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资讯网
首页 文化 正文

撒旦情人最新章节目录

2019/01/15 02:53:15   来源:网络

小说名:撒旦情人

《 撒旦情人 》

  小家伙没吭声了,已经睡着了。58资讯网我小心翼翼的把他放到房间的床上,出来,关上门,一把揪住了凌慕琛的衣襟:“你有病吗?!竟然跟孩子说是我不要他的,明明就是你把他抢走的!”

  凌慕琛眼底里流露出了一抹嫌弃,撇开我的手冷声说道:“那样说有什么不妥吗?反正你也不可能再长期跟他一起生活,你每个月的薪水恐怕还不够你母亲一个人挥霍的吧?我不会让自己的儿子在‘垃圾堆’里长大,那样只会毁了他,这次他突然晕倒的情况再发生的话,你也只能让他等死,你养不活他的,放弃吧。”

  垃圾堆……

  他竟然把穷人的圈子称作垃圾堆,他在骂我和我妈是垃圾么?

  我咬了咬嘴唇说道:“姚景文说孩子没病……”

  他嘴角勾起了一抹冷笑:“在我们眼里,孩子的确没病,因为那点疾病根本微不足道,但在你面前,那是致命的。孩子随随便便一个头疼脑热你都无法负担,更别说别的什么疾病……最重要的是,如果他知道自己的母亲用陪人睡觉的方式来养育他,他恐怕会觉得很丢脸……”

  这家伙长得人模狗样,却这么毒舌,字字诛心。

  有了孩子之后我觉得自己坚强了许多,但这时候还是被刺激得红了眼眶:“孩子到底什么病?你跟那个叫姚景文的一起瞒着我?我……我没有想要用那种……方式养孩子,我有正紧工作,只是突然需要一大笔钱,我没办法才那样做的,而且就一次!别总那么高高在上的俯视别人,在我眼里,你也就只是个强奸犯!”

  他并不否认当年的事,但也没解释。

  短暂的寂静之后,他问道:“有什么法子可以快速戒掉孩子对你的依赖?我接受他的存在,可不会因此接受你,有什么条件尽管提,对了……你母亲已经接受了我的方案,答应把孩子给我抚养,并且收下了我给的一千万,这点你可以回去跟你母亲查证。”

  一千万……一万千我妈就把我的儿子给卖了,她真是掉钱眼儿里了!

  我气不打一处来:“你该不会以为我也会跟我妈一样收你的钱跟孩子断绝关系?凌慕琛我告诉你,十月怀胎是我一个人,生孩子九死一生也是我一个人,把孩子拉扯到四岁也是我自己,你凭什么跟我抢?!”

  他突然朝我逼近,忽然拉近的距离让我一阵惶恐不安。终于,我被他堵在了墙角。网站58fenlei.cn

  “女人,你该不会异想天开想用孩子上位吧?我的钱,你惦记不到的,我乐意给你多少就是多少,做人别太贪心,否则,你会死得很惨。总而言之,见好就收,这才是最明智的。”

  说话的时候他呼出的气息洒在我的脸上,那种有些冰凉的湿润,让我莫名的心慌:“我……我才没有想要你的钱……我……我要的只是我的儿子……如果惦记你的钱,我早就带着孩子主动找上门了……我穷,但我有骨气,反正我穷得只剩下一个贪财妈和儿子了,谁跟我抢我就跟谁拼命!”

  他伸手捏住了我的下巴,眼底里尽是嘲讽:“骨气?你所谓的骨气就是躺在男人身下赚钱么?”

  我疯了,彻底的被他激怒了,直接踮起脚尖一口咬在了他的下巴上,往死里咬的那种!

  他吃痛,一把将我推开,那一瞬间我看见了他的双眼变得赤红,他之前一定有戴隐形眼镜儿遮挡异瞳的吧?刚才隐形眼镜掉出来了么?那双眸子看起来让人害怕,不像我儿子那双眼那么纯粹、天真……

  我被他推得摔倒在了地上,手肘也破了皮,鲜血流了出来。我忍着疼痛爬了起来:“你的眼睛颜色这么奇怪,还遗传给了孩子,该不会还遗传了什么奇怪的遗传病吧?”

