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资讯网
首页 文化 正文

蜜爱百分百:重生影后太撩人小说免费试读

2019/01/15 02:56:26   来源:网络
小说名称:蜜爱百分百:重生影后太撩人
第一章 重获新生

黄昏降临,天空尽头仿佛铺满了暖色的绸缎,绚丽夺目。版权58fenlei.cn

黄沙遍地的沙漠中,一个干瘦的人影艰难的爬行着,腿上的伤口已经溃烂的不成样子,细看竟然有蛐虫在蠕动。

容色艳丽的脸上刀疤遍布,左眼竟是没有瞳仁,黑洞洞的窟窿让人不敢而立。

冬青强撑着最后一口气,一寸一寸的挪动,她不甘心,死得这么无声无息的,岂不是如了那对贱人的心意!

她可以感觉到有东西在啄她腿上的腐肉,伤口上撒盐的痛楚让她呕出一口鲜血,无力的趴倒在黄沙里,冬青知道自己不行了……。

谁能想到,影视圈里赫赫有名的实力派影星冬青会死的这么憋屈,恐怕连尸骨都成了秃鹫的食物。

若是苍天有眼,让她重来一次,她一定不会像今生这么失败!

傻兮兮的为别人做嫁衣,亲手将自己的男人与情同姐妹的搭档凑成一处,被他们耍的团团转。

人心不足蛇吞象,为了她身后的股份和财产,竟然设计她坠机意外身亡,好名正言顺的挥霍她的资产。

若不是她的好姐妹齐盼儿沉不住气,发来视频在她的别墅里各种炫耀,她连死也不知道自己被最信任的两个人双双背叛。版权58fenlei.cn

“我冬青在此起誓,下辈子即便是投生个畜牲,也要狠狠咬死那对贱人,喝下那两个人的血……”

她声嘶力竭的嘶吼,最终没了声息,注定在漫天黄沙里化作枯骨。

疼!

额角抽痛的像是有个电钻照准了太阳穴死命的使着狠劲儿,冬青心想即便死也不让她好受吗?

她霍的睁开眼,眯着眼睛聚焦了半天才看清昏暗的灯光下奢华有品位的摆设,一时之间有些茫然。

死后的世界是这样吗?

阎王的品味貌似有些浮夸……

就在这时,手机乍然响起,欢快的铃声在寂静的室内尤为醒目。冬青皱着眉摸起滚在被子里的手机,按下接听键。

“冬青,你现在到底在哪里呀?安生哥找了你半夜,都急死了!”一串话猛地崩了出来,即便是急切也带着几分娇柔的嗓音让冬青眉心紧缩。

是齐盼儿?

她诧异的盯着手机屏幕看了半晌,跳动的名字确实是她那个抢了她男人、房子,踩着她往上爬的塑料姐妹花没错。

这是怎么回事?

她不是已经死了吗?

难道她……竟是重生了?!

冬青手一抖就挂断了电话,跌跌撞撞的扑倒镜子前,赫然看到一个容色明艳,肌肤白若凝脂,水润润的女孩。蜜爱百分百:重生影后太撩人小说免费试读

这不是几年前的她么?

还记得上一秒在沙漠苦苦挣扎,脸上的伤口她看不到却也知道好不了,伤口溃烂翻开,她都能摸到显露在外的骨头。

而这一秒,她却回到了从前?

