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资讯网
首页 文化 正文

将门有女:总裁不好惹最新章节目录

2019/01/15 02:30:06   来源:网络

小说:将门有女:总裁不好惹

第八章 护短

沈府上上下下有种剑拔弩张的气氛。说明58fenlei.cn

沈合钰昨晚回来之后把屋子里所有东西砸的砸摔的摔,末了还跑到沈霄面前去诉苦,添油加醋地一说,沈府那晚可闹腾了。

秦姨娘一看女儿都哭成泪人了,也跟着在沈霄面前哭,说自己母女俩如何如何命苦,沈霄一个头两个大,本来要斥责沈千幸的,淡水碍于现在沈千幸的身份他也不能多说什么,当晚答应沈合钰定然给他也找个好夫君。

沈千幸第二日早早地就被玲珑叫起了床,沐浴更衣,梳妆打扮,看玲珑手紧张的,仿佛沈千幸不是沈千幸而是一头随时会炸毛的狮子。

“我说玲珑,你这是怎么了?”千幸伸手扶住玲珑魂不守舍的手,从她手中夺过梳子自己动起手来。

千幸看着镜子里的人,还是自己记忆里的模样,眉眼依稀,可是怎么看又和曾经不同了呢?她嘴角动了动,牵出一个恰到好处的弧度,怪不得觉得不同了,因为自己再也做不出那种任人欺凌的表情了。

“小姐,我这是替小姐高兴啊,今后没人再敢欺负小姐了,大小姐以后再也不敢再小姐面前耀武扬威了。”玲珑喜极而泣,沈千幸重生后第一次心里有些悸动。说明http://www.58fenlei.cn/就像是暖阳拂身,从身到心。

千幸想着,其实玲珑幸运的,跟着自己的时候自己就已经一步一步开始复仇了,只是这明里暗里动不了沈千幸的人难免会向她身边的人动手,而玲珑这些时日过得可没有想象中的那么舒坦。

握住梳子的动作顿了顿,千幸重新把梳子放回了玲珑的手中,她轻叹一声:“放心吧,从今以后没有人可以再欺辱我沈千幸!”

声音坚定,但流露出的气息却是不容小觑。如同一块小石子坠入深海,可却是一石激起千层浪。涟漪点点始终不能平息。

千幸慢慢走到正厅,那里已经很多人在等着她了。正上位的梨花椅上坐着沈霄和秦姨娘!沈千幸缩在袖子中的手握紧了拳头。将门有女:总裁不好惹最新章节目录 沈霄的左手边依次坐着沈淮安和沈合钰。沈淮安是楚姨娘所生,虽然也不是正室,可到底是家中长子、自己的长兄,坐在这里自然没问题,那么问题是为什么沈合钰也坐在这里?

千幸一步一步踏进大厅,一步比一步走的沉重。沈霄看千幸的眼神遇着十多年来都不同了,那种微妙的带着一点窥探的眼神。千幸懒得理会,她把目光转向沈合钰,后者正对她挑衅地笑。

顾辞还没有来,屋子里最右边的一排椅子显得有些冷清。

“父亲这是什么意思?”千幸忍无可忍地用手指指向秦姨娘。

这个位子曾经坐着的是她的母亲,也只有她的母亲有资格坐在这里!

沈霄轻咳一声:“千幸不许这么无礼,你母亲去世得早,家中上下都是芙儿在操持,她又是你的长辈,理应坐在这个位子。说明http://www.58fenlei.cn/

“理应?”沈千幸像是听到了天底下最大的笑话,笑着笑着眼泪就流了下来,“我母亲才走多久,父亲你就这么迫不及待的给沈府找新女主人了?我不听什么理应,我就知道她是个妾,没资格坐在这儿!”

沈千幸的眼泪一发不可收拾。她哭得半真半假,许久未曾的沈霄面前掉过眼泪了,若是在今天顾辞来沈府的日子沈千幸闹脾气,就算是沈霄也必须哄着她,为了沈府的脸面。

果然,沈霄按着沈千幸哭得稀里哗啦脸色非常难看,在场的所有人脸色都不好看。千幸断断续续地又说:“长兄身为家中长子,自然算得家中的长辈,可是长姐凭什么坐在这里?难道我的婚事还需要一个同龄的女子指手画脚?难道父亲觉得这样安排就能给沈家长了脸?”

