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资讯网
首页 文化 正文

庶女锦途之言妃传小说免费试读

2019/01/15 02:43:05   来源:网络
小说名称:庶女锦途之言妃传
第1章 死不了

大煌朝,昭武帝十五年,京都佩城相府!

一道红色的光芒划过天际,直冲相府而下!

“快来人啊!四小姐服毒自杀了!”

嘭!天牟族女祭师秦萱瓷睁开眼睛,完全不看周围的环境,两个双掌对接在一起,食指和中指对着门口位置,口念咒语,但周围任何东西都没有移动,这才让她感到奇怪。庶女锦途之言妃传小说免费试读

看了一眼自己的手,发现小了很多,身上的衣服也变了,之前明明穿的是比斗灵术的黑色祭师套装,现在成了浅蓝色连衣裙,脖子下方还有血迹。

“这是怎么回事?”她心里咯噔了一下。

突然,她的头部很痛,她双手捂住头部,一股原主的记忆袭来。原主也叫秦萱瓷,是宰相秦颂唯一的庶出四女儿,母亲潘氏。在自杀前,原主收到世子欧阳冲的一纸休书,被王府的人遣送回娘家,全家人都对她恶语相向,她不甘受辱才选择离开人世的。至于欧阳冲为什么要休了她,回忆让祭师秦萱瓷很无语,刚刚嫁到王府,就被欧阳冲指控她和王府养得那条狗旺财暗通沟渠。

“这算什么?本祭师穿越了?还穿越在一名废材庶女身上,老天爷啊!天牟族还等着我拿超级大祭师的荣誉呢?别跟我开玩笑了,行不行?”她吐了一口血,身体感觉很难受。庶女锦途之言妃传小说免费试读

秦萱瓷心想:一定是比斗灵术的时候大家用的灵力过强,导致灵魂离体!这可怎么办呢?我怎么能离开呢?

还没等她细想,秦府的人都进来房间了。她的母亲潘氏慌慌张张地来到榻前,用手拍她的后背,道:“女儿啊!你不要做傻事,世子不要你,是他的损失,你要保重自己啊!”

“哎呀,四妹,你吃的是什么毒药?不会是变质过期的吧?怎么还不死呢?留在世上不是丢人现眼吗?”秦萱瓷的二姐秦兰瓷用轻蔑地眼神看着她,嘴角那一抹微笑就是在讽刺她。

看到秦兰瓷那副讨厌的面孔,秦萱瓷怒意涌上心头,原主生前被这二姐虐待的情景纷纷浮现脑海,她是祭师,以前杀人只在弹指之间,想着就在这里帮原主报仇雪恨,心里暗自念咒语,准备祭出高端的隔空杀人法,能让人的心脏瞬间停止。然而,她的术法失效了。

“怎么会这样?我堂堂大祭师,想杀一个人都这么困难?对了,这身体已经不是我的了,她当然没有我之前身体修炼的术法!我的天啊!”秦萱瓷怒目瞪着秦兰瓷。

“让一让,二夫人,大夫来了。”秦萱瓷的丫鬟嫣秀拉着京城里最出名的张大夫走进房间。网站58fenlei.cn

秦兰瓷再说:“还救什么?让她死了不更好吗?免得爹爹上朝的时候被同僚耻笑!”

“你的嘴巴不要那么臭好吗?”秦萱瓷费力地反驳了一句。

这话一出,秦兰瓷的嘴巴就开始臭了,正要张口想继续羞辱她这个废材庶妹,一股恶臭笼罩整个房间。里面的人都捂住鼻子,秦萱瓷知道这是她所修炼的咒语灵言术所致,心里顿时兴奋了一下。

咒语言灵术是秦萱瓷的灵魂修炼的术法,不受身体的控制,所以穿越之后,她的灵魂可以控制这种术法。术法还有一个别名,叫做乌鸦嘴,就是说什么不来,什么就会来,有一个特别的限制,就是不能杀人,否则会不灵验的。

秦萱瓷也捂住自己的嘴巴,心想:哈!本祭师的灵魂修炼法术可以使用,你这原主可恶的嫡姐,我定要你生不如死。我还有控心术呢?有机会让你尝尝!