镜子上显示着时间更是验证了她的猜想,2012年11月11日,她一切厄运的开始。

冬青脱力的跪坐在地板上,双手掩面,透明咸涩的液体挤出指缝,沿着小臂蜿蜒而下。

真好啊,她还能活着,活在最合适的时间。

这时,她还没和安生结婚,刚刚在娱乐圈崭露头角,她拍摄的第一部电影票房过亿,被媒体誉为票房女王。

也是这一晚,她在庆功宴上被灌醉人事不知,再恢复意识赫然发现根本提不起力气,只能被几个陌生男人脱光了衣服随意玩弄。

那夜发生的一切成了禁锢她一生的枷锁,不堪入目的视频被放在各大网站上,虽然父亲出手干预,拦截了所有的视频,还是被有心人流露了出去。蜜爱百分百:重生影后太撩人小说免费试读

自那以后,找她拍摄的都是一些不入流的导演,作为未婚夫的安生心疼她的遭遇不离不弃,正是因为如此,她才会对他百依百顺。

现在想来,也许一切都是计划好的,幕后黑手就是早早就勾搭在一起的安生和齐盼儿。

一个为钱,一个为名,狼狈为奸,将她的价值榨干再一脚扔进沙漠,自生自灭。

很好,好的很!

冬青将整张脸进入冰冷的水中,刺骨的森寒让她冷静下来,思绪渐渐清晰。

哗地一声抬头,水珠滑过精致的锁骨,隐入胸口,她嘴角含笑,打散英气的束发,微卷的长发披散在身后,苍白的唇瓣点上几分红色,性感撩人。

齐盼儿、安生,做好迎接她的准备吧!希望她们能够坚持的久一点,如此,她才能玩的尽兴,不是吗?

冬青嘴角弯成掐到好处的弧度,拿出手机回拨了那个熟悉的号码,虚弱无力的开口:“盼儿,我感觉自己有些不舒服,你来接我好吗?”

她像是念台词似的重复当是的场景,如果所料不错的话,过不了十分钟齐盼儿就会一脸关切的进来,担忧的神色情真意切。

可惜的是,她没有机会欣赏了。版权http://www.58fenlei.cn/

将自己单薄的身子藏在门后,冬青双手握着便携式消防栓屏气凝神。

“冬青?你在里面吗?我进来了。”自带撒娇气息的嗓音险些让冬青吐出来,矫揉造作的卖弄风情不是她的风格,也不想去学。

齐盼儿轻推开门进入室内,闪出木门的半张小脸上捂着沾湿的白手绢,眼波流转尽是得意。

当她看到大床上一动不动的隆起,眼底闪过一丝嫌恶,几不可闻的轻哼一个字不落的被冬青听了个正着。

“啧啧,不就是运气好拿了个新人奖吗?说什么票房女王,真是笑死了。等你的丑闻爆发出去,我看你还得意的起来不,呵呵……。阅读58fenlei.cn啊!”

冬青哪里还忍得下去,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抬手就砸了下去,眼看着齐盼儿瘫软在地,她半分心虚都没有。

“齐盼儿,别人的锅我不想背,你还是自己好好享受吧……”翻出齐盼儿放在包里的小药片,捏着她的下巴灌进去。

呵呵,还真以为她跟前世似的傻呵呵地咽下所谓的“过敏药”,那她就真的是白活了。

连拖带拽将害她一生的罪魁祸首搬上床,给被子找好角度,半露不露的美背在昏暗的灯光下极具诱惑,怪不得安生那个渣人会起了色心。

顺手将事先安排好的针孔摄像机别在窗帘上,与手机上的蓝牙匹配后,冬青理了理凌乱刘海儿,闪身出了房门。

恰好走到电梯门口,与一群凶狠扼杀的黑背心男人撞了个正着,熟悉的刀疤脸,令人作呕的酒臭味让她恨不得吃他们的肉,喝他们的血。

是他们,就是这些人撕开了她噩梦般的人生……

冬青极力扼制自己想要扑上去的冲动,伸出手指将电梯楼层键按的噼啪作响,她真怕再慢一秒就得跟这帮混人同归于尽了。

“你,怎么来的这么迟……”低沉性感的嗓音如同魔咒穿透她的耳膜,重重地砸进她的心房,泛起阵阵涟漪。

突然一个黑影从身后将她圈进怀里,炙热的气息吹在她的后颈儿,撩拨地她颤栗不止。

几乎将她勒紧骨子里的劲道儿,使得冬青屋里反抗,她极力的扭转视线,猝不及防的撞进一双如同星辰般璀璨夺目的黑瞳中,情欲翻滚。

“贺天擎?!”