  他眼睛死死的盯着我,一动不动,也不吭声。

  我以为我的话戳中了他的痛处,稍稍有些愧疚,也没敢再多说什么,毕竟我没他那么恶毒,也没他那么毒舌。

  看来孩子的事儿是没办法再继续商量了,我推开房门进了孩子睡觉的房间,懒得再搭理那个家伙。

  不知道还能跟小家伙在一起多久,只要凌慕琛坚持,我们迟早会分开,就算我拼命也没用,其实这点我很清楚……

  看着小家伙熟睡的脸,我拿起床头柜上的眼镜仔仔细细的擦拭,这眼镜是我一年前专门找人定制的,给孩子遮挡瞳孔的颜色,怕他被人笑话,眼镜是平光的,从开始上幼稚园的时候他就一直戴着,所有人都以为他小小年纪就近视了,我也很无奈……

  “妈咪,要是爹地能跟我们一起生活就好了,我想跟爹地和妈咪在一起,那样就不会再被人笑话是没有爹地的野孩子了……”

  听着小家伙的梦呓,我心头颤了颤,我甚至在想,当初生下他是不是错了……

  过了一会儿,敲门声响了起来,很轻,好像怕吵到别人似的。阅读58fenlei.cn

  我轻手轻脚走过去打开了门,门外是个身材高大慈眉善目的老爷子,穿着一身黑色西装,精神抖擞,只是头发已经斑白了。他手里端着一个餐盘,里面有丰盛的饭菜:“林小姐,我是这里的管家,吃点东西吧,是少爷吩咐的。”

  不用想也知道这管家口中的‘少爷’是凌慕琛,我笑了笑忍住饥肠辘辘说道:“不用了,我怕被他毒死,毕竟有钱有权,我斗不过他,我死了他有一千种法子脱身,不划算,我宁可饿着。”

  管家怔了怔:“那好吧……要是有需要,就吩咐厨房,不必客气。”说完他就转身离开了。

  我咽了咽口水,天知道我现在有多饿,可我又见不得自己没骨气……

  “蠢女人,出来。”

  半夜里,凌慕琛这家伙不知道抽什么疯。原文58fenlei.cn

  我打开门走了出去:“做什么?咬了你一口你想咬回来?你也推我了,扯平!”

  他突然伸手将我钳制在了墙和他身体之间,我怕吵到房间里睡觉的小家伙,没敢大声说道:“干……干嘛?”

《 撒旦情人 》

  他下巴被我咬了的地方还贴着纱布,看来咬得不轻,但是他没再提这事儿:“我查过了,要一个年幼的孩子戒掉对自己母亲的依赖不是一天两天就可以的。那小子现在不能没有你,但我也不会让他离开我的视线,最好的办法就是你辞掉现在的工作来这里为我做事,你以前的薪水是多少,我可以翻倍的给。”

  这种事儿还需要查?是个人都知道的好么?我白了他一眼:“想得美,要是天天看见你,我会疯掉的。”

  他皱起了眉头,壁灯柔和的光线下,他的面部轮廓也跟着柔和了起来,我竟然也没觉得害怕。

  “要不是那小子喜欢你,你认为我会让你呆在我身边?别不知好歹,我相信你母亲会很乐意的,毕竟给她的那一千万她已经挥霍得差不多了,现在让她还回来,她也做不到。我给她的条件可是你不会再出现在孩子面前,她食言了。”

  我气不打一处来:“你……!你知不知道自己有多卑鄙?!”

  他是吃定了我妈爱钱败金的性子,故意框我的,我要是不答应他的要求,我妈会被那一千万给逼死的!

  最终我咬了咬牙问道:“你想我做什么?我什么也不会。撒旦情人最新章节目录

  他轻哼:“也不需要你会做什么,会演戏就行了,等儿子渐渐习惯跟我在一起的生活,那时候,你就可以离开了。别跟我争论,你赢不了的,等你离开的时候我会给你一笔钱,当做你这五年的补偿,你要是还想跟我争抚养权,那就法庭上见吧,别忘了你妈可欠我一千万,对了,提醒你一下,她有跟我签协议。”

  我妈不是第一次坑我了,但是这次,坑得尤其透彻。我总觉得我上辈子欠我妈一条命,所以这辈子她要无休止的折磨我。

  我深吸了一口气问道:“什么协议?给我看看。”

  我没想到他竟然谨慎到随身携带,直接从西装口袋掏出了一张叠好的纸来。我第一反应就是伸手去抢,他反应迅速的把手抬高,我166cm的身高在他面前就跟个未成年似的,关键他那么高大,我这么瘦弱……真的觉得那两次是自己命大,没被他折腾死。推荐58fenlei.cn

  慌乱中我踩到了他的脚,身体一下失去平衡,不知道怎么的就把他给扑倒在了地上。我怎么都没料到他那么大身板儿会被我给扑倒,而且最最尴尬的还是……我的胸口捂在了他脸上……

  有了孩子这几年,钱包越来越瘪,胸倒是越发膨胀,结果被这个混蛋给占了便宜……

  “你打算压着我到什么时候?”他闷声说道。

  我从他手里把协议抢了过来,正想起身,身后响起了小家伙的声音:“爹地妈咪,你们在做什么?电视里说羞羞的事情不可以在外面做,我睡醒了,房间让给你们?”