秦萱瓷的大姐秦冉瓷将鼻子放在秦兰瓷的嘴巴处闻了闻,道:“二妹,你的嘴确实好臭,赶紧出去漱口,这辱没门楣的四妹就让我和三妹来教训!”

“怎么会这样呢?废材的乌鸦嘴这么灵?”边走边想的秦兰瓷很是不解,她都不敢说话了。58资讯网

秦萱瓷再说一句:“二姐,小心门槛啊!别摔着!”

话刚说完,走到门槛处的秦兰瓷脚下一滑便摔倒了,她的丫鬟小花赶紧扶她起来。

秦萱瓷看到这一幕便确认了她的咒语言灵术的功效,她看了一眼她的大姐秦冉瓷和三姐秦云瓷,眼神中都是恨意!

秦冉瓷两人感到奇怪,她们的废材庶妹什么时候有了这乌鸦嘴?她们还不信这个邪了,来到秦萱瓷的面前,推开张大夫,刮了秦萱瓷一巴掌。

秦冉瓷说:“四妹,你说说你都干了什么事?嫁给齐王世子,进门第一天,竟然和旺财发生那样的事情,你还是人吗?你知道礼义廉耻吗?你让我们姐妹以后还怎么出街?这不是让全京城的人耻笑我们吗?”

潘氏为秦萱瓷解释:“大小姐,三小姐,萱瓷绝对不是那样的人,一定是别人陷害她的!你们是她的姐姐,应该知道她的为人啊!”

秦萱瓷想:敢打本祭师?我弄死你们!

丫鬟嫣秀说:“大小姐,三小姐,你们要打要骂,还是先让大夫给四小姐看完了再打骂吧。”

“住口,这里什么时候轮到你这个丫鬟说话了。”秦云瓷狠狠刮了嫣秀一巴掌。

秦萱瓷没办法,只能反击,道:“三姐,小心把你的手给打疼了!”

咒语言灵术一出,秦云瓷打人的手就开始疼了,很快就肿了起来。

“我的天啊!你这乌鸦嘴,疼死我了。庶女锦途之言妃传小说免费试读 ”秦云瓷赶紧跑出房间。

秦冉瓷心里有点害怕,追着秦云瓷出去,道:“三妹,等等我啊!”

潘氏问:“萱瓷,你怎么说什么,什么就灵验啊?你这嘴巴什么时候变成这里厉害的呢?”

“额……”她不能解释,就算解释了,潘氏也不会相信的,干脆就支支吾吾地。

张大夫给秦萱瓷看了她的身体,道:“真是奇怪了,四小姐吃的明明是剧毒砒霜,早就应该死了,可她却没事!老夫先给她催吐,将毒药吐出来,然后开点泻药,将体内的毒排出来,那样就没事了。”

“这都死不了,可真是我们相府的不幸啊!”相府夫人,也就是原主的嫡母申氏走了进来。

申氏脸色很不好,拂一拂衣袖,坐在椅子上,那双恨不得秦萱瓷现在就死去的眼睛直盯着她,看得她心都发凉了。

第2章 照镜子

又是一股记忆袭来,这申氏以前对原主母女都不好,居然让潘氏住到柴房去,每天就给些剩菜剩饭她吃,比下人还不如,因为原主的父亲秦颂只有一妻一妾,申氏将潘氏弄死后,就能独自霸占秦颂了。

申氏经常打骂原主,每次原主和她的女儿发生口角,她都站在自己女儿那边,柴房是原主待的地方,幸亏有老管家心疼原主母女,时不时将事情告诉秦颂,秦颂说了申氏两句,申氏才会放她们出来。说明58fenlei.cn

上个月老管家去世了,新来的管家可不照顾她们母女,申氏则是变本加厉,先是将她许配给齐王的庶子欧阳冲这个超级花心公子,然后就安排了一场原主和旺财同场竞技的好戏,让欧阳冲发现,最终一纸休书逼死了原主。

秦萱瓷现在还不知道原主那场和狗的好戏是申氏安排的,不过她对申氏的恨意已经超过了对刚刚那三位嫡姐的了。她准备尝试一下另外一种术法控心术,意念聚结,心里暗自念咒语,神奇的事情发生了。

申氏站了起来,双眼无神,表情呆滞,看着秦萱瓷。

“还真行,让你好好掌嘴!”秦萱瓷心里向她发出指令。

申氏抬起双手,在潘氏、张大夫等人的面前打自己的脸。潘氏很是诧异,赶紧来到申氏的面前,问:“姐姐,你这是干嘛呢?为什么自己打自己呢?”