第二章 鸟枪换炮

冬青微涨着嘴,直愣愣的盯着男人精致的侧脸不知道作何反应。

当滑腻的触感碰触她的舌尖,触电般的感觉让她猛然惊醒,视线下移赫然看到一只修长的大手契而不舍的滑进她的衣襟。

他,他竟然在电梯里把手伸进她的领口!

“啪,你给我适可而止,我可不是你的那些红颜知己!”冬青气恼的拍下男人的手臂,趁机抓着领口快速退到角落里,眼神戒备地紧紧盯闷笑出声的男人。

贺天擎,君雅影视娱乐老总,娱乐圈的黄金推手,只要他愿意,即便是个姿色平庸的人也能一路顺当的给碰到影帝影后的宝座。

近十年的实力派大拿都是出自他创办的帝豪娱乐,撑起了多半江山,更诡异的是他刚刚步入而立之年,三十岁的年纪已经端坐别人想都不敢想的人生巅峰。

“你们这个行当现在都开始玩情趣了,只不过你以为我会容忍你拿了钱不做事的无耻行径吗?”

长腿上前,仗着身高的优势将冬青再次禁锢在电梯的角落,手指捏住女人小巧的下巴抬起,强迫她直视自己的眼睛。

密而弯的睫毛不知道因为紧张还是害怕颤抖不已,咖啡色的瞳仁微缩,掩饰不住的惊慌增添了几分柔情。

朱粉色的唇瓣紧抿,双手似是抗拒的抵住男人胸口,红晕慢慢的爬上脸颊,欲拒还羞的姿态惹得男人下腹一紧,压力良久的冲动终于寻到了发泄的渠道,险些溢出。

贺天擎从来不是委曲求全的人设,他低头衔住垂涎已久的耳垂,将头埋在女人的肩窝,放纵自己享受这份激动。

“你,若是再动,我不介意在这里办了你……”不急不缓的语调让人无法忽视,冬青毫不怀疑它的真实性,抵在她小腹上逐渐壮大的灼热就是最有力的证据。

这什么情况,鸟枪换炮吗?

还没完全脱离与渣男的关系,就要被一个花花公子缠上,这种‘好命’她不要行不行?

“你逃不掉的!”

情欲感染过的嗓音波动心弦,如同魔咒将冬青冻在原地,看向男人的眼神变了变,复杂难测。

若是注定如此,她为何不多争取一下福利呢?

换个角度想,贺天擎单拿出来不论从哪个角度来看,都吊打安生那个渣男。颜值,权势,金钱,就连身材也完美的让人没了脾气。

抱上这个人的大腿,与贴上免死金牌无异。

冬青几乎不用掂量,灭了那对贱人男女是她此生活下去的动力。

她要红,还要红的火热,站在娱乐圈这座金字塔的顶端眼睁睁的看着他们跌落神坛,不将她前世经历的种种尝个遍如何能够让她安生。

轻叹一声,冬青伸出胳膊环住男人的脖子,踮起脚尖轻启朱唇,吐气如兰。

“先生,那咱们还等什么,毕竟良宵苦短不是?”低垂的眼角滑过一丝晶莹,经历过那些悲惨,还有什么不能出卖的吗?

