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资讯网
首页 文化 正文

无赖邪王:倾颜王妃惹不得小说免费试读

2019/01/15 02:59:35   来源:网络

小说名:无赖邪王:倾颜王妃惹不得

第1章 小二,点菜

东元三十四年,励王大婚在即,圣上颁旨下令全国上下各类商贾、平民、劳役、罪奴皆有天恩,一时间民声喜庆,皇台城内外热闹非凡。无赖邪王:倾颜王妃惹不得小说免费试读

此时在城外所排的二十名难民正是这次被恩赦的人群之一,他们来自全国各地,多是受了饥荒才流浪他乡。

可虽说是被恩赦,却不是随意什么人都行,单拿难民举例,之前几天早有掌管皇台城治安的御林军副统领池绍来亲自挑选过,二十人中多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妇女幼孺,又反复核查过是否有造反之心,多方确认无误才在被安排一一入城。

林羽杉在深深的城门洞里经受卫兵的最后一道盘查,她低着头,身上脸上全都脏兮兮的,既没有旁人的喜悦激动,也没有什么重返家园的兴奋感,她平静的脸上一如止水,只是在穿过城门站定在皇台城内的时候,才稍稍抬起头来,眼中闪过一道异样的光芒。

厚重的城门像是生死两界的分割线,她站在高耸威严的城墙下,身后一端是漫无边际的死寂,而面前,则是熙攘人群,不绝于耳的叫卖声。不愧是皇台城,这个包裹着皇宫的地方,这里从来都不缺繁华,也从不知道其他地方百姓的疾苦。

林羽杉垂着的头微微摇了摇,造化弄人,不料想这么快她就又回到了这里,这个权欲中心,布满王公贵族的地方。她缓缓吐出一口漫长的气,像是吐出了沉积已久的污秽和哀怨。58资讯网

旋即,嘴角勾起了一个好看的弧度。

林羽杉像是早就料到般的抬头精准扫视,星般的眸子熠熠生辉,既然回来了,那她就不要再做之前的林羽杉!

果然在不远处看到了一座精美的酒家,不出所料,酒家二楼的某扇窗子正朝着自己的方向隐约开启。

如此正好!

“嘿!”早已饥肠辘辘的林羽杉大咧咧的向着那扇窗户挥手,引得路人纷纷侧目。

原本那扇已经快要合上的窗子再次被打开一条缝隙,窗后的人危险眯眼,似乎面色不悦,林羽杉却如未见般的继续挥手,“嘿!帅哥!”也不顾身边路人的嫌弃神情,三两步便跑到了酒家门口。

“哎哎哎!哪来的叫花子,出去出去!”酒家小二不耐的挥着手里的抹布。

“哎,”林羽杉灵活的闪身躲过,一下子溜进酒楼大厅,站在地中央双手插在腰间,一副不好惹的模样,仰着小脖子,“你小心点,惊扰了贵客你可担待不起!”

“呦,合着您也知道今天店里有贵客啊?”小二被气笑了,放缓的语气中满是傲慢,他把抹布又搭回了肩头,“不瞒您说,今天我们店已经被楼上的爷包了,不招待别人!出去出去。”

林羽杉笑出声来,调皮的眨眨眼,“也不瞒你说,楼上那位爷要等的贵客就是我,”她昂着头,用脏兮兮的鼻头看着满脸鄙夷的店小二。58资讯网

“是您?您还是出去做梦吧,”说罢小二再次摆出要轰人的架势,林羽杉忙着连蹦带躲,可这次还没等她说话,倒是有人先开了口。

“让她上来。”

循声望去,站在楼梯口的是个黑装束发的男子,面无表情,话也不多,但气势十足,在这种城门小店里足以算得上是惹眼,小二和酒家老板怎么会不认得这位就是楼上那位爷的贴身随从,他两人面面相觑,又看看站在门口衣衫褴褛却面色神气的林羽杉,暗想自己莫不是真的有眼不识泰山?顿时冷汗淋淋。

“您,您请。”小二侧开身子,虽然恭敬的行礼,但眼神却偷偷的打量林羽杉,心想这个脏兮兮的野丫头也能算得上是贵客?