  这小子从小就鬼精鬼精的,他能说出这些话我并不奇怪,涨红着脸起身:“你想多了,妈咪没有跟爹地做什么……羞羞的事,而且他这里也不缺房间……你饿了没?饿了就先吃点东西再睡。”

  小家伙眨巴着眼睛说道:“不饿,爹地妈咪今晚能陪我一起睡吗?我们学校的小芳每天晚上都跟她爸爸妈妈睡在一起……”

  没等我说话,凌慕琛那混蛋竟然一口答应了下来:“好,爹地先跟妈咪去洗澡换睡衣,她也累了一天了,你先自己好好呆着。”

  小家伙答应得非常痛快,一蹦一跳的转身回了房间,我怒目瞪着凌慕琛:“你有病啊?!”

  他耸了耸肩:“随你。”

  说完他转身就走,我硬着头皮跟了上去,在外面晃悠了一天,出了一身汗,不洗澡我肯定睡不着,我可是累晕过去然后从医院跑出来的,折腾了一天,早就疲倦不堪了。

  走廊尽头是凌慕琛的房间,他先开门进去,竟然没开灯。我也不知道开关在哪里,跟着进去之后,竟然立马摔了个狗啃泥。不知道他脑子是不是有坑,竟然在卧室设计了台阶……

  还没等我从地上爬起来,房间立刻就亮堂了,我死死拽着手里的协议,生怕他趁乱抢回去。

  “你先洗还是我先洗?或者你去楼下浴室洗。”他没跟我抢协议的打算,一边脱衣服一边轻描淡写的说道。

  我闭着眼爬起来背过了身去,想都没想直接说道:“给我一套衣服,我去楼下浴室!”

  “我这里没有女人的衣服,浴室里有浴巾,你可以让佣人把你换下来的衣服洗好,明天就能穿了。”

  我瞬间觉得自己被套路了,让我只裹着浴巾陪儿子睡觉我都会觉得不妥当,更别说还要跟这家伙睡一张床。我视线落在了他的衣帽间里,衣帽间的门没关,里面衣服可不少……

  我看中了一件看起来还崭新的衬衫,拿来当睡衣足够了,当机立断,直接冲进去取了下来。

  他被我惊得一愣一愣的:“那件衣服……对你来说可能有点贵。”

  我白了他一眼:“你缺这点钱么?”

  他微微皱眉,摆了摆手:“算了……该干嘛干嘛去,别浪费我时间。”

  我一声不吭的下了楼,问了佣人才找到浴室所在。这浴室够大的,而且里面东西齐全,跟五星级酒店没什么区别,只是位置有点偏,在整栋豪宅一楼的最左边,不熟悉的找不到。

  我快速的洗完澡,穿衣服的时候有心内衣齐全,但是沾了汗的内衣闻着实在是……受不了。小裤裤是最后的底线,我一路捂着胸口往小家伙的房间走,没穿内衣总觉得有些空荡荡的不习惯……

  我动作比凌慕琛快,他还没来。我怂恿着儿子跟我一起尽量霸占完整张床,不给凌慕琛留位置,奈何床太大,压根儿没戏。

  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睡了过去,我实在太累了,迷迷糊糊中有人躺在了我身侧,我想看看是谁,但又实在睁不开眼。

  过了一会儿,有什么湿热的东西在我的手肘处游移,弄得我有些痒痒的,那里有被凌慕琛推倒摔出来的伤口,微微有些刺痛,我不由得皱起了眉头:“别弄……”

《 撒旦情人 》

  突然身上像是压了一座山,我以为是小家伙趴到我身上了,伸手一摸,这体型可不是一个小孩子,顿时睡意全无:“你……”我刚发出一丁点声音嘴巴就被堵住了,捂住我嘴的大手当然是凌慕琛的!

  我以为当着孩子的面儿他干不出这种事儿来,看来是我想错了……

  瞥眼一看,连儿子都把我‘卖了’,竟然‘自觉’的滚到了另一边床沿,就算凌慕琛把我吃干抹净,他也不会被惊醒!

  “唔唔……”

  “老规矩,伍拾万。”

  “唔(滚)……!”

  “我应该给得比其他男人都多吧?孩子睡着了,听不见动静,别装了,你完全可以流露出本性。”

  我没想到唯一的一次‘卖身’竟然被他抓住把柄无止境的看不起,无止境的嘲讽。我不挣扎也不出声了,见状他松开了捂着我嘴的手,直接把我身上的衬衫撩了起来。

  我趁他不备直接一巴掌呼了上去,怕动静太大吵到孩子,这一下当然是有些不痛不痒,但是他却被我打懵了,估计是从来没被人打过吧。

  我先发制人:“之前我缺钱是为了救小寒,现在他有你这么个不缺钱的父亲了,我也没必要再做这种事情赚钱,请你不要侮辱我的人格。之前我还对五年前的事情抱有怀疑,毕竟觉得好歹你也是凌氏集团的总裁,可现在我倒是觉得没什么可怀疑的,你当真什么下作的事情都做得出来。五年前的事情翻不了篇,请你尊重我,别把人逼急了。”

  他突然用力的把我双手钳制到了头顶上方,我被弄得有些疼,咬着嘴唇忍着没吭声。

  “你是第一个敢打我脸的人……”

  他的呼吸洒在我的脸上,弄得我特别紧张:“那……那又怎样?”