沈千幸把这么一说,对沈淮安自然是非常受用,他当即站起身来对着沈霄一拱手:“父亲,孩儿也觉得千幸妹妹说的有理,孩儿坐在这里本就勉强,更何况秦姨娘和合钰妹妹?”

按规矩,在家中,除了沈霄说话最有分量的本就应该是沈千幸和沈淮安,这两人,一人身为嫡女,一人身为长子,家里根本轮不到秦姨娘把持,可偏偏沈霄就是宠着人家娘俩,现在闹开了,谁都别想舒坦。

沈霄看着沈合钰和秦姨娘投来的可怜楚楚的目光,心里顿时软了半截:“千幸别哭了,你们先坐下,合钰,你先回屋吧,至于芙儿,长辈之中若是少了一位自然让沈府蒙羞,所以芙儿还先坐在这儿。”

沈合钰一脸怨毒地瞪了沈千幸一眼,行了一礼便离开了。千幸收起那副泣泪的表情,乖乖坐在了刚刚沈合钰的位子。阅读58fenlei.cn玲珑站在千幸身后,期初着实为千幸哭成泪人心疼了一把,但是看到了千幸冲她露出一个安慰的笑容,她唯一想到的就是,除了这口恶气真是舒坦。

沈霄既然已经让步了,千幸就没有理由再咄咄逼人,她只是再提醒沈霄:无论到了什么时候别忘了秦姨娘和沈合钰的身份。

难等大雅之堂的身份。

约莫过了一刻钟,终于等来了顾辞。

先是管家来报,然后是宣读礼品清单,接着一箱箱彩礼被抬到前院,半人高的箱子足足有十箱。彩礼清单交到了沈霄的手上,沈霄过目一边便把清单给了沈千幸。

在这时,顾辞被簇拥而来,身后跟着四个书生打扮的侍从。推荐http://www.58fenlei.cn/到了门口,有三个侍从就在门外等着,只有一个和顾辞一起进了屋。

从顾辞踏进大厅的时候,沈千幸和故此就交换了一下眼神。众人都起身向顾辞行礼。他身为王爷,沈府上下所有人身份远不及他珍贵。

“沈伯父多礼了,今日子恒前来是晚辈,怎能让伯父行礼!”子恒,顾辞字子恒。

“二王爷光临寒舍,寒舍蓬荜生辉,王爷快请上座。”沈霄脸上堆满了笑容。几人互相推辞了一番最终都落了座。

顾辞把目光转向秦姨娘,喝了一口茶道:“本王听闻伯母于两月前病逝,那这位是?”

沈霄的笑容僵在了嘴角,秦姨娘脸色非常不好看,他们没想到顾辞会这么不给面子,这些人中唯有沈千幸依旧挂着笑容。

“王爷有所不知,家母病逝,家中都由姨娘一手操持,劳苦功高,因此姨娘才能坐在这里。”沈霄看着沈千幸,心里叹口气,还好这个小女儿还算懂事,知道不能当着外人揭自己家人的短。

但是这事吧,沈千幸和顾辞都心照不宣了。顾辞就是一个极其护短的人,沈千幸将来是自己的王妃,那么就是自己人,这个秦姨娘也好沈合钰也罢,这些人谁都不能动沈千幸。

“是啊王爷,芙儿为沈家操劳了半辈子,如今等到了千幸的喜事,身为长辈自然是想来帮女儿看看未来夫婿。”

沈霄的圆场让气氛没有那么僵硬了,但是明白的人都知道,这屋子里除了沈霄剩下的所偶人都不想让秦姨娘在这里待着。

顾辞把手中的茶杯放下,屋子里弥漫着茶香。为了接待顾辞,一大早取的京城旁常明山顶的露水浸泡的。顾辞放回桌子的时候故意手一抖,茶水便从茶杯中溅出来大半。

佣人立刻给顾辞换了一杯茶水,顾辞端茶杯缓缓道:“果真是好茶,只是换了一杯本王如何都喝不出原来的味道了。”

他意有所指,在场的人只要不是傻子都知道顾辞说的是谁。秦姨娘脸皮薄,自己就扛不住了,她用右手撑着额头晃晃悠悠地站起来,冲着众人行了一礼:“老爷,妾身有些不舒服,先行退下了。”