林羽杉看着台阶上的男子,毫不掩饰的勾起嘴角,拍拍手上的灰尘,道了声谢,雀跃着快步登上楼梯。

偌大的酒楼上层果真没有其他宾客。

刚刚在窗内向外探看的男子,此时正端坐在桌前,露出半张精致的棱角分明的侧颜,他同样一身黑装,衣裳样子虽然简洁,但用料绝对是上乘货色,林羽杉小跑凑近,欢快的道了一声,“多谢公子。版权http://www.58fenlei.cn/

那人缓缓抬头,眸底波澜不惊,他面容俊逸,神色冷冽,叫人平白生出几分疏远感来,此时正目光灼灼的看向林羽杉。

林羽杉平生第一次见到这么好看的男人,微微一怔倒也没躲,就这样让他看着,顺便自己也一饱眼福,半晌,她才吞了下口水缓过神来,毫不顾忌的大咧咧拉过椅子,在那人对面直直坐下了。

阳光从窗外射进来,照在那人的身上,他俊朗毅美的容颜被笼罩在隐隐的光暗中,被镀上一圈金边,阳光同时也射在林羽杉的脸上,让斑驳灰尘无处遁形。

‘绝色!真是绝色啊!’林羽杉暗想,但大概也觉到了自己和对面男人的差别悬殊,尴尬的摸了摸鼻子,讨好的露出一排整洁的小白牙,“帅哥,你自己一个人么?这么大的酒楼你都包了多浪费,不介意请我吃顿饭吧?”

男人没说话。

林羽杉见他不答,全然当做是他默许了,毫不客气,转身就向楼下大喊,“小二,点菜!”

一眨眼的功夫,酒家老板就拿着菜牌一溜烟的跑上楼,站定在了桌边。

林羽杉看了看点头哈腰的老板,很是满意,倒是知道要亲自来伺候,眼力见果然十足。她眨着大眼睛赞赏的点了点头,那老板又冒出一层薄汗,不知为什么,这个女人的笑似乎是有一种魔力,让人心底发寒。原文58fenlei.cn

林羽杉没接菜牌,脱口说出,“清蒸鱼唇,芙蓉百合汤,雪蛤羹,云酥糕,酒酿小炒……”她抬头看看对面的男人,那人依旧注视着自己,并没有阻拦的意思,继续道,“再来一壶桃花酿。”

“是,是,”酒家老板行了礼忙不迭的跑向后厨,行家啊,老板这才相信面前的林羽杉不是骗吃骗喝的叫花子,因为她点的菜道道都是本店经典,也都是名贵菜肴,若不是出身富贵人家绝不会像这样如数家珍一般,看来真的是自己眼拙没有认出贵人,心底一阵唏嘘,还希望她大人有大量千万不要怪罪。