反正今生她不会爱上任何人,那张膜也值当不了什么……

良人的身影遥遥无期,她还没自虐到固执的去扮演爱情的葛朗台。

只是,当她坚守了两辈子的忠贞被男人强势的占有的那一刻,冬青只觉得心都被挖空了,那种失去最珍贵宝物的怅然若失让她泪如满面。

这一夜,她还是被侵犯了,不同于前世的耻辱,这一切都是她自愿的。

如同刷新记忆般,一帧一帧掩盖前世的不堪,快感袭来的那一刻,冬青闭上眼睛顺从了本能,感觉自己得到了救赎。

她就像是躺在案板上的秋刀鱼,翻来覆去任人宰割,被折腾的奄奄一息的她无力的看着兴致勃勃的贺天擎,一度怀疑给自己挖了个深坑……

意识回炉,冬青小心翼翼的挪动手中,眼神却戒备的看着盯着贺天擎格外温和的睡颜。

发了个定位给熟悉的记者朋友,附赠一张高清晰度的床照,冬青小鸟依人的躺在贺天擎的臂弯里,就差画个红心彰显爱意满满。

不赚回本,怎么对得起她一整夜的过度操劳,冬青自嘲的挑了挑嘴角,放开胆子捏着男人的手臂甩到一旁,手脚并用的爬下床。

大好时光,她总不能浪费在床上,毕竟还有一场好戏需要她出场。

玲姨尖利的哭喊声穿透门板,显得格外凄凉,冬青了然的深吸一口气,抿抿嘴角让唇脂看起来越发均匀,生为演员的最佳素质就是不放过任何出场机会。

迈出这道门的这一刻,她的命运就改写了,成功扭转了顺流直下的的人生。

推门进屋就看到玲姨天塌下来死的哭喊,噼里啪啦的拍打昏睡的齐盼儿,冬青有种恍如隔世的虚幻感。

三年前,如同泼布娃娃被绑在椅子上的人是她。

她首部电影成了电影节的黑马,扶摇直上占据了榜首。家世优越没有负面新闻的冬家大小姐一夜之间占据了各大流量的头条。

她春风得意,有俊朗贴心的未婚夫,无原则陪伴自己一路前行的经纪人兼闺蜜,还有不管何时都将她捧在手心里的父亲。

冬青成了人人艳羡的冬青角,殊不知除了父亲,其他人的心都烂成了一团腐肉。

前生,她是被父亲打醒的,淫乱的痕迹遍布,满身绑痕青紫的她如何否认都显得苍白无力,父亲失望的眼神至今都刻在她心里。

随后爆发的大尺度视频更是摧毁了父亲所有的骄傲。

而她,被父亲独宠一生的骄女,却将自己的所有拱手让给了遵守婚约娶了她的安生,那个小山村飞出来的凤凰男。

在婚姻的战场里,被对方一步步试探,一次次哄骗,爱的卑微绝望。

签署的股份转让协议的字迹未干,她就被扫地出门,当齐盼儿抚着隆起的小腹得意地倚在安生怀抱里的时候,她才知道一切都是计划好的。

“都是他的种,凭什么只有你享受冬家的一些,我却只能是管家的女儿,连声父亲都叫不的,跟个丫鬟似的伺候你,凭什么?”

他们两个人早就滚了床单,甚至在她与安生确定恋情之前。父亲的病来的蹊跷,其中上位不成的玲姨横插一脚,她却背上气死父亲的骂名……

她身边最亲近的几个人,不惜花几年的时间织出一张严丝合缝的网将她笼罩其中,封死所有的翻身机会。

余光扫到扛着摄像机疾步走来的记者,冬青转脸就换成一张欲盖祢彰,神色焦急的表情,转身跑进房间。

落荒而逃的样子让记者们眼前一亮。跟闻到腥味的苍蝇似的一窝蜂的涌进房内,咔嚓咔嚓的照相声连绵不断。

现场的画面真是,呃,冲击力有点大。

被包装成傻白甜人设的玉女掌门人齐盼儿双腿大开的被绑在椅子上,身上连个布片都没有,可疑的白色痕迹遍布,连身下的地毯都被糟蹋的惨不忍睹。

“盼儿?她怎么会在这里?”