沈霄点了点头,秦姨娘逃离似的离开了。

看了看屋子里剩下的人,千幸笑着坐正了身子,沈霄审视了顾辞一眼,十六岁的少年便有了这等的魄力将来必定不简单。

那魄力非凡的王爷也不搭话,一时间大厅中陷入了诡异的沉默之中。弥漫着一股风起云涌的气息。顾辞和沈霄正较这劲儿呢。千幸一阵好笑,今日一来,顾辞嘴上说着自己是晚辈,如何如何的谦虚,可是紧随其后的就是一个下马威。

顾辞借着沈千幸给他的机会直接让沈霄明白了,以后的沈千幸没有任何人可以凌驾其上。千幸这会心情大好,昨日顾辞把她扔在家门口的事情也就不计较了,她站起身道:“王爷,父亲。眼看快到晌午了,方才就吩咐了厨子做好了饭菜,咱们便先去吃些东西吧。”

沈霄看着女儿给自己解围,点了点头,拱手对着顾辞做出了一个请的动作:“王爷还请在寒舍委屈一餐,招待不周请王爷见谅。”

顾辞心里冷笑,脸上挂着比阳春三月还暖的笑容让沈霄带路。

沈霄走在最前面,他身后跟着沈淮安,顾辞和沈千幸走在最后。拐角处,沈千幸拽住了顾辞,直接把手伸在了顾辞的面前,眉毛一挑。

“哟,沈小姐这是干嘛呀?”顾辞明知故问,声音带着戏谑。

千幸一副恶狠狠的模样:“少废话!快点给我。”顾辞啧啧两声,从袖口中掏出一沓银票放在了千幸的手中。

第九章 约会

顾辞临走前和沈霄敲定了两人的婚期。

明年的四月十六,是沈千幸十三岁的生辰,也是到了可以婚配的年纪。两人的婚事就定在了那一天。沈霄自然不会干预顾辞的抉择,现在就算是顾辞说立刻把沈千幸接到王府去住,沈霄也是一点意见都没有的。

送走了顾辞,沈霄整个人都显得有些阴郁。他把沈千幸召进了自己的书房。

千幸来的时候沈霄正在练字,他看到千幸把手中的毛笔放下,让千幸坐下。沈霄的书房非常整洁,他的书房一直是沈府的禁地。

小时候千幸不懂事跑到了沈霄的书房,被沈霄用柳条把手抽肿了好几天,从那以后千幸再也不敢无故跑来沈霄的书房了。

对这里的记忆千幸还是有些畏惧的,但是后来他终于知道沈霄不让别人靠近他书房的原因了。沈家从来不是什么正直清廉的人家,私底下也有不少上不得台面的生意,沈霄的书房里便有许多这些生意的账本。

为官者几人能做到真的刚正不阿呢?只要表面上过得去,没人会去深究。

千幸坐在椅子上等着沈霄先发话。沈霄看着沈千幸,这个人是自己的女儿,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和自己的女儿竟然走的这么远了。犹记得当年自己的女儿这个女儿出生的时候自己也是真的高兴了一把的。

“千幸。”这个时候沈霄竟然会觉得自己有点对不起自己这个女儿了,好像从一开始他就没有对得起过。今天顾辞来送聘礼既是树威又是给自己提了个醒,这个小女儿就算自己再不在意,可她的身份摆在那里,这是谁都剥夺不了的。

“父亲把千幸叫来不知所谓何事?”千幸看到了沈霄眼底那一点后悔,但是现在的她早就心境不同了,就算沈霄真的后悔了,想弥补什么,沈千幸也不稀罕了。

早些时候干什么去了?

沈霄叹息一声,问道:“你是什么时候开始和二王爷相识的?”

和顾辞成婚这关系到了沈家今后在朝廷上的立场,如果不是皇帝赐婚,他是不愿意选择顾辞的,顾辞这个人,小小年纪在朝堂上一言一行就做到滴水不漏,这是何等可怕。

“很早了,女儿记不得了。”本来就是很早了,上辈子就认识了。千幸总不能说前几日刚认识的吧!

沈霄狐疑地打量了千幸一眼,这个女儿什么什么时候开始变得这么深不可测了?