伺候申氏的丫鬟春兰上前抓住申氏的手,道:“大夫人,别打了,你中邪了吗?”

张大夫给秦萱瓷催吐,让她把肚子里的毒药吐出来。秦萱瓷精神不能集中,控心术失效,申氏恢复正常。申氏不知道刚刚自己做了什么,只感觉自己的脸很疼,问:“发生什么事了?”

春兰将事情告诉申氏,说她中邪了。申氏不信,道:“哼,真是莫名其妙,本夫人怎么会中邪呢?萱瓷,你在齐王府内的糗事要是被你爹知道,看你怎么死?嫡母也帮不了你了,你好自为之吧。”

申氏蔑视秦萱瓷一眼后便转身离开了。

秦萱瓷已经吐完,原主大部分的记忆都灌输到她的脑海里,现在她要做的就是适应这个新的身份。

张大夫说:“四夫人,老夫给四小姐开一剂泻药,让四小姐喝了便可痊愈了。四小姐是老夫见过第一位能从砒霜毒药下活命的人,相信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啊!”

“承大夫贵言,有劳大夫了!”潘氏对张大夫可是感激涕零。

秦萱瓷看自己的裙子都沾满了血,道:“娘,嫣秀,你们先出去,我要换衣服了!”

潘氏摇头,说:“不行,万一你又做出什么傻事呢?嫣秀要一直陪在你的身边,她刚刚就离开了一会,你就喝下砒霜了,娘不放心。”

“娘!我那砒霜都用光了,哪还有呢?你看我身上的衣服,我要换掉,你们出去吧。”她撒娇般地说。

“对了,我问你,王府送你回来的人说你和他们府里的旺财做出那样的事情,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潘氏虽然不相信秦萱瓷会做出那种事情,但也想知道真相。

秦萱瓷摇头,道:“我不知道,我也想知道我和旺财发生了什么事?别说了,我要换衣服。你们再不出去的话,我又要死一次了。”她用手掐着自己的脖子,威胁着潘氏。

“好好好!你别冲动,娘和嫣珠出去,可我们就在外面,你一有什么动静,我们就会冲进来的。”潘氏妥协了,她示意嫣秀和她出去。

秦萱瓷从榻上起来,感觉自己比原来矮了一个头,手脚都短了很多,心想:这相府四小姐怎么长得这么矮小呢?我要看看自己这副尊容,别吓到自己就好了。

她慢吞吞地来到房间的镜子前,瞄眼一看,顿时晴天霹雳!镜子内的秦萱瓷满脸青春痘,还有不少黑痣,眉毛稀少,眼睛一边大一边小,嘴唇略歪。

“这都是什么?人妖?二八年华的人长这个模样,那个欧阳冲不休掉你才怪呢?”秦萱瓷对这个原主的样貌已经目不忍视了。

她褪下身上那条沾满血的裙子,上身穿的是白色系肩肚兜,但肚兜里没有料,一个太平公主,这和她原本丰满的双峰根本无法比拟的。

“你死归死,也给本祭师留下一副好身体啊!这样的身体,我都没有替你报仇的欲望了!”她很是失望,用手轻轻地拉下肚兜的系带,让自己能在镜子内看清那女人该有的曲线。

“还好,终于有一点让我看得过去的了,大概是年纪小的原因吧。”她用自己的小手摸了一下自己感觉满意的地方。

看到这里,她想到在王府发生的那件事了,对着镜子,朝着那个重要位置仔细看了一眼,道:“这不是扯淡吗?原主还是清白之身呢?这欧阳冲估计是看原主丑,不想要她,随便一个理由,真是可恶至极!”