  他更加凑近了些,鼻尖几乎已经贴着我的脸颊了:“这五年,你有过多少男人?”

  我特别不自在,不由得微微挪动了一下身体:“关……关你……什么事?”

  他倒抽了一口气,某部位越发突兀,抵在我的腹部滚烫得特别明显。

  “我只是不想我的儿子有个生性放荡不干不净的母亲,你不说也可以,我会把你的一切都调查清楚,要是让我查出点什么不好的东西,那你就立刻离开这里,以后再也别想见到孩子。”

  我没好气的说道:“五年前你不是在场么?我有过几个男人你不清楚?后面这五年……呵呵,我对男人还真没什么想法,为了给小寒治病,走投无路,倒霉催的又遇上了你,还趁机把我儿子给抢走了,伍拾万还真的亏……”

  他顿了一会儿没说话,我被他压得难受,挣扎了一下没挣开,他嗓音有些沙哑:“别乱动……”

  这时候小家伙翻了个身,我心脏通通的跳了好几下,再也不敢乱动弹,这种尴尬的事儿还是不要被孩子看见的好。

  他忽然起身放开了我:“你应该感激我,五年前要不是我,强暴你的起码有五个人。”

  他声音不大,但在寂静的夜里也有些突兀,我怕这些事情被孩子听见,下意识的伸手捂住了他的嘴:“你就不能小声点?所以呢?最后……侮辱我的是几个人……?”

  天知道我问出这话的时候心里是多么的难过,没谁愿意把旧伤疤撕开。

  他扒开了我的手:“只有我一个。”

  我深吸了一口气:“沈薇给了你多少钱?”

  “我说过不认识沈薇,只是恰好路过那里,被人……下了药……那些人无非要的就是钱,我给了他们更多的钱,他们就……离开了。”

  我心里白眼儿早就朝天了:“呵呵……那我是不是还要谢谢你?”其实我对他说的完全没印象,甚至怀疑事情的真实性,五年前他是被人下药,五年后这次他也被人下了药,怎么每次都是被下药?还是那种不正当的药,惦记他的人还真多。

  不管怎样,五年前的事情了,我只需要记得事情是因为谁发生的就行了,过程不重要。

  没等他说话,我下了床:“我怕小寒醒了看不见我会哭,我睡地上,你们俩睡床上吧,别再对我动手动脚,五年前没告发你,是因为当时受了太多打击……已经没什么跟命运抗争的想法了,并不代表我现在还会跟当初一样。”

  他一声冷笑:“你当真以为有那么大的吸引力?”

  我在心里把他鄙视了一万遍,觉得我不好看,还跟什么似的往我身上凑!

  等他躺下了,我才睡下。地板上铺了地毯,加上现在的天气也不冷,睡着也是刚刚好。但是我一直没敢再合眼,怕他再发疯,脑子里是五年前的场景,那场噩梦……我并没有觉得被几个人强暴和只被他一个人强暴有什么区别,反正性质都一样,我才不会感激。

  “爹地……救救我……”

  小家伙突然又开始梦呓,我正要起身,凌慕琛已经伸手把孩子圈在了怀里,别看他平时提起孩子的时候都是‘那小子那小子’的,看得出来,他很喜欢这个儿子,不然也不会跟我抢了。

  撑到天快亮我才迷迷糊糊睡过去,没睡多久就被小家伙给吵醒了:“妈咪你怎么掉到床底下去了?!”

  我扶着额头坐起身:“额……不小心的……”

  小家伙一脸担忧的把我往床上拽:“妈咪快上来,我要起床去上学了,爹地送我去,你可以继续睡觉哦,昨晚一定没睡好。”

  凌慕琛侧躺在床上半睁着眼看着我,我有些别扭的坐在床沿:“凌慕琛,你给小寒转学了?”

  他伸手抓住了我的手:“嗯……咱们的儿子当然得去最好的学校,这个不用你操心,我会都安排好的。”

  我嘴角抽了抽,他那深情款款的样子是怎么回事?大清早的吃错药了?!!蓦然想起他说过只要我会演戏就好……所以他这是装的?我明白了,他要我在孩子面前跟他演恩爱夫妻……

  我强颜欢笑:“好……那我可以一起送他去学校么?”我有我的担心,我怕以后被赶出去连小家伙在哪里上学都不知道,那就是真的连见面都见不了了。

撒旦情人》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撒旦情人】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推荐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