“那你对嫁给他的这件事怎么看?”

沈霄怕就怕沈千幸被顾辞迷得五迷三道最后却是被他利用了。他当然不是心疼沈千幸,他是怕整个沈家因此而受到牵连。

沈千幸知道沈霄这是在考虑沈家要不要和二王爷站在一条战线上了,所以她斟酌着用词:“父亲,女儿觉得二王爷雄才伟略,是个难得一见的人才,若是沈家能助二王爷一臂之力,将来他能荣登大统也未尝不可。”

沈霄不死,沈家就是沈霄说了算。但是沈霄还是公私分明的,就算是自己——这不受宠的女儿,只要能给沈家带来利益,沈霄也不介意。

沈霄沉吟了片刻,道:“千幸莫要被二王爷冲昏了头,他做事狠戾,恐怕沈家将来会吃大亏。”

沈霄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自己竟然是在跟一个十二岁的孩子谈沈家的未来。很久以后沈霄都觉得如果沈千幸是个男儿身,沈家大业他必定放心交给其掌管。

“父亲,这就是您对二王爷的偏见了,两年前太子欲谋害二王爷,二王爷在京城外被一叫花所救,可如今那叫花已成了朝廷的四品官员。父亲,沈家若是倾心助二王爷,想必将来沈家得到的自然会比一个叫花多。”

历史上太多的家族中道落寞,并非是当权者有意除之,而是那些家族野心太大。其实沈家最后走向衰亡与否在沈千幸看来没有什么差别,她不在乎沈家。连自己的终身大事都不在乎的人怎么可能在乎一个让自己受尽屈辱的家族?

“此事为父需要再三斟酌。”沈霄沉默了半晌只说出这么一句便让沈千幸离开了。

千幸倒是不在意,话已经到了,沈霄不是傻子自然能分辨出这其中的利弊。千幸一路回了自己的屋子。到了门口时忽然看见墙角处有一个人影,她皱了皱眉,感觉那影子还有些熟悉。

玲珑也看到了,电光火石之间,那道人影已经向沈千幸冲了过来。

蓬乱的头发遮住了大半张脸,身上是沈家粗朴的服饰,脏兮兮的双手却拿着一把剪刀。儿也就是这么一瞬间,沈千幸看清楚了那张脸——林纷纭。

“小姐小心!”玲珑挡在了千幸的面前,林纷纭手中的剪刀根本没有触及沈千幸分毫便被玲珑拦下,随即林纷纭被周围的侍从按在地上。

一场闹剧,最后以攻击者失败而告终。

“沈千幸,你不得好死!你害我,你不会有好下场的!”林纷纭厉鬼一般的嚎叫。也亏了沈千幸的小院子位置偏,就算再怎么嚷别的院子的人也听不见。

沈千幸的表情就好像从修罗道上刚走过一样的从容,她慢慢蹲下身子,伸出一只手指挑起了林纷纭的下颚,薄唇中飘出的话却是分外凉薄。

她说:“我会不会有好下场我不知道,但是你不会有好下场是必定的。”

报应么?如果真的有,那么也是这些伤害过她的人的报应来了。

林纷纭当年那么对待她,沈千幸怎么会让她轻易的死!她站起身,很嫌弃似的结果玲珑递来的丝巾擦了擦手指,说:“今天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不过是一个粗朴走错了院子,现在你们把她送回去吧。”

粗朴本来就是做的沈府中最脏最累的活计,但是有了沈千幸的“特别关照”,林纷纭一个月的时间就瘦的跟鬼鬼似的了,皮肤更是粗糙的不得了。生不如死才是沈千幸给林纷纭的惩罚。

就这么放过这个人,太便宜她了。林纷纭叫嚷,被一个是从动作迅速的用手绢堵住了嘴巴,像是死人一样把林纷纭拖出了沈千幸的院子。

复仇的快感涌上心口,使得沈千幸的表情有些狰狞。眼底的恨意格外的明显,让玲珑平白打了个冷战。

“玲珑,过会你去一趟二王爷府,就说我在沈家待着累得慌,让顾辞带我出去转转。另外找几个信得过的人打开一箱彩礼把东西分给大家。我沈千幸的人,有我荣华富贵就少不了身边人的。”