“四小姐!好了没?别在里面做傻事啊!”嫣秀的声音传进来。

“还没呢?别催,你不知道我换衣服很慢的吗?”秦萱瓷回应着。

潘氏说:“女儿啊!你还是让我们进去吧,我们都是女人,不怕的。”她推开了房门,走了进去。

“啊!你在干嘛呢?一丝不挂对着镜子,还不赶快穿上衣服!”潘氏对秦萱瓷的行为很不理解。

嫣秀赶紧给她拿来干净的裙子,帮她换上,道:“四小姐,以前你都不喜欢照镜子的,今天怎么……”

秦萱瓷听了嫣秀的话便知道原主原先是很自卑的,连自己的样子自己都不想看到,怎么不被别人欺负呢?

待嫣秀把衣服给她穿上之后,秦兰瓷又来到她的房间。秦兰瓷说:“哎呀,四妹!你可真是祸不单行啊!齐王带着世子来到相府问罪了,你这个当事人应该出去认罪,别给我们相府找麻烦!”

听到这话,潘氏几乎要晕倒了,“什么?齐王?世子?他们来问罪?”

秦萱瓷转身怒视秦兰瓷一眼,道:“问什么罪?我犯什么罪了?我倒想去听听!”

“哎呦,鬼门关走一遭,胆子变大了?说话都有气了?你自己惹的事,自己解决!”秦兰瓷围住秦萱瓷转一圈,用手帕拍了拍她的肩膀。

第3章 稳婆验身

相府的新管家申雄豹来到秦萱瓷的房间催她赶紧到大厅,齐王已经开始对老爷发飙了。

潘氏心里害怕极了,想着自己的女儿过不了这一关,道:“萱瓷,不如你从后门出走,不要到大厅了,他们这么多人,还不把你给吃了?”

申雄豹是申氏的娘家亲戚,所以他当上相府管家之后才不像之前的老管家那样照顾秦萱瓷母女,当他听到潘氏的话之后便面露不悦之色,说:“二夫人,老爷让我来请四小姐出去呢?你却让她逃走,你让我怎么向老爷交代呢?”

秦兰瓷嘴角微扬,做出不屑的表情,“二姨娘,你这不是要害我们全家吗?在我面前你还想让这辱没门楣的四妹逃走?你作死吗?”她举起了右手,准备打向潘氏的脸。

秦萱瓷一反常态,用手抓住秦兰瓷要打人的手,说:“二姐,别打我娘了,我没说不去对质,我现在就出去。”

申雄豹等不及了,听到秦萱瓷同意出去,他赶紧拉拽着她往大厅走去。潘氏哭喊着:“老天爷啊!你一定要保佑萱瓷啊!要是她能逃过这一劫,我天天给你烧香!”

“二姨娘,你就别祈祷了,四妹这次绝难活命!你就准备明年清明的时候给她烧香吧。”秦兰瓷蔑笑般地走出了房间。

潘氏表情紧张,拉着丫鬟嫣秀也往大厅走去,整个相府,除了她和嫣秀,没人会站在秦萱瓷一边,尽管人微言轻,她也要尽自己最大的可能去拯救秦萱瓷。

相府大厅上早已吵破天了,齐王欧阳耀对王府内传出秦萱瓷的不雅行为很是震怒,他先怪罪于秦颂,说他不懂教女,再来就数落秦萱瓷不守妇德,最后还迁怒于申氏,因为这门婚事是申氏和他的侧妃严氏定下的。

世子欧阳冲也在现场,他看到秦冉瓷和秦云瓷两个大美人,口水直流,根本不关心秦萱瓷的事情。他本来不想来的,齐王说要兴师问罪,他是秦萱瓷的丈夫,一定要来,所以被拽着来到这里,想不到还能大饱眼福。

欧阳冲说:“大夫人,这就是你的不对了,相府的大小姐和三小姐长得像仙女一样,你怎么把那个丑八怪嫁给本世子呢?”

“你说谁是丑八怪呢?”秦萱瓷迈着她的小步伐来到大厅,直盯着休掉原主的渣男欧阳冲,眼神里是杀人的怒意。

秦颂看到秦萱瓷来到,赶紧问:“萱瓷,你自己说说在相府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王爷和世子指控你和他们家的旺财做出出格的事情?”

