“然后你还去了避风塘,景楼大街……”厉景呈又报出了几个名字,都是她去过的地方,而每一个地方,都曾经有着他们的回忆,青梅竹马之间的回忆。

她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忽然问及这个,小脸上泛起了一抹晕红,清眸中漾起了波澜,却还是承认了,“嗯,这些地方我都去了,我想找你,但是一直都找不到你。”

裴染不知道这句话哪里有问题,但是随即她就在想,厉景呈是怎么知道这些的?难道这几天他安排了人跟踪她吗?

“呵呵。”将最后一滴鲜红的液体抿入嘴中,厉景呈终于笑了起来,骨节分明的手指挑起了裴染的下巴,很沉静的视线盯着她。

她的模样是真的很美,红唇微张,眸孔清澈的和琉璃一样,厉景呈几乎是下意识的用手掌就裹住了她的后脑勺,对着那两片饱满的樱唇就吻了上去。

“唔……”裴染的贝齿间,软软的溢出了一声娇吟。

满包厢的人都怔愣住了,这对夫妻秀恩爱都秀到这里来了?

厉景呈的吻,永远都来的这么炽烈,吻到她已经头脑缺氧,压根受不了了,他也没有松开,只反复的碾压着,“裴染,其实有时候,连我自己都怀疑,你接近我的目的,究竟是因为爱我,还是因为裴家!”

她将他的喜好记的是那么清楚,将他们两个人一起去过的地方可以倒背如流,这些种种爱他的迹象,几乎都快迷糊他的眼。

他还真有点害怕,他就这么被她逼真的演技给欺骗了!

但是现在,他想清楚了,她四处找他,寻他,其实为的就是一个目的,不能让外人知道他们的夫妻感情相近如冰!

所以不管他身处哪里,她都会及时的找上门来,时刻保持和他之间的亲密。

这个女人,简直无时无刻不在算计着他!

“你不是想让所有的人都知道我们夫妻恩爱,好为你们裴家带来一点点的薄利吗?不如我帮帮你如何?”

厉景呈冷然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响起,那声音有种故作高雅的深沉,凌人的气势不得不让裴染心底一颤,她慌张的想退出他的怀抱,但是猛然间,那只手臂又将他们之间的距离扯近了一分,她都没看得清他们两个人是如何调换位置的,她就已经被他钢铁一样粗壮的手臂禁锢在了沙发的顶部。

而他高大的身子已经弯成了弓形,就那么居高临下的看着像一只小猫咪一样蜷缩在沙发里的她。

这还真是惊魂一幕,吓得一屋子的人都不敢吱声了,敢情厉少是要当着他们的面和自个儿老婆上演激情戏码?

这真是非礼勿视啊!他们哪里敢多看一眼?别到时候厉少把他们的眼珠子都给挖出来!

所以他们将怀中的女人都推开之后,一个紧接着一个朝着门口摸索而去,不过为首的那个人还没来得及将手搭上门扣,就听一道冷冷的声音在背后响起,“今天,一个都不许走!”

限时婚约:前夫请签字》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小树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小树读书)或者(dushu567),关注后回复 【限时婚约】 或 【前夫请签字】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推荐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