过了会,几个壮汉把彩礼搬到了偏房里,沈千幸塞给了这些壮汉很多张银票,她现在花的都是顾辞的钱,她必须想办法自己创一条能生钱的路子。

沈霄没想到中午刚走的二王爷怎么傍晚又来沈家了。顾辞说明了来意,说是京城新请来了一个戏班子,这会正热闹,请沈千幸去看看。沈霄没法拒绝,千幸带着玲珑就出门了。

她出门前特意在沈合钰旁边走过,欣赏着沈合钰要杀人的表情。

“本王很好奇,你为何这么厌恶你长姐?”出了门,顾辞问道。

出了门的沈千幸不用再端着架子,很随意的答道:“我自然有我的理由,王爷未免管的太宽了。”

有趣。顾辞心里想着,慢慢悠悠地跟在沈千幸的后面。随从们都被命令十步开外不准靠近,因此两人的对话一个字都没有漏出去。

“可千幸莫要忘了,你可是皇上钦定给本王的妃子。”

“那也请王爷不要忘了,我们之间的盟约。”

针尖对麦芒,两人互不相让。

最后还是顾辞先妥协了,他不觉得自己堂堂一个王爷又长了沈千幸四岁的自己非要像个孩子一样打破砂锅问到底。他们毕竟只是合作关系,各取所需罢了。

“千幸这次约本王出来是有什么要事?”若是有事白天的时候沈千幸却没有说想必是事发紧急,她只能仓促的又把顾辞约出来。

天真的王爷大概真的是想多了。沈千幸摇了摇头:“我是你未来妻子,怎么,王爷莫非连陪我看看夜景的心情都没有?”

某王良好的教养告诉他此刻不能发作。他表情有些不自然的继续跟在沈千幸的身后。然而沈千幸左拐右拐最后居然来到了那日顾辞指给沈千幸的钱庄。

一行人一看就是来历非凡,钱庄的伙计不敢怠慢,当即就把掌柜的请出来接待他们。掌柜的是为数不多见过钱庄幕后主人的人,看见是顾辞来了,立刻把来人迎到了一间干净舒适的房间中。

“王爷。”掌柜的直接行了跪拜礼。顾辞指着沈千幸轻飘飘来了一句:“这是本王的妃子。”掌柜的又行了一礼,恭恭敬敬唤了句:“王妃。”

千幸上下打量着这个钱庄越看越高兴,顾辞看着沈千幸直觉告诉他肯定不是什么好事。就听见沈千幸清了清嗓子,上半身都快趴在顾辞身上了,她来了一句:“二王爷,你看你都这么有钱了,这钱庄不如一并送给千幸做聘礼如何?”

第十章 嫡庶之别

两人这种诡异的姿势保持了一会儿,顾辞就知道沈千幸这人是看上自己的钱庄了,这里虽说不是自己最大的收益场所,但是所有来历不明的钱却都可以存在这里不被发现,所以这个钱庄的作用也是至关重要的。

顾辞一皱眉,千幸就知道这事多半不成。她立刻坐正了身子。二王爷顾辞无往不利,他怎么会做亏本买卖!沈千幸要是想要这钱庄就必须拿得出等价的东西来换。

可是现在一穷二白的沈家小小姐想了半天,始终是没能想出自己有什么能拿得出手的宝贝。

“这钱庄是万万不能给你的,你若是缺钱尽可以来取。”顾辞看着沈千幸的表情,不禁一阵好笑,明明是自己要亏了,怎么感觉像是自己做错了似的。

王爷想了想,随意开了尊口:“你不过是想找个赚钱的法子,这样,城南有家赌场也是本王的,这赌场今后便归你了,你看如何?”

沈千幸眼皮都不抬一下:“王爷这是打发叫花子么?区区一个赌场怎够。”

顾辞噗嗤一声笑出来:“那千幸说说,你觉得怎样才够?”

两人看似熟络,其实各怀鬼胎。城南的赌场收益甚微,于顾辞来说可有可无,送出去不过一个顺水人情,而沈千幸却是觉得如果这种撒娇耍赖的方式能换来些资本,她倒是不在意。

“我看城北的有家怡红院赚钱的很,王爷不妨送给千幸可好?”