“爹!他们这么说你就相信了吗?他们这是污蔑,看着我长得丑,就想一脚把我踢开,你得给我做主啊!”秦萱瓷用她的小手拽着秦颂的袖子。

欧阳冲再次看到秦萱瓷这副尊容,他有作呕的感觉,赶紧转向有视觉美感的秦冉瓷的身上,侧着脸说:“丑八怪,你还想狡辩,本世子和你拜堂之后,你不在新房里待着,却在旺财的身边,你还不是和它不可告人的秘密?也难怪,这么丑,哪有男人要你呢?要不是成亲前一直没能看到你,本世子会答应这门婚事吗?现在你做出这样的丑事,不但影响相爷的名声,还损害了我们齐王府的声誉,你还是自行了断,免得我们每见到一个人都要解释。”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欧阳冲,你说本祭……本小姐和旺财有不可告人的秘密,你有证据吗?本小姐还是黄花闺女呢?”秦萱瓷毫不遮掩地说了出去。

齐王用手指着她,“小贱人,本王早就料到你会这么说了,所以本王连稳婆都给带来了,就让稳婆来戳穿你的谎言吧。阚嬷嬷,你进来吧。”

一名五十多岁的妇人走进大厅,她手里提着一个饭盒,里面装的是沙子,说:“王爷,奴婢已经准备好了,随时都可以为秦四小姐检验身体。”

申氏说:“萱瓷,你要想证明你是清白的,你就要接受稳婆阚嬷嬷的验身,不然老爷都保不了你。”

欧阳冲打从心里就认定秦萱瓷和旺财做出那样的事情了,他想着秦萱瓷根本不敢接受稳婆的检验,道:“贱人,还是承认了吧,横竖都是死,被稳婆验出来,连相爷都没面子,这多尴尬啊!”

秦萱瓷拽了拽秦颂的袖子,问:“爹爹,你相信女儿吗?”

秦颂拨开她的手,道:“萱瓷,爹平时怎么教你的,在家从父,出嫁从夫,你怎么能做出那样丢人的事呢?”

秦萱瓷的心都寒了,这原主的父亲都不相信她,看来原主生前确实过得太辛苦了。

“女儿没做过那样的事情,验就验,要是验出来女儿还是处子之身,你们这些兴师问罪的人又当如何呢?”秦萱瓷将锐利的目光转向满脸怒气的齐王。

齐王用犀利的眼光看了她一眼,道:“要是验出你还是黄花闺女,那你和旺财的这件事就算了,本王不追究你们相府的责任,这对大家都有所交代,能保住两家的名声就是好事。要是验出你不是黄花闺女,那不单只是你这贱人要死,本王要禀报皇上,治秦颂的罪!”

秦颂赶紧作揖,“王爷,高抬贵手啊!小女不懂事,您是见惯世面的人,就不要给她计较了。”

“本王不是跟他计较,是跟你计较!哼!”他吼着秦颂。

秦萱瓷道:“好吧,稳婆,我们到房间去,让你随便检验,看你能验出什么东西来。”

秦颂、申氏、秦冉瓷等人都为秦萱瓷紧张了,这可关乎相府的存亡,申氏有点后悔自己的行为,当时就不该出这样的招,现在秦萱瓷没有自杀死去,还闹出这么大的事。

秦萱瓷的房间内,阚嬷嬷将她那装满沙子的饭盒放在地上,让秦萱瓷脱下身上所有的衣服,然后蹲在沙子上方一刻钟,只要平坦的沙子表面有被吹散的痕迹,那就证明秦萱瓷不是黄花闺女了。

秦萱瓷知道自己身体的情况,她按照阚嬷嬷说的做。一刻钟之后,阚嬷嬷看到饭盒表面的沙子一点都没变化,脸上露出诧异的表情。

“稳婆,怎么样?失望了吧?”秦萱瓷有点得意地说。

庶女锦途之言妃传》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小鱼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小鱼读书)或者(xiaoyudushu),关注后回复 【庶女锦途之言妃传】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推荐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