第2章 承蒙圣上赐婚

菜一上桌,林羽杉也顾不得其他便立刻没有形象的大吃起来,她狼吞虎咽的架势,别说对面坐着一个陌生男人,估计就算是坐着皇帝老子她也忍不住了。

男人看着林羽杉的吃相微微皱眉,心中怀疑面前这个女人和传闻中相去甚远。

他独自斟了一杯酒,却被噎得够呛的林羽杉一把抢过,仰首而尽。

面如冷霜的男人脸上破天荒的露出一抹惊讶的神色,一旁伺候的千度想要上前阻拦,却被男人抬手挥退,男人润白颀长的手指捏住瓶身,又满上了一杯,反倒将杯子推到林羽杉面前。

林羽杉嘴里叼着鱼唇,含糊不清的道谢,又是仰首杯空。原文58fenlei.cn

呵,有意思,男人干脆就这样时不时的给她满上一杯,林羽杉倒也毫不客气,尽情吃喝丝毫不顾及女儿家的形象。

吃了好久,酒也全喝干了,林羽杉才放下手里的筷子,仰躺在椅子上,心满意足的打了个饱嗝。

夕阳西下,天边嫣红的彩霞舒卷蔓延,仿佛整个时光都缓慢柔和了。

男人的神色却依旧让人捉摸不清,但似乎已经没有刚才那般天寒地冻,他深色的眸子像是湖底沉石,漾着光芒却又波澜不惊,依旧注视着。

林羽杉这才发觉,好像这个男人的目光从未离开自己,像是在探寻什么蛛丝马迹,她回想刚才自己饿狼般凶残的模样,顿时有些后悔,面对这么大一个帅哥自己竟然一点也不顾形象,恨不得找个墙角钻进去,但转念一想,吃了就吃了,他又不是谁,干嘛委屈自己。

林羽杉眼睛滴溜溜的转,所有神情都被对面的男人尽收眼底。

林羽杉尴尬的摸摸鼻子,索性倚在宽大的木椅背上支着头开始打量面前这个男人。

半晌,她清启薄唇,坚定地吐出三个字。

“励王爷。”

男人却没见有多惊讶,他勾唇轻笑,低沉悦耳的声音自唇间传来,“传闻林府大小姐颜色倾城且过目不忘,如今看来,所言非虚。”

都已经狼狈成这样还颜色倾城?林羽杉在心底冷哼一声,简直就是讽刺。

她坐直身子,“多谢王爷请我吃饭,那么闲话不多说,我就切入正题了。王爷,我有一事想求王爷出手相助!”

男人挑眉,只是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满桌的狼藉,似乎在说:你吃我的喝我的竟然还有脸要本王爷帮你?

林羽杉呵呵了一下,厚着脸皮笑道:“王爷只是请我吃了顿饭而已,难不成还想借此买我终身不成?”

男人笑意更甚,像是天边烟火绚烂绽放。他暗叹这个女人的确和传言相同,即使身上衣着如此污秽,也难掩其艳丽姿容,果然是天下第一美人,但却又和传言所说大有不同,单单是识破他身份的这份聪明,恐怕就不是一般寻常女子所能及。

况且他年少征战很少回朝堂,要说相见,恐怕也只有他封王时与她见过一面,却不料匆匆一面竟能让她在楼下一眼认出他正是九皇子,新封的励王——北冥慕。

可见这个女人之厉害。

“林羽杉,你应该知道,父皇已经下旨赐婚你我,作为本王即将过门的王妃,卖身和不卖身有什么区别?”

“自然是有区别的,至少由我主动提出的话,遇事也不会变的太过被动。”说到这里,林羽杉突然灿然一笑,“说到此,我还没有好好谢谢王爷和副统领大人的救命之恩。”

北冥慕眼中划过一丝异样的光芒,但很快就被掩住,他将酒杯放回桌面,缓缓将目光落回林羽杉平静素然的脸上。

她挑眉浅笑,一副无毒无害的淡然模样,可北冥慕心中了然,这个女人要比他想的厉害许多,她绝不是传闻中那个林府任人欺凌少言寡语的嫡长女,而且恐怕,她已经知道了什么。

北冥慕不动声色,语气却冷了下来,“既然如此,那你便该知道要怎么做,本王救你回来不是让你自作聪明的。”

“我明白,”林羽杉垂下眸子,他救她回来的目的,她能猜出八九分,但那些她不在乎,她在乎的另有其他,“王爷既然需要我回来,那小女子的求助之事也属理所当然。”

北冥慕的脸上隐隐显出厉色,“你没资格和本王谈条件。”

“那如果是求我不死呢?”林羽杉仰头对视,她眸中璀璨,似有万千光芒,与她的满身污秽格格不入,“我求王爷保我不死。”

北冥慕微微一怔,旋即眯了眼睛。

满楼无声,只有外面周遭的叫闹喧哗时不时的传进窗子,时远时近,似是在尘埃里浮沉不定。

周围沉寂压抑的气氛逐渐蔓延开来。

安静,是因为北冥慕本就不是多言的人。

而压抑,则是因为这个女人似乎知道的太多了。

天下人尽皆知,王妃的人选从来不缺,况且北冥慕是为数不多还未成家的王爷,自然是不愁有名门闺秀相伴左右。而他之所以费力费心的在难民中找回林羽杉怕也只是因为那个原因,那个世间人都敌不过的现世真理——时间!