第三章 逃过第一劫

即便是意料之中的场景,冬青还是有些不适的扭开头,脸色煞白的呆楞在门口,微微耸动的肩膀被记者冲撞的踉跄不已。

前世,她狼狈不堪的各种高清照就是这么产生的,脸上未退尽的媚态被故意放大,更是验证了无耻的本性。

冬青深吸一口,在心底打气,戏一旦开场总得演完。

泛起雾气的眸子清瞟,捕捉到一个自电梯奔过来的身影,旋即扬声呵斥:“你,你们都给我住手,现在是侵犯隐私懂不懂,还有没有点仁义道德,在别人的伤口上撒然就这么开心吗?”

“骗了媒体大众的是她吧?顶着一张文艺女青年的初恋脸,还说什么母胎单身,私底下玩的这么大尺度,啧啧,真是不害臊!”一个女记者头也不抬的呛生。

哼,早就看这个绿茶婊不顺眼了,迷得她老公五迷三道的,果然是摇着尾巴的狐狸精。

冬青不着痕迹的环顾四周,很好,该拍的照片应该一张不落,这种明星丑闻最好传播了,留给娱记一半想象空间,他们能给你无数个辛辣版本。

“嘭!”

突如其来的一声巨响,震得在场的人心惊肉跳的看向门口,只见安生一脸铁青的站在门口运气。

“安生!?”冬青像是找到了主心骨,抓过皱成干菜的床单将齐盼儿裹住,声音哽咽颤抖:“他,他们拍了照片……”

话音未落,人已经啜泣出声,埋在床单里的声音呜呜咽咽,一副姐妹情深的样子。前世,她出事之后,为了能在娱乐圈立足争会一口气,日夜磨练的演技终于派上了用场。

更何况,再不低头她怕自己笑出声,总感觉安生凌乱的头型跟绿油油的草原似的,摇曳生姿的根根分明。

“够了,谁给你们的胆子侵犯他人隐私,都给我掂量掂量,有没有资本对上东氏娱乐的工公关!”安生愤恨的盯着记者手里的摄像机,恨不得一个个摔得细碎。

混娱乐八卦的记者几乎都是人精,向来能屈能伸,纷纷放下摄像机面面相觑。

开玩笑,守着底片就是掌握了主动权,即便是不能报道出来,也少不了一笔不菲的交易金。况且他们也不想闹僵,毕竟冬氏娱乐旗下艺人众多,总不能为了个新出道的新人葬送后续合作的机会。

“不好意思,各位手中的底片还请不要随意报道,稍后冬氏公关部会联系各位,协商后续事宜。”冬青佯装镇定,不着痕迹的对着某个方向点点头,火候刚刚好,可以清场了。

记者嘴上应和着,纷纷鱼贯而出,争分夺秒的抢占头条席位。

安生等不得记者走远嘭的一声拍上门,一杯冷水就泼到了齐盼儿的脸上,牙齿碰撞的咯咯声清晰可闻。

“唔……”齐盼儿哼唧一声,茫然的抬头就看到了站着运气的安生,习惯性的摆出一副委屈的表情撒娇:“安生哥哥,那个死女人竟然敢暗算我,你可得为我报仇……”