千幸记得上一世的时候这怡红院是顾辞的产业,那种地方可比赌场挣钱多了,还是暴利。

顾辞翩翩一笑,折扇轻展:“千幸一个女儿家要去经营那等地方,往日来进入烟花之地,可怎么和沈将军交代的了?”

沈千幸微一挑眉,虽是年纪尚幼,却已有少女的娇俏在不经意间流露出来。

“好好好……”顾辞投降了,晃了晃手中的折扇,“可要前去一观?”

往日里要是出入沈府,虽然沈宵必然不会在他这个嫡女,但架不住府中还有一对虎视眈眈的母子,可是巴不得能抓住沈千幸的什么小尾巴,在沈宵面前狠狠参她一本呢。恰好今日有顾辞在……只瞧沈千波光潋滟的双眸轻轻一转,像是打了什么坏主意般露出狡黠却娇媚的笑意:“如此,且请夫君带路吧。”

顾辞望着她无奈地笑着摇头,这个鬼灵精,不知道又想什么。

转眼马车停在那花枝招展的怡红院前,沈千幸甫一下马车一股浓重的劣质脂粉味便扑面而来,怡红院门口阔云高阶层层而上,数个穿红戴绿搔首弄姿的姑娘在外头招客,一见那金顶马车便泱泱围了过来,却没来得及靠上前来,便被顾辞的贴身侍卫给挡了回去。

侍卫虎着脸,好不吓人,但仍然阻止不了姑娘们趋之若鹜,挥舞着手中彩帕,冲顾辞笑得花枝招展,只盼能迷下一个贵公子哪怕赎不了身多搜刮些钱财也好。

沈千幸对这一切视若无睹,有些冷漠的视线在这些举止粗放的姑娘们脸上一扫,笑道:“爷这里的姑娘,长得可真是水灵,难怪这门前来往的客人络绎不绝。”

顾辞只一笑,“与千幸乃天壤之别,不值一提。”

拿青楼女跟我比?!沈千幸只想掐他一下,然而脑子这样想,手却下意识地摸上了自己的脸。

上一世,那贱婢林纭纷在沈家落败后总是口口声声以容颜平平来抨击沈千幸,那一世从小到大都过得不好,沈千幸也从未好好审视过自己,其实哪有女儿家不希望自己容貌出众的呢,只是她从未有这样的机会来反观罢了。她看着顾辞走在前头,轻声问:“你真的觉得我好看吗?”

顾辞一怔,转过头来看着千幸似乎在出神的样子,神色柔和下来,那抹柔情介乎于兄长和情人之间,“千幸尚且年幼,可爱得紧,待日后长大成人,必定艳绝百花,风华无双。”

既有讨她开心的意思,也有真心夸赞的意思。这一句夸奖真假半掺。

沈千幸赌气般的哼了一声从他身边走过,丢下一句:“油嘴滑舌。”

顾辞哭笑不得,若说一般一般,只怕千幸要来打他了。到底是小女儿家家的,心思多变又别扭,落在顾辞眼中却只觉得可爱。

那怡红院中宾客满座,前来招呼客人的掌柜认识顾辞,当即赶走了一圈不知好歹的姑娘,奉上二楼雅间,小心翼翼地带着路,低声道:“爷今日可来巧了。”

“何谓来得巧?”沈千幸好奇问道。

“霓裳的羽衣舞。”顾辞回答着到了二楼雅间落座,吩咐上茶,又给千幸叫了一些茶点和一杯香片,又说道:“霓裳之名你可曾听说?”

“怡红院的花魁娘子,名震京城,噫,怎么原来是这儿的姑娘?”沈千幸微有诧异,但转念一想,这怡红院落在了自己手上,那霓裳姑娘自然也算是自己手下的了……稳赚不赔!