唯有找回失踪的林羽杉他才能顺利的成亲,被封亲王,从而得到封地,如若不然,就要等皇上派人查实林羽杉已死,再请旨另下婚约,中间浪费掉的时间恐怕要一年有余,到那时,诸事已晚。

林羽杉率先打破沉寂。

“我是林府相爷的嫡长女,平白无故被人暗害坠下悬崖,其中蹊跷我知,王爷也知。承蒙圣上赐婚,距如今还有半月有余,若王爷不能保小女周全,那这次冒险营救岂不成了白费力气。”

“你要如何?”

“求王爷装作与我已有情愫,如此一来林家人自然不敢再妄想其他。”

这才是她,看似无毒无害但也只是藏箭不发,对形式了如指掌,谈起条件来也绝不手软,仿佛刚刚望着帅哥流口水的那个人根本不是她,这样快的翻脸不认人,倒是勾起了北冥慕的兴趣。

“这样做与我有何好处。”

“王爷方才救我又有何好处?”林羽杉反问。

第3章 王爷,你有银子没?

聪明人之间的对话想来不用说破,北冥慕自幼聪明锐利,自然能听出林羽杉的弦外之音,他现在也更加判定了林羽杉已经知道了他的打算。

只是北冥慕从不和人做交易,他的实力已经强大到无需和谁交换。

“说到底,你不过是想借着本王的名号狐假虎威罢了,若我不同意呢?”他反问。

“我别无他法,”林羽杉老实回答,“若王爷不能成全我,有些事我还是要做的,只是到时是否还有性命和王爷完婚,就要看上天是否庇佑了。”

“好一个是否庇佑!”

北冥慕站起身来,巨大的身影笼罩在林羽杉的上空,他桀骜俯视,林羽杉也毫不畏惧的回视,她清净素白的小脸上是一双氤氲了日月星辰的眸子,他从未见过如此独特的女人,淡然,坚定,聪明却又倔强,但他同样讨厌被人利用,当真以为自己除了与她成亲就再也没有别的办法么?

可北冥慕偏偏就起了兴趣,他倒要看看这个女人要做什么。

“本王就给你半月时间,半月后婚期已至,你也逃脱不掉。”

林羽杉瞬间灿烂,“谢王爷!”

“王爷,该回去了,”千度毫无声息的突然出现在他二人身边,将林羽杉一肚子的赞美吹捧之词又吓得咽了回去。

她这才想起来还有这个侍卫的存在,林羽杉转身打量像幽灵一样的千度,千度却好像没感觉到似的依然目不斜视的侯在北冥慕身边。

林羽杉无趣摇头,跟随在他二人身后大摇大摆的下了楼,而楼下早已有酒家老板和店小二恭候多时了,林羽杉转了个圈,眨眨眼跑到了北冥慕前面。

压低声音神秘兮兮地道,“王爷,你有银子没?”

北冥慕被这没头没脑的一句问住了。

“借我点银子。”

北冥慕狐疑,但还是点头示意千度。

林羽杉如愿的从千度手中接过一个亮闪闪的银锭,坏笑着在掌中掂了掂,果真分量十足,她转身下楼放到酒家老板的手中,大方道,“这是你的赏钱。”

“这,您看这……这使不得啊,”老板和小二已经被这样大手笔的赏钱美昏了头,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手中的银元宝。

林羽杉狡黠一笑,“你可要认好本姑娘,下次要是再不认得我,你手上的怕就是自己的脑袋了。”

酒家老板顿时吓得收了笑意,带着小二连连磕头赔罪,林羽杉却甚是得意,大摇大摆的出了酒楼,眼看着北冥慕和千度要离开,又眼疾手快的抢在北冥慕前面,厚脸皮的钻进了他的马车。

“这就是你要银子的原因?”北冥慕挑眉看着酒楼内的场景,眼底尽是不屑。

“像励王爷这样出手大方,随便打赏就是一锭银元宝的人可是不多了,让他们多给你叩几个头不好么?”林羽杉随口反问。

北冥慕见她处处行事怪异便不想再多费唇舌,只是冰冷地问,“去哪里?”