然而,喑哑的嗓音如同指甲刮过黑板般刺耳,比起酸痛的脖颈,麻木到失去知觉的双腿更加让人无法忽视。

“不,不应该是这样的,呆在这里的明明应该是……呜呜……”齐盼儿被捂住嘴无法出声,激烈的扑腾着想要将站在墙角的冬青撕个粉碎。

“你想说的是,被设计的人应该是谁?”冬青开口追问,眼神在躲闪的安生与发狂的齐盼儿身上徘徊,只觉得刺骨的森寒从心底窜上来。

原来,他从一开始就参与其中,宁肯给自己带上绿帽子,也要将她排挤出利益圈。

真是可笑,前世变故丛生,她竟然还觉得对不起这个肯力挺自己的未婚夫,殊不知一切都是为了名正言顺拿到冬氏集团的控股权罢了。

安生恍若微闻,心痛的将发狂的齐盼儿揽在怀里,只见唇瓣蠕动却不听不见声音。也不知道他到底对齐盼儿说些什么,她竟奇迹般地安静下来,蜷缩在男人的怀里小声啜泣。

“安生哥哥,昨晚和冬青通完电话,我就赶来酒店接她,谁知道,一进门就被人敲了闷棍……”抓着安生的衣襟齐盼儿几乎哭晕了过去,意有所指的瞟向冷眼旁观的冬青。

话是这么说,她心底却越发笃定背后使坏的人是冬青。

昨天的那通电话就是引诱她往里钻的诱饵,什么喝多了被轻薄了,不想让安生知道全部都是假的……。

闻言,安生沉痛的眸子陡然收紧,挥手就推开想要上前帮忙的冬青,顺着牙缝一字一顿的挤出几个字:“没想到,你竟然是这种人,说,是不是你设计的?”

拳头攥的咯咯响,审视的目光在摇摇欲坠的冬青身上转了几圈,心中隐隐有个猜测。

“在你心里,我就那么不堪吗?”冬青踉跄几步站稳,语气悲凉,“你已经给我定了罪名,我回答是或否又有什么意义……”

“昨晚我去买药的路上偶遇了君雅影视娱乐老总,贺天擎,酒店监控视频为证。”她视线在地毯的某处顿了顿,好心开口提醒:“就她现在的流血量来看,不像是被破了身子,反而更像流产……”

哼,就算猜到了又能怎样,她就不信这两个人有面对贺天擎当堂对峙的魄力。更何况她原本没想藏着掖着,有靠山不用那是傻子。

齐盼儿捂着小腹疼的脸色苍白,抖得筛糠似的,傻愣愣的看着自己身下的地毯逐渐放大的暗红色,第一反应却是一把拽紧男人的衣袖哭求。

“快,快送我去医院,我不能,不能失去他……”齐盼儿意识模糊,一只手捂在小腹,心底只有一个想法,即便顶着未婚先孕的骂名,她也得保住这个孩子。

安生仅是一愣,用浴衣裹好已经疼晕过去的齐盼儿,夺门而出,连个眼神都没留给冬青。

片刻之后,冬青环顾残留一片狼藉的室内,轻叹出声。

前世的她是有多瞎,安生望着齐盼儿的眼神焦灼深情,连掩饰都懒得做。如此明显,她竟然蠢到替他们找借口。

去他妈的暖男!

她轻轻嗓子,掏出手机,脸上表情漠然说出的话却战战兢兢无法成句:“爸,好像出大事儿了……”

眼看着朝着自己疾步走过来的中年美大叔,冬青眼底一烫,压抑在心底的脆弱惊慌如潮水般迸发。

“爸爸……”

“青青!发生了什么事儿,你伤到哪里了?”冬升霖气还没喘匀,抓着女儿的手臂连转了好几圈,知道确认没有什么不妥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你这孩子,电话里也不说清楚,是不是安生欺负你了?”

冬倾将脸埋在父亲宽厚的胸膛里,贪婪的嗅着冬升霖身上的味道。公众面前的冷傲总裁,永远是站在她背后强有力的后盾,将她视若珍宝。

前世,出了那档子事儿后,她执意要照常嫁给安生,甚至不顾父亲的反对将股份转让给丈夫以减轻负罪感。

冬升霖打电话提醒她远离齐盼儿,安生这两个人,被她拒绝后驱车赶来的途中却遭遇车祸,大火无情的卷走了他的肉体,什么都没剩下。

逃过一劫,她一定要保护好自己的亲人!

蜜爱百分百:重生影后太撩人》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小鱼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小鱼读书)或者(xiaoyudushu),关注后回复 【蜜爱百分百】 或 【重生影后太撩人】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推荐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