二人谈话间,不消片刻,一盏茶还未下肚,便看到楼下春光旖旎,舞女簇拥之中一名容颜堪称角色的女子甩起水袖,身段妖娆,不知那一颦一笑间能迷倒多少男人。无数男客欢呼,一楼的大堂时不时有人将金银珠宝抛上台,只为博霓裳美人一个媚眼。

不错,沈千幸喜欢这里的生意。有顾辞的钱庄和此处生意傍身,沈千幸的底气终于更足了些,当然这些要都拜顾辞所赐,想到这里,沈千幸捧着手中还泛着余温的香片,冲顾辞甜甜一笑。

顾辞摸了摸鼻尖,没说话。

两人在怡红院逗留了小半日,在申明了沈千幸的身份后,唯一知情的掌柜立刻跪下给沈千幸磕头:“拜见王妃娘娘。”

“起来吧,尚未过门,这声王妃名不正言不顺。”沈千幸说罢先行一步,天色已经朦胧,快暗下来了,她得早些回去,免得再让秦姨娘多嘴多舌。

刚出了怡红院,街上人群中闪过一道熟悉的身影,沈千幸的是视线紧紧追过去,认出是谁后,暗暗冷笑了起来。她在门口等了等,等到顾辞交代完后续事宜出来后才上前拦着他的手臂,撒娇道:“如今天色已晚,王爷快些送我回去吧。”说罢,又附耳过去,低语了几声。

顾辞点点头,这把人接出来,自然是要该早些送回去才是。

一路马车悠悠,跟顾辞没再说上几句的功夫就到了沈府,沈千幸下了马车跟顾辞告别,这便进了沈府。刚踏进门槛儿,还没来得及往自己院中走去,就见秦姨娘身边的一个丫鬟跑过来,眉目间无不充斥着满满的趾高气昂,“小小姐回来了,老爷有请。”

沈千幸心中冷笑,面上佯装怯意道:“不知爹爹唤我何时。”

“小小姐去了自然就知道了。”那小丫鬟傲气地撇了撇沈千幸身边的玲珑,转身走了。

往前厅去时,玲珑压低了声音在沈千幸耳边说:“定时秦姨娘又在老爷跟前嚼了什么舌根,小姐此番前去可要小心些才好啊。”

沈千幸没有回答,对于这之后的局面早就在她意料中了。

主仆二人一到前厅便看到主位上沈宵脸色铁青地坐着,旁边侍立着秦姨娘和眼中怨毒又透着幸灾乐祸的沈合钰,那小神色别提多飞扬了。定睛一眼,堂下还跪着个衣着破烂不堪的人,如此阵仗,沈千幸一目了然。

“不知爹爹唤我来何事?”沈千幸轻声软语地说道。

“跪下!”沈宵一开口便是雷霆万钧,额上青筋崩起,好似沈千幸犯了什么大逆不道之事要执行家法般严厉。

沈千幸犹自不听,傲然而立,声音轻而软却又矛盾的透出一股狠劲,“千幸何错之有,为何要跪!”

“沈千幸!你好大的胆子的!”开口质问的竟然是沈合钰。

未等她再说话沈千幸先发制人怒道:“大胆的是你!区区庶出,竟敢对我指手画脚!”

一张嘴便是沈合钰的痛楚,沈合钰咬紧了牙,眼中的怨毒恨意早就化成了毒汁溢了出来,立刻哭道:“父亲您看呐!妹妹做出这种不知羞耻的事,竟然……竟然还不知悔改!女儿真是为沈家的名声担忧……这要是嫁去了王府,那可怎么得了啊……”

沈合钰一边哭一边意有所指的误导沈宵,沈千幸只为她的智商着急,哪怕再嫉妒自己与二王爷的婚事,皇上都降下了谕旨,你区区一个将军府的庶女也敢多嘴,真是胆大包天。

“若千幸真有错,但凭爹爹责罚。”沈千幸带着宁折不弯的气势望着沈宵,心中早已对这个男人失望到了极点。

“你与二王的婚事乃是皇上御赐,怎可去怡红院那种肮脏下作的地方!”此次针锋相对的事秦姨娘,母子均哭天抹泪,好像真的有多心疼沈家的名声似的,“这要是传出去,你不洁是小,白白损了我沈家的名誉,传到圣上跟前你要我沈家如何自处!”

“秦姨娘不过一介妾室,我竟不知,这沈家什么时候轮到你来当家做主了?”越是软肋,踢着便越疼!沈千幸的口气中的轻蔑愈发明显起来,她看着沈宵,傲骨铮铮道:“爹爹明鉴,那种不干不净的地方千幸听着都觉得脏了耳朵,怎可会踏足!”

将门有女:总裁不好惹》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小鱼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小鱼读书)或者(xiaoyudushu),关注后回复 【将门有女】 或 【总裁不好惹】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推荐信息