林羽杉向马车里又钻了钻,寻了个舒服的位置坐直身子,倒是有几分指挥千军万马的架势,“林家!”

“老臣不知是励王殿下驾到,未能及时迎候,还望王爷恕罪!”

林铎带着府内亲兵侍卫在门口恭敬行礼,意外是真的,惊恐也是真的,但更惊恐的是亲眼看见了马车内的林羽杉,这个自己已经失踪多日的嫡长女。

“无妨,本王突然来访林大人无需紧张,只是本王在城外巡查回府时意外救下了失踪已久的贵府千金,父皇御赐给本王的王妃……”多年征战沙场的北冥慕语调冷冽,带着不怒自威的震慑力,“还希望林大人能给本王一个解释,难道偌大的林府连本王的王妃都保护不好吗?”

“老臣不敢!”

林铎带着一行人慌忙跪下,“是小女顽皮执意要出城,却不料遇到凶险,臣已经派人巡查多日,多谢,多谢王爷及时解救才……”

“不必说了,”北冥慕生硬打断,“本王现已将羽杉送回,若是再出什么差池,休怪本王怪罪!”

“是,老臣谨记!”

北冥慕转身向着车里的人,脸上神情依旧冰冷,他伸出双臂。

林羽杉下意识的向马车里又挪了几分,忙摇头,刚刚的羽杉叫的她肉麻恶心,现在还想抱她不成!她本能的拒绝,却被北冥慕拉着手腕拖到面前,不等挣扎,便身子一轻,整个人已经倒在了他的怀里。

她想惊呼,却看着俯首跪了一地的人不敢出声,只能双手捂着嘴,恶狠狠的盯着抱着自己的男人。

北冥慕却视若无睹,昂着头径直跨进大门,强迫怀中的林羽杉指明了自己的闺房所在。

林铎心中狐疑不止,明明她已经命丧黄泉,如今怎么会完好无损的回来,而且是和励王一起出现,他皱眉,但来不及细想,又带着家丁护卫一起跟进了院子。

这一路上林羽杉的心狂跳不止,北冥慕身上好闻的味道和若有似无打在她下巴上的鼻息都让她脸红心跳,心猿意马,她却无处可逃,只能红着脸在那人怀里干生气。

可北冥慕像是偏偏使坏似的,一路都不肯放手,反而越抱越紧,就这样在众目癸癸之下,板着冷脸抱着她一路穿过前厅穿过花园,在一片下跪的下人面前来到了素柠院,林羽杉的闺房门前。

林铎赶上来,慌忙道罪,“区区小女怎敢惊动王爷!”

北冥慕挑眉看着怀中小脸通红却目光愤恨得快要吃人的林羽杉,一字一句的说给林铎和林家上下众人听,“她是本王的王妃。”

然后长腿一蹬,房门应声开启,北冥慕竟然就这样抱着林羽杉进了房间,留下外面一众错愕惊吓的人。

众人皆知女子的闺房即使是父亲都不能随便进入,更何况是其他男人,北冥慕如此举动无疑是宣示了他在林羽杉身上的主权,这个女人早晚是他的,也只能是他的!

只是这个举动在别人眼里怕是宠爱意味更浓。

“你怎么能……”她低声惊呼。

北冥慕却挑唇一笑,凑近她耳畔,“这不是你要求的么?”

近在咫尺的脸,魅惑人心的声音……

他一定是故意的!

无赖邪王:倾颜王妃惹不得》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大海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大海读书)或者(dahaidushu),关注后回复 【无赖邪王】 或 【倾颜王妃惹不得】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推荐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